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过山车停止了
    肖遥发现,粉蝴蝶还真是没有开玩笑,她确实没有帮自己买一张票,对此,他都不知道该表达什么了,无奈之下只好原路返回再买上一张票,最后找到小月和粉蝴蝶。..

    “你这个小气的女人,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肖遥郁闷说道。

    “哟,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速度可以啊!”粉蝴蝶瞥了眼肖遥,笑呵呵说道。

    “……”肖遥更加郁闷了,“你有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啊。”

    “并没有。”粉蝴蝶说着,又看着小月,问道,“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啊?”

    “睡得好呀!恩……其实也不好,只是还没有习惯。”小月食指放在嘴唇上说道。

    “那个李潇潇没有虐待你?”粉蝴蝶问道。

    小月赶紧摇头:“妈妈,潇潇姐姐等我很好的!”

    “切,才不要相信那个女人呢!”粉蝴蝶撇了撇嘴说道。

    小月只能尴尬笑了笑,不去答话了,她有些好奇,为什么妈妈看上去并不喜欢潇潇姐呢?潇潇姐看上去那么温婉,那么善良,而且那么和善,怎么还会有人不喜欢她呢?

    肖遥倒是并不担心粉蝴蝶会教坏小月,因为他知道,小月是个非常有自己想法的人,绝对不会因为粉蝴蝶的一番话,以后就真的和李潇潇划清界限的。

    只是他嘴上还是要说一句:“潇潇又没有招惹你,干嘛这么说她?”

    “谁说她没有招惹我的?”粉蝴蝶瞥了眼肖遥,“谁跟你这么说的?”

    肖遥满头黑线:“听你这么说,潇潇是招惹你了?”

    “就是招惹我了!”粉蝴蝶义愤填膺道,“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肖遥乐呵呵问道:“那你倒是和我说说,她是怎么招惹你的。”

    粉蝴蝶张了张嘴巴,最后又闭上了:“懒得说。”

    “切,你不是懒得说,你就是想要黑潇潇。”肖遥没好气道。

    粉蝴蝶怒目相视。

    小月沉默了一会,伸出手拽了拽粉蝴蝶的衣服。

    “小月,怎么了?”粉蝴蝶低下脑袋,原本脸上的怒容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温和。

    “妈妈,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潇潇姐姐了。”小月笑着说道。

    粉蝴蝶微微一愣,用一种不相信的眼神看着小月,问道:“你爸爸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啊?”

    “我就是知道啊!以前,大爷爷就和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奇妙的,最没有办法解释的就是感情这个问题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挑衅啊?”

    “啊?”粉蝴蝶长大了嘴巴,半天都没有回过神,一个“啊”字都是下意识说出来的。

    “我就是觉得,你可能是觉得潇潇姐姐要和你抢爸爸了,所以你就不高兴了,是不是呀?”小月继续说道。

    “……”粉蝴蝶保持沉默了。

    她的一张脸已经迅速涨得通红。

    她还真没有想到,小月这个小屁孩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嘻嘻,其实我知道的,你一定是喜欢爸爸,但是现在呢,爸爸的女朋友又是潇潇姐姐,所以你就吃醋了,你就不高兴了,因为你不高兴了,于是你就不喜欢潇潇姐姐了,可是爸爸还不明白,甚至站在了潇潇姐姐那边,你就更加吃醋了,对不对呀?”小月继续说道。

    她都没有注意到粉蝴蝶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

    肖遥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小月。

    和粉蝴蝶一样,他也没有想到,小月竟然会如此语出惊人。

    这还是孩子吗?

    这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纯洁呢?

    他现在真想拉着小月立刻回到四合院里找到自己的大爷爷,问问他们在山上的时候他们到底给小月灌输了什么样的思想。

    这样的话,如果是别人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可惊讶的,但是从一个几岁的小女孩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有些吓人了。

    这么点大的孩子,怎么就能对情情爱爱了解的这么透彻呢?

    肖遥也不是傻子,先前他不明白还说得过去,毕竟可以用一句“女人心海底针”来解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小月都已经说得这么直接了,而且在看粉蝴蝶的表情,她似乎也没有办法反驳,如果肖遥还是不明白的话,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小月,这些话,真的都是你大爷爷教你的吗?”粉蝴蝶问道。

    “是呀!”小月点了点头。

    粉蝴蝶瞥了眼肖遥:“一会还是让小月跟着我生活,我怕你们培养出来一个情圣。”

    肖遥也有些尴尬了,只能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回去之后我会就这个问题好好和大爷爷商量商量的。”毕竟现在小月还是个孩子,肖遥实在是不想让小月在这个年纪知道那些不应该在这个年纪知道的事情,或许在大爷爷他们看来,这无伤大雅,但是在肖遥看来,让小月过分的成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肖遥就是过分的成熟了。

    虽然今年他才二十来岁,可是,在心理上,却要比四五十岁的人还要成熟。

    当然了,成熟和情商无关,肖遥的情商一直都不是很高,简单的说,他是属于后知后觉的那一类。

    粉蝴蝶听了肖遥的话,只是撇了撇嘴,没有多说什么。

    “小月,我们进去玩!”说完这句话,肖遥就已经将小月抱了起来,走进了游乐场。

    “切,先前不懂还能理解,现在小月都明白了,你还不明白?就是装傻!”粉蝴蝶看着肖遥疾步匆匆的背影,咬牙切齿小声嘀咕着……

    进了游乐场里,肖遥惊讶的发现,其实玩得最疯的压根就不是小月,而是粉蝴蝶,这个女人进了游乐场之后简直就跟打了鸡血似得,比如过山车那个项目,小月原本都有些承受不了,但是粉蝴蝶硬是拉着他们玩了五次,最后小月都是已经无所谓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也不是就想带着小月来游乐场玩,我觉得就是你自己单纯的想要来玩了,只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所以不好意思一个人来,是不是?”肖遥满脸懵逼说道。

    粉蝴蝶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了被人拆穿时候的尴尬神色,咳嗽了一声之后赶紧说道:“什么叫我这个年纪大了啊?本小姐可还是青春无敌美少女呢!”

    “你是我见过最恨的人。”肖遥正色说道。

    粉蝴蝶很是费解看着他。

    “以前我只见过那些骗子去骗别人,但是你比那些人要狠上很多——你这是连自己都骗啊?”肖遥小声问道。

    粉蝴蝶:“……”

    再次坐上过山车,肖遥都已经有些扛不住了。

    “姐姐,这是最后一次了,可以不?我整个人都要发飘了。”肖遥无奈说道,这是离开地心引力太久了。

    “切,一个大男人这么虚,你是不是都没有办法满足李潇潇啊?”粉蝴蝶说道。

    肖遥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说话这么污。”

    “是吗?”粉蝴蝶冷笑了一声,“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难道真的已经戳中了你内心的痛?”

    “这里还有孩子呢,你说话稍微注意点成不成?”肖遥简直都要抓狂了,一个男人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女人说他不行了,其实他非常想要解释,自己和李潇潇之间压根就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真的这么说了,恐怕粉蝴蝶会继续嘲笑自己,所以索性这样的话他就不说了。

    过山车到了一半,忽然停了下来。

    强大的惯性,让肖遥的身体猛地往前冲了一下,胸口撞在铁杆上,撞得生痛,毕竟毫无防备。好在他的反应能力很快,立刻拽住了坐在他身边的小月,否则的话,小月这身板,有没有可能被撞断肋骨都是两说的。

    “啊!”

    后面前面,不少男人女人都已经惊声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粉蝴蝶的脸色也猛然发生了变化,其实过山车停止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是他们现在还都处于倒立状态,脑袋朝下,大脑充血中。

    “妈的,遇到麻烦了。”肖遥脸色也有些难看。

    他的身体素质不错,粉蝴蝶也同样如此,但是小月不一样,虽然她在山上待久了,身体素质稍微比一般的孩子好一些,但是她毕竟也是个孩子,还是个女孩子,更要命的是,这个时候肖遥还不知道该怎么帮着小月。

    “救命啊!”

    过山车上立刻发出了一阵阵嚎叫,有男有女。

    一开始那些人还算淡定的,但是过了一分钟过山车也没有重新运转之后,他们其中就有一些已经开始发出哭腔了。

    “小月,别害怕,没事的,另外不要开口说话,否则会加快血液流动,到时候只会更加难受。”肖遥拉着小月,小声说道。

    小月点了点头,只是一张笑脸已经在涨得通红了,虽然她的表现看着还算淡定,可实际上两只小手已经紧紧拽着肖遥的胳膊了,毕竟粉蝴蝶坐在他们的后面,只有肖遥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救命啊!救命啊!“

    那些人嘶喊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是有人整我们吗?”肖遥脑海中想着。

    过山车会遇到意外,但是这几率实在是太小了,被自己赶上的可能性更小,一想到自己仇家那么多,他很轻易就能想到,这是自己招惹了谁。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