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枪是摆设吗
    除了反复念叨着不可能之外,松下疾风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又不是真正的刀影流。”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如果你真的进入了刀影流,说不定我会应付的非常吃力,但是你这刀影只不过是借助手中的刀而已,既然是这样,我想要破解,不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吗?”

    而台下的诸葛焚天,听到肖遥这句话,也露出了恍然神色。

    “我说呢,这小子即便是个天才,想要进入刀影流,也不会这么轻松,感情这还和他手中的诡刀有关系。”诸葛焚天笑了笑,“这肖遥,还真不是一般人,我都没有看明白的事情,他竟然看的如此透彻。”

    “诸葛老爷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周磊小声问道。

    诸葛焚天看了他一眼,问道:“我和你解释,你能懂吗?”

    周磊摇了摇头。

    “既然听不懂,你还问个屁!”诸葛焚天没好气道。

    “……”周磊觉得自己找诸葛焚天说话就是最大的错误,这不是没事求虐吗?

    “好了,好好看着,接下来肖遥可能还会做出更多让你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呢。”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站起身了。

    “这还没结束呢,您要走了吗?”周磊忙问道。

    诸葛焚天的身体稍微顿了顿,转过脸看着周磊,说道:“胜负已分,还有什么好看的?”

    “胜负已分?”周磊有些懵逼,只是诸葛焚天似乎并不想给他做更多的解释,直接抬腿走了。

    等诸葛焚天走了之后,周磊才搬着小椅子,往后面退出了一段距离。

    “周小子,你搞什么呢?”李老头说道,“乱跑什么?”

    “李爷爷,你傻我可不傻,先前是诸葛老爷子在,所以将那些石头全部挡了下来,现在他不在了,我还不得躲远点?鬼知道等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周磊扯着嗓子说道。

    “你这混小子,竟然说我傻,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说话的时候李老爷子也赶紧搬着椅子跑到了周磊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可跟你说啊,我坐在你身边只是单纯的想要骂你几句而已,并不是害怕。”李老爷子一边看着台上的肖遥和松下疾风,一边对身边的周磊说道。

    “你这么说,我就这么相信。”其实周磊是挺无奈的,你说,这都大几十岁的人了,怂了就怂了呗!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啊?看看自己,承认的多干净利索啊!

    没多久,周老爷子等人都跑到了周磊的身边坐着了。

    大家都不说话,也不对着评头论足的,反正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就对了。

    肖遥看着松下疾风,叹了口气。

    “能将你手中的刀发挥到如此地步,看来你也是个天才了。”肖遥说道,“可是,你依然不可能赢我,你只是想着这不可能,但是却没有想到接下来你该怎么做,你觉得,现在你还有机会赢吗?”

    松下疾风冷哼了一声,梦的抬起脑袋盯着肖遥。

    “你以为,你能当下我的刀影,就能赢了吗?”松下疾风说道,“你未免把我想的太简单了,现在我还没有输呢!”

    “那就继续来!”肖遥手中的鱼肠剑紧紧贴在手心。

    “岛国的武士,永远不会输!”

    说完这句话,他就再次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恩,那倒是,每次你们快输的时候,都喜欢玩剖腹自尽,怎么输啊?”肖遥回了一句,也朝着松下疾风的方向冲了过去。

    已经打到这个时候了,不管是肖遥还是松下疾风,都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当然了,肖遥现在是优势,即便有人给他指了一条回头路,他也不会考虑的。

    他又不是落下风的人,怎么可能认怂啊?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岛国万岁!”松下疾风手中长刀挥出,手中的刀忽然迸发出了无数道影子。

    “嘿,还来这招吗?”肖遥冷哼了一声,“先前用气破九霄对付你,显得都有些多余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握紧了手中的鱼肠剑,脚下猛地一躲,身体凌空而起,这一跃大概有三米高,正好从松下疾风的头顶上跳了过去,等到他脚下落地之后,手中的鱼肠剑忽然被他扔了出去。

    在这一瞬间,他体内元力再次迸发而出,犹如一股强有力的旋风,将诡刀的气机完全退了回去。

    而鱼肠剑的速度,似乎又加快了很多,顺风而去。

    “我倒是想要看看,今天到底是你的死期,还是我的四期。”肖遥冷哼了一声,毫不留情说道。

    鱼肠剑砸在了松下疾风的诡刀上,又弹了回来,肖遥的身体也再次跳了起来,伸出手接住了鱼肠剑。

    在落地之后,他的身体仿佛离玄之箭,朝着松下疾风的身体再次飞了出去。

    所有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有半点停顿,好像这一切原本就该这么做。

    他并不打算给松下疾风任何反应的机会,因为他并不敢保证,如果自己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等会松下疾风还会不会给自己同样的机会。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一击必杀!

    松下疾风看着朝着自己快冲而来的肖遥,瞳孔骤然收缩。

    “给我滚开!”他一刀砍下,刀气朝着肖遥的冲了过来。

    肖遥稍微犹豫了一下,可还是没有改变自己奔跑的路线。

    他的目标已就明确,还是那个松下疾风。

    “轰”的一声,刀气从肖遥的胳膊上擦过,顿时,衣服就多了一道口子,而且白色的衣服也迅速被鲜血染红。

    剧烈的疼痛感,通过胳膊传入脑神经,肖遥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可手中的鱼肠剑,还是准确无误的刺进了松下疾风的心脏。

    “你和我说的,死人也无所谓,毕竟刀剑无眼。”肖遥看着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自己的松下疾风,脸上的笑容看着却略显轻佻,胳膊上的血液,依然滴滴往下落着,他却仿佛不受影响一般。

    松下疾风依然瞪大眼睛看着肖遥,似乎是想要将对方的样子永远记住。

    记在心里。

    最后,松下疾风的身体还是犹如蛇一般,软软瘫在了地上。

    周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肖遥伸出手,揉了揉自己身上流血的胳膊,脸上露出了笑容。

    “受点伤,换你一条命,我先前想了一下,还是值得的。”石破天看着地上松下疾风的尸体,微笑着说道。

    他脸上的笑容,看着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这个男人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一般。

    他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一个成为胜利者,看着自己的敌人躺在脚下的感觉。

    这么说似乎有些变态,不过,肖遥却一点都不会后悔杀了松下疾风,毕竟,如果给松下疾风找到机会的话,对方也会杀了自己,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对待敌人仁慈了,那就是对待自己残忍,他可不会觉得自己放对方一条生路,松下疾风就会对他感激不尽。

    “你……你敢杀了疾风君!”一个岛国人站起身,伸出手指头,指着肖遥的鼻子骂道。

    虽然对方说的是岛国语,但是肖遥听得还是很清晰的,怎么说他以前也是国际杀手,精通多国语言,还是必须的。

    “刀剑无眼。”肖遥看着松下疾风,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也不想杀他的,但是他想要杀了我,没办法。”

    岛国人此时简直都想要炸毛了。

    如果是肖遥死了,他们现在肯定不会多说什么,可是现在死的是松下疾风!

    他们可以接受失败,但是,却没有办法接受以松下疾风的死告终的失败。

    这可是岛国第二高手啊!虽然说,渡江一刀还在,但是渡江一刀已经老了,他还能活多少年呢?哪怕他修为高,多活了几十年,岛国也没有办法在这几十年里等来像松下疾风这样的高手了。

    所以,这样的结果他们没有办法接受!

    肖遥看了看他们,摇了摇头:“真懒得搭理你们了。”

    他步伐缓慢,走到了周老爷子的面前。

    “老爷子,任务我已经完成了,只是现在这烂摊子,似乎需要你们来解决了。”肖遥笑着说道。

    周望江第一个站了出来。

    “这是一定的,周磊,带着肖遥去休息。”周望江看了眼自己的儿子说道。

    “是!”周磊赶紧点头,走到了肖遥的跟前,伸出手作势就要搀扶。

    “行了,我又不是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还不需要别人扶着我走。”肖遥笑着说道,“送我回去就可以了。”

    “回去?”周磊一愣,“不是先得找医院吗……”

    “我就是医生,我知道我的身体怎么样,而且我现在必须要回去。”肖遥正色说道。

    在感受到诡刀最后的气机之后,肖遥忽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体内的元力开始陷入了躁动中。

    他一开始还有些郁闷,但是下一秒就立刻明白了过来。

    自己要突破了!

    这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契机,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气机,说什么肖遥都不会让这个契机轻易错过的。

    周磊虽然不知道肖遥这番话的意思,可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而这个时候,那些岛国人,都已经冲了上来。

    “他不能走!”

    “他是杀人凶手!”

    “杀人偿命!”

    那些岛国人一个个怒目赤道。

    周望江扫了他们一眼,转过脸对身后的武装士兵训斥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你们的枪是摆设吗?谁敢拦着肖遥,给我打成马蜂窝!”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