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交手
    秦柔嘴上的胶带被撕下来之后,她着急道:“肖遥,我们走,不要冒险了。..”

    肖遥笑了笑:“杀他,还不算是冒险。”

    听到这句话,那个墨镜男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哈哈!原本我还以为我已经是个非常自大的人了,却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要自大,是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你可以杀了我的啊?”那个男人笑着问道。

    肖遥笑了笑,说道:“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是不是自大,你很快就知道了。”

    “何必呢?”那个男人看着肖遥,摇了摇头,说道,“先前我就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个吊坠在你的手上也没有什么用,你为什么还要舍不得这个吊坠呢?甚至还要为了这个吊坠付出生命,说实话,不值得啊!”

    “你以为,我想要留下你,是因为这个吊坠?”肖遥好奇问道。

    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简直比肖遥还要好奇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说实话,对于那个吊坠,我还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但是你让我不高兴了,你让我妈受了委屈,你觉得今天我还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吗?”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

    男人不由一愣,愕然道:“就是为了这个?”

    “就是为了这个!”肖遥眼神中闪过了一缕杀机,说道,“所以,今天如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活着离开了。”

    “幼稚!”男人冷哼了一声,“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想要和我动手,和以卵击石没有什么区别,算了,多说无益,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实力,免得以后你还在别人的身上吃亏,那样倒也不值得了。”

    “呵呵,我能不能吃亏,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肖遥说道。

    楚辞穹身影低沉:“所有家兵,做好准备!”

    “怎么,你还打算人多欺负人少啊?”那个男人稍微愣了一下,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惊慌的神色,显然,对于那些人手中的武器,他是真的忌惮了。

    “楚叔叔,不要让你这些家兵出手。”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

    “肖遥,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楚辞穹着急了。

    他真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人带都已经带来了,现在竟然不需要他们出手,难道现在肖遥还打算和对方讲什么江湖道义,打算一对一单挑吗?老实说,他是真的不明白肖遥的想法了。

    肖遥摇了摇头:“楚叔叔,我有自己的想法,相信我。”

    楚辞穹满脸的无语。

    他是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虽然他也希望自己去相信肖遥,可是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

    秦柔和楚辞穹的态度倒是差不多:“肖遥,不要胡闹啊!这个人看上去似乎不简单,我可不希望你发生什么意外……”

    肖遥摇了摇头,其实他并不是意气用事,也不愿意和对方一对一,但是,如果真的要让家兵出手的话,恐怕对方现在就会扭头离开,如果真的是那样,肖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将对方强行留下了,原本主动地局势反而会变得被动,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希望让楚辞穹出手的原因。

    如果不是因为忌惮这些,他现在就想直接拿过一把枪将这个讨厌的男人给突突了。

    他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做事情的时候也不会太讲究是否正大光明,开什么玩笑,他以前可是杀手啊,作为一个杀手,怎么可能会喜欢正大光明呢?躲在漆黑的角落里寻找着机会,这才是肖遥愿意做的事情。

    想到这些,肖遥脸上的笑容也露了出来,看上去似乎有些自信,只是不知道肖遥现在是真的自信还是刻意表现给别人看的,只是现在看来,后者的可能性似乎要要大一些。

    “来,我还真想要看看,那个男人的儿子,到底有多么强大。”男人深吸了口气。

    “你认识我的父亲?”肖遥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哈哈,这还真是个笑话了,只要是个修炼者,怎么可能不认识你的父亲呢?”男人笑着说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笑着问道;“如果你真的杀了我,就不怕我老爹来杀了你吗?”之所以这么问,其实也就是他想从对方的口中得到更多关于自己父亲的下落。

    “哼,你以为你爹还能回来吗?只听说过那个地方有人进去过,还真没听说过那个地方有人出来过,也就是说,那个地方只能进去,想要出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你还是放弃你这种想法。”男人说道,“如果你老爹真的还能回来,不要说杀了你了,你一根汗毛我或许都不敢动,否则,即便是我们整个紫金门,都会被你老爹给毁了,但是现在嘛!你觉得,我们还有害怕的理由吗?”

    肖遥的心情顿时不是很好了。

    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老爹不能罩着自己了,而是因为,听对方说话的意思,似乎自己的老爹压根就不可能回来了。

    他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身后的秦柔,果然,秦柔眼神中流露出了黯淡的光。

    “妈,别想那么多,这个男人说的话,也未必就可信。”肖遥赶紧说道。

    “我知道。”秦柔苦笑着点了点头,只是脸上的笑容不管怎么看着,显得都是那么牵强,显然,肖遥这样安慰的方式,也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好了楚叔叔,你还是先把我妈妈带走。”肖遥说道。

    楚辞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秦柔说:“小柔,我们还是先离开。”

    “不,我不走!”秦柔使劲摇了摇头,“我要和肖遥一起走。”

    “妈,你用不着等我啊,我肯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而且你在这里,我反而会感到束手束脚的,这会影响我战斗力的。”肖遥笑着说道。

    这么说显然只是一个托词了,虽然肖遥对自己还是有些信心的,但是他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最多也只有一个五成的胜算而已,万一自己真的输了,秦柔他们能安全离开才是最重要的,这个男人绑架了自己的妈妈,肖遥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那个吊坠可能就是自己能否找到父亲的唯一办法,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的。

    秦柔看了看肖遥,苦笑着点了点头:“算了,你和你爹还真是一模一样,我在车上等你,到时候咱们一起回家,如果你走不了的话,那我也不走了,我失去了你爹,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肖遥重重点了点头:“妈,你就放心,我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可比我那个老爹靠谱多了。”

    秦柔翻了翻白眼:“反正暂时是没有发现。”

    肖遥:“……”

    “行了,我说你们磨磨唧唧的,还能不能结束了?要打就赶紧打!”那个带着墨镜的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肖遥转过脸,深吸了口气,死死盯着那个男人。

    “那么着急死吗?”肖遥寒声问道。

    “我着急死?”墨镜男人哈哈笑道,“我着急赶紧弄死你才是真的,等你死了,我也就可以回去了。”

    肖遥对着楚辞穹点了点头,楚辞穹也秦柔朝着宾利车的方向走去,而那些家兵,也在肖遥眼神的示意下都离开了。

    秦柔在离开之前,忽然抱住了肖遥。

    “儿子,记住了,一定要安全。”随后又用极小的声音说,“这个你拿着。”

    还在肖遥疑惑的时候,他就感觉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手中。

    之后,秦柔就离开了。

    肖遥并没有去看自己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却已经猜到了一些。

    “现在,我们该有一场较量了。”肖遥转过脸看着那个墨镜男人,正色说道。

    墨镜男人冷哼了一声,忽然迈开脚步,朝着肖遥以飞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一阵罡风,扑面而来。

    肖遥深吸了口气,体内的灵气在这一刻也疯狂运转了起来,最后他也往前迈出了一步。

    “记住今天,你的忌日。”肖遥说道。

    男人都要郁闷了:“即便真的是我的忌日,这还需要我记着做什么啊?难道我还能自己给自己上坟吗?”

    “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这么较真有意思吗?”肖遥对这个男人的态度感到非常不满意。

    男人:“……”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冲到了肖遥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匕首一样,光芒大涨。

    “给我去死!”一声怒吼,仿佛雄狮咆哮。

    肖遥脸色不变,也立刻伸出手腕,只听见叮当一声脆响,一股劲气以二人为中心向周围扩散,犹如形成一个强大的风眼,那个墨镜男人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脸色略显苍白,而肖遥此时的表情比起对方也好不到哪去。

    那墨镜男人满脸的震惊,即便他带着墨镜,肖遥也能想到那墨镜下的眼睛是流露出了怎样的惊讶。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