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杀伤力太大!
    等秦柔和苗婆婆一起走了,肖遥这才松了口气,不然他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肖遥,刚才那个女人,可真是够厉害的啊!咄咄逼人的,也不知道我小姨什么时候得罪她了,简直就是更年期到了。”秦芊芊瞥了肖遥一眼,不高兴说道。

    若兰眼神骤然变冷,死死盯着秦芊芊。

    “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更年期’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你是在说婆婆的坏话。”说话的时候,她的手都已经放在了袖口里。

    肖遥瞥到了这个细微的动作,顿时有一种满头大汗的感觉,赶紧伸出手,将若兰拉到了自己的跟前,又开始对秦芊芊进行了一番训斥:“秦芊芊,你别添乱了,要吃饭就去吃饭,要睡觉就赶紧去睡觉。”

    秦芊芊跺了跺脚,不满道:“怎么着啊,你也要欺负我了?这个小丫头片子刚才是什么意思啊,是打算威胁我,还是打算和我动手啊?真以为我跆拳道是白练的不成?”

    肖遥脑袋都要疼了。

    他真不知道自己该和秦芊芊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中毒了,还跆拳道,即便秦芊芊将跆拳道练到了登峰造极,恐怕也不会是若兰的对手。

    从苗村里走出来的姑娘,而且还在苗婆婆身边待了那么久,如果她真的想要杀了秦芊芊,可能用一些手段是肖遥都察觉不到的。

    秦鸾瞪了秦芊芊一眼,说道:“你给我闭嘴,赶紧上楼去。”

    秦芊芊更加委屈了,她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但是,为什么却得不到任何人的附和呢?

    一气之下,她就真的转过身上了楼。

    肖遥这才松了口气,转过脸看着若兰,说道:“若兰,那是我的姐姐,既然你已经跟着我一起出来了,苗村里学会的那些东西,就不能随便用出来了,更不能伤害我身边的人,明白吗?”

    “可是她说婆婆坏话!”若兰涨红了脸说道。

    肖遥笑着说:“她也就是话多而已,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坏心眼,等以后你慢慢了解她就知道了,其实她并没有什么坏心眼。”

    若兰撇了撇嘴,说道:“我才不想了解她呢!”

    肖遥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也松了口气,他也不希望若兰和秦芊芊之间有过多的接触,免得若兰都被那个女孩给带坏了,更要命的是,万一哪天秦芊芊又说错了什么话,指不定真的会被若兰给弄死了。

    所以,她们之间不接触,是一件好事。

    看到肖遥脸上古怪的表情,若兰还以为是自己说出口的话,让肖遥不高兴了,赶紧说道:“好啦!肖遥哥哥,我答应你,以后不管那个女人对我说什么,我都不会用蛊虫的,这么说总可以了?”

    肖遥点了点头,笑着说:“还是若兰听话。”

    边上的秦鸾,这个时候简直都要有一种冷汗直冒的感觉了。

    先前听到肖遥训斥秦芊芊,虽然她嘴上也帮着肖遥数落秦芊芊,可是心里也还是有些不高兴,准确的说,只是有些不舒服,但是现在听肖遥和若兰之间的谈话之后,她顿时明白过来了,感情肖遥带来的这个小丫头,根本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竟然还是一个用蛊高手!这简直刷新了秦鸾的认知,长得这么水灵的女孩,竟然一天到晚和蛊虫打交道,这让她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了。

    “大姨,等会您找个人,给若兰收拾已经屋子出来。”肖遥笑着说道。

    秦鸾脸上神情不变,笑着点了点头:“这个都不需要准备,一直都是有干干净净的客房,不过你们这么晚回来,应该还没有吃饭?不然,我先吩咐一下,给你们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好了。”

    肖遥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已经在明秋会所吃过了。”

    肖遥倒是还好,只是吃了一些水果,不过也已经吃饱了,等着李开明他们那些人实在是太无聊了,除了吃东西之外,肖遥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打发时间。

    至于若兰,跟着曲洋一起,在明秋会所里不知道转了多少圈,肚子里现在都是吃的,也不知道消化完了没,先前坐在车上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嗝,让若兰吃肯定也吃不下了。

    听肖遥都这么说了,秦鸾也不好在说些什么,只能点了点头,亲自带着若兰上了楼,到了客房里,没多久,又给若兰送来了一些干净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原本这些事情都是让下人做就可以了的,可这些事情,秦鸾偏偏又都亲力亲为,搞到最后,若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多久,她就一口一个“大姨”叫的亲切。

    这也让肖遥不得不佩服秦鸾的手腕,其实这些事情做起来都不麻烦,无非只是耽误一些时间而已,但是却能让若兰,对这个今天才刚刚认识的陌生人产生好感,这也是一种能力。

    不过,肖遥觉得这样的能力,自己可能这一辈子都学不会了,这主要还是和他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他是那种,讨厌一个人就是讨厌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一个人的人。

    如果非得让他对自己讨厌的人展露出笑脸,还不如一刀杀了他来的干净利落。

    这么说,倒也不是说秦鸾这样做不好,太过于虚伪,毕竟肖遥和秦鸾不一样,一个在商场里摸打滚爬的女人,如果还和肖遥是一样的性格,秦家恐怕早就已经倒下了,论城府,肖遥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比不过自己这个大姨。

    不要说大姨了,恐怕即便是秦柔,肖遥也比不过了。

    一夜,到天亮。

    等醒来的时候,若兰就已经坐在楼底下,被秦鸾拉着手聊天了。

    秦芊芊正气呼呼的坐在边上,吃着葡萄,看她现在的模样,简直跟手中的一串葡萄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

    她就纳闷了,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怎么她觉得老妈不管对谁,都要比自己亲切很多呢?

    一想到这些,她就是怒火中烧。

    “肖遥哥哥!”若兰看到肖遥就赶紧站起身使劲挥着手笑嘻嘻说道。

    “若兰,起来的这么早啊?”肖遥笑了笑说道。

    “哼,还肖遥哥哥,真以为自己是灵儿了不成?”秦芊芊嘲讽了一句。

    若兰转过脸看了眼秦芊芊,说道:“咦,你也知道啊!肖遥哥哥就叫过我灵儿呢!”

    秦芊芊故意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秦鸾瞪了眼秦芊芊,说道:“芊芊,不得放肆!”她心里都为自己女儿捏了一把汗,她觉得,等会自己还是好好和女儿说道说道算了,别秦芊芊口无遮拦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罪了若兰,万一身边这看上去娇滴滴的小丫头生气了,自己女儿的命估计都得没了。

    她可就这一个女儿啊!

    若兰只是看了眼秦芊芊,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昨天晚上看上去那么激动了,毕竟肖遥已经交代吩咐过了,即便她心里有一些不满,也只能深深藏在心里。

    肖遥咳嗽了一声,其实他拿秦芊芊也没有办法,在这个家里,能让秦芊芊感到害怕的,估计也就是秦鸾了,可即便是面对秦鸾,秦芊芊还是会经常做一些阳奉阴违的事情。

    怎么说秦芊芊也是秦鸾的亲生女儿,她生气,也不能将秦芊芊一脚踢死啊!

    狼吞虎咽吃了早饭之后,肖遥又带着若兰到转悠了一圈,打算帮着若兰买几件衣服。

    虽然说这一次若兰和肖遥一起离开苗村,也收拾了不少衣服,可是那些衣服,都是苗婆婆或者是村里的别人亲手做的,不管是款式还是质地都不是很好。

    肖遥虽然对这些不讲究,但是,舒适度还是非常重要的。再说了,自己是一个大男人,不讲究这些也就算了,如果若兰也穿的破衣烂衫,太过于简单,简直就是对不起这张精致的脸蛋。

    “肖遥哥哥,京都真的好大啊!”坐在车上,若兰看着肖遥,认真说道。

    “嗯,京都确实很大,若兰,喜欢这里吗?”肖遥看了眼若兰问道。

    若兰摇了摇头:“现在不喜欢,因为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地方,在这里我也没有朋友,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即便我想要喜欢这里,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啊!而且你看,这大街上的人一个个疾步匆匆的,好像非常赶时间的样子,先前有个孩子跑着跑着跌倒了,可是路过那么多人,也没有一个愿意将孩子扶起来。”

    说到这,若兰也叹了口气:“这些人看上去,不像切切实实的人,反而像是一幅画,没有生命的色彩。”

    肖遥吃了一惊。

    他真没想到自己能从若兰的嘴里听到这么一番话,一语中的。

    其实不单单是京都,现在华夏很多城市都是这样,为了追求发展,让城市里有更多的钢筋混泥土建筑物,人和人之间,似乎已经逐渐疏远了,哪怕是亲人,朋友,都是这样,毫不夸张的说,甚至有很多人,在一个地方住了几年十几年,可是却连邻居叫什么都不知道,楼上楼下是谁也都不清楚。

    这在华夏,并不是很罕见。

    “这里还不如我们苗村呢!最起码,在苗村里,每个人我都认识。”若兰说道。

    “放心,在这里,你也会找到你的朋友的。”肖遥说道。

    若兰嘻嘻笑了笑:“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在这里就可以了,有你的地方我都会喜欢的。”

    肖遥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若兰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