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小月的志向
    这个王广,倒是个非常豁达的男人,有些东北人的豪爽。..

    肖遥笑着,也和王广开始推杯换盏。

    一顿饭吃下来,肖遥对王广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他是宋逆流的莫逆之交,两个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在古武上有着一份别人所没有的执着。

    所以他们两个能聊到一起,而宋逸霖和他们一比较的话,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王广才会这么崇敬肖遥,别看他嘴上还叫着肖老弟,但是和肖遥说话时候,神态中的恭敬,却仿佛看到长辈似得。

    一顿饭吃完,王广嘿嘿笑着,看上去精神状态都非常不错,这还是宋逸霖这么多年第一次在王广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即便是以前和自己老爹在一起切磋武艺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高兴。

    饭桌上,王广也和肖遥讨要了一些经验,在这些经验上,肖遥倒也不藏私,反正即便是惊雷,都觉得天下武学是一家。想要让华夏的古武重新兴起,就应该大家一起分享,如果一个个都是传内不传外,传儿不传女的话,再等几年,华夏的古武可能就要彻底消失了。

    “肖兄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真是没想到,你的造诣竟然这么高,我敢保证,即便是整个华夏,恐怕也没有几个能比你对古武的理解更加透彻的了!”王广喝了不少酒,现在说话舌头都有些大。

    听了这样的称赞,肖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觉得,现在王广说的这些,自己是真的不敢当,这简直就是要折煞自己啊!

    “王大哥说笑了,我也就是略懂皮毛而已。”肖遥苦笑说道。

    王广使劲摇了摇头说道:“肖兄弟,你这么说,我听着就不高兴了,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是什么时候都得这么谦虚的,太过于谦虚了,那些读不懂的人,就可能真的看不起你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像我老王一样慧眼识珠的。”

    “王叔叔,你也别这么说,整个华夏,有几个人不知道你王广是出了名的莽夫啊!”宋逸霖小声说道,“还有,现在老王,可真不是个好称呼,以后少说,否则指不定你家邻居都得搬家了。”

    王广气的要踹宋逸霖屁股,宋逸霖嬉皮笑脸躲开了。

    “好了,你们也别送我了,你们今天晚上就先住在这里,要是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就直接打电话给我,我派人送过来!”王广脚下踉踉跄跄的,尴尬道,“本来还打算今天陪着你们好好逛一逛金陵,只是就我现在的装填,恐怕是不行了。”

    说话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有些惊讶。

    他对自己的酒量还是非常有自信的,但是饭桌上,肖遥喝的酒可以点都不比他少,只是现在他都感觉自己喝多了,肖遥却依然站得稳稳的,无非是身上多了一些酒气,可眼神看上去还是那么清澈,他都有些好奇了,这小子的肚子,难道是个无底洞吗?不然就是从小就是在酒缸里大的,这酒量简直都有些恐怖了。

    送走了王广之后,肖遥也打了个哈欠,指了指身后的玄武酒店,说道:“我们现在是回去休息,还是先去玩一玩?”

    “我们来金陵,可不是睡觉的,你要是喝多了,就先去休息。”粉蝴蝶瞥了眼肖遥说道,“都让你少喝点酒了,你也不听,看你这脸色。”

    宋逸霖嘿嘿笑道:“蝴蝶姐,你就放心,肖哥现在肯定一点问题都没有,你一定是没有和他喝过酒,等什么时候你和他喝过酒你就知道了,别看王广能喝,他们两个人喝了三斤酒,可实际上这对于肖哥而言,也仅仅只是开胃而已。不要说一个王广了,即便是十个王广,也喝不过肖哥的。”

    粉蝴蝶抽了抽鼻子,也没有说话。

    “既然你想出去玩,那我们就一起出去玩玩!”肖遥笑着说。

    他转过脸看着宋逸霖,问道:“这里可是你的地盘了,说说,打算带我们去哪玩啊?”

    “先去夫子庙!”宋逸霖说道,“那里等于是京都的琉璃厂,不过规模要小很多,而且,好东西也比较少,咱们去无非也就是看看热闹,之后咱们再去纪念馆,还有就是莫愁湖公园——金陵好玩的地方还是挺多的。”

    肖遥点了点头,看了看宋逸霖,说道:“那就听你的好了。”

    宋逸霖哈哈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你就放心,只要你们跟着我,我肯定不会把你们弄丢了。”

    小月嘻嘻笑道:“宋叔叔,你可别把自己弄丢咯!”

    宋逸霖瞪了小月一眼,小月笑的更高兴了。

    金陵的夫子庙,还是挺有名气的,里面卖的东西比较杂,一般金陵本地的老百姓也都喜欢来这里看看,无非就是凑凑热闹,而外地人,也会往这里跑,就是图个新鲜,虽然这里有小琉璃厂之称,可比起京都的琉璃厂,这里就要差上一些了,规模小不说,这里卖着的,很多都是现代工艺品,想要在这里真的找到古董什么的,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一般人,都不会存有这样的想法,否则,一定会被人坑的哇哇叫爹,到时候想要为自己讨个公道都没有机会,人家或许会开发票,可发票上写的也还是工艺品,即便警察来了,也没有理由拿人家怎么着。

    路上,宋逸霖也小声问道:“肖哥,你说我们这一次在金陵,可以找王广帮忙吗?我听我老爹说,他在金陵这边,也算是一条地头蛇,很多人都会给他面子的,咱们要是真的去找他帮忙的话,原本复杂的事情可能就会变得简单很多了。”

    肖遥想了想,摇了摇头。

    “怎么了,肖哥,你是觉得,那个叫王广的不值得信任?”宋逸霖小声问道。

    肖遥说道:“我倒没有这么觉得,其实王广这个人还是非常不错的,比较豪爽,而且也不做作,再说了,你老爹既然能和这样的人成为莫逆之交,就说明王广确实是个值得深交的人,你连你老爹看人的目光都不相信吗?”

    宋逸霖嘿嘿笑道:“我相信你看人的眼光,但是我不相信我老爹的眼光,他就是买个古董什么的,都会经常打眼。”

    肖遥哭笑不得。

    他继续说道:“王广虽然值得信任,但是咱们没有必要非得找他去帮我们做这件事情,首先,我对人家也没有什么恩德,人家也不欠我们什么人情,如果我们就这么直接找人家帮忙,人家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毕竟他又不欠我们什么,即便他没有说,也不会这么想,可我们还是欠下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说到这,肖遥也苦笑了一身,说道:“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了,打个简单的彼方,如果能找银行借钱贷款,我都会去找银行,而不是去找朋友亲戚之类的,虽然银行有利益,但是找朋友的话,会欠下人情,以后银行找我借钱,我会直接拒绝,但是那些朋友亲戚找我借钱,我能拒绝吗?”

    宋逸霖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粉蝴蝶拉着小月,瞥了眼肖遥,问道:“需要我帮忙吗?只要把那个人的身份和名字给我,就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会查。”

    肖遥赶紧摇头,说道:“你这一次来金陵的任务就是照顾小月,和我们一起玩而已,别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如果这么点事情我都弄不好的话,以后我也不需要在华夏混了。”

    粉蝴蝶翻了翻白眼,也就不去搭理肖遥了,她也知道,肖遥有的时候就是喜欢钻牛角尖,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即便想要帮忙,肖遥也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了。

    在夫子庙转了一圈,也给小月买了不少吃的玩的,之后,一群人又去逛了金陵纪念馆,过程中,肖遥也在给小月普及很多那个年代的故事。

    等听完了之后,小月的眼睛都红了。

    “爸爸,以后我也要当军人!”小月说道。

    “为什么?”肖遥一愣,问道。

    “那些岛国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小月说道,“我也要报仇!”

    肖遥揉了揉小月的脑袋,说道:“那小月现在可以先学好医术,等以后,就可以成为军医了,不管是拿枪,还是当军医,都是非常伟大的,都是在为华夏做贡献,对吗?”

    小月点了点头。

    肖遥的这一番话,也在小月的心里播下了种子。

    可能连肖遥自己都没有想到,日后,华夏军队中真的有了一个女军医,而且,外号还是小医仙,即便是很多国外元首都想削尖了脑袋找小医仙治病,可都被无情拒绝了,小医仙说,她只为华夏服务!

    晚上回到家里,粉蝴蝶带着小月先回了房间,而宋逸霖,则拿着一叠资料,走进了肖遥的房间里。

    “肖哥,这个男人就是对阿力下手的那个王八蛋了,这些都是他的资料,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过去直捣黄龙?”

    (因为大风影响,安徽这边的某个小县城从早上停电一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来电,趁着笔记本有电写了这一章,现在笔记本也要没电了,上传还是用手机的热点上传的,停电真的是我没有办法左右的事情了,今天可能也就只有这一章了,小步是真的已经尽力了,否则现在时间还早,我大可以多写几章,深感抱歉。)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