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渡江一刀来了
    肖遥脸上带着笑容,忽然觉得这个时候的李潇潇,分外迷人。..

    其实现在紧张的也不单单只是李潇潇,还有肖遥。

    这是李潇潇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

    当然,若兰那一次,他是完全不知情的,即便是现在,他也依然觉得是初哥。

    两颗心脏,一起剧烈跳动着。

    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李潇潇的脑门上已经溢出了汗珠,两只手紧紧抓着床单。

    慢慢剥去李潇潇身上多余的遮挡物,肖遥的心脏跳动的节奏也已经越发的快了,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直接从嘴里蹦出来似得。

    李潇潇忽然又一把抱住了肖遥的脖子。

    “我还是怕……”李潇潇附在肖遥的耳边,小声说道。

    肖遥咳嗽了一声,略有些尴尬:“不然,咱们还是算了?等以后再说?”

    李潇潇一咬牙:“赶紧的,等过了今天晚上,我就不知道我有没有这样的勇气了,现在撂挑子不干了,你几个意思啊?”

    肖遥干笑了笑。

    他终于不再犹豫了,虽然这也是他的第一次,但是没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呢,虽然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并不意味着,肖遥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给自己的小兄弟穿好了雨衣之后,一只手,也握住了该握住的东西……

    屋子里,一阵旖旎,伴随着肖遥重重的喘息声,还有李潇潇痛苦的闷哼声。虽然肖遥是一个非常懂得怜香惜玉的人,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大脑都已经有些混乱了,所以,想要继续做到怜香惜玉,对他而言,似乎有些难度……

    当第二天早上天亮的时候,李潇潇还枕在肖遥的身上熟睡着。

    肖遥睁开眼睛,摸了摸李潇潇的脸,脸上也带着傻笑。

    他觉得,经过昨天晚上,自己也算是从一个男孩,蜕变成一个男人了。

    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表明,而且,他觉得自己的肩膀上似乎也多了一个沉甸甸的担子。

    脱了她的衣服,就得给她幸福。

    这句话,肖遥也忘记出处了,但是他觉得说的很有道理,现在他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没多久,李潇潇的眉毛也开始轻微颤动着。

    之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睡醒了?”肖遥的声音很富有磁性,就跟低音炮似得。

    “嗯。”李潇潇点了点头,接着,发现自己身上还是没穿衣服,又缩进了被窝里,只露出来半截脑袋,手在被窝里摸索着,之后身体也有着大幅度的动作,见肖遥盯着自己,赶紧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说道,“我在穿衣服呢,不准偷看!”

    “好。”肖遥像模像样闭上了眼睛,看上去非常的老实正经,至于他到底是不是一个老实正经的男人,估计也只有李潇潇才知道了,毕竟昨天晚上她才刚刚领教过。

    等李潇潇穿好了内衣之后,又给肖遥狠狠来了一拳。

    “都让你轻点轻点了。”李潇潇生气说道。

    肖遥只顾着傻笑:“我也想啊,但是当时,真的有些冲动了,热血澎湃的,忍不住……”

    李潇潇翻了翻白眼:“亏你还能说的理直气壮。”

    肖遥抓了抓脑袋,干笑着,也不好说些什么。

    “算了,不说你了,我还得去上班呢。”李潇潇说完,就像站起身,结果刚下床走第一步,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抽搐了。

    钻心的疼!

    她真的没有想到,做那样的事情竟然会那么疼,如果早就知道的话,或许昨天晚上她也不会那么主动了,怪不得昨天晚上在做事情之前肖遥就说,这是她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当时,李潇潇也没多想什么。

    但是当切身的体会到那种疼痛的时候,李潇潇才发现,原来肖遥说的都是真的。

    见肖遥在笑,她更生气了,又扑上来,给了肖遥一拳。

    “不许笑!”李潇潇握紧了小拳头说道。

    “不笑,我保证不笑!”肖遥见李潇潇生气了,赶紧绷紧了脸,可还没坚持到三秒钟,又忍不住噗了出来,笑的前俯后仰,“但是,我忍不住啊……”

    原本李潇潇还生气,可是听了肖遥的话之后就只能是哭笑不得了。

    肖遥也掀开被子,想要起床,可是却又惊呼出来。

    “潇潇,你受伤了吗?床上单怎么还有血啊?”肖遥担心问道。

    准确的说,是一朵朵鲜艳的小梅花。

    李潇潇脸红的更厉害了,赶紧冲过去将床单从床上抽了下来,窝成一团,又好气又好笑:“我说肖遥,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怎么就觉得,你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肖遥满脸的郁闷:“我说错什么了吗?”

    “行了,懒得搭理你,赶紧把衣服穿好了。”看肖遥一丝不挂的模样,李潇潇都不好低下脑袋。

    肖遥嘿嘿笑了笑,他觉得今天绝对是他自己这一辈子,傻笑次数最多的一天了。

    等穿好了衣服之后,肖遥看着走着小碎步的李潇潇,小声说道:“你确定,你今天还要去上班吗?”

    “不然呢?我这刚到逍遥地产还没有多久呢,就不去上班了,那手底下的人该怎么看啊?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李潇潇就是花瓶,完全是靠着你的原因才进逍遥地产的。”李潇潇说道。

    肖遥乐呵道:“如果真的有人这么想,直接就可以把他踢出去了,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还好意思在我们公司混吗?”

    李潇潇都懒得搭理肖遥了。

    肖遥站起身,从背后抱住李潇潇。

    “今天别去了。”肖遥说道。

    “不要!我要是不去,岂不是一天都得陪着你在家里啪啪啪?”李潇潇使劲摇头,立刻否决了肖遥的这个建议。

    肖遥对此,只能表示无语:“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李潇潇回过头,看了看肖遥,犹豫了一下,重重点了点头。

    这也算是她给肖遥的回答了。

    “潇潇,我是说真的,你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去了公司也不合适啊,指不定那些满脑子龌龊思想的家伙会联想到一些什么,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以方海的那个脑子,看到你走路的姿势不对,立刻就能联想到一些了。”肖遥很是认真地说道。

    一开始李潇潇对肖遥说出口的话,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听到最后,她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她觉得,肖遥现在说出口的这些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

    “那你说,我怎么办?”李潇潇问道。

    “不去了呗!公司里的人也不会多想什么的,我就不相信了,在海天市,还有人不认识你?”肖遥说道,“如果真的有人说你是花瓶那也只能证明他是个井底之蛙而已。”

    李潇潇握了握拳头:“但是这样我肯定会被夏意星比下去的。”

    “……”肖遥算是听明白了,感情先前李潇潇说那么多,都是扯淡,这最后一句,才算是最重要的原因,不过他也有些想不明白啊,为什么李潇潇和夏意星第一天认识之后就开始在暗地里较劲呢?有什么意义呢?

    他感觉,这就跟以前电视剧里面放的一些二女争夫的情节似得。

    一想到这些,他都有些飘飘然了。

    看到肖遥脸上的表情,李潇潇似乎就已经能猜到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了,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一只手已经抹在了肖遥的腰上,说道:“你想什么呢?和我说说呗?看你笑的多可爱啊!”

    肖遥赶紧止住了笑容。

    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继续笑下去的话,接下来李潇潇就要在自己的身上表现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乾坤大挪移了。

    “行了,不去就不去了!”李潇潇叹了口气,“我还得请假一下。”

    “请假?”肖遥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问道,“请什么假?”

    “我不去上班,不得请假吗?”李潇潇没好气道。

    “现在大老板就在你面前啊,你还需要请假吗?”肖遥好奇问道。

    李潇潇仔细一想,觉得肖遥说的很有道理,嘻嘻笑了笑:“说的也是,既然是这样,大老板,我就继续睡觉了啊!”

    说完这句话,她就重新躺在了床上。

    李潇潇在床上睡觉,而肖遥则是进了厨房里,还是准备早餐,拿起铲子的时候,他就有些郁闷了,电视里放的那些情节,一般情况下,在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不是男人睁开眼就看到女人在厨房里忙碌了吗?怎么到了自己这里,一切都反过来了呢?

    他忽然有一种自己就是小媳妇的感觉。

    等早餐做好了之后,他将李潇潇从床上叫了起来。

    吃早餐的时候,放在手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扫了一眼,肖遥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严肃了。

    “怎么啦?谁打来的?”李潇潇问道。

    “周望江,周磊老爹。”肖遥说话的时候,给李潇潇做了一个噤声的神色,这才不慌不忙接起电话,问道,“周叔,找我啥事啊?”

    他清楚的知道,周望江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要是没事的话,他才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呢。

    “渡江一刀来了。”周望江的声音很平淡。

    平淡里,又带着严肃。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