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很矛盾的一句话
    若兰开启了数落模式之后,一时半会的就没完了。..

    “张婶,你们家大儿子也好,二儿子也好,哪个没有被肖遥治过病?有一年,高神医出去采药,三天没有回来,这中间你小儿子忽然严重发烧,肖遥半夜跑过去,外面还在下雪,结果你儿子治好了,他自己发烧了。”

    “我现在说的只是肖遥,还有高神医呢?你们每家每户,哪一个敢站出来说,没有受过高神医的恩情?可是现在,你们一个个站在肖遥面前舞枪弄棒的,是打算做什么,你们说要把肖遥赶出去,可是谁给你们的勇气?”

    若兰说到最后,停了下来。

    没有一个人说话了。

    那些人一个个低着脑袋,躲避着若兰的目光,好像若兰就是从天而降的女神,他们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剑,插进他们的心脏。

    若兰看他们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了,只是脸上的冷笑,却依然挂着。

    就在这个时候,村长带着两个中年男人疾步匆匆赶了过来。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们都围在这干什么!”村长的声音很大,冲着那些人愤怒吼道。

    小山子撇了撇嘴,小声说:“村长,蓝爷爷死了。”

    “我知道。但是,谁告诉你们这就和肖遥有关系了?”村长不怒自威,虽然脸上看不到愤怒的表情,可只要他一开口,全场都会噤若寒蝉。

    肖遥只是笑眯眯看着苗村村长,心里有些好奇。

    这个老狐狸,现在出现是打算做些什么呢?

    在他看来,村长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推波助澜,火上浇油了,可是现在,看对方的架势,似乎并不打算这么做,这就让肖遥有些懵逼了,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面对村长这样的老狐狸,肖遥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村长,蓝爷爷死了,就是因为他给蓝爷爷针灸了。”小山子苦着脸说,“难道这件事情就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说到这些的时候,小山子转过脸看着肖遥。

    那眼神就像一只发疯的野狗一般。

    肖遥能从这个年轻男人的身上感到一股杀气,当时,这一股杀气都不足以给他造成任何的压力。

    “不要这么看着我,如果蓝爷爷的死真的和我有关系,我现在就会告诉你,对,那个老头就是我杀的,你能把我怎么样?但是,并不是,甚至我觉得,他不该死,只是成为了一些人的牺牲品,当然了,喜欢把别人当成牺牲品的人,自己也活不久。”

    说到这,肖遥忽然打住,然后转过脸看着苗村村长,笑着说:“村长,我说得对吗?”

    苗村村长嘴皮子抽了抽,点了点头,笑着说:“肖遥说的不错,我也相信肖遥,既然他说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我们就先走,你们说和肖遥有关系,那我问你,你们的证据呢?”

    肖遥心里冷笑了。

    或许,在外人看来,村长的这一番话是在为自己辩解。

    可是,如果再仔细推敲一下后面的那段话,就会觉得村长说出口的话,其心可诛了。

    证据,什么是证据?

    肖遥就是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还要找证据?

    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从哪摸出来有些证据,就可以认定是肖遥做的了吗?

    每一个字,都需要仔细推敲,这是肖遥在海天市的那段时间学会的。

    苗村村长一番话,也将那些村民成功轰走了,虽然他们一个个都是满脸的不情愿。

    肖遥笑着对若兰说:“你看,村长说话比你好使多了。”

    若兰没有说话,只是眼珠子转动着,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村长不露痕迹道:“这算什么,我就是就事论事,这些年轻人啊,一个个就是热血上头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跑过来闹,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就是他们给我面子,否则,估计连我都压不住他们,肖遥,你别想那么多,反正我是相信你的!”

    肖遥点了点头,笑着说:“谢谢村长的新人了。”

    村长摆手,道:“也还是那句话,我是就事论事。”

    送走了村长,肖遥脸上笑容充满了玩味。

    “肖遥哥哥,难道这件事情,村长真的不知情吗?”若兰转过脸看着肖遥,好奇问道。

    肖遥瞥了眼若兰,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是。”若兰摇头,“他表现不对劲。”

    肖遥倒是来了兴趣,问道:“不对劲?为什么这么说?他的表现哪里不对劲了?”

    若兰仔细想了想,说:“太冷静了,虽然一开始他表现的非常生气,但也仅仅是生气而已,之后,就越发的淡定了,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仿佛能够运筹帷幄一般。”

    肖遥哈哈笑了笑。

    若兰歪着脖子问:“肖遥哥哥,你笑什么啊?”

    “我笑你啊,现在终于长脑子了。”肖遥揉了揉眼睛说。

    “……”若兰无语了。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这个老家伙,也不看看我的智商是多少,就喜欢弄这些连你都骗不了的来哄我,太欺负人了。”

    若兰轻笑,又问道:“肖遥哥哥,其实,要是淡定的话,其实你比他还要淡定呢!不过,这一次他真的是帮了我们忙吗?”

    “帮忙?帮个屁!他这是压怨!”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

    若兰依然歪着脖子看着肖遥,也没有插嘴说话,还在等着肖遥为自己解释,她不明白肖遥口中的“压怨”到底是什么意思。

    肖遥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若兰的脑袋,又觉得这样的动作放在这个年纪已经不合适了,又打算收回手。

    可是若兰却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咧开嘴笑着。

    肖遥也忍不住被她给逗笑了。

    “肖遥哥哥,你继续说着。”若兰说道。

    肖遥说:“你知道,这一次真正帮上大忙的人是谁吗?”

    若兰摇了摇头。

    “是你。”肖遥说道,“你的那一番话,打乱了那些人的节奏,也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原本他们来找我是打算兴师问罪的,但是很快,你就让我们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如果他们还不走,就会成为白眼狼,成为忘恩负义的人。”

    “我有这么厉害吗?”若兰张大了嘴巴。

    肖遥笑了笑,继续说道:“也正是因为你的一番话,让后面的人坐不住了,他害怕,这些村民心里的怨气,会不会彻底被消除了,到时候他们倒戈了怎么办?所以,他出来了,那些人原本或许会满心惭愧的人,可是现在不是了,他们是被轰走的,是被撵走的,村长用了他的威严,那些人即便离开了,也会满肚子的不服气,甚至想要半夜抹了我的脖子。”

    “所以,就是因为他们不服气,所以他们的怨气只会更盛,对不对?”若兰问道。

    肖遥再次点头,说道:“是不是苗婆婆给你做什么好东西吃了,那么补脑?”

    若兰瞪了肖遥一眼。

    肖遥也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们走了,就足够了。”

    “如果他们不走呢?”若兰小声问道。

    肖遥摸了摸下巴,认真想了想,最后说:“如果他们都不走的话,我就只能动用武力,将他们强制性赶走了,可是我是一个讲文明的人,一个儒雅的人,这样的事情我并不是很喜欢做。”

    若兰吃吃笑着,没有继续说话了。

    苗婆婆对着肖遥招了招手,肖遥走到了跟前。

    “肖遥,怕吗?”苗婆婆问道。

    “怕。”肖遥认真说道。

    苗婆婆笑着说:“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对你动用武力的话,你会把他们一个个强制性赶走,既然是这样,你有这样的信心,还有什么怕的呢?”

    “因为他们都没有错。”肖遥说道,“蓝爷爷也没有错,甚至是六子,都没有什么错,错的不是他们,是那个把他们当枪使的人,即便我把他们都杀了,也不会有什么成就感,反而只能感觉到愧疚,这不是我愿意做的,所以,我怕了。”

    说到这,肖遥满脸的没落。

    高峰能治人命,不能治人心。

    他也同样如此。

    “知道怕就好。”苗婆婆长舒了口气,“我不怕你杀人,我怕的是你杀人都不眨眼。”

    寓意颇深。

    若兰乖巧搀扶着苗婆婆继续回去休息了,而肖遥则依然站在原地,思索着苗婆婆刚才说的话。

    刘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

    “肖先生。”

    肖遥转过脸,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

    刘凯笑了笑:“两件事情,第一,少爷用部队里的无线电告诉我们,今天晚上他们就能到了。第二,李军在蓝老爷子尸体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块布,上面写了一行字。”

    “什么字?”肖遥一愣。

    “问心无愧,却又愧对苍天。”刘凯正色说道。

    很矛盾的一句话,刘凯不明白,肖遥明白。

    他却并没有和刘凯多说,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从刘凯那讨来一根烟,点燃,深吸了口气。

    一阵唏嘘。

    (第三章了,九千字写完了,继续码字中……)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