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水比酒烈
    肖遥做饭的能耐,那可真不是吹的,短短半个小时,三菜一汤就被端到了桌子上,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浓郁的香味,不管是夏意星李潇潇还是秦柔,闻到这样的香味也都是食指大动。..

    “我儿子真是这个世界上完美的男人了。”秦柔眯着眼睛看着肖遥,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一个大男人竟然还能将饭菜做的如此可口,你小子还真是不赖啊!”

    “别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肖遥非常认真地说道。

    秦柔闻言哈哈笑着。

    “潇潇,你还真有福气啊!等以后你和肖遥结婚了,这不是都不用学做菜了吗?”夏意星尝了一口红烧肉,顿时对肖遥竖起了大拇指,并且转过脸看着李潇潇,非常羡慕地说道。

    李潇潇脸一红,又瞥了眼坐在边上的秦柔,赶紧说道:“我以后还是要自己学做饭的,肖遥每天都很忙很累了,回到家里怎么说我也得准备好热乎乎的饭菜啊!”

    李潇潇的这番话,也让秦柔满意点了点头,看着李潇潇的眼神中也满是赞许:“这才对嘛!做媳妇的,当然得学会做饭了,做一个女人,就得贤惠点嘛!”

    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忽然想起自己先前连自动洗衣机都不会用,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尴尬笑了笑:“当然了,要是实在不会的话也没有办法。”

    李潇潇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就明白了秦柔为什么这么说的理由,这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了,肖遥,你最近在忙些什么事情啊?”秦柔看了眼肖遥问道。

    “也没忙什么,乱七八糟的。”肖遥笑了笑。

    “那你今天忙吗?”秦柔小声问道。

    肖遥看了秦柔一眼,顿时明白了对方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今天不忙,等会就带你和夏意星出去转转。”

    “好!”秦柔笑着说道,“那我们可不就跟你客气了,虽然以前我也来过海天市,但是那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旅游的话,还真没来过,所以这里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去过,这一次就让你带着我们到处转转了哦!”

    肖遥只好点头。

    接下来,秦柔一边吃饭,就一边对着肖遥竖起大拇指,大家赞叹,口上直说肖遥的手艺即便是当下一些五星级大酒店的主厨都比不上的。

    在这一点上,秦柔的说话倒也不算夸张,肖遥做饭的时候还特地加上了一些对人体有帮助的中药。

    在不少人看来,中药都是苦涩的,加进了饭菜里也都会非常难吃,可肖遥是跟着高峰长大的,对中药的把握和了解远远超乎别人,更不要说那些三流厨师胡乱添加一些药材了,想要将药材融入在饭菜之中,所需要的就是对药材的理解,以及对药性的熟悉,知道每一种中药适合什么样的菜肴,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恰到好处。

    用中药做菜,是要做到锦上添花,而不是做到画蛇添足,如果将吃饭变成了一种折磨,反而不是一件什么好事了,这一点,在肖遥很小的时候高峰就已经告诉他了。

    这一次,夏意星李潇潇还有秦柔是真的做到了光盘行动,三菜一汤最后被吃的干干净净,大汤碗里连一滴水都看不到了。

    “我去刷碗!”李潇潇站起身主动请缨。

    “我跟你一起去。”夏意星也开始帮着收拾碗筷。

    她们这也只是想要让肖遥和秦柔单独相处一会。

    虽然肖遥和秦柔是母子,但是他们母子相认还没有多久,而且,在肖遥知道自己和秦柔的关系之后,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京都,也就是说,这母子两个压根还没有什么相处和理解呢。

    坐在客厅里,肖遥还是有些尴尬。

    见惯了大风大浪,原本肖遥自认为,不管是什么样的场面,自己都可以处之淡然,可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正如那句话说的那样——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把控和处理的。

    没有人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肖遥也不例外。

    尽管他在心里反反复复告诉自己一定要淡然一些,可是,在面对自己的母亲之后,先前在心里说的那些自我安慰的话,压根就起不到半点作用了。

    “您怎么会忽然想到来海天市呢?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肖遥咳嗽了一声,还是打破了沉寂,小声问道。

    原本秦柔也在尴尬着,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见肖遥先开口了,也长舒了口气。

    虽然一直到现在她表现的都还算是淡定,可实际上她心里承担的远远比肖遥多的多,她还担心肖遥是不是还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是好了,其实这一次来到海天市,她也思前想后犹豫了很久,她担心的就是自己来到海天市之后,肖遥对待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我这一次来海天市没什么事情啊。”秦柔笑了笑说道,“就是专程来看看你而已。”

    肖遥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点了点头。

    “肖遥,听说你在海天市自己开了两家公司是吗?”秦柔看着肖遥好奇问道。

    肖遥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和你们一比较起来的话,我那就是小打小闹了。”

    这句话他说的可没有半点谦虚的意思,虽然现在那两家公司发展的还算不错,前景也很好,但是即便是这样,在秦家的面前,肖遥现在所得的成就根本就不值一提,把肖遥现在的公司和秦家的产业做一个比较的话,那就是小虾米遇到大鲸鱼了。

    不可相提并论。

    秦柔看了眼肖遥,说道:“我从你的脸上,可看不到一丁点自卑的神色。”

    肖遥笑着说道:“我想不到一个自己应该自卑的理由,虽然现在我的公司还很小,但是最起码这是我的,每当有人夸我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害羞和不好意思,但是不得不说,我心里还是挺享受的,我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自己勤劳的果实被别人称赞的感觉,即便我知道,这其中有人想要捧杀我,但是这让我更加高兴了,因为他们觉得我不错,觉得我有能力,所以他们才会想方设法的捧杀我,当我开始暴露在所有人的视野中,能够让他们提高警惕的时候,我就很高兴了。”

    秦柔眯了眯眼睛。

    最后,她忍不住拍了拍手掌:“如果你不是我儿子的话,我会觉得这是个非常不错的年轻人,聪明,睿智,有能力,这一切闪光点都汇聚在你一个人身上了,知道你是我儿子了,我就更高兴了,果然,还是遗传了我的基因啊!”

    肖遥:“……”他忍不住想着,自己老妈这句话,到底是夸自己的,还是在夸她的。

    “肖遥,我想入股。”秦柔忽然开口了。

    肖遥稍微一愣,抬起脑袋看着秦柔,眼神中满是疑惑之色,大概是没有明白秦柔这番话的意思。

    “现在你的公司也需要发展,但是现在,你的格局实在是太小了,我入股可以让你的公司得到一个飞跃性的成长。”秦柔继续说道。

    肖遥笑着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水杯,轻轻喝了一口。

    “摇头是什么意思?”秦柔疑惑不解道。

    “不需要。”肖遥说道。

    “为什么?”秦柔哭笑不得,“我是你妈啊。”

    “对啊,就是因为你是我妈,所以我才不需要,现在,秦家依然有很多人看不起我,如果我真的接受了,秦家的人只会更加看不起我。”肖遥说道。

    “我不在意。”秦柔正色说道,“谁敢多嘴,我就打掉他的牙齿。”说这番话的时候,秦柔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寒芒,谁都能看得出来,现在秦柔的态度非常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但是我挺在意的。”肖遥笑着说道,“因为你是我妈,所以我不希望别人在你的面前说你儿子的不好。”

    秦柔的眼神忽然柔和了很多。

    她静静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脸的欣慰。

    “我想要打造一个自己的豪门,就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肖遥说道,“以后,不会有人说秦家,楚家,夏家,而是会说肖遥,整个华夏最大的家族,是肖家,这才是我真的想要看到的,如果您不是我的母亲,我当然会很高兴,因为我觉得对方是看得起我,是因为我自己的人格魅力,但是您是我的母亲,你想要帮助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独特的人格魅力,这样一来,我还怎么好意思接受你的帮助呢?”

    肖遥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非常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秦柔深吸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她脸上带笑,笑容温暖。

    许久,她也举起自己面前的水杯,和肖遥手中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什么什么都帮不上你了,既然是这样,我就敬你一杯,祝你马到成功。”秦柔微笑着说道。

    肖遥轻笑了一声,也举起了自己的杯子,一饮而尽。

    水比酒烈!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