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下一个目标
    当肖遥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

    “我竟然没死?”这是肖遥的第一反应。

    许久,他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脑海中还在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记忆只到了自己昏迷过去的那一瞬间。

    他听到若兰等人的惊叫。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要活着,一切都好。”肖遥想了想,说着。

    推开门,走了出去,阳光刺眼,肖遥眯着眼睛,好半天才适应过来。

    “肖哥!”正在门口抽着烟的曲洋看到肖遥,赶紧站起身,他的眼睛里还有着血丝。

    “恩——你小子这是几天没睡觉啊?”肖遥看到曲洋憔悴的模样有些吃惊。

    曲洋扔掉烟头,揉了揉鼻子笑着说:“两天,肖哥,你好像也昏迷有两天了。”

    肖遥叹了口气:“没死就好,对了,那个村长死了?”

    “现在估计都臭了。”曲洋哈哈笑道。

    “你老爹和苗婆婆他们呢?”肖遥问道。

    这也是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曲洋嘿嘿笑着:“肖哥,我老爹已经没事了,不过他也没走,都在等着你呢!还有,等会你要是看到苗婆婆,可不要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肖遥长舒了口气。

    别的他都可以不在意,只要苗婆婆和曲洋老爹没事了,那就一切都好了,毕竟这也是他来苗村的目的。

    原本,或许只是因为曲洋老爹的事情,但是后来得知,只要曲洋老爹能恢复,苗婆婆也能解除体内的阴蛊之后,肖遥对这件事情就越发的上心了。

    “我昏迷这两天,你没睡觉?”肖遥问道。

    曲洋苦笑了一声,说道:“肖哥,不是我不愿意睡,我也不想用这样的方式表忠心,我还是睡不着。每次我闭上眼睛,一想到你还在昏迷,还生死未卜,我就睡不着了,说一句有点矫情的话,我就是感觉良心过不去,如果我真的能卸下这些,安心入眠,我觉得我的良心肯定是被狗吃了。”

    肖遥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曲洋跟前,伸出手锤了锤他的胸口。

    “赶紧找个地方睡一会去,等你睡醒了,休息好了,我们就回去。”肖遥说道。

    曲洋使劲点头,撒着脚丫子走了,他感觉如果自己还不去睡觉的话,下一秒都有直接猝死的可能性。

    他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如果就这么死了,有些可惜,而且即便真的要死,那也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死在这个小山村里,算是怎么回事啊?

    等曲洋走了之后,肖遥也去了苗婆婆的屋子里。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曲洋父亲和苗婆婆两人聊天的声音。

    “看来,他们是真的没事了。”肖遥又松了口气,虽然先前已经从曲洋那里得到了好消息,但是最期待的事情,还是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更真实一些,从别人的嘴里得到消息,似乎还是差一点味道。

    看到苗婆婆之后,肖遥还是张大了嘴巴。

    虽然先前,曲洋就已经给肖遥打了预防针,但是现在看到苗婆婆,他觉得,自己先前做好的心理准备,简直一点作用都没有。

    曲洋的父亲倒还好,体内的阳蛊已经得到了解决,脸上自然是恢复了一些血色,看上去精神状态也都非常不错。

    可是苗婆婆,就不是精神状态不错那么简单了。

    “你是,苗婆婆?”肖遥看着苗婆婆,张了张嘴,小心翼翼问道。

    苗婆婆看了肖遥一眼,笑骂道:“你这孩子,第一次认识我?”

    “不是,我只是……”肖遥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应该就是大脑瞬间短路。

    “行了,先别说这些了,先坐下来。”苗婆婆说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坐到了板凳上。

    “你要是问我相貌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和你说明白,当时我中蛊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相貌。现在蛊虫被解决了,相貌也恢复到了中蛊之前,我想,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苗婆婆说道。

    肖遥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曲洋的父亲,忽然站了起来。

    他对着肖遥,深深聚了一躬。

    “肖先生,这里面的事情,我都已经听曲洋说了,多余的话我不说,毕竟大恩不言谢,如果不是您,恐怕我早就已经死了,总而言之,他日若是需要我曲某的地方,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曲洋的父亲正色说道。

    他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感激,但是嘴上却连一个谢字都没有说。

    正如他刚才说的那样,大恩不言谢。

    这已经不是曲家欠下肖遥一个人情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这不是人情,而是圣恩。

    所以,刚才他说的也都是句句真心,以后如果肖遥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曲洋父亲一定会付出一切代价,毕竟他的这条命,就算是肖遥给他的了。

    肖遥赶紧将曲父托了起来,苦笑着说:“曲叔叔,你这么做,那可就是在折我的寿了,我和曲洋是朋友,您是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长辈,自古以来就没有长辈对晚辈鞠躬的道理啊!”

    曲父笑了笑,说:“以前我一直觉得,曲洋那小子就是个纨绔大少,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出息,但是他确实做了一件让我刮目相看的事情,他能有您这样的朋友,大概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出息了,我不敢说,曲洋将来能过给你帮上什么忙,但是,即便能为你挡一颗子弹,那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曲父说话的嗓门不大,但是声音听着却非常浑厚,即便他不是混仕途的,可是久居高位,说话自然也有了穿透力和感染力。

    肖遥摆了摆手,正色说道:“曲叔叔,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朋友和兄弟,可不是用来挡子弹的。”

    曲父只是笑着。

    “肖遥,你还记得什么吗?”苗婆婆忽然问道。

    “恩?”肖遥一愣,“婆婆,我该记得什么?”

    “比如,你体内的蛊毒,是怎么被驱除的。”苗婆婆继续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苦笑着说:“这个我还正打算问您呢!原本我还以为自己是从药浴里大的,应该百毒不侵了,只是那个村长的本命蛊,似乎真的非同一般,即便是我也着了道,原本我还以为自己这一次是死定了,可是没想到,我竟然又活过来了。”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苗婆婆有些不高兴,但是这样的不高兴并不是表现的很明显。

    肖遥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苗婆婆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算了,不记得,也就不记得了,哎,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肖遥一看婆婆这架势,顿时就有些着急了。

    “婆婆,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我该记住的事情啊?”肖遥忙问道。

    “这个重要吗?”苗婆婆问道。

    肖遥赶紧道:“当然重要了,不然我整个人都没有安全感。”

    苗婆婆只是摆了摆手,却什么都不愿意多说。

    肖遥只能满心郁闷,之后他又问了周磊和常扬,他们也都是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只是说他是被若兰给治好的,别的都一概不知了。

    肖遥有些惊讶,又赶紧找到了若兰。

    “若兰,我体内的毒,是你解决的?”肖遥问道。

    若兰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对呀!怎么啦?”

    肖遥的表情有些古怪:“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了?”

    若兰咯咯笑道:“我当然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了,但是,小白有啊!你忘记了?小白可是能解毒的!”

    肖遥这才松了口气。

    “说的也是,看来,我还欠小白一条命呢!”肖遥笑着说。

    若兰也跟着笑,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自然。

    这件事情,若兰不说,苗婆婆不说,似乎就得这么过去了。

    等到了下午,曲洋也醒了过来。

    “肖哥,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曲洋问道。

    肖遥摆了摆手:“我想起来一件事情了。”

    曲洋一愣,问道:“什么事情啊?”

    “我答应过那个村长,我会将苗村外面的那个蛊王给弄死。”肖遥笑着说,“既然已经答应了他,我总不好言而无信?”

    曲洋一听就急了:“咱们还需要和那个乌龟王八蛋讲信用啊?”

    他话刚说完,脑袋上就挨了自己老爹一个板栗。

    “我说你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真的以为,肖遥之所以想要去解决那只蛊王,是因为答应了那个村长不成?”曲洋老爹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他怎么总觉得自己的儿子脑子里少一根弦呢?

    曲洋捂着自己的脑袋,满脸的委屈。

    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吗?

    “肖遥之所以想这么做,并不是因为那个混蛋村长,而是为了以后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周磊忍不住提点道。

    曲阳父亲更郁闷了:“哎,还真是,只要是个年轻人,都比我儿子有脑子。”

    他损起曲洋来,可真是够到位的。

    曲洋更郁闷了,这能怪自己吗?这只能怪肖遥没有将他的意思表达清楚好不好?可是他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敢对肖遥有意见……

    “婆婆,如果我不解决这件事情,怕是您也不忍心就这么离开?”肖遥笑着问道。

    (今天的第四章,整整一万两千字,一直写到现在,各位看完了也早点睡觉,我也是,毕竟明天还要上班……说不辛苦是假的,不过自己说出口的话,总得坚持坚持不是?如果各位还看得过去也别忘了加群支持一下:424110920。另外也推荐一下小步的老书《特种护花兵王》,各位书荒的时候也可以看看,三百五十多万字完本了的!)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