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咱们开始吧!
    这么一时半会的,方稠文还是没有办法理解肖遥的想法,其实不单单是肖遥的想法他理解不了,夏意星他们的想法,他现在也都没有办法理解。..

    他也很好奇,肖遥到底有什么办法。

    只是现在肖遥似乎还就没打算说,既然对方打算先卖卖关子,方稠文觉得自己也应该先沉下气,别弄得跟自己是个毛头小子似得,丢不起那人。

    想到这些,他也释怀了许多。

    从他第一次开始了解肖遥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个小子真的很不简单,否则他也不会那么放心的让方海跟着肖遥屁股后面混,虽然之前的方海完全就是一个纨绔大少,但是却依然是他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所以,以后方氏集团都是方海的。

    方稠文会真的让自己儿子成为一个平庸的人吗?

    也就是因为,在肖遥的身上,他还看到了方海的希望,所以才会放手,这对于方海而言是个机会,对于他们方家而言也是个机会,毕竟当初的方稠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找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自己这个儿子走上正道。

    他尝试了十几年都没有做好的事情,却让肖遥在几个月之内完成了。

    现在的方海,也已经具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

    说不欣慰,是假的。

    看到自己的儿子成长起来,没有一个当父亲的会没有感觉,方稠文很看重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现在肖遥说他有办法,方稠文也没打算怀疑,在他的印象里,肖遥不是那种喜欢乱放炮的年轻人,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就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的心里,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肖遥站起身,出去打了个电话,之后他就满脸笑容回来了。

    方稠文还是满脸的好奇。

    肖遥看了眼方稠文,笑着说道:“方叔叔,你也不需要着急,估计很快你就能收到消息了。”

    方稠文心里还郁闷着自己能收到什么消息,只是话到嘴边还没来得及问,放在口袋里装着的手机就响起了熟悉的铃声,掏出手机简单扫了一眼上面的电话号码,他微微一怔,猛地抬起脑袋扫了眼肖遥,眼神中满是惊愕之色。

    “方叔叔,先接电话。”肖遥似乎并不打算多说什么。

    方稠文没有过多的犹豫,立刻接通了电话。

    等挂了电话之后,他长舒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

    哪怕将康熙字典翻遍,可能都找不到一个能形容他此时心情的词语了。

    他真的很惊愕,也很疑惑,肖遥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让安言省那边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要知道,即便是他的老丈人,也就是方海的外公,可都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啊!

    肖遥的一个电话,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吗?

    只是,如果说这件事情和肖遥先前的那个电话没有半点关系的话,方稠文的潜意识里也是不愿意相信的,在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会发生非常巧合的事情,这些事情大多都可以一笑而过,可是现在,他不愿意相信巧合了。

    “方叔叔,电话里怎么说?”肖遥问道。

    “你还不知道吗?”方稠文好奇问道。

    “那边的人只是说他们会帮我解决,但是也没说到底会怎么解决。”肖遥苦笑着说道。

    “肖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真回答我可以吗?”方稠文正色问道。

    肖遥有些接受不了忽然这么严肃的方稠文,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你刚才那个电话,到底是打给谁的啊?这个问题如果你不让我明白的话,我觉得今天晚上即便躺在床上,可能都睡不着了。”方稠文笑着说道,只是笑容看上去有些无奈。

    肖遥问道:“这个重要吗?”

    “不重要。”方稠文摇了摇头,反正他们需要的都只是结果,过程到底怎么样,真无所谓,“我只是单纯想要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而已。”

    肖遥保持沉默,微笑不语。

    方稠文愣了愣神,许久,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方叔叔多嘴了,放心,这件事情我不会和别人说起的,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多问了。”

    先前肖遥打的那个电话,也没有什么好故弄玄虚的,无非就是周家而已。

    现在除了周家,也没有人能影响这个大的决定了。

    之所以说,这是周家欠他的人情,欠他的承诺,也是因为很早之前,周家就说过,要为肖遥铺路。

    既然有周家这样的助力,如果肖遥还不打算好好利用的话,就真的成暴遣天物了。

    只是这些事情,大家心里清楚就好,比如夏意星他们,心里都会猜到这些,但是如果拎在桌面上堂而皇之的说,就不是很好了,不单单是对他有不好的影响,即便是周家,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影响可大可小而已,牵扯的太多了,反而不美。反正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节外生枝,没有什么意思。

    肖遥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炫耀的,只要事情解决了一切都不需要多费口舌,如果还非得将这些事情说出来,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肖遥虽然不是一个能时时刻刻都保持理智的人,但是,最起码这一刻,他还是能想明白这些问题的关键的。

    而方稠文也是个非常明颜色的人,他觉得自己和肖遥相处的时候绝对不能将对方当成一个孩子看待,否则,这就是对肖遥的不尊重,所以,他必须要把肖遥定义成和自己同年龄段的男人,这样一来才是正常的。

    其实,周家解决事情的方式也并不是多了复杂,先前方稠文接到的那个电话,一定得到了两个消息。

    第一个,他买下的那一块地皮边上将会建高铁站,而且今年就会启动这个项目。

    第二个消息,就是新的大学城,也会在高铁站边上,其理由就是为了方便外来学子。

    这些消息单独看着,似乎和方稠文一点关系都没有,和他的那块地皮,也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仔细琢磨琢磨,方稠文就能明白,这简直就是给自己开绿灯了,而且,还是给自己送来了一棵摇钱树。

    有大学城,有高铁站,等地皮建造好了之后,房价会怎么样?

    这是不言而喻的。

    方稠文震惊也就是震惊这些,按道理说,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因为高铁站和大学城的选址是早就已经定下来的,现在忽然改变,几乎没有任何征兆。

    在方稠文的心理,现在的肖遥几乎都已经变成手眼通天的存在了。

    这换做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没有这样的能量,即便是他的岳父洪朝山,也绝对做不到这些。

    “方叔叔,你得到的这些消息,应该都是有利的,先前我们说的那些还算数吗?”肖遥笑眯眯说道。

    方稠文知道肖遥现在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让逍遥集团投资进来。

    现在这个项目已经从大亏,变成大赚了,虽然方稠文也有些郁闷,但是他也绝对不会有半点后悔的意思,首先,他明白做为一个生意人,什么都可以抛弃,什么都可以丢下,但是唯独一件东西,比命都重要,那就是信誉。

    人无信则不立,对别人而言或许无所谓,但是对于一个生意人而言,就是人生箴言。

    再者说,方稠文也没有将肖遥踢出局的胆子,现在这一切都是肖遥那一个电话给他的,如果肖遥真的退出了,人家大可以打一个电话,再让那些消息全部收回去,虽然自己是方海的父亲,可是如果自己都不仁不义了,肖遥这么做又有什么呢?方海恐怕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放心,肖遥,你方叔叔别的不行,但是这辈子从来就没有失信于别人。”方稠文笑着说道。

    “哈哈,方叔叔的话,我当然是相信的。”肖遥笑着说道,“不过,方叔叔,刘家那边你没事?”

    方稠文眼神稍微黯淡了一下,又摆了摆手,苦笑着说道:“还能有设么想法啊?虽然一开始,我也有些生气,觉得方海这孩子处理得很不得当,但是仔细想想,其实方海也没做错什么,只是我心里对老刘和他女儿有些愧疚,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虽然让我亏了不少钱,但是仔细想想,这些钱,也可以抵消我对刘家的愧疚了。”

    肖遥点了点头,觉得这对于方稠文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虽然肖遥不知道方稠文和刘迎迎父亲的感情到底有多好,但是,刘迎迎父亲能在方稠文最需要资金的时候抽身离开,光凭这一点,肖遥觉得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而且早点断掉关系,也是一件好事,免得以后,给方稠文造成很大的麻烦。

    这年头,背后捅刀的朋友太多太多了。

    肖遥庆幸,自己识人的本事不错。

    他也希望,自己的眼光能够一直好下去。

    正说到这,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

    方海揉着发红的眼睛,看着满满一大群人,打了个哈欠:“大家都在呢?那咱们开始?”

    “开始个屁,都结束了。”肖遥和方稠文异口同声说。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