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根再发芽
    等进了村子里,只能看到盏盏灯火,可见度很低,好在肖遥现在的修为不低,即便不依靠手电筒,也能找到苗婆婆的住处。..

    苗婆婆就是这一次肖遥要找的人了,如果不找苗婆婆的话,他是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找到阴蛊。其实,肖遥对蛊虫的了解,绝大部分都是来自苗婆婆这里,也就是说,苗婆婆算是肖遥的半个师父。

    走到一间茅草屋前,肖遥伸出手,在木板门上轻轻敲了敲。

    “肖小子,进来。”里面出来一个低沉,略显老态的声音。

    肖遥推开门,笑着走了进去。

    在屋里的桌子上,摆放着两个烛台,开门那一刹那,烛火摇曳。

    “婆婆。”肖遥咧开嘴笑着,这样的笑容也只有在他看见高峰等那三位爷爷或者是在秦柔面前才会露出来。

    “臭小子,这么多年了,还知道回来呢?你带这么多人是打算做什么,想把我们当土匪剿了不成?”苗婆婆沉着脸不悦道。

    也难怪苗婆婆不高兴,这倒都在肖遥的意料之中。

    不单单是苗婆婆,整个村子里的人,其实都不大待见生人。

    “婆婆,您这话说的我都不敢往下接了,即便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找您的麻烦啊。”肖遥揉了揉鼻子笑着说道,他这模样像极伸出手想要找父母要钱的熊孩子。

    苗婆婆轻笑,道:“行了,先坐下。”

    “好。”肖遥也不想着周磊等人还在苦苦等着自己,只是坐在方桌前,拉开长板凳坐了下来,伸出手,拿起反扣在桌子上的慈悲,低头看了一眼,里面没落灰尘。

    整个屋子看上去虽然破旧,但是却一尘不染。

    到处弥漫着一股清香的草药味,这也是为了驱虫用的。

    “婆婆,您还在用九怀香?”肖遥口中说的九怀香,就是这屋子里香味的来源,一种山里到处可见的草药,这也是当初高峰交给村子里的人用的。

    早些年,即便是村子里的人,也有不少死在了毒虫口下,后来高峰就找来了一些草药,点着,无论是什么毒虫,都会绕道而行,那段时间高峰甚至被村子里的人当成了神仙一般。

    “怎么,村里人能用,我就不能用了?”苗婆婆看上去颇为不悦。

    她看上去大概已经有七八十岁了,老态龙钟,脸上布满沟壑,满头银丝,手上,胳膊上的肌肤就像晒干了的枯木,好像只要伸出手拨弄一下,就会往下掉树皮。

    可是肖遥知道,苗婆婆今年不过六十有余。

    在苗婆婆五十岁的时候,大概就是这副模样了,听大爷爷说,是因为苗婆婆年轻时候中过蛊毒,如果不是高峰出手的话,可能当初苗婆婆连命都没有抱住了。

    “那倒不是!”肖遥嬉笑着说,“苗婆婆,您对我爷爷还有怨言呢?”

    “没有。”苗婆婆摇了摇头,“以前有。”

    肖遥知道,其实在苗婆婆二十出头的时候,就认识三十多岁的高峰了。

    她喜欢高峰。

    喜欢那个经常背着药篓子,天天在山上采药的男人。

    高峰去采药,她就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带路。

    高峰遇到毒虫,她就放出自己的蛊虫去驱赶。

    在苗婆婆的帮助下,高峰很快就融入了村子里。

    只是后来,高峰还是离开了。他说他不适合这个地方,他喜欢一个人。

    他说走了,就走了,背着一个药篓子来,背着一个药篓子走。

    “你大爷爷,现在还好?”苗婆婆忽然开口道。

    “还好。”肖遥不知道该怎么和苗婆婆谈论这些话题。

    “行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什么好顾忌的,我都无所谓了,你还在意什么?”苗婆婆笑着说道,“他那个叫沐雪的女儿,现在也该亭亭玉立了。”

    肖遥尴尬笑了笑,说道:“苗婆婆,其实,从苗村回去之后,大爷爷也没有娶妻生子。”

    他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自己大爷爷要欺骗苗婆婆,说自己已经在外面娶妻生死了,即便是现在也没有想明白。

    “什么?”苗婆婆闻言一愣。

    “他和您一样,依然是一个人。”肖遥小心翼翼说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把这些事情告诉苗婆婆到底是错是对,但是如果这些事情不说出来,他总会觉得心里很别扭,毕竟,再过二三十年,或许高峰和苗婆婆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即便肖遥心里希望他们长命百岁,但是,天命不可违。

    苗婆婆脸上的表情好像凝固了一般。

    许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肖遥捧着茶杯,喝着茶水,眼睛时不时瞥一眼端坐着的苗婆婆,却一言不发。

    苗婆婆不开口说话,肖遥即便开口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着,肖遥倒在被子里的茶水都已经凉了。

    终于,苗婆婆开口了。

    “挺好的。”说完这三个字之后,苗婆婆就没有了下文。

    肖遥一阵惊讶,他确实没有想到,在沉默了这么长时间只有,苗婆婆也只是说出了这三个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三个字,肖遥仿佛听到了一道几十年的叹息。

    “婆婆,你在想什么?”肖遥挑了挑眉头,尝试着问道。

    “也没想什么。”苗婆婆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你大爷爷当初非得离开这里吗?”

    肖遥摇了摇头,他知道这里面有故事,但是却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故事,高峰每次来这个村子,都是一阵心神恍惚的样子,至于为什么,高峰从来都没有说过,肖遥问过,但是高峰总是伸出手摸一摸肖遥的脑袋,告诉他,他不懂。

    苗婆婆眼神闪烁着,许久,长舒了口气。

    “我身体里的蛊虫,让我永远都离不开这个村子。”苗婆婆说道。

    “也就是说,如果大爷爷真的做出了别的选择,就只能和你一起待在这里了?”肖遥微微一愣。

    苗婆婆身体里有蛊虫,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霸道,让苗婆婆一辈子都不能离开苗村,不过想来也是,苗婆婆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体里的蛊虫,现在也不会变成这副样子了。

    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对好人不公平,对坏人也未必公平。

    “你爷爷不愿意留在这,因为当初的他还心怀天下,他想要悬壶济世。”苗婆婆说道。

    “后来他的思想不是也慢慢转变了吗?”肖遥说道。

    “是的,后来他觉得,他能医人,不能医世,所以,还不如就此封刀的好。”苗婆婆正色说道。

    肖遥对此更加不能理解了:“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还不愿意留在这里呢?”

    “因为他讨厌毒物,他始终认为,蛊虫是最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所以连带着他也不喜欢这个村子,当初如果不是因为需要找一些草药,他不会来这里,我也不会认识他,后来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让你了解蛊毒,他依然不会回来。”

    “而且,你也知道,你的大爷爷就是一个偏执狂,其实偏执是一件好事,如果不去偏执的做一件事情,可能就没有办法得到最后的硕果了,他想要成为最伟大的中医,他想要继续钻研医术,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所以他就走了。”

    说到这,苗婆婆也笑了笑。

    肖遥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其实,婆婆,你刚才说错了一件事情。”肖遥正色说道。

    苗婆婆一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肖遥。

    她在想,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大爷爷之所以还会回来,不单单是为了让我了解蛊虫。”肖遥说道。

    “还有什么原因?”苗婆婆问道。

    “他说,他在这里种了一朵花,想要看着它生根再花芽。”肖遥轻声说。

    苗婆婆愣神。

    肖遥喝了口茶。

    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没有出言去打断苗婆婆的思绪。

    他也不知道苗婆婆这个时候在想些什么,他觉得可能连苗婆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真是一个偏执狂。”苗婆婆长舒了口气,一副如释负重的模样。

    “是啊,他是一个偏执狂,偏执到了极点。”肖遥说道。

    苗婆婆摆了摆手,看着肖遥,问道:“说说,你小子这一次来我们苗村,是打算做些什么?我看,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肖遥尴尬一笑。

    “婆婆,你就是厉害,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已经知道我想要说什么了。”肖遥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笑道。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这孩子吗?如果不是因为有事情,你可不会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太婆。”苗婆婆说。

    肖遥一脸得委屈:“婆婆,您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其实即便没有这件事情,我也打算回来看看你的。”

    苗婆婆没搭理他,显然不吃肖遥这一套。

    肖遥咳嗽了一声,也引出了正题。

    “婆婆,我这一次来苗村,是想找到阴蛊。”

    “咣当”一声,这是碗掉在地上的声音,好在屋子里是土地,也没有条件打水泥地,所以碗没有摔碎。

    肖遥抬起头,就看到苗婆婆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眼神中是激动,是愕然,还有——震惊!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