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善良是懦弱!
    听了那个男人的话之后,不单单是肖遥,楚辞穹也松了口气。..

    先前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次他们会白跑一趟,再次陷入郁闷之中,可是现在,这个男人都已经不打自招了,原本肖遥还打算好好套一套对方嘴里的话,现在看来,似乎都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知道什么,全部说出来。”肖遥说道。

    “我知道的真的很有限啊!”那个男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先前说错话了,索性这个时候连抵赖都懒得抵赖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还说秦柔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对方要是能相信他的话,只能证明人家脑子有了。

    现在看来,对方显然是正常人,所以,说假话糊弄对方成功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他也该庆幸自己没有做出那种愚蠢的选择,否则就以肖遥和楚辞穹此时愤怒的状态,还真不会和他客气。

    “你知道的有限,就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肖遥阴沉着脸说道。

    他现在都有想要掐死眼前这个混蛋的冲动,但是也就因为他还需要从对方的口中得到关于自己母亲的信息,所以他还必须留着对方一条命。

    那个男人咳嗽了一声,眼睛四下张望着,许久又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肖先生,这样,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你就放我走,怎么样?”这小子倒也不傻,知道这是他最后唯一能依仗的了,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和肖遥谈清楚的话,说不定等会人家压根就不会放他走了,等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的追悔莫及了。

    “你还要和我讨价还价?”肖遥一愣,好奇问道。

    “难道我不该这样吗?”男人苦笑着说道,“谁都不想死,我也不想,你是什么人,其实我还是非常清楚地,你可以杀了我,没有任何难度,也不会有任何麻烦,所以,现在我的命就握在你手上了,如果我不趁着现在和你谈谈条件的话,那我等会可能就活不了了。”

    肖遥本来还有些生气,但是仔细一想,觉得对方说的似乎还是挺有道理的。

    “既然你知道你的命握在我手上,还敢和我谈条件,你不要命了吗?”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

    “如果我现在就说了,那我想,只要我话音刚落,估计我就已经变成一个死人了,但是如果我不说的话,我还有一线生机,即便是个傻子,也知道这个时候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那个男人歪着脖子说道。

    看他的样子,还真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肖遥和楚辞穹对视了一眼,都是一副无语的表情。

    虽然生气,但是面对这样的人,他们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那你就不担心,我到时候会出尔反尔吗?”肖遥问道。

    “惊雷的弟子,可不会出尔反尔,我相信你的人品。”男人笑着说道。

    他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肖遥的什么弱点一样。

    “你这是在利用我的善良和守信!”肖遥看上去非常的生气。

    “那,肖先生,我先前的提议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男人问道。

    “……”肖遥沉默了很久,仿佛陷入了某一种挣扎中,最后,他无奈叹了口气,看了眼那个男人,眼神中满是颓然,“你赢了,我答应你,只要你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我就放了你。”

    “一言为定!”男人看上去似乎有些激动了。

    他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一言为定。”肖遥说道。

    “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其实我是紫金门的弟子,只是被赶了出来而已,而那个绑架秦柔的就是我的大师兄,至于他们到底为什么要绑架秦柔,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想,这和金钱没有什么关系,紫金门从来都不缺钱,他们对世俗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而且,我那个大师兄现在还在京都,只是你们到底能不能打败他,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还有,我不会跟着你们一起去的,如果他知道是我背叛了他,我一定会死的!”那个男人说道。

    这还真是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了。

    老实说,肖遥还是挺喜欢和这样的人合作的。

    “将地址给我。”肖遥说道。

    “我口袋里有一个纸条,那个纸条就是地址。”男人说道。

    肖遥一愣,问道:“难道你早就想到,你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了?”

    男人苦笑了一声,说道:“敢绑架秦柔,还不抓紧时间离开京都,这和找死简直没有区别,我那个大师兄实在是太骄傲了,骄傲到自认为天底下没有人能将他怎么样,我觉得这一次他肯定会吃亏的。”

    肖遥将手伸进了男人的口袋里,果然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摊开看了一眼之后,上面的字迹虽然有些潦草,可最起码还能看清楚写的是什么。

    “现在我已经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可以放了我了吗?”那个男人问道。

    “当然可以,我先前就和你说过了,我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肖遥说道。

    楚辞穹在边上稍微皱了皱眉头:“肖遥,你真决定放了这个人?”老实说,除楚辞穹现在都恨不得直接将这个男人给捏死了。

    “当然了,我说话算数。”肖遥说道,“只是,我虽然放了他,但是你会不会放了他,我就不知道了。”

    楚辞穹一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而那个男人,脸色则瞬间变了。

    “肖遥,你言而无信!”他歇斯底里,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愤怒。

    “言而无信?我什么时候言而无信了?”肖遥生气了,“虽然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经常做一些让别人讨厌的事情,但是我最受不了别人往我身上泼脏水了,你说我言而无信当然没有,但是你总得说出来一个理由?我先前说了,只要你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我就会放了你,难道我没有做到吗?只是楚辞穹不愿意放了你,你让我怎么办?我说什么他又不会听,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在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就生气了!”

    “……”男人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肖遥。

    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家伙竟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楚辞穹在吩咐什么了,那个年轻的司机,伸出手就将男人拎了起来。

    “先回去。”楚辞穹说道。

    “还回去?”肖遥一愣。

    楚辞穹看了眼肖遥,也知道对方想要表达什么,说道:“肖遥,我知道你现在着急,我也着急,但是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我们必须要确保你母亲绝对的安全在动手,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你毕竟只有一个人,谁也不知道他那个大师兄到底有多强大,对不对?”

    肖遥胸口起伏着。

    许久,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就先找帮手。”虽然肖遥对自己的身手也有自信,但是这一次他有些担心还会牵扯到那些洞天门派的人,万一紫金门也是一个隐世洞天门派,那样的高手,还真不是肖遥就能对付的了的。

    一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头疼。

    他很好奇,秦柔又不是什么修炼界的人,更不要说和什么洞天修炼门派扯上关系了,为什么还会陷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的出现?

    想到这些,肖遥又摇了摇脑袋,如果那些人的目标真的是自己,大可以直接来找自己的麻烦,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这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还会让过程变得麻烦很多,如果肖遥是他们的话,肯定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楚辞穹似乎也看出了肖遥心里的疑惑,说道:“不管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惹到了我们的头上,即便他们是修炼界的人,我也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还有,想不明白的问题,就不要去想了,只是浪费脑细胞而已,等我们找到了你妈妈,或许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肖遥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坐在车上,楚辞穹又将肖遥好好夸赞了一番,

    “肖遥,原本我还真的有些担心你会放了这个男人呢,以前我就觉得,善良和耿直是你最大的缺点,现在看来,你已经有所改变了。”楚辞穹说道。

    肖遥揉了揉鼻子,苦笑着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这些是缺点。”

    “能被人利用的都是缺点。”楚辞穹正色说道,“如果被人利用了,你的善良就会变成懦弱。”

    肖遥一愣,点了点头,正色道:“楚叔叔,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肖遥,对付好人,和别人交往的时候,咱们善良一点,耿直一点,确实是一个优点,可以得到对方的好感,但是对付坏人的时候,就千万不要想着还做一个善良的人了,你只要比对方更坏,更狠,更腹黑,才能笑到最后。”楚辞穹抓住了这个机会,好好和肖遥说了一番。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