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想忘都难
    对于诸葛焚天说的那个什么圣门,钥匙之类的,肖遥短时间内还是没有办法理解,不过他也仔细想了想,自己现在离那些东西还很远,最起码现在是绝对接触不到的,所以自己现在即便不能理解,似乎也不会影响到什么。

    想到这些,肖遥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至于那个什么紫金门,他们会不会来报复,肖遥并不清楚,不过听诸葛焚天说的,那个紫金门绝对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如果对方真的来找自己的麻烦了,肖遥索性将脖子递过去算了,这也是担心都没有用的问题了。

    诸葛焚天看着肖遥脸上的表情,笑着说道:“看得出来,你现在是一点都不紧张啊。”

    肖遥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倒是你了,现在修为忽然要往前迈出一步了,该紧张的人应该是你?”

    诸葛焚天笑了笑,说道:“你这么说倒也没错,不过我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

    “你的信心是从哪来的啊?”肖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眯着眼睛看着诸葛焚天,问道,“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对自己还这么有信心?”

    “有信心和年纪大没什么关系,而且,你就没有这么想过吗?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在劲气巅峰,我都已经停留这么多年了,也就是说,在这些年里,我每时每刻都在做着准备,都已经准备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难道我不该有信心吗?”诸葛焚天反问道。

    听了诸葛焚天的话,肖遥觉得对方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如果是他坐在对方的那个位置,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信心了,毕竟,他能体会到诸葛焚天此时的心情,都已经准备了这么多年了,无时无刻都在做着准备,如果真的失败了,这样的打击,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够接受的。

    “你今天叫我过来,其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肖遥问道。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接下来,我要闭关了。”诸葛焚天说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肖遥好奇问道,老实说,他觉得诸葛焚天闭关对自己而言也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那样一来,也少个人给自己添堵了。

    “这和你当然有关系了,除了庞一二和你的那个二爷爷之外,你就是华夏的最强者了,现在,那两人的行踪飘忽不定,首先是庞一二,想要找到他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而你的二爷爷,老实说,他身上的江湖味道实在是太重了,所以,难以担当大任。”诸葛焚天说道。

    “我没这么觉得。”肖遥抽了抽鼻子语气颇为不满。

    怎么说惊雷也是他的二爷爷,现在诸葛焚天就当着他的面说他二爷爷的坏话,要是肖遥会给对方好脸色那才是真的奇了怪了。

    诸葛焚天知道肖遥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也不生气,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肖遥继续听下去,最起码得让自己将话说完。

    “虽然你不高兴,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如果你不高兴,先放在心里,不管是你二爷爷还是庞一二,都不是可以担当大任的人,我闭关了,我身上的中单就必须得卸下来,这也只能靠你了。”诸葛焚天说道。

    肖遥一张脸瞬间懵逼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以后,就该是你住在红墙里了,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诸葛焚天说道。

    肖遥满脸的郁闷:“我不明白,这都是你的事情,你凭什么直接扔给我啊,再说了,即便你真想找个人,你也可以找你那个徒弟长剑行啊!”

    “长剑行不是已经被你打败了吗?”诸葛焚天笑着说道。

    “就因为他输给了我,这个锅就得我来背了啊?”肖遥简直都要抓狂了,这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

    诸葛焚天气的吹胡子瞪眼了:“这不知道是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情,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背锅的了?”

    老实说,诸葛焚天真的没办法理解肖遥的想法了。

    如果换做别的内江湖的人,得到这样的消息肯定会立刻高兴地疯了,只是到了肖遥这,似乎还变成了某一种累赘一般,他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世界观有问题,还是肖遥的世界观有问题。

    其实,讲道理的说,诸葛焚天也希望能将这个位置留给自己的大徒弟,但是现在长剑行都已经被肖遥给打败了,而且当时还闹得那么厉害,如果真的将长剑行推出去,恐怕现在长剑行就得成为所有人的笑话了。

    更重要的是,长剑行现在的心态也出了问题,对他而言,现在首要的问题就是让长剑行赶紧恢复自己的心境,如果没有办法恢复的话,长剑行这辈子基本上也就是这样了,作为长剑行的师父,这可不是诸葛焚天愿意看到的。

    肖遥是真的不高兴了:“诸葛焚天,你这么做太不厚道了啊,老实说,这一次你突破,有没有我的功劳?”

    “当然有了,这是不可否认的,否则我也不会告诉你这么多事情啊。”诸葛焚天说道。

    肖遥气的跺脚:“既然是这样,你还这么黑我?”

    诸葛焚天真想一脚将肖遥给踹出去。

    “这怎么就变成黑你了?难道你觉得这对你而言没有好处吗?再说了,你不是也已经答应了周家,将要迎战岛国松下疾风了吗?”诸葛焚天说道,“你看看,即便是我还没有闭关,但是他们现在都已经想着找你帮忙了,虽然你还没有坐上我的这个位置,可是你已经在做一些我该做的事情的。”

    “怎么,你就因为这个不高兴了啊?”肖遥问道。

    “不高兴?”诸葛焚天好奇道,“我为什么要不高兴啊?这对我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每一个修炼者,都希望能够让自己轻松下来,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修炼上面,难道你不是吗?”

    “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修炼更加重要的事情,比如家人,朋友之类的。”肖遥正色说道。

    “……”诸葛焚天真懒得和肖遥说话。

    这还真是自己说一句对方抬一杠啊!有意思吗?

    他深吸了口气,努力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说道:“总而言之,这对你而言不是什么坏事,你可以好好考虑,就你目前这个阶段,和国家搞好关系总而言之不会有错的。”

    肖遥沉思了片刻,没有说话。

    他在仔细消化着先前诸葛焚天说的话。

    老实说,他觉得诸葛焚天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反正自己和国家搞好关系,是肯定没错的。

    不过,短时间内,肖遥觉得自己也挺忙的。

    他说道:“你说的那些,还是不靠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这些事情压根就没什么兴趣,再说了,你想让我和你一样蹲在这样一个地方,我觉得不出三天我就得疯了。”

    “这话说的。”诸葛焚天笑着说道,“如果这就是你担忧的问题,我觉得你是想多了,这么长时间了,你看到谁限制我自由了吗?有人敢限制我自由吗?”

    肖遥问道:“那听你的意思,我想去哪就可以去哪了?”

    “不然呢?”诸葛焚天不答反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没有再次吭声了。

    “行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也可以自己好好想想,总而言之,这对你而言没有什么坏处。”诸葛焚天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看诸葛焚天这样子他都懒得继续往下说了,反正该说的自己都已经说了,等到时候要是自己没有将诸葛焚天的工作做好,对方也没有理由来挑刺,反正现在他对自己是没有什么信心。

    说到这里,秦芊芊已经屁颠屁颠跑了回来。

    “你们还没有聊好吗?”秦芊芊问道。

    肖遥看了诸葛焚天一眼,站起身,说道:“我们可以走了。”

    “啊!这么快啊?我还想和这个老头多聊一会呢!”秦芊芊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肖遥嘴角狠狠抽了抽。

    “在华夏,估计也只有你能在这叫着老头了。”肖遥说道。

    “别这么说。”诸葛焚天冷笑了一声,“你太看不起你自己了——你对我很尊重吗?”

    肖遥翻了翻白眼,搞得好像自己犯了很大的错似得。

    “行了行了,你要是有什么话想要和人家说下次就写信,反正我要走了。”肖遥说道,在诸葛焚天这里还没有待多久,肖遥就已经感觉到了很多压力,要是再待下去的话,他真不知道诸葛焚天还要给他带来什么具有爆炸性的消息了。

    反正肖遥是没有办法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更何况边上还有个始终瞪着他的长剑行呢?

    “好。”秦芊芊撇了撇嘴,她是跟着肖遥来的,现在肖遥要是走了,她也没有留在这的理由了,无奈之下,她也只好跟着肖遥一起往回跑了。

    虽然还没有待够。

    “诸葛先生,那我就先走了。”肖遥说道。

    “走。”诸葛焚天摆了摆手,“记住我和你说的那些话。”

    “想忘都难。”肖遥长舒了口气如实说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