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紫金门紫衫
    肖遥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的小说

    只是眼神中的寒芒,让李潇潇有些担心了。

    现在肖遥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也满脸的警惕,她很自然就能想明白肖遥口中的“客人”是什么意思。

    “肖遥,我……”

    肖遥摇了摇头,看着李潇潇,满脸正色道:“放心,对你老公有些自信,我可不是一般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想要找我的麻烦,但是你也知道,其中大部分都已经在地狱忏悔了,还有一些,正在去地狱的路上。”

    底气十足!

    李潇潇没有犹豫,转身离开。

    肖遥一直注视着李潇潇的背影,知道她走进了楼里,才长长舒了口气。

    “出来。”肖遥说道。

    “看来,你真的不简单,不过,就你这样的实力,能杀了大师兄?我真的不相信。”一个干巴巴的声音响起,听到这样的声音就会让人觉得浑身上下的不舒服,好像就像有一根刺,忽然扎进了肉里一般。

    肖遥眼神死死盯着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这样的装束,他在先前那个紫金门的弟子身上见过,现在一听对方说的话,显然,对方就是紫金门的人了,这一点几乎没有任何怀疑的必要。

    “紫金门,还真是一点都不放松啊!我原本还以为,接下来我能消停几天的。”肖遥叹了口气说道。

    “哦?你知道我是紫金门的人?”那个男人倒是稍微楞了一下。

    看他的长相,大概在三四十岁左右,皮肤黝黑,腰间别着一把镶嵌着蓝宝石的匕首,脚上穿着长靴,不伦不类。

    肖遥也没有好奇对方是怎么混进来的,虽然小区门口有保安,可是,一个修炼者如果连这点办法都没有的话,还不如早点回家种田,别在修炼界继续丢人现眼了。

    “你们紫金门的人,都喜欢说这么多废话吗?”肖遥忍不住问道。

    “……”黑袍男人眼神中寒芒一闪,“你觉得,我这个时候再说废话?”

    “不然呢?难不成你觉得你现在说出口的话,还有半毛钱的意义?”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说说,你来这里的目的,也是想要杀了我?”

    “老实说,其实,我并没有想要杀了你的心思,实际上,我只是单纯的想要拿走你脖子上的吊坠而已。”男人说道,“这个吊坠在你的身上起不到半点作用,但是对我们而言却非常重要,而且我相信,这个吊坠已经帮了你很多,它剩下的作用也不是很大了,继续留着,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好处,还不如送给我们的好。”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可是,即便这个吊坠对我真的没有什么用了,我为什么要给你呢?”

    那男人微微一愣,大概是没有想到肖遥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他觉得,这是毫无意义的问题。

    “为什么给我们?哈哈,难道,你想为自己招惹杀身之祸吗?”男人放肆大笑道。

    其实,先前他说的也都是真话,即便肖遥杀了他们紫金门的大师兄,他也没有想过要杀了对方,首先,他对肖遥并没有什么仇恨,如果那个大师兄没有死的话,以后,大师兄就会成为紫金门新的门主,他们这些弟子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紫金门的大师兄死了,一切都被打乱了,不单单是他,很多弟子也都有了新的机会,所以,他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真的找不到一个去恨肖遥的理由。

    可是现在听了肖遥的问题,他莫名的有些想笑了。

    紫金门想要的东西,也经常会要不到,但是,一个不是洞天福地的人,还不是想怎么欺负都怎么欺负的?

    难不成,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认为紫金门一个隐世门派还没有办法对付他了?

    这简直就是一种幽默!

    “你叫什么名字?”肖遥忽然开口问道。

    “紫衫。”男人说道,“这重要吗?”

    “重要。”肖遥重重点了点头,一脸认真说道,“我打算帮你在精神病院挂个号,你这思维和想法,我建议你还是给自己的脑子拍个片子,我听说现在脑瘤扩散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虽然,作为一个隐世门派的人,紫衫并不是很能明白肖遥这番话里的意思,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看对方脸上此时的表情,简直都写满了嘲讽。

    “你是在嘲弄我?”紫衫的脸一沉。

    肖遥笑了笑:“谢天谢地,看来你还不算太傻。”

    “……”紫衫已经彻底愤怒了。

    他朝着肖遥,直接冲了过来。

    肖遥脸色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虽然这个叫紫衫的家伙是为了他们那个什么大师兄报仇的,可实际上,却只是破天境界的修为,也就是说,他根本不如之前的那个家伙。

    即便是那个大师兄,不也已经死在他的手上了吗?虽然说这里面诸葛焚天出了很大的力,而现在他也没有了诸葛焚天作为依仗,可是最起码,对付这样的人,自己并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而且,他对自己体内的元力,也有一定的信心。

    直接接下这一掌,只是接下这一掌,并没有肖遥想象中那么轻松,身体还是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最后才勉强站稳了身形,目光一定,望向对方,随后脚下一动,身体犹如离玄之箭,朝着紫衫急冲而去。

    “哼,不自量力。”紫衫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鄙夷。

    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太把他自己当回事了,虽然和自己一样都是破天境界,但是大家对修炼的理解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而且,自己进入破天境界都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这个刚刚进入破天境界,根基都不稳的家伙,竟然也敢有和自己动手的勇气?

    他迎难而上,直接挥出一拳。

    骤然间,周围的空气疯狂涌动着。

    抱着一击必杀的决心,紫衫却惊愕的发现,率先被震退的人竟然是自己。

    他脚下步伐没有动,身体却直接被推了出去,留下了一道痕迹,鞋底都快要被磨通了。

    “你体内的,不是内劲?”紫衫沉默了片刻,开口问道。

    “嘿,看来你还不算太傻嘛!”肖遥说道。

    “难怪,你对我也有这样的底气,不过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赢了?”紫衫舔了舔嘴唇,犹如一只凶猛的野兽,“在我的世界里,只要是被我盯上的人,就都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资格,任何人都不例外,包括你。”

    肖遥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些,我是真的不了解,但是我看得出来,如果你们紫金门举办一个吹牛.逼大赛的话,你一定是最后的冠军得主。”

    紫衫没有和肖遥废话,而是一拳挥出,拳风串在一起,呼啸着风声,乍听如虎啸,细闻如凤吟。

    拳风大动,紫衫的身体也直接到了肖遥的跟前,即便是肖遥也没有看明白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又是武技吗?”肖遥叹了口气。

    虽然在修为上,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劣势,但是如果说对武技的理解和应用,这个紫金门的弟子,真的要比自己强上很多。

    武技,自然就是古武的一种技巧,能够将自己体内的力量扩大到最大化,招式复杂,难以攻破。

    肖遥的古武,都是跟着惊雷学的,按道理说,名师出高徒,有惊雷这样的高手循循教导,肖遥的实力也不会很差,对武技的理解,更不会太差,但是第二次和紫金门的修炼者交手之后,肖遥却无奈的发现,对方的武技,不知道要比自己高上多少个层次。

    惊雷再厉害,也只是古武界的一个高手,而紫金门,却是屹立在隐世世界中的大门派,福地洞天里的庞然大物,两者根本都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如果让惊雷和上次那个大师兄来一场生死决斗的话,最后的结果,肖遥真的很难判定。

    更何况,那还只是紫金门的一个弟子,还不知道紫金门里存在着多少老妖怪呢。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原本不想杀你,可是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紫衫看着肖遥的眼神带笑,那是一种嘲笑,仿佛肖遥在他的眼中,就是一种蝼蚁。

    之前那个大师兄,也是这么看着他的。

    可惜的是,最后他死在了肖遥和诸葛焚天的手上。

    现在,肖遥再次看到了这样的眼神。

    一切,或许都会再次上演。

    “那也得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实力了。”肖遥喝了一声,不退反进。

    气震九霄!

    一股元力,从体内迸发而出。

    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便肖遥想要保留实力,也不可能了,这个时候还隐藏自己的实力,简直和找死差不多。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紫衫冷哼了一声,面对肖遥的气震九霄,他脸上都看不到半天惊愕的表情,反而还有些轻松。

    如果这真的只是肖遥的全部实力,他倒是非常有信心,能够将肖遥彻底拿下。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