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古怪的病症
    对于曲洋的奉承,谁也没有点破。..毕竟他这是找肖遥帮忙,客气点都是可以理解的,这也不算是什么缺点。

    “不用!他就是坐我的车来的,自然还要坐我的车走了。“秦芊芊赶紧说道。

    曲洋耸了耸肩膀,表示无所谓。

    “我还是坐曲洋的车,老开车太累了。”肖遥摆了摆手说道。

    “我可以开车啊!”秦芊芊说道。

    “你开车?”肖遥认真想了想,严肃告诉秦芊芊,“其实你开车,我不放心。”

    “……”秦芊芊满脸郁闷了。

    “行了,不就是坐车问题吗?有什么好纠结的,你要是要这么多意见的话,现在就回去。”肖遥有些不耐烦说道。

    “行行行,你爱跟谁一起就跟谁一起!你就当我不存在,可以了?”秦芊芊发着牢骚,不过也乖乖自己开着车走了。

    曲洋笑着说道:“还是肖哥有办法。”

    “屁的有办法,就是一种威胁的方式而已。”肖遥摆了摆手,说道,“我们也赶紧走,她不认识路。”

    “恩恩,好。”

    曲洋开的是一辆低调的宝马七系,虽然这也是上百万的豪华车,但是,对于曲洋这样的人而言,已经很低调了,人家没有开着兰博基尼或者是布加迪,就已经非常给面子了。

    “肖哥,这一次你愿意帮忙,真的谢谢你了。”开车的时候,曲洋还不忘记对肖遥表示感谢。

    肖遥摆了摆手,苦笑着说道:“你现在谢的越多,我心理压力也就越大,还是不要说这些话了,毕竟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你的父亲,至于我到底有没有办法,还很难说呢。”

    曲洋笑了笑,说道:“那没事,反正你愿意去,就已经很给我面子了,在京都,能请动你的人恐怕不多了。”

    肖遥说道:“你们也太给我面子了,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要比我强很多,只是你们没有看到而已。”

    肖遥说的这一句,是自己的真心话,以前他觉得自己看到的很多,但是看得越多,才发现以前的自己,看得越少。

    站得越高,看的越远,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了。

    曲洋揉了揉鼻子,笑着说道:“你说的很对,但是现在我能认识的也就是你了,不对吗?”

    肖遥点了点头,没有深究这个话题了。

    曲洋的家,住在一个别墅群里了,进了别墅群之后,七拐八拐的,最后在一幢三层别墅外面停了下来。

    进了别墅群之后肖遥就注意到,在这个别墅群里,大概安放着数百个摄像头,安保系统强大的简直没边了,不过,对于曲洋他们这样的人而言,住的好不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性,如果时时刻刻都会有生命危险的话,即便住在庄园里,也没有办法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

    下了车,跟在曲洋身后,一行人进了别墅。

    “少爷好,周少爷,常小姐,你们也来了啊!”曲家的下人,对周磊和常扬倒是非常熟悉,看来这两人也是曲家的常客了。

    “王妈,我爷爷呢?”曲洋说道。

    “在三楼,喝茶。”王妈轻声说道。

    “好,我先去看看爷爷。”曲洋说到这,转过脸,看着周磊和常扬,说,“磊哥,常扬姐,你们是和我们一起上去,还是先等我们一会?”其实曲洋这么一番话,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意思,这也不需要说的太深,周磊也好,常扬也好,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能明白曲洋的意思。

    “你和肖遥先上去,我们坐在这看看电视。”周磊说道。

    “我跟你们上去!”秦芊芊说道。

    “你老老实实待在这!”肖遥简直都要疯了,按道理说,秦芊芊也不是那种缺心眼的人,怎么非得说这些缺心眼的话呢?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吗?

    秦芊芊吐了吐舌头,说道:“就不能带着我一起上去吗?”

    肖遥没有回答秦芊芊的这个问题,只是冷着一张脸看着她。

    这样的表情,也让秦芊芊明白了肖遥的意思,只好乖乖坐在沙发上。

    “王妈,好好招待他们。”曲洋说道。

    “少爷放心,我这就去准备一些点心和水果。”王妈笑着说。

    “好。”曲洋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肖哥,那我们走。”

    “恩。”肖遥点了点头,到了曲家,客随主便,他虽然有些好奇为什么曲洋不是直接带着自己去见他的父亲,而是先去见他的爷爷,但是他相信曲洋这么安排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没有必要问的太细。

    跟在曲洋的身后,两个人上了三楼。

    推开一扇木门,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正坐在朝阳的窗户前,端着一个小茶杯,喝着茶,看着窗外的风景,看上去神闲气定。

    “爷爷。”曲洋轻声说。

    老人转过脸,看了眼曲洋,又看了看曲洋身边的肖遥,问道:“这位是?”

    “高峰先生的高徒,肖遥。”曲洋说。

    “哦?!”老人猛地站起身,身材依旧魁梧,不像别的老人到了年龄,身高也会往回缩。

    他的脸上虽然已经被岁月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但是眼神中却依然闪烁着精芒,犹如一闪放映机,播放着他年轻时候的雄姿。

    “高峰神医的徒弟?肖遥?这个名字我听过,哈哈,诸葛焚天的徒弟,在你手上可也吃了不小的亏呢!”曲洋爷爷笑着说,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赞赏之色。

    “老爷子过奖了,运气好而已。”肖遥拱手说道。

    “你这才是过谦了,先坐下。”曲洋爷爷说。

    肖遥倒也没客气,坐在了老爷子的面前。

    “曲洋,这是你请来的?”曲老爷子问道,“你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周磊在中间牵线了。”曲洋说道。

    曲老爷子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那就难怪了,肖遥,你愿意来,可真是太好了,先喝杯茶。”

    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不敢喝。”

    “有什么不敢喝的?”曲老爷子饶有兴趣问道。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现在病人还没有看到,到底是什么病症我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把握,更是没有影子的事情,所以这杯茶,我还真不敢喝。”

    “哈哈!说的也是!好了,那你们也别在我这耽误时间了,赶紧去。”曲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似乎又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妥,索性站起身,说:“我和你们一起去。”

    曲洋在边上解释道:“这两天,我们曲家一直在找名医,但是爷爷有吩咐,只要找来医生,就必须先让他过目一番,看看有没有滥竽充数的,不过,你还是他第一个要亲自陪同的。”

    肖遥笑:“那我倍感荣幸了。”

    曲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别听这小子胡说了,其实,我就是害怕失望而已。”

    肖遥愣了愣神,深有感悟:“明白了。”

    因为害怕失望,所以不敢跟着去看,这就是曲老爷子的想法。

    但是现在,他却愿意跟着肖遥一起过去,显然,他是相信肖遥的。

    这再次让肖遥赶感到了压力。

    老实说,现在他还是毫无头绪,所以,什么包票也都不敢打,他真不知道曲老爷子这么相信自己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自己的身后有大爷爷这一座大山,还是因为他听说过自己的一些故事呢?

    到底是什么原因,肖遥不清楚,他也没有打算非得将这个问题给搞清楚,平白无故浪费时间而已。

    跟在曲洋的身后,肖遥又来到了二楼。

    “我爸就在里面。”曲洋的脸色,已经没有先前看着那么轻松了。

    其实,肖遥早就看出曲洋的眼神中有一抹神伤,只是这小子隐藏的太深,一般人难以察觉而已。

    一个人的声音可以伪装,相貌,身材,都可以,但是唯独有眼神不可以,毕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至于一些小眼睛的人,可能只是窗户开了条缝。

    轻轻推开房门,肖遥刚迈步进去,就立刻顿下了脚步。

    “肖遥,怎么了?”曲老爷子察觉到了肖遥的异常,开口问道。

    “有一股味道,很难闻。”肖遥说。

    “我父亲的身体,这几天已经有些溃烂了,小面积的,不过也控制不住。”曲洋小声解释道。

    肖遥摆了摆手:“我不是指这个,算了,暂时说不清楚,我先看看。”

    肖遥走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

    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盖着被子,两只手露在外面,身上也确实传来了一阵臭味,腐烂的味道。

    人还有生机,但是身体却已经开始腐烂,这着实有些古怪。

    肖遥眉头始终紧皱。

    “肖哥,怎么样?”曲洋问道。

    “这才多长时间?那么着急做什么?”曲老爷子对着曲洋训斥了一句。

    肖遥深吸了口气,拉过来一张板凳,坐了下来,伸出手把住了曲洋父亲的脉搏。

    “看样子,应该是中毒,但是,又感觉不到毒液,即便毒液藏在骨头里,也是能看出来的,可是,我却什么都看不出来,这还真是奇怪了。”肖遥摸着下巴说道。

    这是他见过最古怪的病症了。

    曲洋的眼神中已经流露出了一丝失落。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