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你能解决吗?
    紫衫死了。..

    悄然无息的死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为数不多,恐怕也就是肖遥还有谷利兵派过来处理这件事情的警察。

    这一次,谷利兵派来的人,还是肖遥的老熟人,秦雪。

    老实说,看到这个暴力的女警察,肖遥还是会感到一阵亲切的。

    自己似乎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她了。

    “这不是我们的华夏大英雄吗?”秦雪看到肖遥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是我,又见面了,真好。”肖遥眯着眼睛笑道。

    秦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我还真没觉得哪里好,每次遇到你都没有好事,这一次,你应该是很久都没有来海天市了?”

    肖遥揉了揉鼻尖,笑着说道:“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忙,所以没有回海天市,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啊?难道你一直都比较关注我吗?”

    “呵呵,你这么说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只是觉得,这段时间海天市太过于平静了而已,所以一想,一定是你不在。”秦雪说道。

    被秦雪这么一说,肖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下意识的都开始认为自己的存在对于海天市而言真的是一个祸害。

    仔细想了想之后,他觉得秦雪说的还是挺对的。

    自己不在海天市的这段时间,海天市确实安稳了很多。

    “这一次,是打人了,还是弄死人了?”秦雪无奈说道,面对这一切,一开始或许她还是义愤填膺的模样,渐渐地,她就已经习惯了,可以算得上是逆来顺受了,因为每次不管是肖遥杀了人还是打了人,似乎都是占着理的,而且杀的那些,似乎也都是杀手,不要说抓肖遥了,按道理说,都应该给他颁奖的。

    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紫衫,秦雪也叹了口气。

    “肖遥,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人如果真的该死,也是可以交给法律严惩的,还有,杀人者人恒杀之,你手上沾了那么多血,就不怕自己以后受报应吗?”秦雪认真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

    这还是他第一次从秦雪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老实说,这一刻,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其实这样的话,以前有不少人对我说过,但是后来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肖遥说道。

    秦雪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肖遥,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开始明白,其实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打个简单的比方,或许我愿意留这个家伙一条命,但是他不愿意,如果我真的等着你们来帮我解决,可能我早就已经死了,而且,你们也不是他的对手。”肖遥说道。

    “不是他的对手?”秦雪看上去有些不高兴了,“我说,你这么说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哼,你可是要知道,我们手上是有枪的!”

    “枪?”肖遥哭笑不得。

    就秦雪手中那把枪,能给紫衫造成什么伤害?

    深吸了口气之后,他看着秦雪,笑着说道:“不然这样,我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秦雪微微一愣,瞪圆了眼睛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好奇之色。

    “怎么证明?”秦雪问道。

    肖遥指了指自己,说道:“对我开枪。”

    “啊?!”秦雪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那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似得。

    “放心,你伤害不到我的。”肖遥正色说道。

    秦雪使劲摇了摇头:“不不不,你实在是太狂妄了,老实说,我看过很多张狂的人,但是有你这么狂的,还是第一个,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身手在好,一枪撂倒。”

    “说这句话的人,也是没有遇到真正的杀手,你先前还和我说,要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你解决,如果你都没有办法证明你有解决的办法,我怎么能相信你呢?现在对你而言可是一个机会,你确定你不打算好好把握吗?”肖遥笑着说道。

    秦雪抿了抿嘴唇。

    跟着秦雪一起来的那个年轻人小声说道:“雪姐,可不能真的开枪啊,咱们别冲动啊!”

    其实在他的心里,肖遥也是个二百五,只是在来之前,谷利兵也对着他们交代了很多事情,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叫肖遥的家伙,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否则,能不能保住饭碗都是两说了。

    如若不然,可能现在他都要对肖遥展开一番思想教育了。

    “不需要你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秦雪瞪了眼那个年轻警察,不高兴说道。

    年轻警察小心翼翼点了点头。

    看到秦雪生气,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现在秦雪已经是海天市刑侦总队的队长了,之后就要成为副局长,等谷利兵退下来就是局长,可以说,秦雪的前途是一片大好,如果真的得罪了秦雪,指不定自己以后会倒什么霉呢!

    再说了,现在秦雪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哪有人会故意去惹自己的上司不高兴呢?这不是找小鞋穿吗?

    “肖遥,你确定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秦雪看着肖遥,认真问道。

    肖遥哈哈笑道:“你真的有点太自信了,既然我敢这么说,就一定有把握,放心,你手上的枪一定不会给我造成什么伤害的。”

    秦雪叹了口气。

    她觉得肖遥简直就是在搞笑。

    他竟然还好意思说自己太过于自信了,也不想想,现在真正太过于自信的人到底是谁。

    老实说,她也挺希望能在肖遥的面前证明一下自己的,只是她觉得,肖遥说出来的这种方式实在是太冒险了,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就会铸造大错。

    “怎么了,你怕了?”肖遥问道。

    “怕?你开什么玩笑,本姑娘什么时候怕过?”秦雪生气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既然是这样,你现在还在犹豫什么呢?”

    秦雪拔出了自己的手枪,对准了肖遥的大腿。

    这里并不是要害,即便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也都在可控范围内。

    肖遥也看出了秦雪的小心思,只是这个时候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而且计较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和秦雪在这个小问题上浪费太多的口水没有任何意义,既然秦雪想这么做,那就这么做好了。

    “开枪。”肖遥说道。

    “肖遥,你……”秦雪握着手枪的手都有些颤抖,虽然她是发自内心的不喜欢肖遥,但是她也不希望自己就这么将肖遥给打死了,毕竟,对于华夏人而言,肖遥还是他们的英雄,如果肖遥真的死在了自己的抢下,指不定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就是谷利兵那边,恐怕就足够自己喝一壶了,更不要说肖遥的那些朋友,一个个可都是大人物,再加上到时候网上的舆论……

    一想到这些,秦雪都是一阵头皮发麻。

    这个时候,她忽然意识到,其实肖遥真的很可怕,如果肖遥真的想要对付自己的话,恐怕自己现在早就已经在家里种田了。

    不过,即便自己每次看到肖遥都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可现在,自己依然是一名警察,并且前途大好。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其实肖遥是一个非常大度的人。

    “抓紧时间好吗?美女,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还赶着回家睡觉吗?”肖遥有些不耐烦说道。

    秦雪已经没有办法理解肖遥的思维方式了。

    这才刚刚弄死了一个人,竟然还想着回家睡觉。

    难道他就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吗?躺在床上他真的还能睡得着吗?

    对秦雪而言,即便是开枪打死了一个杀人犯,接下来的很长时间,她都会感到痛苦,每个晚上都很难入睡。

    肖遥的这一份平淡,如果不是装出来的,秦雪对他的评价也就只有三个字了:刽子手。

    “小心点!”秦雪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扣下了扳机。

    一颗子弹,朝着肖遥的方向飞射而出。

    秦雪紧张的已经闭上了眼睛,手心里都是汗珠。

    跟着她一起来的那个年轻警察,嘴角也狠狠抽搐着。

    先前他觉得,这个叫肖遥的家伙就是一个疯子,现在看来,秦总队长也是一个疯子,否则的话,怎么会相信一个疯子的自信,真的去开枪呢?

    难道她不知道,如果打中了肖遥,会带来什么样严重的后果吗?

    不过,等秦雪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并没有看到肖遥的影子。

    就在她内心疑惑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现在,你还觉得我遇到的这些麻烦事情,你能解决吗?”

    秦雪转过脸,就看到了肖遥那张熟悉的脸,脸上还带着轻松的笑容。

    只是那样的笑容,在秦雪看来,更像是对自己的嘲弄。

    肖遥伸出手,慢慢摊开手掌,在他的手心里,躺着一颗子弹。

    “你看,以你的实力,连我都杀不了,那些比我还要强大的对手,你怎么解决?”肖遥问道。

    秦雪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肖遥的这个问题了。

    她觉得,自己和肖遥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大家的世界观,都是不一样的。

    “再见。”说完这句话,肖遥就转过身,回家睡觉。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