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爷子不行了
    第四百三十五章老爷子不行了

    肖遥此时也在庆幸,还要自己多留了个心眼,否则的话,还真得被宋鹏给坑了。..

    宋逸霖恨不得冲上来挽起袖子再给宋鹏补上几拳。

    这得混蛋到什么地步,才能在这个时候还和他们玩阴的啊?

    这还是人吗?

    “你可真不简单。”宋鹏看了眼肖遥说道。

    肖遥乐了:“合着我必须得被你糊弄了,才能在证明我压根就是个简单无脑的人对?”

    宋鹏还是保持沉默,毋庸置疑,他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你们先去接人,等会再说。”肖遥说道。

    宋逸霖被宋鹏气的嘴里也冒了几句脏话,这才走出了四合院。

    肖遥刚站起身,却发现,那个穿着白色长衫的男人,背着老翁走了出来。

    “你们要走了?”肖遥笑着问道。

    “是。”白色长衫男人点了点头,“我们要走。”

    “你觉得你们还走得了吗?”肖遥问道。

    赵少爷脸色一冷,盯着肖遥,深吸了口气,缓和了一下自己内心不满的情绪,说道:“你还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留下你们。”肖遥声音冰冷,“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就想走,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们已经吃亏了。”赵少爷说道,“虽然说,老翁打伤了你的朋友,但是,现在他也被你打伤了,难道这还不能扯平吗?”

    “扯平?”肖遥眯着眼睛,“你跟我说扯平?我只知道我的兄弟受伤了,至于那个老翁,对我而言重要吗?他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情?”

    赵少爷叹了口气。

    他就猜到,肖遥不是个好说话的人,还好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真的想要杀了,我跑不掉。”赵少爷说道。

    听了对方的话,肖遥反而有些郁闷了。

    这哥们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这是打算放弃挣扎了?

    这是自暴自弃了?

    肖遥想不明白了。

    这个时候,赵少爷已经开口说话了。

    “只要你愿意放我一马,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一个你非常想要知道的问题。”赵少爷笑着说道。

    看着赵少爷自信的模样,肖遥有些不舒服了。

    “我没有什么多么想要知道的事情。”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这家伙未免也太把他自己当回事了?只是一个答案,竟然就想要换掉他和老翁的两条命。

    “你对你那个吊坠一点都不好奇吗?或者说,你就不想知道,先前那个吊坠里发出来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少爷问道。

    “……”肖遥脸色稍微变了一下。

    他还真开始纠结了。

    要说不想知道,那分明就是假话,最重要的是,他隐隐知道,这个吊坠和自己的亲生父亲有很大的关系。

    他当然想得到关于自己父亲的任何信息了。

    “现在你还觉得不值得吗?”赵少爷问道。

    “你就那么相信我?”肖遥笑着说道,“你就不担心你给了我答案,我还是要杀了你?”

    赵少爷笑着,笑的非常淡定。

    “我相信你。”赵少爷说道,“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喜欢讲道义看的太重,其实,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能成为最后的胜者,道义什么的又算得上什么呢?可惜的是,你属于那种死脑筋的人。”

    肖遥眼神中闪过一抹寒光:“你就不怕你这么说我会不高兴?”

    “那你现在高兴还是不高兴?”赵少爷笑着问道。

    “不高兴,非常不高兴,我现在就想要杀了你。”肖遥咬着牙说道。

    “但是你不会,否则的话,你也不会还和我多说这几句废话了,你的态度告诉我,你还是想要从我口中得到答案的,对?”赵少爷说道,他似乎非常享受这种能把控对方心理活动的感觉。

    肖遥不吭声了。

    他已经懒得说话了。

    “你现在可以问了。”赵少爷说道。

    “好。”肖遥点了点头,“这个吊坠原先的主人是谁?”

    “你确定你要问这个问题?”赵少爷微微一愣,心里也有些郁闷,这个吊坠现在都已经被肖遥挂在脖子上了,结果这个家伙竟然还不知道这个吊坠原先的主人是谁?这该不会是肖遥从哪里捡来的?

    肖遥重重点了点头。

    对于他而言,也没有别的问题能比这个问题更加迫切了。

    赵少爷深吸了口气,说道:“这个吊坠原先的主人,是一个被称之为战神的男人,至于他的名字,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多年了。”

    “死了?”肖遥身体都颤抖了一下。

    “谁告诉你他死了的?”赵少爷哈哈笑道,“他身体很好,再加上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能杀了他,甚至我觉得,只要他不想死,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他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所以,我相信他现在活得很好,活蹦乱跳的。”

    “那你刚才怎么说……”肖遥有些纠结了,既然人还活着,那为什么先前赵少爷还说那个战神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多年了呢?

    “我只是说他离开了这个世界,没有说他已经死了,不要随便联想。”赵少爷瞥了他一眼,说道,“我让你问一个问题,你现在已经问太多的问题了,好在我这个人心地善良,也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对方摆明了不愿意告诉肖遥更多的事情,看来肖遥接下来想要问的,已经算是一些秘密了。

    肖遥无力点了点头。

    确实,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战神……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他会是自己的父亲吗?

    如果是的话,现在他又到底在哪里呢?

    这些问题,让肖遥深感头痛。

    “该知道的你早晚都就知道,不该知道的你这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个大。”赵少爷笑着说道,“这番话,算是我送给你的,买一送一,再见。”

    说完这句话,他重新背起老翁,离开了院子。

    肖遥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他的脑子里还在消化着先前赵少爷说的话。

    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个大?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过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方海喘着粗气赶了过来。

    “肖哥,不好了,你赶紧跟我走!”方海说道。

    “怎么了?”肖遥问道。

    “老宋的爷爷……可能要撑不住了!”方海急的满头大汗。

    “恩?”肖遥眉头一皱。

    “哎,现在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清楚,你还是赶紧跟着我走!”方海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看了眼宋鹏等人,说道:“如果我是你们,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逃跑。”

    说完这句话,他就跟着方海一起走了出去。

    虽然他担心自己走了之后宋鹏等人会不会立刻逃离,但是相比较于宋逸霖爷爷的命,宋鹏等人的人头压根就不值钱了。

    跟在方海的身后,肖遥钻进了一间四合院里。

    进了一间屋子,肖遥也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老人。而宋逸霖和宋逆流正急的满头大汗。

    “肖哥,你赶紧救救我爷爷!”宋逸霖着急说道。

    肖遥走到窗前,看了眼宋江山,又伸出说,抓住了宋江山的一只手腕,长舒了口气。

    “还好,问题不是很大,这里交给我,你去看着宋鹏等人,免得他们真的跑了。”肖遥说道。

    “恩……肖哥,真的没什么问题?”宋逸霖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肖遥笑了笑:“对别人而言问题很严重,但是在我看来这都是小问题,放心,只要有我在,保证你爷爷没有生命危险。”

    听肖遥都已经这么说了,宋逸霖也算是彻底松了口气,既然肖遥能如此自信,就代表着他一定有好办法,根据他对肖遥的了解,这位绝对不是那种喜欢乱吹牛的人。

    等宋逸霖走了之后,肖遥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烈火针。

    “还好随身带着这玩意,否则的话现在我也得懵。”肖遥掏出一根银针,心里念叨了一句。

    宋逆流只是在边上看着,他望着肖遥的眼神中满是狐疑和好奇,原本他还想着请自己认识的一位中医朋友过来看看,但是却被宋逸霖拦住了,一方面,是时间已经来不及,另外一方面,肖遥在这呢,如果肖遥没有办法,那不管宋逆流请来的老中医医术多么高明,也没有什么用了。

    宋逸霖对肖遥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肖先生,我听逸霖说,这一次,咱们宋家的事情是您帮忙解决的,大恩不言谢,等解决了眼前的事情,我一定会重重道谢的!”宋逆流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宋逸霖是我的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兄弟,宋叔叔不必客气。”

    “恩……”宋逆流顿了顿,又问道,“肖先生,你真的有把握吗?”

    肖遥翻了翻白眼,得,先前宋逆流前面说的话,就是为了后面这句话做铺垫的。

    “放心,不要着急。”肖遥摆了摆手,开始全神贯注。

    第一根银针,扎进了老爷子的百汇穴。

    其实,宋江山的情况也不是多么的复杂,只是因为身上一直有隐疾,这段时间没有吃药,而且还感染了风寒,所以情况才会变得复杂很多,不过,一路通百路通,只要先调和好宋江山的经络,一切的问题也都可以化繁为简了。

    在银针扎入老爷子身体里的时候,肖遥开始调动自己身体里的元力。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下来了一般。

    虽然宋逆流对肖遥依然没有什么信心,但是既然现在肖遥已经出售了额,他再说那些没用的废话,也没有任何意义,索性静观其变的好。

    更何况,宋逆流对自己的儿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既然宋逸霖能那么笃定,他觉得自己也没有理由不相信肖遥。

    现在,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肖遥的身上!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