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没有白来
    希望,是非常珍贵的。()

    但是,失望也有可能伴随着希望接踵而来。

    这就是此时楚辞穹最害怕的,肖遥也同样不轻松。

    “走。”楚辞穹站了起来,“我们现在就出发。”

    “你不怕了?”肖遥看了看楚辞穹,笑着问了一句。

    楚辞穹的眼神又重新落到了肖遥的身上,伴随着一声苦笑,说道:“如果害怕就不需要去面对的话,如果害怕秦柔就可以回来的话,我现在非常愿意躲在某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肖遥点了点头。

    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和楚辞穹说话,对方总喜欢说的这么富有哲理,搞得他都有些听不懂了。

    出了楚家的庄园,开车的就是在此之前将肖遥接过来的那个年轻男人。

    他开车的速度不算慢,优点是非常平稳,让人几乎感觉不到车在移动,除了车的性能好是一方面,对方开车的技术,也不得不让肖遥佩服一下。

    虽然他开车的水平也非常不错,可是比起这个年轻人,他显然还是有些差距的。

    “如果那个催眠大师和我妈妈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打算怎么做?”肖遥看了眼楚辞穹问道。

    楚辞穹微微一愣,深吸了口气,又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许久之后,才苦笑着说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这不在我的考虑之内,我们现在还没有到呢,就已经开始想着万一让我们失望了怎么办——如果真的做好了这样的打算,那我们去还有什么意义呢?肖遥,我知道你是一个高手,如果你和别人动手了,在动手之前,你会先想好自己如果输了怎么办吗?”

    肖遥仔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不会,对我而言,我的每一场战斗都不能输,如果我输了,那我的结果就是死,既然是这样,也没有什么还需要做打算的了。”

    楚辞穹笑了笑:“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情,在此之前,都不应该直接做好失败的打算。”

    肖遥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言了。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最后宾利车开进了一个小区里。

    “那个催眠大师,就住在这里吗?”下了车之后,肖遥四处望了望,这个小区还算高档,而且距离京都市中心也没有多远的距离,想要在这样的地方,买一套房子,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据我所知,那个催眠大师,在京都有好几所住处,这也只是他其中一套房子而已。”楚辞穹说道。

    “妈的,这干催眠的还真是有钱啊!”肖遥深吸了口气。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有什么的。”楚辞穹不以为然道。

    那倒也是,以他的财力,即便那个催眠大师在京都市有几十套房子,估计楚辞穹都不会觉得对方有多么的牛气。

    不管那个催眠大师到底到了何等境界,他和楚辞穹依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老爷,那个男人就在这一幢了,六楼。”那个司机走到了楚辞穹的跟前小声说道。

    楚辞穹抬起脑袋,望了几眼,许久之后点了点头,继而大手一挥:“上去。”

    “是——老爷,不需要多叫一些人过来吗?”这一次跟着楚辞穹一起来的除了他之外也就只有肖遥了,他觉得,这并不安全,万一里面设下了什么埋伏,他们的处境将会变得非常艰难,作为一个司机兼保镖,这些问题都是他需要思考的,别人可以无所谓,可是他不能。

    楚辞穹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伸出手指了指站在边上的肖遥,说道:“不是还有他吗?”

    “他也就只有一个人而已。”那个年轻人认真说道。

    “如果有他在都没有办法保证我安全的话,不管你叫来多少人,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楚辞穹正色说道,看得出来他对肖遥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对此,肖遥自己也只能报以苦笑,他真不知道楚辞穹的信心到底是从哪来的,反正他自己都没有什么信心。

    只是既然楚辞穹都已经这么说了,即便心里还有些郁闷,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跟在楚辞穹的身后,三个人一起上了天梯,到了六楼。

    之后,那个年轻男人就站在了楚辞穹的前面,看他的架势,似乎都已经做好了为楚辞穹挡子弹的准备,肖遥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楚辞穹对他到底能有什么恩惠啊!即便真的有什么大恩大德,也没有必要为了楚辞穹付出生命?

    反正对此肖遥是不理解的,只是这些都是楚辞穹和那个年轻男人的事情,和他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即便有些不能理解,他也不会说出来,那不单单是给楚辞穹找不自在,也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

    “就是这一间了。”那个年轻男人停在了一扇门前面,转过脸看了眼楚辞穹说道。

    这一次,楚辞穹之所以不带人来,主要也是担心带着人浩浩荡荡赶过来会不小心就打草惊蛇了,这可不是楚辞穹愿意看到的,所以一切还是小心点的好,为了秦柔,即便真的付出了生命,在楚辞穹看来也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敲门。”楚辞穹说道。

    “是!”年轻男人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敲响了门。

    没多久,肖遥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显然门后面的人也是刻意放轻了自己的脚步。

    肖遥立刻伸出手,堵住了猫眼。

    “什么人!”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浑厚有力。

    “送快递的。”那个年轻男人开口说了一句。

    “快递?我又没有在网上买东西,不是我的!你们送错了!赶紧走!”显然对方压根就不相信那个年轻男人的话。

    肖遥皱起了眉头,直接一脚踹在了门上。

    防盗门,直接被肖遥给踹开了。

    站在门后面的男人被门砸在了地上,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卧槽!太粗暴了?”楚辞穹的那个保镖满脸的惊讶,瞪大了眼睛。

    “哼。”肖遥冷哼了一声,快步上前,将躲在门后的那个男人踩在了地上。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有多久没有洗过澡了,身上还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头发乱糟糟的就跟鸡窝似得,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下半身是一条浅蓝色的短裤,脚上还踩着一双人字拖。

    “啊!你干什么!”那个男人显然也被肖遥给吓坏了。

    “哼,做贼心虚,还问我干什么?”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谨慎了,精神到不得不让肖遥怀疑,对方连脚步都故意放轻,先前开门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的废话,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如果先前肖遥不一脚踹开门的话,想要让对方自己将门打开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楚辞穹的眉头也是紧皱,他走到了跟前,打量了眼那个男人。

    “你是什么人。”肖遥脚踩着那个男人问道,问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还四下张望着。

    “我到处看看。”楚辞穹的那个保镖似乎也知道肖遥现在在想什么,和肖遥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开始各个房间的搜索了。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这是私闯名宅知道吗?”那个男人被肖遥踩得都已经快要喘不过气了,说话的时候还接连咳嗽了好几声。

    “嘿,我们是不是私闯名宅,这和你关系就不大了,但是我敢保证,如果你还不给我面子,不和我好好交流的话,我敢保证,接下来你会死的很惨。”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

    这个时候,楚辞穹的那个保镖也已经走了出来。

    他看了看肖遥,小声说道:“在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肖遥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了。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那个男人已经彻底愤怒了,“如果你们再不放开我,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好啊!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怎么对我不客气。”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

    在他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被他踩在脚底下的那个男人,此时表情正在慢慢变得平淡,而且一双眼睛开始闪烁着流光溢彩。

    一股强大的能量,犹如敲响的洪钟声波,震痛了他的耳膜。

    “轰!”的一声。

    肖遥脸色再次发生了变化,他猛然蹲下身,一拳砸在了那个男人的鼻梁上。

    “啊!”那个男人又抱着自己的鼻梁发出了惨叫。

    “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催眠大师呢,现在看来都是扯淡了。”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原来,你只不过是一个精神能力的高手。”

    那个男人忽然瞪大了眼珠子。

    显然,他现在非常的好奇,肖遥是怎么看出来这一点的。

    “精神能力的高手?”边上的楚辞穹也是满脸的好奇,看来,他也不是很明白肖遥现在说的这么一番话。

    肖遥看了眼楚辞穹微微摇了摇头,表示现在不是解释这些事情的时候。

    再说了,楚辞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即便他真的开始卖力像楚辞穹解释这些事情,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让楚辞穹彻底理解了还是有些困难的。

    既然是这样,他干脆什么都不解释了。

    “你……你们是来找秦柔的?”那个男人终于止住了眼泪,望着肖遥说道。

    肖遥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看来,他们这一趟没有白来。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