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救出秦柔
    “怎么,不可以吗?你有什么意见?”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皱了皱眉头看上去似乎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嘿,我能有什么意见啊,我就是有些好奇,这个吊坠是个什么东西啊,你们还想把这个要走?”肖遥好奇问道。

    当然了,他此时的好奇完全是装出来的,这个吊坠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肖遥到现在也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这绝对是好东西,上次为了炼丹,自己体内的灵气都显些被吸干了,也就是那个时候吊坠发挥了作用,这也保住了自己的修为,也让体内的内力变成了元力,可算是给了他翻天覆地的变化。

    听秦柔说,这个吊坠是自己的父亲留下来的,但是这个吊坠到底是什么东西,自己老妈似乎也不知道,还有就是,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个吊坠是好东西的呢?甚至肖遥都很好奇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么一个吊坠的,难道他们早就开始注意自己和自己老妈了?

    “少废话了,赶紧将吊坠给我,反正这个东西在你那也发挥不了它的作用。”男人皱着眉头,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楚辞穹在边上,并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现在他也很心急,但是他相信,肖遥是一个非常有分寸的人,而且他也很好奇,肖遥身上的这个吊坠到底有什么作用,对方为了这个吊坠,竟然愿意这么冒险。

    “既然你们想要我身上的吊坠,为什么不早点联系我呢?”肖遥好奇问道。

    “……”那个男人冷哼了一声,没好气道,“现在不是你问我问题的时候,少废话了,赶紧将吊坠给我。”

    他怎么可能告诉肖遥,他是在先前才知道吊坠在肖遥的手中呢?

    “我还没有看到我妈。”肖遥说了一句。

    男人眼神中流露出了不满:“现在不是你问我这些问题的时候,抓紧时间将吊坠给我,否则的话,你就见不到你妈了。”

    “哼,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现在我连我妈到底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凭什么将吊坠给你啊?”肖遥看着对方的眼神简直就像是看着傻子一样。

    那个男人仔细想了想,忽然觉得肖遥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虽然心里有些不耐烦,但是他觉得既然肖遥都已经到了自己的地盘,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闪失,自己即便着急,也不需要急在这一时。

    想到这些,他深吸了口气,说道:“好,那你们就等着。”

    说完他就重新钻进了工厂里。

    等那个男人离开只有,楚辞穹才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肖遥,这个吊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对方这么看重呢?”

    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吊坠是我父亲留给我的,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我敢确定这是好东西,我只是有些好奇,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个吊坠的,还有就是这个吊坠到底有什么作用,这些问题,肖遥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想清楚,不过现在他也不着急,反正该想明白的问题自己一定能搞明白。

    “你父亲给你的?”楚辞穹想了想,苦笑着说道,“听你这么说的话,这个吊坠还真是好东西了,虽然我对你那个父亲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肖遥也有些惊讶了:“我真没想到,能从你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有些人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他的实力,却是没有办法否认的。”楚辞穹说这番话的时候态度倒是非常的淡然。

    肖遥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个时候,先前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已经拉着被绑起来的秦柔走了出来。

    看到秦柔没有什么危险,肖遥和楚辞穹这也松了口气。

    “所有人做好准备。”楚辞穹低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也是说给他身后的那些家兵说的。

    他这句话,也被那个男人听得清清楚楚。

    对方对此只是嗤笑了一声:“哼,难道你以为这些人,就能将我拿下吗?先不要说我了,即便是肖遥,他们都未必能将拿下。”

    肖遥听对方这么说就不高兴了,整的他好像比自己牛很多似得,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心。

    不过,对方说的这句话倒也没错,虽然他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到底怎么样,但是,就楚辞穹带来的这些家兵,想要拿下肖遥都有些困难,虽然肖遥也会忌惮他们手中的武器,可是即便不能全部将他们杀了,想要离开还是非常简单的。

    说的简单点,这些家兵也只是一种威慑力而已,至于真正的战斗力,还得是肖遥自己。

    肖遥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原本他就没有对别人抱有什么信心,他只相信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肖遥,现在你可以将你手中的吊坠给我了吗?”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看着肖遥说道。

    被绑起来的秦柔,这个时候还使劲冲着肖遥摇头,显然并不希望肖遥将吊坠给他。

    “可以给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肖遥说道。

    男人有些生气了:“我说你这一天到晚的,哪来这么多问题啊?”

    “反正吊坠马上都要给你了,最后让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没有多过分?”肖遥笑着说道。

    男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抓紧时间问。”

    “这个吊坠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呢?”说话的时候肖遥都已经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给取了下来,他也看了一会,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哼,这个你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这个吊坠,是一把钥匙。”男人笑着说道。

    似乎这个问题,他并不打算隐瞒什么,或者说,这压根就算不上是一个秘密。

    “钥匙?”肖遥有些错愕,“你说这是一把钥匙?”

    “是的,这把钥匙如果在你的手上,将会起不到半点作用,但是如果到了我们紫金门的手中,作用就很大了,而且所有门派家族,都会希望得到这把钥匙,行了,可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剩下的,你不配知道了。”男人说道。

    他和肖遥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是不屑,好像肖遥在他的眼里就像一只蝼蚁一般。

    肖遥也不生气,他倒是挺希望对方继续这么骄傲下去的。

    对方越是自满,越是自傲,他的机会,也就越大了。

    “好,我可以把吊坠给你了。”肖遥说道,“不过你得保证我妈妈的安全。”

    “你这话说的,实话告诉你,我对你妈还有你们这些人的命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这个吊坠,仅此而已。”墨镜男人说道,“你们还不配我出手。”

    楚辞穹稍微皱了皱眉头:“我们一一手交人一手交物。”

    “哼,你们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本。”那个男人不悦道。

    肖遥倒是笑了:“看来,你心里也是有些忌惮的啊。”他算是明白了,如果这个男人想要走的话,楚家的家兵或许并不能将对方怎么样,但是,如果对方只身一人没有了秦柔作为依仗的话,也不敢和那些家兵手中的武器硬碰硬的,这一点倒是和肖遥差不多,这也让是肖遥有了一些底气,或许这个男人的实力要比自己强上一些,但是绝对不会强太多!

    这给了肖遥一些信心。

    “肖遥,你们倒是一点诚意都没有啊!”男人眼神布满了阴霾,看得出来他的耐心似乎已经被肖遥耗得差不多了。

    肖遥也没有继续去激怒对方,毕竟现在自己老妈还在对方的手上,如果可以激怒对方的话,这对肖遥而言,一点好处都没有。

    想到这些,他深吸了口气,说道:“我现在就可以将吊坠给你,之后你再放了我妈妈,如何?”

    “可以。”男人笑着点了点头。

    他对肖遥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

    肖遥伸出手,就要将吊坠给扔过去。

    “肖遥,你真的相信他?”楚辞穹无奈道。

    “放心,楚叔叔,相信我。”肖遥低声说道。

    听肖遥这么一说,虽然楚辞穹还是有些不放心,可也不好多说什么了,毕竟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想要一手交人一手交物,对方压根就不愿意答应,而且现在他和肖遥的想法倒是也有些像,都不愿意在激怒对方了,对于吊坠而言,他们还是更担心秦柔的安全。

    肖遥将吊坠给扔了过去,没有半点犹豫。

    仿佛他对于吊坠没有任何恋恋不舍似得。

    男人伸出手,将吊坠接住,看着手中的吊坠,他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激动地神色。

    “现在你可以将我妈交给我们了吗?”肖遥问道。

    男人松开手,看了看秦柔:“过去。”

    秦柔瞪了他一眼,朝着肖遥等人走来。

    “行了,现在人你们可以带走了,我也该离开了。”那个墨镜男人说道。

    肖遥解开了秦柔身上的绳子,确定秦柔的身体依然处于健康状态之后,这也松了口气,原本悬着的心算是彻底落了下来。

    “楚叔叔,将我妈带走。”肖遥说道。

    “那你……”楚辞穹话没说完,就被肖遥挥手打断了。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