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阳蛊
    虽然在来之前,肖遥就已经给曲洋打了预防针,告诉他自己不是万能的,但是看肖遥此时愁眉紧锁的样子,以及刚才他说出口的话,曲洋还是忍不住一阵失落。..

    不为别的,主要就是因为肖遥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曲叔叔是什么时候病倒的?”肖遥转过脸看了眼曲洋问道。

    “前天。”曲洋说道。

    “前天?”肖遥有些不敢相信了,看曲洋父亲的脸色,简直就是久病多年了的样子。

    只是他明白曲洋绝对不会再这件事情上开玩笑,所以这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那他之前,有没有吃什么东西呢?”肖遥问道,“比如一些不安全的东西。”

    “这个我也不知道。”曲洋摇了摇头,说道,“我爸爸是在一家酒店里病倒的,所以,他到底吃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肖遥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运气了体内的元力。

    他将体内的元力慢慢注入到了曲洋父亲的身体里,想要用这样的办法暂时稳定曲洋父亲的情况,只是他惊愕的发现,不管自己注入多少元力,那些元力仿佛都石沉大海了一般,没有任何回应,而曲洋父亲的脸色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缓和。

    简单的说,曲洋父亲的身体简直就像一个无底洞。

    “恩?不对!”就在肖遥打算收起元力的时候,却忽然脸色一变。

    他能感觉得到,在曲洋父亲的身体里,仿佛还有一股能量,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自己体内的元力,开始拉扯着。

    好像,自己渡入曲洋父亲身体里的元力,对那股力量而言,是一顿可口的大餐一般。

    “难不成,在曲洋老子身体里还住着一个饕餮不成?”肖遥心里郁闷想着,也加快了体内的元力运转,将那一股元力迅速撤回,但是也不敢随意再次渡入元力了。

    “肖遥,我父亲这是?”曲洋忍不住问道。

    曲老爷子一巴掌拍在曲洋的脑袋上:“我说你小子,能不能不要那么着急啊?”

    肖遥站起身,看了眼曲老爷子,笑着说:“老爷子不必动怒,现在,我也看不出曲叔叔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些猜测,至于到底是不是我猜测的那样,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好,那你看看,该怎么办?”曲老爷子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曲家配合和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只要能保住他的命,对我而言都是值得的。”

    曲老爷子话外之意,也是在告诉肖遥,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儿子,哪怕你狮子大开口,坐地要加,我们曲家都能够接受。

    肖遥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他现在压根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些问题。

    曲洋父亲的病症实在是太古怪了,而且他相信即便是自己的大爷爷来了也毫无办法,这是高峰都没有遇到过的病症。

    不管高峰遇到过什么样的疑难杂症,都会和肖遥仔细说道说道,但是这样的情况,高峰却从来都没有说过,也就是说,他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大爷爷没有说过,不代表肖遥就没有办法知道了。

    曾经,他从小月奶奶那里得到了一本书,名叫《医道玄冥》。

    而在那本书里,似乎就有这种病症的记载,至于到底是不是书里说的那样,还需要一些方式去验证,俗话说,对症下药,在没有搞清楚病因之前胡乱下药,可就不是救人了,而是在杀人。

    即便现在曲洋父亲情况危急,肖遥也必须花费一些时间搞清楚。

    “这样,曲洋,你现在帮我找一些黑狗血过来。”肖遥说道。

    “黑狗血?”曲洋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凝固,整个人都有些懵逼了,这说的好像自己老爹是中邪了似得。

    “行了,让你去就赶紧去,磨磨唧唧的做什么?”曲老爷子不耐烦说道,感情这也是个脾气火爆的主。

    “好。”曲洋赶紧点头,不敢多问什么,反正肖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这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且最起码肖遥还有他自己的猜测,不像之前来的那些草包,别说什么猜测了,到了这里看了半天,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最起码肖遥的猜测,也算是给了他们希望。

    曲洋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就拎着一桶黑狗血回来了。

    “确定是黑狗血吗?”肖遥谨慎问了一句。

    “百分百是,我亲眼看着放血的。”曲洋说。

    “哎,也算是造孽了。”肖遥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为了一条命,搭进去另外一条命,不过他觉得自己要是将后半句话也说出来,估计曲洋就得和自己翻脸了,肯定会觉得在自己的眼里,他老爹的命和黑狗的命是画上等号的,这样的锅,肖遥不背。

    “先弄一个玩给我。”肖遥说道。

    “好!”曲洋赶紧点头,又去拿来了一个青瓷碗。

    肖遥接过碗,舀了半碗黑血,随手放在了一边。

    “肖哥,现在不用吗?”曲洋忍不住问了一句。

    “暂时不用。”肖遥看了曲洋一眼,说道,“等着狗血干。”

    “等干掉?”曲洋有些没办法理解了。

    “我说你小子废话怎么那么多,肖遥和你解释清楚你能明白吗?”曲老爷子说,“乖乖等着不就可以了?你要是还这么你没耐心的话,现在就出去。”

    被爷爷这么一番训斥,曲洋也不敢在此开口了。

    肖遥舀的黑狗血并不是很多,干的也比较快,这期间,肖遥又对着曲洋父亲进行了一番查看。

    等的差不多了,肖遥将干巴巴的血块拿了出来,放在曲洋父亲腐烂的伤口上,也就是胸口处。

    当肖遥看到那个腐烂的伤口时,心里也是一阵反胃,即便看过不少恶心的东西,杀了不少人,可看到正在腐烂的伤口,肖遥还是觉得有些难受的,他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还不是很强,不过他觉得,如果不是因为那森森白骨太显眼的话,可能自己的模样会好一些。

    其实他这都算好的,曲洋的脸色苍白如纸了,估计如果不是因为躺在床上的人是他老爹的话,现在他都能找个地方先吐一会了。

    “咦!”看的仔细的曲老爷子忽然惊呼了出来。

    其实这个时候也已经不需要曲老爷子多做解释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众人都看的非常清楚,贴在伤口上的干血块,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而曲洋父亲的身体里反复存在着某一种吸力,将那些黑狗血全部吸了进去,原本腐烂的伤口,腐烂速度要慢了许多,甚至边角已经开始恢复了。

    “肖哥,这是?”曲洋满脸的愕然,反复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置信的一幕。

    “看来,我猜对了。”肖遥笑了笑,脸上的表情也更加自然了,仿佛已经胸口成竹了一般。

    而曲洋和曲老爷子也都松了口气。

    肖遥给了他们一个很大的希望!看来,高峰神医的徒弟,真的不是吹的,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病症,肖遥到这里还没有多久,就已经有了办法。

    “肖遥,我父亲会没事吗?”曲洋赶紧问道,这一次曲老爷子倒是没有训斥他什么,毕竟,这也是曲老爷子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现在还很难说,我也只能暂时抑制病情。”肖遥说道。

    肖遥的话,等于给曲洋和曲老爷子泼了一盆冷水。

    “那就是说,你也无计可施吗?”曲洋问道。

    肖遥笑道:“那倒也不是,只是想要治好你父亲,还需要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曲洋赶紧接过话头说,“不管多少钱,我都去弄!”

    肖遥看了眼曲洋,意味深长道:“在这个世界上,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钱买到的。”

    曲洋点了点头。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其实在曲叔叔身体里,被人种了蛊。”肖遥说道。

    “蛊?”曲洋惊讶道,“就是小说里经常出现的东西?”

    “这可不是小说。”肖遥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继续说,“曲叔叔身体里的蛊,叫阳蛊,会吸收人的阳气,而黑狗血天性就属阳,所以,阳蛊也喜欢吸食,在吸收黑狗血的情况下,它自然就会停下吸食阳气的速度了,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你需要找大量的黑狗血,还要找人换班倒,做我先前做的事情,另外,黑狗血一定要等自然干了之后用,否则起不到该起的效果。”

    曲洋重重点头,认真听着肖遥说的每一句话。

    “对了,放狗血的时候,每只狗只放一小碗,不要取了狗的命,也不会要毁了狗的健康,明白吗?”肖遥说道。

    曲洋抓了抓脑袋,好奇问道:“这也有什么讲究吗?”

    “没有。”肖遥摇头,“只是单纯的积德,我想以你们曲家的财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应该易如反掌。”

    曲洋笑着点头:“肖哥,你说的我明白了,放心,我不会再杀一条狗了。”

    “恩,虽然积的德你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确确实实存在着,如果真的为了你父亲,屠杀了太多条黑狗,接下来的治疗就会很麻烦了。”肖遥正色说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