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死前的解脱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平稳行驶在路上。..

    中年男人摇下玻璃,往外面吐了一口血水。

    “妈的,今天运气还真是背,不过那孙子运气还真好,那三个妞,不管是身材还是相貌,简直都是极品啊,嘿,也不知道那小子到底有什么福气。”中年男人心里想着。

    刚才他那一口血水,正好吐在了和他并排行驶的一辆白色大众车的玻璃上。

    “妈的,你眼瞎啊,搞什么呢!”大众车车主一肚子火气,也放下了车窗冲着中年男人骂道。

    中年男人原本就是一肚子火,立刻反击道:“老子高兴,你能把我怎么着?开着一辆破车,还好意思上马路上转悠,也不怕半路抛锚了。”

    “草,开一辆奥迪了不起啊!”大众车主一开始也是没注意,这扫了一眼才发现对方开的是一辆奥迪a8l,自己的速腾和对方比起来确实不是一个等级的,心里多少有些发虚,在骂了一句之后,只好立刻合上车窗,立刻踩着油门离开了。

    “切,垃圾,有本事别跑啊!”黄波哈哈笑着,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回到家里,中年男人躺在床上开了一会电视,一只手在自己的腹部抓着。

    “吗的,这是被蚊子咬了还是皮肤过敏啊?”他的表情看上去也有些痛快了。

    抓挠,并没有让那种痒停下来,反而愈演愈烈,那种奇痒难耐的感觉越发的清晰了。

    最后,黄波越抓越快,身上的肌肤都已经被抓红了,甚至最后都已经渗透出了血迹。

    这种痒,似乎并不是皮肤上的,而是从骨头里传来的,现在黄波只有一种感觉,仿佛千万只蚂蚁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在骨头上爬来爬去,时不时还张开嘴巴咬上几口,撕咬着自己的骨头,死咬着五脏六腑,这对于黄波而言,简直就是一种非人的折磨,这一刻,他甚至想要将自己的手抓紧肚子里,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此时所承受的痛苦。

    过了一会,他抬起自己的手,指甲缝里站着血迹和皮肉。

    在低下脑袋看一下自己的肚子,黄波整个人都打了个寒噤。

    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肚子已经被抓的稀巴烂了,上面清清楚楚满是血痕,整张肚皮看上去都有些触目惊心。

    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先前肖遥对自己说的话。

    好好珍惜你剩下的几个小时,如果我是你,现在肯定会立刻回家和自己的妻儿老小告个别。

    这就是肖遥当时说的话。

    即便是到现在,黄波依然记得记得清清楚楚,主要就是当时肖遥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透心凉意。

    原本,他也没把那句话太当回事,只是觉得对方不敢将自己怎么样,只是说说狠话而已,这样的话他也说过不少,一般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在什么都不能做的情况下,逞一逞嘴上的能耐,似乎也是唯一能做的了,但是现在,他猛然觉得,对方说的压根就不是开玩笑,而是以一种非常认真的态度再给自己劝告。

    “我不想死!”黄波深吸了口气,立刻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20。

    除了这么做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先前还能做什么了。

    这一刻,他的大脑几乎是被恐惧完全笼罩了的。

    他总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他的眼神中写满了愤怒和怨毒,如果现在再让他看到肖遥的话,他一定会什么都不管,冲上去就给对方两刀。

    哪怕真的要弄死自己,也没有必要选择这样的方式?

    即便是到现在,黄波也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对方是个巫师?否则的话,又该怎么解释现在他身上所发生的状况呢?

    诡异!

    他真的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肖遥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他的身上做手脚的。

    “我不能死……”黄波虽然想要克制自己,但是,身上那种奇痒的感觉,却让他不得不伸出手继续抓挠着。

    原本,他的眼神中闪烁着的还是怨毒,还是愤怒,但是渐渐的,他眼神中流露出的却只是一种悲怆。

    他觉得,自己这一次死定了。

    鲜血,留在了沙发上,最后滴落在地上。

    越来越多。

    他眼神中原本的怨恨彻底淡去了,更多的是一种悔恨。

    最后,他伸出手,再次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手上满是鲜血。

    他先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老婆。

    电话响了很久,已经快要挂断了,这才被接通。

    “找老娘干什么?”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三万!”

    “你又在打麻将?”黄波问道。

    “是,我在打麻将,怎么了?妈的,就准你一天到晚鬼混,我现在打麻将都要经过你的允许了?”电话那边的声音听着似乎有些不耐烦,“有什么事情没?没有的话我就挂了,对了,上次你给我的十万块钱我已经花完了,还有,以后除了给我钱之外,别给我打电话,老娘没那么多时间和你唠嗑。”

    说完这句话,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黄波看着手上的手机,苦笑了一声,他的脸色已经越老越苍白了。

    第二个电话,他打给了自己外地上学的儿子。

    “儿子,在干什么呢?”黄波笑着说,只是笑容听着有些牵强。

    “卧槽,大龙一波团,妈的,你们这群坑比,喂?爸?你找我啥事啊,有事赶紧说,没事我就挂了啊!”黄小乐不耐烦说道。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你了。”黄波说。

    “想我?你有病?对了,我让你帮我买的宝马你买了没有?我可告诉你啊,我女朋友说了,如果我没有宝马的话,她就把我踹了,到时候你也别怪我不认你这个爹了。”黄小乐说完,又赶紧道,“不跟你说了,我参团了,挂了啊!”

    电话里,一阵忙音。

    他想要给自己的父母打一个电话,先打开的是通话记录,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通话记录,最后只能从通讯录里开始找。

    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通讯录最近这一个多月,似乎都没有给父母打过电话。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

    只是响了三声。

    “喂,儿子?怎么现在打电话过来了啊?晚饭吃过了吗?”说到这,那个听上去有些沧桑的声音,又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嘶……”

    “妈,怎么了?”黄波赶紧问道,只是声音听着有些虚弱。

    “没事没事,刚才接电话太着急了,所以脚撞到了沙发腿上。”

    黄波沾着血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哽咽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啊?”

    “哈,我这不是怕你等不及,挂断了吗?”老人干笑着说道。

    “妈,我对不起你……”黄波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有多么的疼痛,只是因为心里无限的悔恨。

    这一刻,他忽然不是那么的恨肖遥了,他觉得,就自己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简直都是浪费空气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自己到底了这种状况,可能一辈子都意识不到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混蛋。

    “儿子,好好的,说什么对不起啊?是不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情啊?要是真有什么事情,那也没什么,赶紧回老家,我和你爸现在身体还不如,能继续干活呢。”老人赶紧说道。

    黄波笑了笑。

    发自内心的笑。

    “妈,我能有你们这样的父母,真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了。”黄波笑着说。

    渐渐的,他的声音越老越微弱。

    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肚子上狠狠抓了一把,深抽了一口气,但是大脑也清醒了一些。

    他知道,自己如果现在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来了。

    “妈,我先挂了,你和我爸早点休息。”黄波说道。

    “恩好,那你也早点休息啊!”老人赶紧说道。

    “恩,对了,妈。”

    “咋了?”老人好奇问道。

    “我爱你们。”焕波笑着说,“我想生生世世做你们的儿子。”

    “这傻孩子,瞎说什么呢?”老人哭笑不得,这个时候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黄波打开了录音软件。

    “我是黄波,接下来,这一段语音将会是我最后的医嘱,我所有的资产,将全部给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弟弟妹妹,当然,如果我的弟弟妹妹对我的父母不孝顺,请求法院将他们所得到的遗传全部收回,转交给我的父母,遗嘱……”

    点了下停止键,他的脑袋昏昏沉沉。

    眼神中原本闪烁着的亮光,慢慢黯淡。

    “我不恨了。”

    这是他在活着的时候说出口的最后一句话……

    在生命的最后一课,黄波得到了灵魂上的升华,他忽然觉得,死亡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原本他以为,这是自己生命的终止,但是当他在最后一刻猛然间顿悟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其实这只是自己的开始。

    如果真的有下辈子,自己一定会选择做一个善良的人。

    对自己善良,对爱自己的人善良……

    当120来的时候,黄波已经失去了呼吸。

    场面有些诡异,他的身上到处都是鲜血,看着像是自己给自己开肠破肚了。

    更合怕的是,在死者的脸上还带着笑容。

    平和的笑容……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