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小白发威
    帐篷外面说话的人,就是刘凯。..

    肖遥带着若兰一起钻了出去,刘凯看到若兰之后眼神稍微变了一下,然后看着肖遥的眼神就满是敬畏,心想不愧是自家少爷钦佩的人,果然浑身上下都是闪光点,即便是在这荒山里,都能找到一个绝世佳人。

    他看着肖遥的眼神中满是歉意:“肖先生,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肖遥满脸的黑线,虽然刘凯的话没有说的太过于露骨,但是就从对方脸上的表情以及此时说出口的话,他大概也能猜到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了,他委屈的简直都要哭了,如果真的做了,被人拆穿了,以肖遥的厚脸皮,倒也没什么,但是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还被人用一种“你不是好人”的眼神盯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上简直都已经爬满了蛊虫。

    挥了挥手,肖遥没有和刘凯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久,而是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刘凯站直了身体,表情严肃:“肖先生,有人中毒了。”

    肖遥脸色微微一变。

    身边的若兰倒是满脸好奇:“不应该啊,我们整个村子现在每天都烧九怀香,按道理说,蛊虫根本就不敢接近我们这里的啊!”

    肖遥深吸了口气,皱着眉头说道:“先不要着急,带我们过去看看。”

    刘凯重重点头,什么都可以耽误,但是自己兄弟的命,他是绝对不愿意耽误的。

    跟在刘凯的身后,钻进另外一顶帐篷,原本帐篷外面,都围满了人,不过等肖遥来了之后,刘凯立刻将那些人全部驱散了。

    “行了行了,都别在边上看着了,一个个干嘛去干嘛去!”刘凯皱着眉头说。

    那些军人们一个个都用一种复杂,包含着祈求的眼神看着肖遥。

    “肖先生,你可一定要救救李军啊!”

    从这些人口中,肖遥也知道是谁中毒了。

    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这就是华夏关系中的四老铁,这些人都是因为枪杆子,走到一起的,他们之间的友谊,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读懂的,最起码,不会亚于肖遥和方海等人之间的关系,所以现在李军中了毒,他们都是最着急的。

    肖遥看了看他们,沉吟片刻,道:“放心,既然是我把你们带来的,就会把你们一个都不少的带回去。”

    说完这句话,他就钻进了帐篷里,若兰跟着一起。

    在敞篷里,躺着一个年级大概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肖遥对这个人还是有些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这是这些人当中年龄最小的。

    只是此时,他仿佛陷入了重度昏迷状态,整个人看上去都是精神不振的,面无血色,嘴唇发白,身体甚至还在打着摆子,就像收了风寒一般。

    他的右胳膊衣服被捋了起来,上面还有清晰的牙印。

    肖遥蹲下来,看了看那个牙印,还没等他说话,后面的若兰就笑了起来。

    “我还真以为是被蛊虫咬了呢,原来只是被毒蜘蛛咬了。”若兰说。

    肖遥回过头瞪了她一眼:“你还笑得出来,严肃点!”

    在她笑出来的时候,跟在他们身后的刘凯,则是下意识瞥了眼若兰,眼神中满是不满。

    “切,为什么不能笑啊?这么点小事而已,不要说你了,即便是我的小白,都能轻易搞定。”若兰说道。

    “小白?”肖遥一愣,“你的那只蛊虫?”

    “是啊!”若兰点了点头。

    “你确定吗?”肖遥问道。

    其实,如果让他来治病,倒也没什么难度,只是,肯定没有此时的若兰表现的那么轻松。

    毕竟,他现在对到底是什么蜘蛛还不了解,最起码也要针灸,用上体内的元力。

    “交给小白!”若兰站起身,走到了跟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竹筒子,打开上面的木盖之后,轻轻一抖,一只白色的蚕就在手心里了,肥胖的身躯,还在若兰的手掌心蠕动着,只是一般女孩看到这小东西第一反应一定不会觉得多么的可爱,只会觉得非常的恶心。

    “……”刘凯稍微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放心,毕竟肖遥的医术,他们都是知道的,如果是肖遥出手,他们一定会感到安心一些,只是现在让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来,他们就没有底气了。

    虽然刘凯心里有些意见,但是看肖遥都没有说什么,他也只好将自己的郁闷,暂且放在肚子里。

    “放心,如果她这不行,我会立刻出手的。”肖遥瞥了眼刘凯说道,虽然刘凯什么都没说,但是从对方复杂的脸色上,他也能猜到一些出来。

    刘凯苦笑着点了点头,这也不再多言了。

    若兰看着手心的蛊虫,眼神中竟然满是宠溺之色。

    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这在外人看来似乎有些没办法理解,但是对肖遥而言,这却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在肖遥的记忆力,这只蛊虫,大概在五岁的时候就在若兰身边了,当然,也可能是更早一些。

    陪伴着若兰十几年了,若兰对这只蛊虫还是非常有感情的,而且这还是若兰的本命蛊。

    若兰将小白放在了李军的胳膊上,紧接着,小白就吸附在了那小牙印上,仿佛在吸.允着什么,很快,它的身体就以肉眼的速度发生着变化,从原本的乳白色,变成了血红色,会给人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刘凯瞳孔骤然收缩。

    “这小东西,在吸李军的血?”刘凯问道。

    他身上已经散发出来一股杀气了。

    “放心,它吸出来的只是毒血而已。”若兰转过脸看了刘凯一眼说道。

    刘凯眉头还是皱着。

    肖遥笑了笑,说道:“放心,若兰没有什么坏心眼,肯定不会将李军给怎么样的,你把心放肚子里就好了,而且,很快李军就没事了。”虽然只是站在边上,但是肖遥也能感觉到李军此时体内的生机正在逐渐恢复。

    先前刚进来的时候,即便是肖遥,也被吓了一跳,他是真的从李军的脸上看到了死亡的气息。

    “若兰,你的这个小白,竟然还能治病?”肖遥说道。

    若兰下巴一扬,颇为得意:“那是当然了,小白百毒不侵的!而且,只要是中毒,一般就没有它解决不了的事情。”

    老实说,若兰的话,在肖遥这里基本上是毫无信服力,如果有一天,若兰说什么肖遥就信什么的话,也只能表明一点——肖遥的脑袋被驴踢了。

    他替李军把了脉,脉搏跳动的很有力,也很平和,看来,是真的恢复了。

    “刘凯,去拿瓶水过来。”肖遥说道。

    刘凯不敢犹豫,赶紧钻出了帐篷,回来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一瓶没有标签的矿泉水。

    肖遥扭开瓶盖,灌进了李军的嘴里,没一会,李军就被呛醒了。

    “嘿,你看,这家伙没事了?”若兰转过脸看着刘凯说道。

    刘凯摸了摸鼻子,尴尬一笑,然后看着若兰的眼神就满是感激:“谢谢你。”

    “不用谢!我的理想就是成为和肖遥哥哥那样的医生呢!”若兰认真说道。

    肖遥忽然想起了一首歌——姐是老中医,专治……

    后面的肖遥没想了。

    李军慢慢坐了起来,有些迷迷糊糊的。

    “我这是在哪啊?”李军问。

    刘凯声音一提:“李军!”

    “到!”李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起身,身体挺直,站如松,眼神中闪烁着剑芒。

    刘凯终于长舒了口气:“看来是真没事了,我还以为你小子傻了呢!”说到这,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让肖遥大跌眼镜,他还是第一次在刘凯的脸上看到笑容,先前他还以为这个家伙是面瘫脸呢。

    现在看来,其实刘凯也是正常的,只是平时不喜欢笑而已。

    “行了,既然没事,那我可就走了啊!”若兰说道。

    “好。”刘凯说完这句话,又补充了一句,“谢谢你。”他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除了反复说一句谢谢你之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可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若兰的感激。

    李军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问:“我这是怎么了啊?”

    “你猜呢?”刘凯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脚踢在他屁股上,“让你睡觉的时候小心点谨慎点,你倒好,还是被东西咬了。”

    听刘凯这么一说,李军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好大一只蜘蛛,最起码有我巴掌大呢!”想到这些,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估计他这辈子对毛茸茸的动物都有阴影了。

    肖遥笑了笑,和刘凯打了声招呼,就和若兰一起钻出了帐篷。

    外面,那些军人全部战成一排,背对着他们,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绕开那些军人,肖遥放眼一望,在他们的面前,一些村民正朝着他们浩浩荡荡赶了过来,一个个手里还握着家伙,有铁锹,扁担,还有菜刀石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肖遥仰天长叹。

    (第二章送上!小弟先去吃饭了,等下午继续,也欢迎大家继续加群,小皮鞭们——)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