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烛火该灭了
    至于村长口中说的彻查到底,肖遥只是当个笑话听。..

    首先,六子死了,死无对证,到哪查去?

    其次,即便村长真的会查,说会给肖遥一个交代,但是却没有规定一个时限,即便到时候真的水落石出了,恐怕肖遥早就已经离开苗村了。

    所以,村长的话在肖遥听来无疑是放屁。

    还是夹着屎的那种。

    苗婆婆看着肖遥,笑着说:“你小子这是早就防备了?”

    肖遥揉了揉鼻子笑着说道:“刚下山的时候,二爷爷就告诉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我不是什么坏人,但是也得处处防备着别人,总不能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我一样善良,做事情光明磊落?”

    苗婆婆微微点头:“这话说的倒也对。”

    肖遥一愣,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从苗婆婆的口中听到对自己的夸赞,顿时受宠若惊。

    苗婆婆笑着继续说:“不过,那个六子是谁杀的呢?”

    肖遥道:“应该就是那个大长老了!”

    苗婆婆点了点头,六子的死,苗婆婆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和肖遥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肖遥和她学过蛊,但是却从来都没有炼过蛊,对此,也只是了解了一些,只知道一些蛊毒该怎么解,仅此而已,想要让他用蛊虫杀人,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六子的死相,一看就知道是死在了蛊毒上。

    所以苗婆婆敢肯定这件事情和肖遥没有什么关系。

    “肖小子,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苗婆婆正色问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说道:“没打算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且有了今天这件事情,估计他们也该稍微收敛一点了,除非他们真的把我,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看,而且,如果他们老老实实的,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他们不知好歹的话,我也不介意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长长记性。”

    说到最后,肖遥眼神中已经闪烁着寒芒了。

    了解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但是他的善良也只是对朋友而言的,你见过他对朋友欢笑,见过他一个人悲怆,你何时见过他对敌人慈悲?

    苗婆婆点了点头,转身睡去。

    她相信肖遥办事的手段,虽然肖遥从来都没有在她的面前出锋芒,展露过手腕,但是她觉得肖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在那三个老家伙底下熏陶了这么多年,如果连这么点小事肖遥都没有办法解决的话,那三个老头还真的是白活一辈子了。

    等苗婆婆睡觉去之后,刘凯凑到了肖遥跟前。

    “肖先生,要不要我带人准备一下……”说到这,刘凯忽然停顿下来,接着比划了一个手刀。

    肖遥摇了摇头,说:“我刚才也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他们愿意就此罢手,就算了,如果他们还想搞出什么幺蛾子的话,我们就去把他们突突了。”

    刘凯笑,点了点头,带着人又去睡觉了。

    他相信肖遥,连自己家老爷子都愿意相信的人,他们实在是想不出一个怀疑对方的理由了。

    虽然肖遥告诉他们,都可以踏实的睡,最起码今天晚上不会发生什么了,可他们依然睡得很轻,哪怕只是一只小鸟落在帐篷边上,都能将他们给惊醒,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是他们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了。

    若兰还留在肖遥的帐篷里。

    “肖遥哥哥,你说,他们为什么想要找你的麻烦啊?”若兰问道。

    “因为他们不是傻子,知道我想要做什么。”肖遥笑着说道。

    若兰的眼睛里满是问号,肖遥从来都没有在那些人面前表现出什么,他们怎么会洞察肖遥的目的呢?

    大概是猜到了若兰心里的疑惑,肖遥苦笑着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傻,估计我已经有主宰世界的能力了。”

    若兰横了他一眼,不悦道:“我可一点都不傻,婆婆说,这叫大智若愚。”

    “嗯,婆婆说的很对,但是大智若愚这句话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谁让你没有大智呢?”肖遥哈哈笑道。

    若兰又开始对肖遥的追打了。

    最后两人都累了,躺了下来。

    “肖遥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若兰看着帐篷顶问道。

    肖遥想了想,说:“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

    若兰身体微微一颤,转过脸看着肖遥。

    “若兰,你是我妹妹。”肖遥说。

    若兰轻笑了一声,说道:“可是,只是你自己这么认为的,我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

    肖遥没说话。

    若兰也没有继续说话,帐篷里的气氛有些沉闷了。

    苗村村长的屋子里,燃烧着一根白色的蜡烛。

    烛火摇曳着,随时都会熄灭,村长站起身,将窗户拉紧了,然后重新做了下来。

    “村长,六子失败了。”老叟摸了摸头发说道。

    “失败的不单单是六子,还有你,也有我。”苗村村长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一次,咱们有些鲁莽了,我还是小看了这小子,或许从一开始他就猜到了什么,哪怕是他脸上的笑,都藏着一张冷森的脸。”

    笑里藏刀很可怕。

    可怕的是,面对笑里藏刀,却能笑里藏盾。

    在苗村村长看来,肖遥就有这样的神通。

    “村长,我们打草惊蛇之后,恐怕他们会更加防备了。”大长老叹了口气说道,“即便他不会小心防备,但是他带来的那些人,也都会小心防备,我们还想下手,估计有些难了。”

    苗村村长好奇看了眼大长老,问道:“谁告诉你,我还打算下手的?”

    老叟一怔。

    “一种方法,用一次叫出其不意,用两次叫蠢。”苗村村长说,“你看我像是那种蠢货吗?”

    大长老赶紧摇头。

    “行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参与进来了,我自己想办法。”苗村村长叹了口气说道。

    大长老微微一愣,眼神有些暗淡,最后轻轻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腰佝偻的更厉害了。

    步履缓慢,仿佛一瞬间被人抽干了精气神一般。他知道,自己在苗村村长的心里失去了分量,村长说的不错,这一次失败的不单单是六子,但是,自己也同样失败了。六子已经死了——那自己呢?

    他想了个开头,就没有继续往下想了,一方面是觉得自己怎么想都不会改变什么,另一方面是他自己也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一想到这些,他就会有一种浑身颤栗的感觉。

    夜已深,人未眠。

    村长的门,又被人敲开了。

    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走了进来。

    “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来了呢?”村长手里端着一个瓷杯,笑着说道。

    “看你这还有烛火,就过来看看。”老人轻声说道。

    “婆婆,你是信不过我吗?”村长好奇问道。

    苗婆婆微微摇了摇头:“怎么会信不过你,六子死了,他的父母就没人照应了,所以,我想和村长商量商量,如何安置他的父母。”

    村长点头,道:“您说的对,虽然六子犯了错,但是他的父母还是应该好好照顾的,他们年纪也大了,需要好好照料。您来这里,就是要说这个吗?”

    “只是觉得你这屋的烛火,该灭了。”苗婆婆说道。

    村长点头:“好。”

    苗婆婆重新站起身,走了出去,好像什么都没说。

    等婆婆走了之后,村长眼睛看着桌子上的那一只蜡烛。

    “烛火,该灭了吗?”村长口中喃喃道……

    第二天,肖遥就从若兰那里得到了消息。

    大长老死了。

    死的非常平静,虽然是蛊虫从他的体内破体而出的,但是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没有人知道他死之前到底经历了一些。

    肖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好像得到这个消息,他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

    “肖遥哥哥,我真的想离开这里了。”若兰开口说道。

    “为什么?”肖遥问道。

    “以前,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好好活下去,顺便看看外面的风景,但是现在,我越发的觉得,这个村子已经变了,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也没有婆婆可留恋的。”若兰眨巴眨巴眼睛说。

    肖遥没有多说什么。

    刚吃过早饭,一个年纪大概在六十来岁的老头就扛着一杆铁锹走了进来,锹上还有泥土。

    “蓝爷爷,您来了啊?”看到老头,若兰笑了笑。

    “是啊!”蓝爷爷对着若兰点了点头,又对着肖遥说,“肖神医,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请您看看。”

    肖遥笑道:“老爷子,请坐。”说着他收掉了桌子上的碗筷。

    蓝爷爷将铁锹放在边上,坐在椅子上伸出了手腕。

    “老爷子,你只是受了风寒而已,回家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肖遥说道。

    蓝爷爷一听急了,赶紧道:“肖神医,我能吃药吗?后面还有田我得抓紧时间点上东西,你看这一大早的我就过去了,这几天怕不能休息哦!”

    肖遥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没问题,那我就给你针灸。”

    “好。”蓝爷爷笑着点头,却又陷入了沉思中。

    (今天的第一章,继续更新中,还是那句话,最起码万字更新!)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