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这是个疯子!
    周磊的话进了夏朗行的耳朵里,就让他变得更加惊讶了。..

    周家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物,他还是非常清楚的,现在,即便是这样的人物,就站出来说要帮着肖遥,可见肖遥的影响力度到底有多大了。

    先前,他也只是觉得肖遥看着和周磊的关系还算不错,可是现在看来,已经不是这样了。

    肖遥并非是和周磊的关系不错。

    而是和整个周家的关系都很不错!

    一个周老爷子,就足以证明一切了。

    肖遥揉了揉脸,缓解了一下自己内心的烦躁,看着周磊,颇为感激道:“帮我谢谢老爷子了。”

    “老爷子说了,别的事情,你暂时都不要操心,先找到你的妈妈要紧,这里是京都,你想要做些什么事情还是有些麻烦的,所以,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就立刻打电话给我,你有我的电话号码,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帮忙的。”周磊说道,“不单单是因为我们之间的约定,也是因为,我真的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

    “我相信。”肖遥笑着点了点头。

    “秦秋现在就在楼下,不过我觉得,你想要从他的嘴里问出一些什么,还是有些困难的。”周磊皱着眉头继续说道。

    肖遥眼神眯了眯,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先前你也看到了,秦秋并不是一个意志力多么强大的人,他非常容易失控,如果你选择强行把他的嘴巴敲开,说不定他就会在情绪失控下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周磊说道,“当然了,我也只是给你分析一下,最后到底要怎么做,决定权还是在你手上的,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更不会去干涉你所做出的决定。”

    肖遥点了点头,给对方递了一个眼神,示意对方可以继续说下去。

    周磊也不是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更不会喜欢故弄玄虚,既然肖遥好奇了,他自然会将自己此时的想法全盘托出,于是他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咱们应该演一场戏。”

    “演戏?”肖遥微微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周磊神秘一笑,说道:“既然硬的不行,那咱们就软硬兼施,用别的办法让秦秋自己想要将事情的真想给吐露出来,这件事情和秦秋脱不了关系,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一些反常的地方吗?在一次失败之后,他竟然不选择先沉寂下来想办法保全自己,反而还再次出手,将所有的视线将自己身上引,你不觉得他这么做很愚蠢吗?”

    说到这,周磊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确实,秦秋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我觉得他也不是什么愚蠢之辈,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肖遥,你觉得呢?”

    肖遥看了看周磊,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或者说,从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把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你不觉得,今天晚上秦秋的状态也不太对吗?看他的样子,似乎就是存心找死的,即便他不是个特别稳重的人,可是,也没有必要表现的这么失控,如果他真的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这样的性格,在秦家,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更不要说他还能做出绑架你母亲的事情。”

    肖遥深吸了口气,没有立刻回答,低下脑袋开始思索。

    想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之后,他才抬起脑袋看着周磊,说道:“先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倒也简单,演一出戏,击溃秦秋此时的心理防线,之后,再想想别的办法,看看秦秋想要隐瞒的到底是什么。”周磊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听着周磊继续说下去……

    十分钟之后,肖遥跟着周磊,走进了会所的另外一间屋子里。

    在屋子的外面,还站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

    周磊挥了挥手,他们也就退了下去。

    “你这里的保安,看着也都不简单,下盘很稳,虽然不是什么内家高手,可也是经过训练的。”肖遥就是典型的内行看门道,虽然周磊什么都没说,可是他还是能看出一些别人看不到的。

    “肖遥,你还真说对了。这些人都是退伍的特种兵。”周磊笑着说道,“我这也是靠着家里的关系,才把他们聚拢过来的,当然了,这也是我们家里的意思,他们在这里,待遇还是非常不错的,否则,就他们那些身手,如果真的融入社会,恐怕一个个都会变成炸药桶,一点就炸,这可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了。”

    “以后有这样的,你也可以帮我找几个啊。”肖遥说道。

    “恩?你也需要?”周磊微微一愣,“你的身手那么好,还需要请保镖不成?”

    “但是我手底下有保安公司啊!”肖遥说道,“这些可都是人才,这要是到了我那里,我也会给他们好的待遇的。”

    周磊笑道:“那自然是可以的,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你还有一件房地产公司呢,对?这样,之后我找一找,如果有合适的人,我就给你送过去。”

    “那就谢谢你了。”肖遥拱手道。

    周磊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苦笑着说道:“别这样,你一下子这么客气,我都有些不适应了——毕竟你骨子里就不是那种喜欢客气的人。”

    肖遥觉得周磊实在是太实在了,这样的人以后想要交到朋友还是有些难得!

    进了屋子里之后,他也看到了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的秦秋。

    看到肖遥,秦秋立刻站起身,脸上的表情也非常不自然,即便是眼神中也流露出了对肖遥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就像是一颗种子,在他和肖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被植入心田,茁壮成长一直到现在。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周少,难道你打算帮着他一起对付我们秦家吗?”秦秋似乎也明白,自己和肖遥压根就说不到一起去,所以还是将注意力放到了周磊的身上。

    他觉得,现在周磊才是他的救命稻草了。

    “秦秋,你是不是傻啊?你还不明白吗?如果不是我先前保住你,你觉得你还能活下来吗?”周磊故作气愤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真的以为,我那里的那些保安,就能阻止肖遥对你做些什么吗?”

    说到这,他也不忘讥讽一句:“要知道,我们这里的保安和你不一样,他们的身上可没有随身携带枪支。”

    秦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赶紧解释道:“周少,您相信我,我先前只是头脑发热,那把枪,也只是我用来防身的,我对你肯定没有半点意见,当时我也只是有些情绪失控了。”

    周磊摆了摆手,说道:“你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还是先想想办法,让肖遥原谅你。”

    说到这,肖遥却忽然打断了:“他抓了我母亲,还想让我原谅他?哼,我不把他大卸八块,就已经很给秦家面子了。”

    “哎呀,肖遥,你的火气也别这么大,不管怎么说,秦秋也是秦家的人,他应该不会做出这样冲动的事情,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什么误会呢?不如我们先想办法解开里面的误会,之后再重新定夺,你看如何?”周磊说道。

    “没有什么如何,伤害我身边的人,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肖遥眼神中流露出了一道杀机。

    这不是装出来的,他确实挺想杀了秦秋。

    如果不是因为他还需要从秦秋的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现在他就会冲上前去直接将对方的脖子给拗断了。

    周磊叹了口气,说道:“肖遥,我们周家和秦家,这段时间还在合作一些事情,如果他在我的会所除了什么意外,这也会破坏我们周家和秦家之间的关系。”

    “那好办,我把他带出去杀了,这样就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肖遥说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不管怎么说,秦秋都是在我的会所里出了意外,如果我没有保下他,这也算是我的原因了。”周磊说道。

    肖遥冷哼了一声:“那你是什么意思?”

    “这样!我看你的样子,似乎也很想找到你的母亲,无非就是想要从秦秋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我这么说对?”周磊问道。

    肖遥没有说话。

    这也算是间接性的默认了此时周磊的说法。

    “这样,你想要得到什么信息,我就让秦秋告诉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留下他的命,怎么样?”周磊说道。

    边上的秦秋仿佛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表情也变得激动了起来。

    “周少,我没有意见!”秦秋急忙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你先闭嘴!”周磊厌恶看了眼秦秋,“如果不是看在你们秦家的面子上,你的事情我才懒得管呢。”

    “是是是,周少您教训的是!”秦秋这个时候才不会过问周磊的态度好不好呢,只要能让他活下去,别的什么都好商量嘛!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掌控肖遥的想法,所以,他也不敢确定肖遥不会杀了自己。

    在他的眼中,肖遥就是个疯子!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