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 炸虫子吃!
    在听完了肖遥的之后,苗婆婆脸上很自然的露出了笑容。()

    显然她对肖遥的这句“海无风浪,暗藏汹涌”表示非常的满意。

    她先前担心的就是肖遥会毫无察觉。

    现在看来,自己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虑了。

    她觉得自己看人的目光真的很准,比如,她以前就说过肖遥性如狐,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想要让肖遥在别人的手上吃亏,那还得看看对方是不是有千年的道行,否则真的很难在肖遥的身上占到便宜。

    “婆婆,你这就没弄点吃的吗?”肖遥四下望了望说道。

    苗婆婆瞥了眼肖遥,说:“你在村长那里还没有吃饱吗?”

    “他那里的东西不对胃口,难以下咽。”肖遥说道。

    “你在那里吃的是什么?”苗婆婆笑着问道。

    肖遥说:“莲子粥,还有小菜。”

    “在这里,只有白米粥。”苗婆婆说道。

    肖遥一拍手哈哈笑道:“我还就喜欢这一口!若兰,快点去帮我盛一碗!”他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苗婆婆哭笑不得,若兰也是同样如此,不过还是很快就给肖遥端了一碗白米粥过来,还配了一碟小菜。

    肖遥一口气吃了五碗白米粥,估计等会就要上厕所了。

    “肖遥,你可真能吃啊!”常扬都有些傻眼了。

    肖遥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苦笑着说:“我也不想,但是最近确实能吃了很多,也不知道为什么。”

    若兰笑嘻嘻说:“因为你是猪呗!还能为什么啊!”

    苗婆婆瞪了眼若兰:“你这孩子,怎么和你肖遥哥哥说话呢?”

    若兰只是冲着肖遥扮了个鬼脸,肖遥自然也不会和若兰生气。

    吃饱了,就拍着肚皮。

    “你在村长家,是真没吃饱?”苗婆婆问道。

    “我怕他下毒。”肖遥说,“就没敢多吃。”

    苗婆婆笑了笑,没有说话。

    肖遥沉默了一会,问:“婆婆,等你的身体恢复了,阴蛊没有了,你会和我们一起走吗?”

    苗婆婆看了眼肖遥,又看了眼若兰,说道:“我想,若兰大概也和你说了什么了?否则,你也不会对那个村长如此警惕的。”

    肖遥没有回答,这也算是一种默认。

    苗婆婆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这是我们苗村的隐秘,按道理说,若兰不能告诉你的,不过现在既然告诉你了,那也就算了,反正在我看来,你也不算是外人。”

    肖遥笑了笑,倒是没有多言什么。

    “肖遥,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但是你把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苗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苗婆婆叹了口气说道。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

    “我知道,不过,我无路可退。”肖遥说。

    三个女人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肖遥。

    他们都没明白肖遥口中的“无路可退是什么意思。”

    肖遥深吸了口气,道:“背后就是若兰和您了,我如果真的再往后退一步,就没有办法保护你们了,我相信即便是我的大爷爷在,他也会让我这么做的,我从小练武,开始修炼,距离灵气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如果现在,我放任不管,只是担心自己安危,那我练武还有什么意义呢?”

    苗婆婆张嘴想要说话,肖遥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强身健体,为守护自己,炼骨炼心,为守护至亲,炼至白发,为征战天下。”肖遥笑着说,“虽然我没有征战天下的心,但是我不想连我的亲人都守护不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干脆别当一个武夫了,和大爷爷一起上山种田好了。”

    苗婆婆苦笑了一声:“你真固执。”

    “和我爷爷一样对不对?”肖遥笑着说,“固有所执方有所成,这句话也是大爷爷告诉我的,因为他就是一个固执的人,所以被人称作神医,名扬四海,二爷爷是一个固执的人,所以成为华夏三大高手,唤做惊雷。”

    说到这,肖遥长舒了口气。

    他继续说:“我这一生,不求征战天下,不求名扬四海,但求现世安稳,不再让我,亦或者是我身边的人颠沛流离,大概便是如此。”

    说到最后,他的眼神中流动着溢彩。

    幸福是什么?肖遥第一次还是严肃的思索这个问题,虽然这个答案非常的广泛,不会固定为一个答案,但是肖遥也有自己的答案。

    他所谓的幸福大概就是,喝酒时有人把酒言欢。孤寂时有人秉烛夜谈。如果自己连这些人都守护不了的话,自己的修为再高,功夫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小子,满嘴大道理,行了,暂且不说这个了。”苗婆婆说,“你说的不错,固有所执方有所成,其实固执未必就是错的,不过,量力而行。”

    苗婆婆意味颇深。

    肖遥微微点头。

    不再言语。

    中间,倒是有几个村民往苗婆婆这跑了几趟,无非就是自己便秘,或者自己家孩子发烧,让肖遥搭一把手,肖遥倒也是来者不拒,反正现在周磊等人还没有回来,闲着也是闲着,以前他和高峰一起来到苗村的时候,也治好了不少人。

    忙碌了一上午,等中午的时候,苗村村长就又来找肖遥一起吃饭了。

    肖遥没有和苗村村长客气,两个人饭桌上把酒言欢,吃着肉,聊着天,苗村村长和肖遥说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的心得,肖遥就和苗村村长说说自己这些年在外面的所见所闻,然后二人一起哈哈大笑,放肆桀骜,等各自转脸,又是一脸冷笑。

    老实说,奥斯卡奖不颁给这两个人,简直毫无道理。

    晚上,又是在饭桌上,苗村村长终于开口了。

    “肖遥,你小子别不厚道了,和我说说,这一次来苗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

    他眼神微微闪烁,却又不动神色。

    肖遥笑着说:“找草药。”

    “找什么草药?”苗村村长笑着说。

    肖遥想了想,问:“村长,您对中医草药之类的有见解吗?”

    苗村村长一怔,摇了摇头,没明白肖遥这么问的意义。

    肖遥一摊手,说:“您看,您也不了解这些,所以即便我真的和你说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不是?”

    苗村村长再次仰头大笑。

    送走了肖遥,他转过脸,对那个老叟说:“杀。”

    一个字,杀气磅礴。

    肖遥对此浑然不觉。

    他甚至都没有想这些问题,在听了若兰和他说的那些话之后,他就已经明白,周磊派来的这些人能起到用武之地了。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自己能和和气气的将苗婆婆和若兰带走,如果对方识时务,倒是可以免去一场风波,如果对方和他一样,都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主,肖遥不介意在这里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即便屠杀满城,也不会丢下一人!

    坐在帐篷里,肖遥叹了口气。

    这时候,刘凯靠了过来。

    “肖先生。”

    肖遥抬起脑袋,看了眼刘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怎么了?”

    刘凯脸上的表情不断发生着变化,即便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对方是有话想要对自己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肖遥也不催促,只是说了一句:“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说什么,别但心。”

    刘凯长舒了口气,道:“先前我就注意到了,有几个村民看我们的眼神有些古怪,在边上兜兜转转好几圈,似乎是在数我们的人数,我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敌意。”

    “那坦然告诉我就是了,有什么不敢说的。”肖遥轻笑道。

    刘凯苦笑了一声,心说我不是看你和那些人亲密无间的吗?

    “刘哥,提醒一下,让兄弟们今天晚上睡觉不要睡太死了。”肖遥说道。

    刘凯点头,觉得这压根就不需要吩咐,李军中毒这件事情,也算是给所有人都提了个醒,即便刘凯他们睡死一点,估计他们都没有这个胆子了。

    肖遥的话,也让刘凯明白了些什么。

    “肖先生,您的意思就是说,今天晚上会有情况?”

    肖遥叹了口气,站起身,背着手,再次长长叹息了一声。

    “我倒是想睡一个安稳觉,但是有人不愿意让我酣睡,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有人伸爪子,我就只好把他的手给剁了。”

    即便是在生与死的边缘摸打滚爬多年的刘凯,听到肖遥这番话的时候,都下意识冒了一身冷汗,心有余悸……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肖遥能成为自己家少爷钦佩的人了。

    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看透的年轻人,即便是他,都能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感觉到漫无边际的杀气,更让他感到诡异的是,这杀气突兀的来,却又毫无痕迹的走,转眼间,面对他的又是一张人畜无害的小脸。

    “刘哥,你也别担心,神经别崩太紧了,那些人最大的能耐,无非也就是放几只虫子而已,吩咐一下,多备一点油,咱们晚上炸虫子吃!”

    刘凯大概也猜到肖遥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下意识打了个寒噤。

    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冷汗直冒。

    反正想让做到像肖遥这么淡定,断然不可能了。

    (又是四章,一万两千字!嘿嘿,这总不能还说我更新慢了——另外群号:424110920,没加的同学赶紧加一下!)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