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入坠魔道
    紫衫对自己很有信心,或许他的实力,放在紫金门算不上多么的强大,但是对付一个世俗界的古武高手,他觉得要是自己真的失败了,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至于大师兄的那个前车之鉴,他压根就没当一回事,在他看来,一大师兄的实力,想要杀了肖遥,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而大师兄之所以会死在肖遥的手上,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有诸葛焚天那样的高手插手,否则,肖遥根本不可能挡住大师兄的一击。

    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对手就是自己了。

    对于紫衫而言,同样只这样。

    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于自信了,也太小看自己的对手了。

    肖遥,这个屡屡创造奇迹的人,如果真的那么好对付,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杀了肖遥的人,可不单单只是紫衫一个人,如果非得数一下的话,十根手指头,加上十根脚趾头,基本上都数不过来。

    而现在,肖遥需要的,就是对方的轻视。

    气震九霄,怒震荒天。

    当一缕缕元力,如同长了眼睛般狠狠砸在紫衫身上的时候,紫衫的脸色也一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了。

    “给我去死!”肖遥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都变得有些狰狞,面对这样的对手,他除了全力以赴之外,基本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说的难听点,今天如果自己没有办法杀掉这个叫自杀的家伙,可能要死的就是自己了。

    所以,他无路可退!

    肖遥一拳轰出,一缕元力,再次从体内迸发,一阵摧枯拉朽之势,掀起一阵狂风。

    而肖遥,就站在狂风中,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道道狂风的风眼。

    周围,狂风席卷,他站在原地,衣服,头发,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都没有被吹拂起来。

    可是紫衫却被肖遥这一阵攻击打的有些茫然。

    好半天,等那一道道元力停下来的时候,紫衫和肖遥之间的距离,已经拉扯到了有五十米左右。

    两个人,遥目相对。

    紫衫的衣服,都已经被风刀划破了,甚至还有鲜血溢了出来。

    他的身体轻轻颤抖着,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布满了惊讶。

    “这怎么可能?”紫衫嘴角轻轻抽搐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先前所看到的一幕。

    “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先前我还真的以为你有多么强大,现在看来,还是我高估你了。”这还是肖遥喜欢的套路,只要取得一点优势,就会直接打嘴炮,对对方展开一番嘲讽,一般这样的事情都是反派喜欢做的。

    肖遥之所以会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开始轻敌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交手,但是他已经意识到,这个紫衫真的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无非就是想要在心理战上打垮对方而已。

    杀了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值得吹嘘的,但是如果让一个人对自己心生恐惧,这就有些难度了。

    而现在,肖遥的目的,就是希望能给紫衫的心里播下一颗种子。

    让他在心里认为,他不是自己的对手,也只有这样,接下来自己才能势如猛虎。

    紫衫深吸了口气,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再来。”他的语气非常平淡,波澜不惊。

    肖遥叹了口气,看来,想要用心理战术打垮对方,也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叫紫衫的家伙,心理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

    这个时候,肖遥已经掏出了鱼肠剑。只有握住鱼肠剑,他才能有一种安定感,也只有手中的鱼肠剑,才能带给自己最起码的安全感。

    “嗯?”看到肖遥手中的鱼肠剑,紫衫倒是稍微楞了一下,“这也是个宝贝,小子,还真没看出来啊!你一个世俗界的古武者,手上竟然有这么多好东西,可惜的是,你的实力也仅限于这样,这样的好东西,在你手上简直就是暴遣天物了。”

    肖遥都懒得搭理对方。

    “不然这样,只要你将你手中的这把短剑,还有你脖子上的吊坠全部交给我,我放你一条生路,你看怎么样?”紫衫笑着说道。

    即便先前自己落得了劣势,但是他依然不会觉得,自己不是肖遥的对手。

    而之前的失利,只能算是自己大意了,仅此而已,想要让他承认肖遥比自己强大,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肖遥笑了,笑的有些肆无忌惮,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怎么,你不同意?”紫衫叹了口气,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有不怕死的人呢?自己都已经答应给他一条活路了,可是他却不愿意选择,这不是找刺激吗?

    肖遥笑够了,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叫紫衫的家伙,说道:“你知道吗?现在你说的这番话,以前你那个大师兄也说过。”

    “所以呢?”紫衫还是不明白,即便真的是这样,笑点又在哪里呢?

    “后来,他就死了。”肖遥摇了摇头,叹气说道,“原本我还以为,他会成为你的前车之鉴,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起到这样的作用,你比他还要狂妄,但是,你比他却要弱很多,说真的,如果这一次来的人还是你大师兄那样的实力,我一个人的话,估计只有逃跑的份了,可惜的是,你并没有你那个大师兄的实力。”

    听到肖遥的话,紫衫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现在肖遥一定会被万箭穿心。

    他讨厌听到这样的话,一直以来,都非常讨厌,以前在紫金门的时候,大师兄就是最优秀的存在,很多人都说,在他们这一辈,也之后大师兄,才能有机会继承掌门的衣钵了。虽然这些师弟们,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感到非常的不满和郁闷。

    大家都是一个师父交出来的,凭什么大师兄就是最强者?

    现在,肖遥当着他的面,又说出了差不多的话,即便紫衫的脾气再好,这个时候也有些控制不了内心的愤怒了。

    “你知道吗?你这是找死。”紫衫深吸了口气,想要平复一下自己愤怒的心情的,只是很快就放弃了这样的打算,他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都没有办法让自己愤怒的心情平静下来。

    再和肖遥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就已经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犹如恶狗扑食一般,速度飞快,仿佛轻雁掠过。

    肖遥不慌不忙,也立刻冲了上去。

    俗话说,要让其灭亡,先让其疯狂,显然,自己刚才的那一番话,已经变成了一把能够直接穿过心脏的刀,彻底激怒了紫衫。

    当一个人愤怒的时候,就会有些混乱。

    如果紫衫还和先前那样稳如泰山的话,肖遥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抗住对方的攻击,所以现在,对方的愤怒,对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想要杀我,也得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耐了!”肖遥说话的时候,再次往前挥出了一拳,体内的元力,在这一刻,几乎已经运转到了极致,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发动机,稍微出点意外,可能都会直接抛锚。

    “不自量力。”即便是已经拼斗到了这样的地步,紫衫也依然没有将肖遥当成真正的对手,他看着肖遥的眼神依然充满了轻蔑和鄙夷,好像肖遥在他的眼中,根本就不是什么破天警戒的修炼者,而是一条土狗,一条只会乱咬的土狗。

    两拳两对,一触即分。

    之后,两人又是不约而同,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肖遥再次挥出了一拳,而紫衫则是直接踹出了一脚。

    肖遥的拳头,砸在了紫衫的胸口,紫衫的脚,也使了一招兔子蹬鹰,将肖遥踹飞了出去。

    两个人的身体,都是一起飞了出去,之后又是一起爬起来,好像先前所承受的攻势,根本不可能给他们造成任何的伤害一般,至于到底是不是这样,任何人都不得而知,唯一清楚地,也只有他们自己本人了。

    “再来!”在第三次飞出去之后,肖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显得有些癫狂了。

    他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能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还是非常不容易的。

    而眼前这个叫紫衫的家伙,倒是能算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如果遇到太弱的人,轻而易举就能将对方斩杀,肖遥提不起什么劲头,如果来一个太过于强大的对手,肖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同样也没有任何意思。

    而这个紫衫就不一样了。

    他和肖遥两个人的修为差不多,而且两人也都各有所长。

    紫衫的长处就是,对很多武技的理解都非常不错,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依仗的,而肖遥最大的优点就是愤怒的对战经验,有了这样的经验,即便是应付武技很多的紫衫,这一时半会的,也不会站在下风。一阵阵飞沙走石,席卷整个夜空,肖遥的身体倒下,再站起来,继续战斗着,紫衫同样如此,畅快淋漓,入坠魔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