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抵达金陵
    六代江山在,繁华古帝都。..乱来城不守,战后地多芜。寒日随潮落,孤帆与鸟孤。兴亡多少事,回首一长吁。

    自古以来,金陵就是繁华之都,现在依然是苏省的省会,而金陵的高校也很多,有“天下文枢”、“东南第一学”之称,其中211重点高校就有八所,仅次于京都和海天。

    这里,是古代很多帝王所选择的帝都之所,就是因为这里的风水非常不错,地势也处于华夏中心,只是后来,由于近代发生了一场大事件,导致金陵的风水受到了破坏,所以华夏现在的帝都,就选择在京都,而不是金陵,至于到底是不是这样,肖遥也说不好。

    总而言之,金陵是一个大都市了,而且,也是极具有历史底蕴的都市。

    小月蹦蹦跳跳走着,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好奇。

    “爸爸,我们来这里,要玩什么啊?”小月握紧了肖遥的手问道。

    “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肖遥笑着说道。

    小月又转过脸看着粉蝴蝶,问道:“妈妈,这是你第一次来金陵吗?”、

    粉蝴蝶想了想,点了点头。

    她还真是第一次来到金陵。

    “小月,这里都是我罩着的,你想要干什么都可以!”宋逸霖笑着说道。

    “宋叔叔就喜欢吹牛!”小月使劲摇了摇头,才不相信宋逸霖的话呢。

    宋逸霖只能是满脸的尴尬。

    主要是小月说的也没什么错,他这番话里,确实有吹牛的味道,虽然宋家的势力就在江南,可是,这也只是针对古武界而言,抛开古武界的话,现在的金陵还真没几个人会给他面子。

    他和周磊,曲洋,方海都不一样,那三个人,都是各种二代,军二代,官二代,富二代,他们在各自的地盘都是有一定影响力和掌控力的,而宋逸霖在江南,就没有这样的能力了。

    否则,金陵的人,也不会有太大的胆子敢对阿力下手了。

    这段时间其实宋逸霖心里一直都憋着一口气。

    毕竟这一次,对阿力下手的就是金陵人,虽然宋逸霖嘴上不说,但是他心里却多少感觉有些别扭,要像这是自己的原因一样。

    看到宋逸霖忽然不说话了,小月还以为是自己刚才那一番话,让宋逸霖伤心了,赶紧撒开肖遥和粉蝴蝶的手走到了宋逸霖跟前,伸出手拉了拉他的裤子,小声说:“宋叔叔,我不说你吹牛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宋逸霖哈哈笑了笑,伸出手将小月抱了起来,继续往前走着:“小月,宋叔叔在你心里,就是那么小气的人啊?我可没有生气,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而已,等解决了金陵的事情,我就带你去我家好不好?”

    “去你家?”小月一愣。

    “是啊!我保证,宋家的人一定都会很喜欢你的。”宋逸霖嘿嘿笑道,“到时候咱们就找他们要红包,谁不给我就帮你嘲讽他,不过咱们也得先说好了啊,红包收来的钱,咱们得一人一半,你是不知道,最近你宋叔叔手头拮据,都快要穷死了。”

    肖遥笑骂道:“我说你小子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这种敛财的方法都能想出来。”

    宋逸霖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反正我也就只坑自己家人。”

    肖遥更加无语了,他真的很难想象宋逸霖到底是怎么做到能脸不红心不跳说出这么一句不要脸的话的。

    拿自己和宋逸霖比起来,自己真的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对于金陵,宋逸霖远远要比肖遥来的熟悉很多。

    没多久,他的手机就想起来了。

    宋逸霖接起电话,简单说了几句,之后转过脸看着肖遥说:“肖哥,有人要请我们吃饭了。”

    “谁啊?”肖遥好奇问道。

    “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宋逸霖笑着说道,“人家可不是给我面子,而是你的面子,肖哥,现在你在内江湖的名头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了,即便是诸葛焚天的势头,现在都被你压下去了。”

    肖遥哭笑不得,这样的话,他还真不敢接着,反正他是没有这样的底气,不过这样的话,也不是宋逸霖第一个这么说了,以前在京都的时候,周磊也曾这么说过。

    名声这东西,说好不算好,说坏不算坏,有的时候也会带给别人很大的压力,比如肖遥,现在就会有很大的压力,别人都说,现在的肖遥名声要压过诸葛焚天了,但是他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如果现在让自己应付上诸葛焚天的话,估计自己就只有被秒杀的份了。

    没多久,一辆黑色的奥迪a6就开到了他们的面前。

    车门拉开,一个光头大汉从车里走了出来,身材非常魁梧。

    老实说,眼前这个男人的长相真的有些凶悍,小月看到这个男人之后就下意识往粉蝴蝶的身后躲了躲。

    “肖先生,你好你好!我叫王广!”男人一上来就和肖遥握着手。

    “你好。”肖遥有些吃不消,只能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尴尬,老实说,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一上来就这么热情的人,这样的热情并不单单只是说对方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而是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偶像似得。

    “王叔叔是我爸爸的朋友,也是金陵内江湖的第一高手。”宋逸霖在边上笑着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而王广则涨红了脸,瞪了眼宋逸霖,没好奇道:“瞎说什么呢!在肖先生面前,谁能配得上‘高手’这两个字啊?这不是打脸吗?”

    宋逸霖哈哈笑道:“王叔叔过谦了,整个金陵,还有谁能比你厉害不成?”

    说到这,王广也叹了口气:“哎,说来似乎也真是这样,可这也不是什么可骄傲的事情,这只能说明,现在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不重视古武了,你看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放着自己家的拳法不学,还非得去学什么跆拳道,气的我直接将他两条腿给打折了,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呢,等以后他要是还敢说这样的话,我非得真的把他废了。”

    肖遥听到这不由冒了一身冷汗。

    这个叫王广的男人,可真是够彪悍的啊!对自己家孩子都这么狠。

    嗯,估计在这一点上,他和宋逸霖有很多共同语言。

    不过,王广的这一番话,还是说到肖遥心坎里了。现在这个社会,很多年轻人都比较喜欢跆拳道和空手道,大概就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而另外一方面,就是古武的入门比较难,很多人想要学习古武,都必须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长跑,练习站桩,累先不说,也很枯燥。

    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能有这样的耐心呢?

    在肖遥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站桩背书了。

    先不要说别人能不能坚持下来了,就是他们愿意,估计自己家的家长都不忍心。

    “好了好了,咱们先不说这些了,先找个地方吃顿饭!正好,我也有很多问题,需要像肖先生提高一二。”

    “王叔叔客气了,叫我肖遥就好,一口一个肖先生的,听着都有些别扭。”肖遥苦笑着说道。

    自己才二十来岁,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口一个先生叫着,他脸皮再厚,也有些扛不住了。更何况,他也不是个喜欢摆架子的人啊!

    “哈哈!好!”王广听了肖遥这一番话哈哈大笑,“我王某人就喜欢这种爽快的人,肖兄弟,王某这一次就脸皮厚一点了。”

    “肖兄弟?”这下宋逸霖不干了,“王叔叔,你要是这么叫的话,我以后岂不是得叫肖遥肖叔叔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啊!”

    王广看了眼宋逸霖,没好气道:“我说你小子,就是不懂事,能叫肖遥一声肖叔叔,那都是给你面子的,你知道在内江湖有多少人想要和肖兄弟搭上关系都没有这个机会吗?哎,你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宋逸霖别过脸不去搭理王广了。

    反正想要让他叫肖遥肖叔叔,那还不如一道直接把他给解决了,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啊!

    肖遥也笑着说:“咱们个论个的好了。”肖遥也不是那种喜欢上竿子给人当晚辈的人,再说了,要真排资论辈的话,肖遥的辈分可一点都不低,也不想想他的古武师父是谁,现在华夏整个古武界,有几个人的辈分能有惊雷高的?

    即便是宋江山,看到惊雷可能都要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

    一辆车,正好坐五个人。

    最后,王广将肖遥他们带到了玄武饭店,这是金陵的一家五星级饭店了,门口就是玄武湖,倒也是个风景不错的地方。

    王广早早就已经定下了包厢,等进了包厢里之后,王广就开口道:“原本,还有一些朋友都打算过来得,但是我怕打扰了你,也不敢擅自做主,就把他们全部拒之门外了,估计现在那些老东西还在心里骂我呢。”

    说到最后王广又哈哈笑了起来。

    “对了,肖兄弟,我听宋逆流说,你这一次来金陵,是因为你兄弟被人给整了?”王广探着脑袋问道。

    “嗯。”肖遥点了点头,说到这些,他的脸就是一沉。

    王广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现在金陵的这些人,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妈的,连我们兄弟都敢动,肖兄弟,我不多说,要人的话,我也没多少,手底下三五十人,现在就能给你拉出来!”

    肖遥:“……”

    这还真是够爽快的。

    (明文规定书里不能出现真实地名,大家应该都能猜到书里说的是什么地方。今天的第四章,又是一万两千字,提前搞定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