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我怕疼……
    晚上,当李潇潇睡觉的时候,肖遥却看着自己手上的吊坠发呆。()

    因为白天睡得太久了,现在他也不是很困,在戒指里修炼了一会之后,还是精神十足。

    看到自己脖子上的吊坠,他就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他很好奇,这个钥匙到底是要打开什么门的。而即便自己打开了那道门之后,又会发现什么,看到什么,这些问题,都不是他一时半会能够想明白的,可是即便他想要在心里告诉自己不需要去想,却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

    其实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东西,越不想去想,反而就会往那方面想。

    现在肖遥就有这种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还越发的清晰,越发的浓烈……

    到了半夜,李潇潇睁开眼睛醒了一下,看见肖遥还睁着眼睛,发呆。

    眼神游离。

    “肖遥,你怎么还不睡觉啊?”李潇潇好奇问道。

    “睡不着。”肖遥揉了揉头发,苦笑着说道,“白天睡得太多了。”

    “白天睡得多,也不能不睡觉了啊!不然你明天做什么?”李潇潇不高兴说道。

    “白天——我可以睡觉啊。”肖遥说道。

    “……”李潇潇郁闷了,她也发现,其实这段时间肖遥是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在家里不睡觉做什么呢?

    “日夜颠倒,对身体不好的。”李潇潇抱着肖遥的脖子说道。

    “也不一定,你看看那些网络写手,很多都是日夜颠倒,白天睡觉晚上写小说的,一个个吃的还那么胖。”肖遥和李潇潇就事论事道。

    李潇潇翻了翻白眼:“那是因为他们懒得动。”

    “潇潇。”肖遥忽然开口,叫了一声。

    很突兀。

    李潇潇微微一愣,眼神不动,定定看着肖遥。

    “怎么了?”

    “我只是在想,你说,我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肖遥改了一下睡姿,看着李潇潇,好奇问道。

    李潇潇对这个问题感到有些无语了,她到哪给肖遥找答案啊?

    仔细想了想之后,她看着肖遥,开口说道:“虽然我不了解你的父亲,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肯定不简单,就和现在的你差不多。”

    听了李潇潇这一番话,肖遥反而有些好奇了。

    “为什么这么说?”肖遥问道。

    李潇潇笑了笑,说道:“很简单啊,如果你的父亲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平庸,木讷,那像秦姨那样优秀的女人,怎么能看得上他呢?”

    肖遥沉默了片刻,小声问道:“万一我妈只是一时眼瞎了呢?”

    “……”李潇潇哭笑不得,在肖遥胸口锤了一拳,说道,“如果让秦姨听到你刚才说的话,现在肯定要揍你了,哪有你这么说的,再说了,即便秦姨当初是真的一时不识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有变过心吗?即便是在你的面前,她什么时候说过你的父亲半点不好?所以,由此可见,你父亲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而且,楚辞穹不优秀吗?他不够爱秦姨吗?可是这么多年了,秦姨还是一点机会都不给他,这就足以表明,在秦姨的心里,你的父亲,在各个方面,都能秒杀了楚辞穹。”

    肖遥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李潇潇的想法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但是,他抛弃妻子了,就凭这一点,不管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优秀到什么地步,我觉得,我都会看不起他,一个连这么点责任都负担不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男人呢?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能顶天立地呢?”

    李潇潇抱着肖遥,抱得更紧了。

    或许,肖遥嘴上从来没有对他那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父亲评头论足过。

    但是,在肖遥的心里,始终有一份怒气,只是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将自己心里的怒气发泄出来而已,现在,他终于开始发泄了,这对于肖遥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有一些感情如果不得已宣泄的话,可能一辈子也都是那样,但是如果将该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或许一切也都不一样了。

    “肖遥,你觉得,以后如果你见到他了,会做什么呀?”李潇潇问道。

    “什么都不做。”肖遥摇了摇头,“以前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就想着,如果让我见到他,非得将他好好揍一顿,可是现在我也没有这么想了,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父亲,既然是我的父亲,我就不能做这些事情,所以,索性什么都不做了,既然当初他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就从此只当陌路人好了。”

    李潇潇问道:“可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如果他有悔过之心呢?”

    “这都多少年了?”肖遥脸色有些苍白,“二十年了,如果他真的有悔过之心,二十年还不足够他想清楚这些吗?还不足够他来做什么吗?”

    一针见血,话语刺骨。

    李潇潇原本还想好好安慰几句,但是肖遥这番话说出来,她忽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了,即便肖遥对那个男人有愤怒,但是却并没有让他丧失理智,反而他想得很多,比李潇潇他们要想的多得多,大概也是因为他没事的时候就会想这些问题。

    是啊,二十年的时间了,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有悔过之心,为什么会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呢?

    “算了,不想这些了,越想越烦,潇潇,赶紧睡觉。”肖遥说道。

    “哎,肖遥,我认真问你个问题好不好?”李潇潇忽然坐了起来。

    “什么问题?”肖遥一愣。

    “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一点魅力都没有啊?”李潇潇撅起嘴巴,看上去还是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

    肖遥不知道为什么李潇潇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当下自然想都不想,赶紧说道:“当然不是了,在我的心里,你简直就是天使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没有魅力呢?”

    “我们都睡在一起了,如果我对你而言真的有独特的魅力,那你就什么都不做?”李潇潇气的咬牙切齿了。

    “……”

    肖遥感觉,李潇潇这是在撩自己,在勾动自己。其实,并不是因为李潇潇没有魅力,而是因为每当肖遥脑子里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之后,他都会立刻运转体内的灵气,将脑子里那些不干净的想法驱逐出去,之前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可是现在听到李潇潇的这一番话,他感觉自己有些压不住心里的火了。

    蠢蠢欲动!

    肖遥盯着李潇潇,舔了舔嘴唇,冷笑着说道:“你知道,你这么说是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吗?”

    李潇潇一脚瞪开被子:“要来赶紧来,你要不来,就不是男人。”

    肖遥是真的有些怂了。

    虽然之前他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可是,却一直都没有付诸实践,仅仅停留在想法这个阶段,而且,他也没想过要在结婚之前将李潇潇给吃了,他觉得,这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李潇潇,都是一种不负责任。

    “怎么了,你不敢了?就会打嘴炮了?”李潇潇故意说这些刺激肖遥的话。

    肖遥咳嗽了一声,故意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哼,要不是今天没有准备一些安全措施,你肯定跑不掉!”

    李潇潇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掏出来一盒东西,仍在肖遥的手中。

    一盒还没有拆开的杰士邦,还是系列的。

    肖遥嘴角抽搐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李潇潇笑着问道。

    “……”肖遥感觉自己是一个非常失败的男人,竟然被一个女孩逼迫到了这种地步。

    “怎么了,又怂了?”李潇潇面带笑意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身,躺在床上,叹了口气:“潇潇,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的。”

    “我不知道!”李潇潇使劲摇了摇头。

    “我只是,不敢确定我到底能不能给你一份未来,说的难听点,我都不知道明天的我,还能不能活着,万一哪一天我死了,你怎么办?谁来对你负责呢?”肖遥正色说道。

    李潇潇沉默了片刻,忽然扑上来,伸出手,一把抱住肖遥,并且将自己的嘴唇凑了上去。

    “难道,你以为如果哪天你真的死了,我还能重新找一个人共度余生?”等两唇分开之后,李潇潇看着肖遥,目不转睛问道。

    肖遥无言以对。

    他觉得,这样的事情听着或许很平常,但是在李潇潇的身上却不可能发生。

    肖遥是一个执拗的人,所以,能和他走到一起的李潇潇也同样如此。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执着,对于李潇潇而言,肖遥就是她的执着。

    如果哪一天,肖遥真的死了,李潇潇真的能再去找一个男人,然后结婚生死吗?

    答案显而易见。

    肖遥忽然捧住了李潇潇的脸,吻了上去。

    他觉得,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如果自己还什么都不做的话,简直都对不起这个世界了。

    先前说话聊天的时候,李潇潇还是底气十足的,但是当肖遥真的将她按在身下的时候,她的身体因为害怕,都有些轻微颤抖了。

    “你轻点,我怕疼……”李潇潇说话声音很小,脸也红到了耳朵根。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