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保持一颗警惕心
    晚上,若兰几乎没有在自己的屋子里睡觉,完全将房间让给了常扬,自己则是穿着衣服,跑进了肖遥的帐篷里听故事。..

    这是若兰小时候就经常做的事情了。

    每次只要肖遥跟着高峰一起来了苗村,若兰都会一边拖着鼻涕一边跟在肖遥的身后,就像一个小跟屁虫一样,听着肖遥在外面的所见所闻,感受外面的勾心斗角,惊心动魄,哪怕肖遥只是和她说一说外面跑在路上的汽车,她都会感到无比的激动。

    好像,那一切都是天马行空一般。

    对她而言,或许也确实如此。

    其实肖遥并不是很喜欢和若兰说这些,对这个小姑娘而言,其实生活在一个充满鲜花的世界,才是最完美的,就像高峰说的那样,虽然山下的世界遍地都是黄金,到处充满机会,可是在黄金下面,哪怕只是揭开一小层——就会发现藏在黄金下的尸骨。

    一将功成万骨枯,想要在这个世界摘取桂冠夺取荣耀,就必须有踩着别人往上爬的觉悟。

    以前肖遥觉得那非常不适合自己,但是在世俗待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肖遥逐渐发现,其实没有人是不可以改变的,就像一个纨绔大少,如果一下子家道中落,他同样可以骑着单车送外卖。

    肖遥也是同样如此。

    “肖遥哥哥,你在外面,有没有娶媳妇啊?”若兰托着下巴,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怀期待。

    肖遥眯了眯眼睛,笑着说:“你这小丫头片子,想这些做什么,放心,以后我要是真结婚了,一定会告诉你的!”

    若兰撇了撇嘴,问道:“那就是没娶妻咯?”

    “暂时还没。”肖遥有些看不透若兰的心思了。

    他最大的缺点,大概就是应付女人了。

    以前肖遥觉得自己就是单纯的情商低,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的情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低,最起码对付一些正常人,玩弄一些勾心斗角,还是没什么难度的,可是,如果让他去揣测女人的心思,简直就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哪怕是去参悟李潇潇的心思,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所以,如果哪一天李潇潇忽然不开心了,他都不知道原因到底在哪。

    “肖遥哥哥,如果这一次婆婆被治好了,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若兰晃了晃脑袋问道。

    肖遥想了想,点了点头,这一点毋庸置疑。

    只是,只要到时候苗婆婆到底会不会离开这里,还是两说。

    若兰大概看透了肖遥的心中所想,说道:“其实婆婆早就像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肖遥有些惊讶道。

    “准确的说,她是想要把我带出去,她不希望我继续留在这里了。”若兰说道。

    肖遥还是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看着若兰。

    他真想将这个小丫头给拎出去,说话就说话,干嘛非得喜欢卖关子呢?一口气将自己想要表达的全部说完难道不好吗?

    只是他了解若兰的性格,吃软不吃硬,如果自己不高兴,表现出一丝着急的意思,若兰就能继续拖沓地说下去。

    所以,为了尽快从若兰的口中得到讯息,肖遥非常聪明的选择了闭嘴,等着她自己说。

    若兰翻了翻白眼,有些无奈,大概早就猜到肖遥会是这么一副表情了。

    她只好继续往下说道:“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啦!就是村子里的人,开始打我主意了。”

    “打你注意?怎么说?村长儿子要娶你啊!”肖遥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倒不是要娶我,只是要杀了我而已。”若兰说道。

    肖遥眉头一皱。

    “怎么回事,和我好好说说。”肖遥深吸了口气,开口道。

    若兰点了点头,又将自己现在遇到的麻烦简单和肖遥说了一遍。

    虽然若兰说的故事很长,但是肖遥的总结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

    在苗村,除了苗村村长之外,还有两个职位,苗婆,圣女。

    现在的苗婆婆,就是苗村的苗婆了,而若兰就是下一个圣女。

    在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听来,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可实际上并非如此,成为圣女并不是那么简单,一旦成为圣女,在二十岁那年,就要被扔进苗谷,成为苗王的祭品。

    至于什么是苗王,肖遥也从若兰的口中了解了一个大概。

    苗王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巨大的蛊虫,算是蛊虫之王,剧毒无比,喜欢吸食人血,特别是处子之血,这也是它为什么能成为蛊虫之王的原因,这也算是苗村的人一起炼制一只蛊虫。

    苗婆婆虽然也是苗村的人,但是她绝对不希望自己看着长大的若兰就这么成为苗族的祭品,牺牲品。所以,即便肖遥不来,苗婆婆也打算想办法将若兰给送出去,哪怕自己成为苗村的众矢之的。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若兰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也没打算走,除非婆婆能跟着我一起走,否则,苗村的村民们一定不会放过婆婆的。”

    肖遥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若兰的脑袋。

    “放心,不管是你,还是婆婆,都不会有事的,这一次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如果我们失败了,我就带着你离开这里。”肖遥正色说道,也庆幸还好曲洋的父亲中了蛊,自己需要来这里一趟,否则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我真的走了,那婆婆怎么办呢?”若兰抬起脑袋看着肖遥问道。

    肖遥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寒芒,冷笑了一声,说道:“走之前,我就将那些妄图伤害婆婆的人一一杀光好了。”

    说到这,他抬起脑袋,看着头顶上的星空。

    “好好看看这里的风景,说不定这里就会变成一处荒村呢。”

    坐在肖遥身边的若兰身体都稍微颤抖了一下。

    她能感觉到肖遥身上此时散发出的危险的气机。

    这似乎就是婆婆口中经常说的杀气了,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肖遥,确实动了杀心。

    对肖遥而言,在这个世界上值得他放在心上的人并不多,但是若兰和婆婆,绝对能算在其中。

    他不像高峰,他从来都没有过自己要去悬壶济世的理想,他觉得,想要接济天下的同时,最起码要保证自己生活的很滋润,自己身边的人都幸福安康,这大概就是他和高峰之间最大的不同点了。

    某位伟大的诗人不是都说了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想要庇寒士,也得自己先有广厦千万间才心。富则接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反正他是没有高峰那样的觉悟。

    这大概也是高峰能成为神医,而他不管医术多么的高明,都不可能成为神医的原因了。

    高峰胸下是一颗慈悲,而肖遥相对而言却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只是肖遥觉得这样的自私没有什么不好,高峰也从来都没有对他的想法和个性评头论足,大概他也不希望肖遥成为他那样的人。

    以前二爷爷和三爷爷,就经常对肖遥说,千万不要成为高峰那样的人。

    太迂腐了。

    即便真的让天底下所有人都幸福了,可是自己却过的那么寒酸,有什么意义呢?

    肖遥将这句话记住了。

    “肖遥哥哥,你真的会带我走吗?”若兰笑嘻嘻问道。

    从她的脸上似乎看不到半点恐慌。

    肖遥重重点了点头:“说了要带你走,就一定会带你走,你知道的,你肖遥哥哥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满嘴跑火车的人。”

    若兰咯咯笑了起来:“没发现!”

    “……”肖遥都有些受伤了,难道是自己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行了,睡觉,明天再带我到处转转,我对苗村还是非常好奇的。”肖遥笑着说道。

    “好!”若兰又钻进帐篷里,钻进睡袋,闭上了眼睛。

    “奶奶的,不知道我就一个睡袋吗?”肖遥苦笑了一声,如果是以前小时候,他也不介意和若兰一起睡,但是现在,若兰都已经成为大姑娘了,他也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屁孩,索性就是坐在帐篷门口。

    若兰的行为,显然是一种鸠占鹊巢,她明明有自己的床,自己的被子,却非得来抢肖遥的地盘,肖遥对此感到非常的不满,也不好意思去霸占若兰睡觉的地方,他倒是没意见,就怕周磊不同意……

    胡思乱想一会,肖遥也闭上眼睛,躺在帐篷里睡着了,反正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虽然不敢说百毒不侵,但是寒暑不侵是一定的,根本不需要担心感冒这一问题。

    天亮。

    若兰刚凑到跟前看着肖遥,肖遥就猛然睁开了眼睛,将若兰吓了一跳。

    “你难道都没有睡觉吗?”若兰皱了皱鼻子。

    “睡了,只是睡得比较浅而已。”肖遥说道。

    这个环境相比较而言是不安全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让肖遥陷入深度睡眠中,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时时刻刻都要在陌生环境下保持一颗警惕的心,这是肖遥那个做杀手的三爷爷告诉他的。

    若兰翻了翻白眼。

    就在这个时候,帐篷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肖先生,出事了!”

    肖遥眉头一皱,爬了起来。

    (真的要开始努力了,另外给一个群号:424110920,等你们进来了,我要是不认真更新你们就拿小皮鞭在后面抽我好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