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拧断双手
    夜,清冷。的小说

    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手上转动着一把蝴蝶.刀,眼神冷冽。

    他的脚步轻快,走进一间旅馆里,一个值班的年轻男人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也将手中的烟熄灭,咳嗽了一声问道:“住宿吗?”

    那个穿着皮衣的男人转过脸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寒意,嘴角带着笑容,等走到跟前之后,忽然脚步加快,蝴蝶.刀从对方的脖子上掠过。

    年轻男人捂住自己的脖子,鲜血顺着手指缝往外留着,他想用手捂住伤口,阻止血液流出,可这样的想法显然有些太过于幼稚,动脉被割破,想活下来基本上就没什么可能了。更何况,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回来搭救他。

    年轻男人躺在地上,身体抽搐着,眼神也看着那个用蝴蝶.刀割破自己脖子的男人,他真的很好奇,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对方了,为什么只是在一家旅馆上班,也能招惹杀身之祸。

    即便他还流着血,可是那个皮衣男人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抬脚上了楼。

    推开一扇门,一根银针迎面而来。

    皮衣男人侧身躲过,银针直接钉在了木门上。

    “我就知道你没有睡觉。”虽然穿着皮衣的男人是个米国人,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是非常流利的华夏语。

    肖遥站起身,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皮衣男人,脸上也带着笑容。

    “知道你要来了,我怎么还敢睡觉呢?”肖遥说道,“万一在睡梦中被你抹了脖子,我岂不是很亏?”

    “你既然没有睡觉,为什么刚才没有阻止我呢?我以为,在先前我杀人的时候,你就会出现了。”皮衣男人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你看看你,说话完全不讲道理的,即便我想要出手,最起码你得给我一个出手的理由?首先,我和楼底下的那个男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要出手?如果他是一个华夏人,或许我都会出手管一管了,可惜的是,我对米国人本身就没有什么好感。”

    皮衣男人笑了。

    发自肺部的笑,笑的很认真。

    “我原本还以为,你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因为,整个杀手界都是这么认为的。”他说道。

    肖遥说道:“善良不代表就非得多管闲事,为自己招惹麻烦,反正,我还是喜欢过好自己的安生日子。冷语,对?其实,即便我真的不善良,比起你也不知道强上多少倍,原本我觉得我是一个坏人,但是也幸亏有你的存在,我才一步步步入了道德的巅峰,所以,我都不忍心杀你了,毕竟你活着,还能衬托一下我。”

    冷语冷笑着。

    “今天,你就得死在这里了,所以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一点都不重要,我想以后,应该也没有人会多么的在意了。”冷语说话的时候,手中的蝴蝶.刀,已经闪过了一道寒芒,忽然,他手腕轻轻一动,手中的蝴蝶.刀,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朝着肖遥的方向飞了过来。

    肖遥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蝴蝶.刀,直接朝着冷语的方向扔了过去。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个道理难道你都不懂吗?”肖遥看着往后退了几步的冷语笑着说道。

    冷语往地上吐了口吐沫,说道:“这句话,谁都可以跟我说,但是唯独你没有资格,难道你手上的人命比起我还要少吗?”

    肖遥摇了摇头:“你看看,你这么一说,显得你就非常没有文化了,我杀的那些,都是该杀之人,一个个都是作奸犯科之辈,不然就是一些恐怖头子,那样的人难道不该死吗?我杀了他们,难道不应该吗?我这叫替天行道!”

    “用你们华夏语来说,你这个应该叫抢占道德制高点,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冷语冷笑道。

    肖遥忽然觉得,这个叫冷语的家伙,华夏语真的很不错嘛!连抢占道德制高点都知道了。

    嗯,看来不是一个好糊弄的家伙。

    冷语再次朝着肖遥冲了过来,他的手中,也又多了两把飞刀。

    肖遥面对冷语,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朝着对方冲了过去,速度同样飞快。

    猛然挥出一拳,拳风拂过冷语的发丝。

    冷语脸色微微一变,虽然他还没有接上肖遥的这一拳,但是对方的拳风和身上忽然迸发而出的气势,还是让他有些露怯,索性直接避开了这一拳心里也在暗暗告诉自己,和对方硬碰硬是莽夫才会做的事情。

    不过,至于他的潜意识里,到底是不是也这么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躲开了肖遥的拳头之后,他的手上忽然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枪口正好对准了肖遥的脑袋。

    肖遥脸色微微一变,赶紧往后快速退了两步,对方手枪里迸发出来的子弹,正好从肖遥的头顶掠过。

    “卧槽,你特么要不要脸啊?竟然还跟我玩枪?”肖遥看上去非常生气。

    “可是,我的长处就是玩枪啊!”冷语委屈说道,“你看看,你的长处就是动手,如果我给你一把枪,这对你而言,反而会成为一种负担,对不对?”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是在和肖遥据理力争,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是非常有道理的。

    肖遥一听这话,立刻伸出手:“你给我。”

    冷语尴尬笑了笑:“你看看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喜欢较真呢?我不就是打了个比方吗?”

    肖遥真的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在心里谴责冷语的时候,对方已经再次抬起了手腕,又是一颗子弹,朝着肖遥的方向飞了过来,这一次是心脏,看来,这个冷语是真的想要做到一击必杀,攻击的地方不是脑袋就是心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肖遥和他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呢,否则有必要这么狠吗?

    冷语狠,肖遥比他更狠!

    在子弹擦肩而过的时候,肖遥已经冲到了冷语的面前,同时再次一拳挥出,砸在了冷语的胸口,对方的身体狠狠砸在了墙上,还没等反应过来,肖遥又是一个侧踢过去,好在这一次冷语倒是反应了过来,让肖遥扑了个空,一脚踹在了墙上,发出“咚”的一声。

    住在隔壁的人,这个时候已经开始骂娘了,这么简单的英语,肖遥肯定能听得明白。

    这一脚扑空,肖遥虽然有些可惜,遗憾,但是也没有觉得超出自己的意料,相反的,如果自己这一击也得手的话,他才会真的觉得好奇,毕竟,冷语不该这么弱。

    “真不敢想象,你就这么点实力,也能伤到杀手之王?”肖遥冷笑着说道,“是偷袭的?”

    原本肖遥还觉得在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对方一定会非常的气愤,然后否定自己的说法,但是让他意料不到的是,冷语竟然非常不要脸的笑了笑,说道:“我只是一个杀手而已,又不是什么武功高手,难道还非得和你们这些愚昧的华夏人一样,处处遵循什么武德吗?”

    肖遥叹了口气:“你可以没有武德,但是最起码,得要点脸吗?”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中已经弥漫了杀机。

    他是真的受不了对方这样的态度,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虽然,冷语和肖遥之间的性格存在很大的诧异,但是最起码,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杀掉对方!

    冷语很快就对肖遥展开了暴风雨一般的反击,只是他的反击,虽然势头很猛,可在已经进入了破天境界的肖遥看来,简直就是挠痒痒,在这样的距离下,即便冷语的枪法非常不错,可是这个时候,那把漆黑的手枪,也已经变成了一个摆设。

    或许,对于冷语来说,这一把手枪,与其开枪,还不如用最粗暴的方式直接扔出去,看看能不能将肖遥砸死。

    也辛苦先前冷语上楼之前,就已经将那个值班的男人给弄死了,否则这个时候,恐怕警察早就已经得到消息来了,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来,冷语其实是一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绝对不会做任何没有意义的事情,其实任何一个杀手都是这样。

    在杀手的世界里,杀人,就意味着自己在工作,杀一个赚不到钱的人,简直就是在侮辱自己的职业。

    冷语再次挥出一拳,肖遥伸出手,握住了对方的拳头,紧接着用力一拧。

    “咔嚓”一声,冷语的手腕,硬生生被肖遥扭碎了。

    这一刻,冷语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脑门上也满是汗水,在深吸了口气之后,他也再次挥出了一拳,其实他并没有打算用这一拳直接将肖遥给打趴下,而是打算,用这样的方式逼退对方,让自己有一个喘息的机会。

    虽然想法很不错,但是这样的想法在肖遥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在冷语再次挥出拳头的时候,肖遥也不出奇的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再次“咔嚓”一声,另外一只手的手腕,也被拧断了。

    冷语汗如雨下。

    (今天一天几乎都在忙网线——电信的网线,真特么渣!)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