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唯恐天下不乱
    肖遥感觉自己的想法简直都有些近乎于疯狂了。..

    这在别人看来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先前紫金门的大弟子,资质可真是愚钝啊,在这样的环境下,修为还那么低,这么多年了才刚刚进入灵气境界,不对,准确的说,只是刚刚迈进去一条腿而已,丢不丢人啊!

    原本肖遥还挺佩服那个大弟子的,觉得对方的修为高,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个渣渣,而且,这戒指原本就是那个大弟子的,肖遥才不相信对方压根就没有发现这戒指里面的秘密呢,说出去谁相信啊?

    退出戒指空间之后的肖遥,也没有感觉到任何饥饿,干脆又进入了戒指空间开始继续修炼,反正外面的时间过去的那么慢。

    又在戒指里待了差不多有三天的时间,肖遥意识到自己在这么修炼下去的话,精神状态可能受不了,毕竟,虽然这在外面只过去了两个小时,可是肖遥却已经是四天都没有休息了,在这么下去的话,肖遥都得担心自己会不会走火入魔了。

    欲速则不达,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他必须得小心谨慎。

    等退出戒指空间之后,房门正好也被敲响了。

    “难道自己每次出来都是掐着点的?”肖遥嘴里念叨了一句,上次自己闭关刚结束,秦芊芊就来敲门了,这一次虽然不是闭关,可也差不多,如果又被秦芊芊打扰到,估计又是一场麻烦。

    不过,刚他想站起身的时候,却发现浑身上下都是一阵刺痛。

    “奶奶的,这是什么玩意,难道是因为我长时间灵魂出窍了?”肖遥骂了一句,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应,只是这种不适应存在的时间很短,差不多只有一分钟的时间,那种感觉就已经消散了。

    而在这一分钟里,外面的秦芊芊已经开始砸门了。

    “肖遥,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可就要撞门了啊!”

    “这哪是什么女人,哪是秦家的大小姐,简直就是一个土匪啊!”肖遥心里骂了一句,也站起身,走到了跟前,伸出手拉开了门。

    “嘿,你可算是开门了啊!怎么着,先前是睡着了?”秦芊芊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是睡着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确定是睡着了?”秦芊芊愣了愣,双眼直勾勾看着肖遥,问道,“那你眼睛里怎么还到处都是血丝啊?你这是几天没睡觉了?”

    肖遥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给出去的解释是多么的——假了。

    “行了,先不说这个,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肖遥问道,他也没有必要非得和秦芊芊解释清楚,而且,好像不管自己怎么解释,都显得那么苍白,索性直接转移话题,问问秦芊芊来这里的目的。

    “没什么啊,我就是看你先前脸色不对,所以上来看看,怎么了,有什么心理压力吗?”秦芊芊依靠在木门上抱着肩膀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

    从诸葛焚天那里得到了那么多消息,要说没有心理压力,那简直就是扯淡。

    以前他也没觉得自己身上的吊坠到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当然,除了在武家自己炼丹的那一次,只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上简直就有一个无价之宝,虽然这个钥匙,对他而言,还没有什么用处,可是,整个世界的强者似乎都在盯着,还不知道自己会有多大的麻烦,光是那个紫金门,就足够自己头疼一段时间了。

    而让肖遥感到有所慰藉的是,现在,紫金门似乎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对肖遥出手,否则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找肖遥的麻烦实在是太简单了,完全没有必要只派一个大弟子来,还是来送死的,他们似乎,有什么顾及。

    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肖遥一时半会的也没有想明白,先前那个紫金门大弟子看样子似乎对这个吊坠势在必得,所以,要说紫金门对吊坠没有多大的兴趣显然是不可能的。

    其中的理由,肖遥一时半会想不通。既然是想不通的问题,他也懒得去想,只是白白浪费脑细胞而已。

    “赶紧下来吃饭,我妈妈她们可都等着你呢!”秦芊芊说道。

    肖遥笑了笑,说道:“对我没敌意了?”

    “你自己不也说了嘛!你对秦家的家产也没有什么兴趣,我对你为什么还要有敌意啊?而且,你说的也不错,现在的我,确实不适合接管秦家,我还需要成长,你比我聪明很多,如果以后真的是你成为秦家的掌舵人,我也是能够接受的。”秦芊芊说道。

    肖遥也不知道秦芊芊此时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在第一眼看到秦芊芊的时候,肖遥觉得对方似乎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心里压根就藏不住什么秘密,可是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实际上,秦芊芊的心里对着有很多不满,她只是没有表达出来而已,

    也就是说,这个女孩也算是个有心机有城府的姑娘,只是这和肖遥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反正他也没想到非得和对方去打交道,虽然是表亲,但是不要说秦芊芊了,就是秦鸾,肖遥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即便秦鸾是他的大姨,可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面了,这接触也没有多久,如果非得说自己对秦鸾多么的敬重,非常珍惜这个大姨,那肯定是扯淡了。

    至于秦柔,那就完全不一样了,秦柔是肖遥的母亲,血浓于水,这样的感情不是可以简简单单解释清楚的。

    “肖遥,我听我小姨说,你过段时间,可能还要和岛国的人打架啊?”秦芊芊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

    虽然这件事情自己没有和秦柔提过,但是,自己这段时间和周家接触这么多,而秦柔想得到的消息,似乎也没有得到的,所以秦柔现在知道,肖遥也没有什么可好奇的了,再说了,他也没想过非得去隐瞒什么,毕竟等到了那个时候,想瞒也瞒不住了。

    “那你到时候带着我一起去好不好啊?”秦芊芊说道。

    “不。”肖遥摇头。

    “为什么啊!”秦芊芊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肖遥拒绝的这么果断,下一秒就要爆发了,“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够意思啊?我又不是提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要求,更没有逼着你杀人放火的,作为你的表姐,我只是提出了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答应,是不是该过分了啊?”

    肖遥眯了眯眼睛,说道:“如果你想让我帮着你杀人放火的话,倒不是很难。”

    秦芊芊:“……”

    肖遥继续说道:“作为一个女孩,没事就多研究研究女红,当然了,我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不可能的,我估计你长这么大了都不知道女红()的红怎么读呢。”

    秦芊芊还真不知道。

    不要说她了,即便是她妈妈,这么多年了也不会补衣服啊!

    连秦鸾都不会的事情,还希望秦芊芊能懂,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哎哟,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还有些大男子主义呢?”秦芊芊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都没有认为女孩就一定得相夫教子,我不带你去,也并不是觉得你没有资格去,我只是觉得你去了很容易添乱,你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要是真把你带去了,还不知道出什么状况呢,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的好。”

    秦芊芊气的都恨不得扑上去挠肖遥了。

    前提是,肖遥能给她这个机会。

    “行了,赶紧吃饭。”肖遥也没等秦芊芊继续说下去,就赶紧下了楼。

    正如秦芊芊说的那样,这个时候,秦柔和秦鸾都已经在等着肖遥吃饭了。

    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早就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也不知道她们等了多久。

    “肖遥,你没事?”看到肖遥秦柔就赶紧站了起来。

    “妈,我没事。”肖遥摆了摆手,笑道,“以后你和大姨想要吃饭的话就不要等我了,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时间。”

    秦柔苦笑了一声,说道:“那你先前在楼上到底在忙些什么呢?”

    肖遥沉默了片刻,刚打算开口,就被秦柔挥手打断了。

    “行了,看你先前的犹豫,估计就是在想着要编造什么样的理由了,既然是这样还不如不说,先吃饭。”秦柔说道。

    肖遥瞪大了眼睛看着秦柔,这还真是自己老妈啊!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她都能猜的清清楚楚,要说她不会读心术,都没有人敢相信。

    吃饭的时候,秦芊芊也开始向秦柔告状,说肖遥先前拒绝自己的事情。

    在听完了秦芊芊的话之后,秦鸾倒是点了点头:“肖遥说的不错,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如果真把你带去了,谁知道你会捅什么娄子。”

    “你还是不是我亲妈啊!”秦芊芊要抓狂了,肖遥这么说自己也就算了,结果自己老妈竟然也这样看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有像他们说的那样那么差劲吗?

    “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天下要是太平了,你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肖遥还不忘补一刀,反正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嘴上自然也就这么说了。

    “肖遥。”秦芊芊忽然笑眯眯看着肖遥。

    “干什么?”肖遥忽然有一种发毛的感觉。

    “你有没有经历过,睡得很好,却忽然发现自己裤子里有只老鼠啊?”秦芊芊问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