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让他们兑现承诺
    人都是感情动物,即便是方海,也不例外。()

    虽然肖遥始终将方海当成自己的兄弟,但是这段时间,自己似乎和方海说的话越来越少了,也难怪现在方海做事情的时候,都会有很多顾虑。

    他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一场酒可以解决的。

    当天晚上,肖遥和方海去了烧烤摊,喝了两箱啤酒。

    肖遥的酒量非常好,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那天晚上,肖遥还是喝醉了,喝的不知道东南西北,方海比肖遥还要严重,又哭又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最后,李潇潇将肖遥带了回去,也顺便将方海送了回去。

    “真是的,你们两个又不是第一次认识,有必要喝的这么醉吗?”回到家里,李潇潇一边帮着肖遥脱衣服,一边郁闷说道。

    肖遥红着脸,大着舌头:“我不是不会醉,而是不敢喝醉,但是如果是和方海喝,我敢喝醉……”

    李潇潇没有理解肖遥的想法,也懒得去了解,将肖遥感到浴室里洗了个澡之后,等肖遥回来,又帮着他穿上了干净的衣服。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伴随着宿醉的,就是头疼,头疼欲裂。

    肖遥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又自己给自己了一杯醒酒茶,这才好了很多。

    刚缓过神来,打算做饭填饱肚子的时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已经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扫了一眼,电话还是李潇潇打过来的。

    “难道是落下什么东西了?”抱着这样的疑惑,肖遥接通了电话。

    “方海的老爹来了。”电话里,李潇潇就是这么对肖遥说的。

    肖遥微微一愣,接着也有些哭笑不得,方稠文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今天这尊大神,就亲自赶过来了。对于方海老爹,他还是不敢怠慢的,在挂了电话之后,他立刻火急火燎,朝着逍遥地产赶了过去。

    等到了逍遥地产之后,进了方海的办公室,发现方海还趴在桌子上打瞌睡,而方稠文则是安静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杂志,看的津津有味,也没打算吵醒方海。

    “方叔叔,你来了?”肖遥笑了笑说道。

    “嗯,过来看看,这段时间,麻烦你对小海的照顾了。”方稠文笑着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走到饮水机前,拿起方海私藏的茶叶,给方稠文了杯茶。

    “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照顾不照顾的,要是真说照顾,也应该是方海照顾我,我平时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也比较杂,在公司方面,反而是出力最少的,所以,一切都是方海在操心,如果不是方海的话,现在的逍遥地产,可能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呢。”肖遥说话的态度非常诚恳,非常认真。

    方稠文接过肖遥的茶,放在茶几上,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这小子,昨天晚上又喝了不少酒?”方稠文瞥了眼方海,笑着说道,“刚进办公室,就能闻到酒味了。”

    “是啊,和我一起喝的。”肖遥双手交叉在一起说道,“他喝的比我还多,也可能是心里有太多事情了,其实方海一个人承担的压力,比我和老宋两个人加在一起还要多。”

    “长大了,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去慢慢承担的。”方稠文完全是用一个父亲的口吻在讨论这件事情。

    肖遥点了点头,又瞥了眼还在睡觉的方海,说道:“方叔叔,我们先去会议室聊。”

    “好。”方稠文点了点头,站起身,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也叹了口气,“工作时间还在睡觉,有些不像话了,这也幸亏是你,如果换做别的老板,可能早就把方海给炒了。”

    “这家公司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也是他的,我可没权利炒了他。”肖遥笑着说道。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也一起走出了方海的办公室,到了楼下的会议室。

    而这个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

    坐在最前面的,是李潇潇和夏意星,之后还有公司里的各个部门经理,主管,一个个端坐着,看到肖遥和方稠文一起走进来之后,一个个也都站起身,打着招呼。

    肖遥倒是还好,显然提前就已经知道了,而方稠文却露出了好奇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方叔叔,先坐下。”肖遥并没有立刻解答方稠文此时内心的以后。

    方稠文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坐了下来,反正自己都已经来了,客随主便就好,他也想知道肖遥接下来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只是之后肖遥并没有开口说话,发言的,反而是夏意星。

    “方董您好。”夏意星笑着对方稠文说,“百闻不如一见,今天看到您,我还是非常激动的,你的发迹是我很早就知道的,不得不说,您是我值得佩服的人。”

    夏意星的这一番话,让方稠文有一种懵逼的感觉。

    这一坐下,就被人狂拍马屁,换做是谁,可能都会觉得有些别扭。

    “咳咳,夏小姐,有什么事情,您还是直接说。”方稠文还是认识夏意星的,这个从京都来的天之骄女,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夏意星笑道:“叫我意星就好,我也叫你方叔叔,方叔叔,这一次您来这里的用意,我基本上大致了解了,如果您是想要拒绝逍遥集团对您公司的帮助,或者是来单纯答谢的,我希望您还是先听完我接下来的叙述比较好。”

    方稠文点了点头,示意夏意星可以继续说下去。

    “之前我就听方海说过,您和刘家拿下了安言省最大的一块地王,接下来就是打算重点开放,而且现在,方氏集团已经对此投资了很多,只是现在方家和刘家似乎已经产生了间隙,刘家打算撤资,不愿意继续投资了。”夏意星说道。

    方稠文脸色有些难看,点了点头。

    这就是方稠文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如果刘家真的撤资,可以说,之前他往里面投入的钱,都得打水漂,现在还没有完成的工程,也都得烂尾。

    这对方氏集团而言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不过,方稠文也没有想过要去怪罪刘迎迎的父亲,自己女儿被别人直白的拒绝,换做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没有办法接受,更何况,刘迎迎的老爹一直都是将自己的女儿奉为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生怕女儿受到半点委屈,可是这一次,刘迎迎却在方海这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刘迎迎老爹要是一点怒气都没有,那才是不正常的。

    听说,刘迎迎昨天回到家里,躲在屋子里哭了不知道多久。

    “方叔叔,我们的关注点,其实并不在这里。”夏意星继续说道,“昨天晚上,我大概了解了一下,现在方氏集团已经往里面投入了十五个亿的资金,如果工程想要继续往下进行的话,最起码也得继续投入十个亿的资金,虽然方氏集团不缺钱,但是流动资金,也是有限的,而且,也没有银行能继续放贷的,我这么说没错?”

    如果说夏意星只是随便了解了一下,打死方稠文也不相信。

    这些信息,一般人可都是没有办法掌握的,他很惊讶,夏意星到底是用什么渠道,在一晚上的时间内了解这么多的。

    他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

    夏意星笑着说道:“所以接下来,我们逍遥地产,可以往里面投入十个亿的资金,之前刘家是要求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对?不过我们不需要那么多,我们只需要百分之三十。”

    “啊?”方稠文有些郁闷了。

    他是越发的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了。

    这明显亏本的买卖,竟然也有人做?

    而且,哪有人会拒绝白白送上门的钱呢?只是现在工程依然不被人看好,那里的地段,似乎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即便继续投资,能收拢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所以,这个工程继续做下去,已经不是赚钱不赚钱的事情了,而是看看自己到底能亏多少。

    难道,逍遥集团还想亏多一点不成?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安言省,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削尖了脑袋和方氏集团合作呢!

    夏意星继续说道:“我们的要求是,能让我们逍遥集团负责这一次的主要工程,让逍遥集团在安言省站稳脚跟,这是非常好的办法。”

    “可是,你们难道不知道这笔工程,即便做好了,也只能保证自己少亏一些吗?”方稠文觉得肖遥是自己儿子的大哥,兄弟,领路人,他实在是不忍心坑肖遥。

    夏意星看了眼肖遥,笑着说道:“这个就要看肖遥的能力了。”

    肖遥站起身,笑着说道:“方叔叔,您就放心,我现在就可以向你保证,你们不会亏钱的,而且还会大赚一笔。”

    “什么意思?”方稠文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有些乱了。

    “有人欠了我人情,我也该让他们兑现一下当初的承诺了。”肖遥正色说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