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我不后悔
    关了门,若兰坐在床头,看着肖遥,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她陷入了犹豫和纠结中。

    看着肖遥苍白的脸,发紫的嘴唇,她的心脏就像被什么东西忽然抓住了一般。

    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心脏就会被抓碎了。

    她的嘴唇在颤抖着,身体也在颤抖着。

    正如先前她和曲洋说的那样,她比谁都要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救治肖遥,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她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了。

    她的本命蛊,能够让肖遥摆脱体内的蛊毒,但是,方式却有些特殊。

    村长之所以想要让若兰成为圣女,并不单单是因为若兰长得好看,毕竟,那个大蛊王可不会欣赏这些,理由很简单,若兰的本命蛊,是小白,那只白色的天蚕。

    若兰的蛊虫非常特殊,没有任何毒性,可是,却能够吸收所有蛊虫的毒并且不死,以前苗婆婆就和若兰笑着说,若兰福气好,这辈子都可以做到百毒不侵了,以后,若兰的丈夫也可以百毒不侵了。

    那个时候,若兰年纪还小,所以并没有彻底了解婆婆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现在,若兰已经不是孩子了,她已经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丈夫,也能不惧蛊毒了。

    终于,若兰站起身,深吸了口气,缓解了一下内心紧张的情绪。

    她的脸红到了耳朵根,尽管她并不介意和肖遥发生些什么,可是她并不希望自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肖遥发生些什么的。

    她伸出手,解开腰带。

    白皙而袖长的手指,在灯光的映衬下,仿佛还闪着荧光。

    她伸出手,轻轻扯开发带,青丝轻轻飞扬。

    这里没有媚眼如丝,有的只是无限娇羞。

    如藕般的胳膊,纤细,白皙,身上的每一块肌肤,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吹弹可破。

    当身上最后的一缕布条被扔在地上之后,若兰脸上的红晕,也消散了大半。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似乎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同时,若兰也在心里反复暗示着自己。

    没事的,反正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救肖遥哥哥,根本就没有别的企图,更没有别的不干净的想法,再说了,反正现在肖遥哥哥还在昏迷,根本就不可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只要我不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切都好……

    想到这些,若兰的心理压力,也小了很多。

    若兰伸出手,将肖遥的外套慢慢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

    等到肖遥上身的最后一件衬衫也被拽掉之后,若兰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下一秒,她的眼睛就红了。

    伸出手,抚摸着肖遥身上的每一块伤疤,她的内心都在颤抖着。

    她真的很好奇,这些年,肖遥的身上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身上会多了这么多伤疤,而且每一块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其中以枪伤最多。

    还有好几个枪伤的伤疤,几乎都在心脏附近,显然不知道多少次肖遥都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

    “肖遥哥哥,我喜欢你。”若兰慢慢俯下身,嘴唇在肖遥的脸上轻轻点了一下……

    之后,若兰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成功推翻了一个理论。

    男人在昏迷的时候,未必就失去了最起码的生理反应……

    两个小时之后,重新穿好衣服的若兰抽掉上面还有斑斑红点的床单,随手塞进了一个箱子里,又赶紧走出了屋子,强忍着下.体的阵阵刺痛,肖遥的脸色虽然逐渐变得红润了,可是若兰的脸色却有些苍白。

    即便她的本命蛊能够让若兰现在的体质做到百毒不侵,可是村长的本命蛊蛊毒,也不是能那么随意化解掉的。

    刚走两步,耳边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若兰,你会后悔吗?”

    若兰转过脸,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许久,才尝试着问了一句:“婆婆?”

    苗婆婆笑着。

    若兰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她能认出来,这真的是自己所熟悉的婆婆,可是,脸上的皱纹却彻底消失了,皮肤虽然不能说多么的光滑,可是看上去却只有三四十岁的模样,即便是头上的白发,也都变成了青丝。

    原本岁月的痕迹,仿佛一一都被抹去了。

    像极了她第一次看到婆婆时候的样子。

    这是婆婆。

    可是,却像一二十年前的婆婆,甚至还要不止。

    尖叫了一声,她扑了过去,冲进婆婆的怀抱里。

    “婆婆,你没事了吗?”若兰抽泣着小声问道。

    若兰知道婆婆的身体里有蛊虫,也知道婆婆因为自己身体里的蛊虫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离开苗村,只是她很少和婆婆说起这些,也绝对不会表现自己有多么的难过,因为她知道,婆婆并不希望自己这样。

    现在看到婆婆恢复了,而且还恢复的这么好,她很难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了。

    喜极而泣,说的就是这样。

    苗婆婆也不说话,只是笑着,摸着若兰的头发,许久,若兰才抬起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若兰,肖遥没事了?”苗婆婆问道。

    “没事了,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若兰说道。

    苗婆婆点了点头。

    若兰忽然想明白了什么,小声说道:“婆婆,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一个小时前。”苗婆婆说道。

    若兰脸一红,不用想也都知道,先前自己和肖遥发生的事情,婆婆都已经猜到了,否则她也不可能等到现在。

    “婆婆,我……”

    若兰说到这,又忽然停了下来,她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放心,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会帮你主持公道的。”苗婆婆叹了口气,也有些无可奈何,她也不知道若兰这么做到底是错是对,可是,不要说当时她还在屋子里去蛊了,即便她在场,恐怕也没有办法影响什么。

    若兰一听这句话,赶紧使劲摇头。

    “婆婆,你不要和肖遥哥哥说这件事情好不好?”若兰小声说道。

    “为什么?”苗婆婆显然吃了一惊,然后用一种不理解的眼神看着若兰,她是真的不明白了。

    和若兰生活了这么多年,虽然两人之间原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苗婆婆在心里完全将若兰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女,而若兰自然也将你苗婆婆当成了亲婆婆,若兰心里想的是什么,或许苗婆婆不敢说自己能准确的猜到,但是一些想法,她还是能明白的。

    若兰喜欢肖遥,这一点,毋庸置疑。每一次肖遥来到苗村,若兰都会流着鼻涕跟在他的身后,当肖遥走的时候,若兰总会瞪着脚丫子哇哇大哭。

    这个肖遥知道。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若兰一哭就会哭很久很久,有的时候是一个月,有的时候是一个星期。

    所以,苗婆婆原本以为,当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若兰肯定会想都不想立刻雀跃起来。

    可是现在,若兰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婆婆,肖遥哥哥有喜欢的女孩了。”若兰小声说道,她扣着自己的手指头,有些委屈,也有些无奈。她没有办法去改变别人的心意,她不能让肖遥忘记对别的女孩的情愫,转而喜欢自己,正如她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喜欢肖遥。

    道理是一样的。

    婆婆愣了愣神,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若兰,眼神深邃。

    “婆婆,先前你就问我,我后悔吗?不后悔,并不是因为当时我别无选择,而是因为我觉得这都值得。”若兰笑着说,“我记得,有一年,我被毒蛇咬了,当时肖遥哥哥还只有六岁,但是他还是将我从山上背了回来,走了大概有两个小时,一路上他都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即便是一个成年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说到这里,她深吸了口气,顿了顿,又继续说:“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毅力让他做到的,中途我好几次都要掉下来了,可是他的双臂依然死死搂着我,他走得很慢,但是对他而言,那已经是他最快的速度了,他说,他还要再快一点,因为他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毒蛇。”

    “后来,高神医将我治好了,可是肖遥哥哥在床上睡了三天,整整三天,高神医说,他是脱力了,透支了体力。”

    若兰笑了笑,说:“他很傻,很天真,大概是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如果有机会,我也要保护他了。”

    她红着眼睛,颤抖着声音,脸上还带着笑。

    中间,苗婆婆都没有插嘴。

    最后,她伸出手,将若兰揽入自己的怀里。

    “你长大了。”苗婆婆说。

    忽然若兰哇的哭了出来。

    “婆婆,我不后悔,但是,为什么肖遥哥哥要喜欢别人呢?为什么不能喜欢我呢?”若兰一边笑着,一边哭着,眼泪就顺着脸颊慢慢流到了嘴里。

    味道很涩,她不知道这是苦还是甜。

    苗婆婆没有说话,只是拍着若兰的后背。

    她觉得,若兰也很傻。

    像她。

    可是,若没有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傻一次的人,人生未免太无趣了一些。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