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我是神经病!
    这也不是肖遥和秦鸾第一次见面了。..

    只是当秦鸾看到肖遥的时候脸上也写满了惊讶。

    “肖遥,你怎么来了?”秦鸾问道,“你不是在海天市吗?”

    “大姨,我……”

    肖遥话还没说完,秦鸾就打断了:“看来,是楚辞穹叫你来的,对?”

    肖遥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我觉得我也应该来。”

    “算了,既然来都已经来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肖遥,你可得明白一件事情,既然你已经来了,就等于被卷进来了,这是秦家的内战,你明白吗?”秦鸾说话的态度非常认真,说话时候眼睛也牢牢盯着肖遥,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我……”肖遥一愣,大概没有想到这么多,“我还真没想过非得管你们秦家的事情。”

    “不是‘你们’秦家,是我们,你现在也是秦家的一份子了,肖遥,现在秦家里的人确实有很多都不打算接受你,但是这又怎么样呢?现在秦家是我和你妈妈说了算,别人的意见算个屁!谁有意见谁就滚蛋,滚的越多我们越高兴,我们秦家不应该养废物。”秦鸾冷哼了一声说道,她和秦柔的性格在很多地方都有些相像,唯一不同的是,秦柔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会将更多的心思放在部署和策划上,所以比较沉稳一些,而秦鸾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就会将自己雷厉风行的一面展现出来,给所有人带来巨大的压力。

    不过,秦柔和秦鸾两人搭配在一起的话,还是会显得非常强大的。

    这就是最佳搭配了,她们两个当中换掉任何一个,可能都会变弱很多。

    当然了,这也只是肖遥自己的想法而已,虽然秦柔是他的母亲,可说到底,他对秦柔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一个人的性格还是非常难以把握的。

    更何况,他和秦柔相认到现在,也没有见过几面呢。

    “肖遥,既然你来了,该做的也都该做了。”秦鸾继续说道。

    肖遥沉默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我没想过要加入秦家。”

    “为什么啊!”秦鸾似乎感到非常不能理解了,“难道我先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肖遥,其实我已经关注你很久了,不管是从哪个角度说,你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你看看诸葛焚天,在整个京都,不知道有多少家族想要和他搞好关系,为什么?只要能让诸葛焚天成为他们家族的供奉,那这个家族的实力都会变强很多,也不会再有别人赶来挑衅的,武力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只要你愿意加入秦家,成为秦家的一份子,这对我,还有对你妈妈,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肖遥笑了笑,说道:“大姨,你想得太多了,其实哪怕我不在秦家,如果您和我妈妈遇到了什么麻烦,我还是会立刻挺身而出的,毕竟她是我亲妈妈,您也是我亲大姨,先不说我能解决的麻烦,即便不是我能解决的,我也得硬着头皮上不是?”

    秦鸾脸色好转了一下,苦笑着说道:“你这么说我当然明白,但是如果你不成为我们秦家的人,我们可就不好意思遇到什么麻烦都找你解决了,肖遥,虽然你妈妈嘴上没有说过,可是我想你也明白,她还是非常希望你能留在京都的。”

    肖遥还是摇头。

    楚辞穹在一边也不插话,只是静默看着他们两个。

    “大姨,您的好意我明白,只是现在我依然没有想过要加入秦家的想法,秦家有很多人看不起我,我知道,只是我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而且,我觉得你们这样的生活并不适合所有人,比如,就不适合我,我只是想要过好我的生活,主宰我自己而已,这对我而言就足够了。”肖遥说道,“我不是个没有上进心的人,但是我希望,如果将来有一天我真的会成为某一个豪门的一份子,我希望那个豪门是我自己创建的。”

    说到这,他深吸了口气,又缓缓说道:“为什么,我就不能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豪门呢?”

    秦鸾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

    她大概没有想到肖遥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仔细想想,这似乎也非常适合肖遥的做事风格。

    不管是什么事情,他似乎都会表现的有些疯狂。

    比如,挑战长剑行,这在当初的京都而言,就是最疯狂的事情了,那可是诸葛焚天的徒弟啊!

    那可是整个华夏内江湖排名第四的高手啊!

    当初,所有人都觉得肖遥是找死,他完全没有任何的胜算,即便是秦鸾自己,潜意识里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她嘴上不愿意承认。

    可是后来的结果,却给了所有怀疑肖遥的人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知道,想要打造一个豪门需要付出什么吗?这不是光有满腔热血就可以的,也不是有能力就可以的,这还需要时间的积累。”秦鸾说道。

    “我还年轻,我可以。”肖遥说道。

    秦鸾定定看着肖遥,再次沉默了。

    楚辞穹倒是站起身,哈哈笑了笑。

    “大丈夫,原本就该如此,肖遥,我敬你一杯。”说完他就端起桌子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哪怕肖遥没有搭理他,他也没有任何的愤怒,毕竟这原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楚辞穹,你还添乱?”秦鸾没好气道。

    “添乱?”楚辞穹摇了摇头,说道,“大姐,你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一定也很欣慰?如果肖遥是我们楚家的人,不管花费多大的精力和金钱,我都会培养他,帮助他打造一个自己的豪门,如果一个男人,没有了满腔热血,甘愿现状,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说到这楚辞穹也顿了顿,等了一会,他才继续说道:“这意味着,这个家族都没有前进的动力了,你心里难道不是乐开花了吗?”

    “好了,我懒得和你小子墨迹,肖遥既然有这样的想法,我自然是要支持他的。”秦鸾叹了口气,“再说了,想要让肖遥进入秦家,这也不是我能强迫的。”

    楚辞穹猜得也不错,现在,秦鸾的心里确实还是挺高兴的,最起码,用上欣慰这个词语,一点都不过分,肖遥的想法,是很多豪门家族的年轻子弟都没有的,他们大多安于现状,不愿意去冒这个风险,另外,其中还有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们也没有这样的热血和斗志。

    这对于秦家而言,是好事。

    即便肖遥不加入秦家,但是这并不会影响秦家和肖遥之间的关系,正如肖遥说的那样,不管怎么说,秦柔都是他的母亲,如果秦家真的到了危难关头,肖遥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这就是秦家最大的保障!

    “好了,大姨,咱们还是先不说这些了,您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吗?”肖遥问道。

    “还能为什么,为了你妈妈的事情呗。”秦鸾说到这,看了眼楚辞穹,说道,“你掌握的,应该要比我掌握的多?”

    楚辞穹耸了耸肩膀:“你还没说你掌握了什么呢,我怎么敢说出这样的大话。”

    “好了。”秦宽对楚辞穹的态度戳之以鼻,“只要是我妹妹的事情,最上心的人估计就是你了。”

    “其实我现在还真不清楚,是什么人下的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知道,当然了,我也不打算知道,我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秦柔在哪,是否安全。”楚辞穹叹了口气,“别的,就都是你们秦家的事情了。”

    “对方的目的,我大概能猜到一些,无非也就是不希望秦柔回来开一场会而已。”秦鸾说道,“我怀疑是秦秋,可是却又没有绝对的证据,总不能对他来硬的?”

    肖遥听完秦鸾的这一番话,“嚯”的站起身,拔腿就要往外走。

    “肖遥,你要做什么去?”秦鸾一愣。

    “和那个家伙来硬的。”肖遥说完,已经走了老远了。

    秦鸾长大了嘴巴,愣了愣神。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找秦秋,这件事情我做不来,你也做不来,但是肖遥就不一定了。”楚辞穹说道,“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他更适合做这样的事情了。”

    秦鸾看了眼楚辞穹,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秦秋虽然畏惧你,但是却并不怕你,他知道,你作为秦家现在的家主,并不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直接对他怎么样,毕竟,你在想要达到自己目的的同时,还得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秦家别的人的感受,秦秋能非常清楚的认识这一点,我也同样,他也不会怕我。”楚辞穹说道,“可是肖遥就不一样了。”

    “……”秦鸾没有说话。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一个孩子不会太恐惧自己的父母,因为他比谁都要清楚,他的父母不会真的害了他,可是,对于一个手里握着菜刀且神志不清的陌生人,就不一样了。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我是神经病,杀人不偿命!”楚辞穹说道。

    秦鸾笑了笑,一脸正色地说:“如果肖遥知道你这么说他,我怀疑他一定会反身回来揍你一顿的。”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