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村长的本命蛊
    肖遥等人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如临大敌。

    诡异的气氛,填满了整个空间。

    “是蛊虫吗?”曲洋小声说着,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有人搭理他,并不是因为所有人都那么紧张,而是因为——大家一直认为现在曲洋说出口的就是废话。

    “都在这等着。”肖遥说了一句话之后,就朝着那点点萤火冲了过去。

    “肖哥!”周磊大喊了一声。

    若兰轻声道:“放心,肖遥哥哥不会有事情的,我们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

    周磊看了眼若兰,问:“你非常相信他吗?”

    若兰重重点了点头:“我相信他——一直都很相信。”

    “那为什么你的身体在轻轻颤抖着,双手也攥在一起呢?”周磊问道。

    若兰没有搭理他了。

    肖遥的速度很快,几乎只是眨眼间,就已经冲到了那些萤火虫的中间。

    他的体内,元力疯狂涌动着,整个人的身体仿佛都变成了一个风眼。

    他的身体,在不停的运动着,体内的元力也在疯狂涌动着。

    这一刻,他将自己逼到了极限。

    “气破九霄!”怒喝了一声,脚下猛地一跺,四面八方劲风疯狂涌动着。

    狂风呼啸,闭上眼睛,听着风声,犹如站在钱塘江前,听着惊涛拍岸。

    那些萤火虫,仿佛一时间都失去了方向一般,开始到处乱撞,其实它们也不想这样,可这已经不是它们能控制的了。

    在夜幕中,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目如刀锋。

    他的嘴角往上扯着,露出了冷笑。

    “我还真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他的声音听着是那么的熟悉,如果肖遥能听得清楚,一定能猜出对方到底是谁。

    忽然,肖遥的身体微微一颤。

    他再次感觉到了危机。

    一个弯曲着身体的条状物,大概有手腕粗细,朝着他的方向飞了过来。

    等静距离之后,肖遥才看清楚这东西的长相,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了。

    明明是一条蛇,可身上却仗着半透明的翅膀,和蝉翼差不多。

    “飞蛇?”肖遥嘴角狠狠抽搐着,他是真的有些惊愕了,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新奇的东西,只是他也没有觉得这条飞蛇有多么的可爱,他知道,这条飞蛇的身体里暗藏着多少杀机。

    肖遥也扯了扯嘴角,嘴里念叨着:“这还真是为了对付老子,将压箱底的功夫都给搬出来了啊!”

    他不是一个轻敌的人,即便有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有些狂傲,可是心里,却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惕,惊雷以前就和他说过,如果真的去轻视自己的对手,那无疑是拉长了脖子任凭对方宰割。

    肖遥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也没打算做这样的事情。

    一掌挥出,掌风雷动。

    那条蛇忽然加快了翅膀扇动的频率,身体往上又飞高了一段距离,巧妙的躲开了肖遥的掌风。

    他的下巴又得掉在地上了。

    “卧槽,这也太聪明了?”他开始意识到,先前被自己逼退的那些萤火蛊虫都是小儿科,现在这一条飞蛇,才是真正难对付的。

    这倒也都符合情理,数量多,质量就会差,数量少,肯定得牛逼一些。

    一条飞蛇,倒也不足以给肖遥造成什么恐惧,他只是感觉,自己想要对付这条飞蛇,恐怕得多耗费一些心思了。

    在肖遥想这些的时候,那条飞蛇忽然张开了嘴巴,毒液就像一支羽箭,朝着他急射而来。

    肖遥心里骂了一句卧槽,同时再次拍出一掌,将那道毒液击退,身体也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免得又被那条飞蛇打一个措手不及。

    原本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警惕的了,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还得继续提高警惕,免得不小心着了这个小玩意的道,到时候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别自己跨越了刀山火海,最后却不小心死在了一条飞蛇的嘴里。

    如果真的是那样,肖遥希望安排自己后事的人可千万不要将自己的名字刻在墓碑上——丢不起那人!

    如果换做平时的话,一条飞蛇,肖遥很容易解决,但是,现在在肖遥面前的不单单只是一条飞蛇,还有萤火蛊虫,对肖遥而言,现在就是四面楚歌。

    不管肖遥是先解决掉那些萤火蛊虫还是先解决掉飞蛇,都会存在很大的风险。

    就在肖遥郁闷的时候,忽然一声枪响。

    那条飞蛇,直接摔在了地上。

    一颗金光色的子弹,破空而出,从飞蛇体内横穿而过。

    肖遥猛然转过脸,握着一把狙击枪的刘凯冲着他比了一个“v”字手势。

    肖遥忽然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果然还是那句万年不变的老话,最野蛮的方法,有的时候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古人诚不欺我也!

    飞蛇被解决了,肖遥的脸上,笑容也越发的灿烂了,对付那些萤火蛊虫,简直没有丝毫难度,只是花费了差不多有两分钟的时间,当体内元力再次迸发而出的时候,那些萤火蛊虫,也都落在了地上,没有光亮了。

    肖遥目光望着黑暗的角落一个方向,讥笑道:“怎么了,既然来了,还不敢出来吗?”

    哒哒哒哒。

    脚步声,轻快。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肖遥的面前,看到这个男人,肖遥几乎没有半点惊讶。

    “其实只要你走了,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可是你偏偏不走。”男人看着肖遥,叹了口气,说道,“你原本可以成为我们苗村的朋友,但是你却偏偏要成为我们苗村的敌人,你说这是何必呢?”

    肖遥冷笑了一声,说:“感觉你说的不够严谨啊!到底是成为你的敌人,还是你们苗村的敌人啊?只是可惜了那些苗村村民,一个个都被你玩弄在鼓掌之中,他们都被你当成了枪,却毫无察觉,我有的时候还是挺可怜他们的。”

    男人的表情忽然变得狰狞起来。

    “你懂个屁!我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他们好!如果蛊王发怒了,我们整个苗村,都会被屠杀!”

    肖遥只是静静看着这个男人,没有说话。

    中年男人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满,你也不愿意,因为你和若兰之间关系很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即便你真的将若兰给带走了,那又能怎么样呢?若兰走了,我们还是得找别的的女孩。”

    肖遥这一次很想说话,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老实说,他觉得村长这一次说的还是挺对的。即便自己真的将若兰带走了,可是,还会有另外一个女孩站出来,补上若兰的位置。

    “什么蛊王,只知道杀人,你们还把它当做神明,到底是你们傻,还是你们傻?”肖遥怒道。

    村长原本以为肖遥给出的是一个选择题,结果听明白了之后发现这还是一道单选题,反正自己都是傻。

    “哼,你那么有能耐,有本事,就去将蛊王杀了啊!”村长说。

    肖遥深吸了口气,沉默了。

    “怎么了,你是害怕了?”村长冷哼了一声,讥讽道。

    “不是,我只是在思索,我时间够不够去弄死那只蛊王,不过,我仔细想了想,应该差不多。”肖遥说道。

    这一次,轮到苗村村长沉默了。

    他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肖遥,那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似得。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村长哈哈笑道,“还真是不知者无畏,你根本不知道那只蛊王到底有多么强大,只知道上嘴皮子下嘴皮子一碰,就说出这样的大话,我敢保证,如果你真的去了,一定会被吃的连渣都不剩。”

    肖遥摆了摆手:“你也不需要激我,既然我说去,就一定会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得别人讨回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村长一愣。

    “替蓝老爷子讨回你的狗命!”说完这句话,肖遥的身体犹如离离玄的箭,朝着村长奔了过去。

    化拳为爪。

    村长眉头一皱,面对肖遥突如其来的动作,他的脸上也没有露出多么惊讶的神色,好像这一切都在他的想象之中。

    “那我还真想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一份实力了。”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张开嘴,一只银色的虫子,朝着肖遥的方向飞了过来。

    这是苗村村长的本命蛊。

    一只银色的蝉。

    蝉的生命周期很短,但是他的这只本命蛊,却已经在他的身体里存活了几十年,而且,他也有信心,只要在给自己几十年的时间,这只本命蛊,一定能成为不亚于蛊王的蛊,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那么久,一只蛊王,哪有那么简单就能出现呢……

    可,即便是这样,他对自己的这只蛊虫也非常有信心。

    在他的眼里,肖遥如果敢硬碰硬,下场会很凄惨。

    观战的若兰,心也提到嗓子眼了。

    “那是村长的本命蛊,看来,这个坏家伙是真的准备和肖遥哥哥以命搏命了。”若兰说。

    周磊抓了抓脑袋,好奇问道:“什么是本命蛊啊?”

    “本命蛊和养蛊人的生命息息相关,主人死了,蛊虫也会死,蛊虫死了,主人也活不了。”若兰说。

    “那,如果肖哥弄死了那个小虫子,那个家伙不是就得死了?”周磊笑着说。

    “……”若兰只是苦笑了一声。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苗村村长的本命蛊,启是那么简单就能弄死的……

    (最后一章,真的是精疲力尽了,差不多有两万字了,我的天——今天一天都是在电脑前坐着的,现在脖子都疼得要死,真的得休息了各位……)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