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不打算好好谈!
    第四百二十一章不打算好好谈!

    如果是方海自己,在知道自己的父亲和爷爷还神处于危难中,让他一个人明哲保身,恐怕他也做不到,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那他和一个畜生还有什么区别?这压根就不是人干的事!

    “行了,我明白了。..”方海叹了口气,“好,回去就回去。”

    “恩,大海,肖哥,你们就放心,只要我救出了我爸爸和我爷爷,我立刻回来!”宋逸霖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难不成你还真打算继续留在那不成?再说了,即便你愿意留在那里,我们也不愿意啊。”肖遥笑着说道。

    “恩?”宋逸霖脸色立刻变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和方海,嘴角抽搐了一下。

    方海则和肖遥对视了一样,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就知道大家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的了。

    “行了,你也别惊讶了,既然都是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是肯定要回去的,这一点我和大海也都能理解,但是既然你要去了,那就别说一个人回去,我们都跟着你一起回去。”

    肖遥说到这,宋逸霖就要开口,只是这嘴巴刚张开还没说句话,就被肖遥挥手打断了。

    “如果你不能答应让我们跟着你一起去,那你也别去了。”肖遥脸一沉。

    “……”宋逸霖苦笑了一声,“肖哥,我会连累你们的。”

    肖遥表情古怪,并没有直接回答宋逸霖,而是转过脸看着方海:“你害怕被连累吗?”

    方海乐了:“肖哥,别问这些没营养的了,先等着,我回去收拾几件衣服。”说着,他就转过身走出了病房。

    “看到了?”肖遥重新转过脸看着宋逸霖,说道,“他都不会害怕被你连累,难道我还害怕吗?再说了,如果现在躺在床上的人是我,即将面对一切的人也是我,你会不会担心受到我的连累呢?”

    宋逸霖张开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肖遥伸出手,在宋逸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你的心里其实也已经有答案了,你不会害怕,你也不会退缩,我们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暂时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该面对的咱们确实应该去面对,但是绝对不会就是你一个人去面对。”肖遥正色说道。

    “肖哥,我明白了。”宋逸霖咧开嘴笑着,“我们一起去江南!”

    “恩!”肖遥见宋逸霖终于答应了下来,这也松了口气,这要是宋逸霖自己偷偷摸摸赶了回去,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虽然肖遥方海宋逸霖三个人比较熟悉,可是,再熟悉他们也不认识宋逸霖的家到底住在哪啊!

    即便他们真的找到了,等赶到江南的时候估计什么都晚了。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孙子,给老子滚过来!”一声雷霆怒喝,让肖遥等人都转过了脑袋,用一种疑惑的眼神望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妈的,就是你撞的老子车,对?”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公路上因为斗气和肖遥的路虎车撞在了一起的唐少,准确的说,也不是两人撞在了一起,就是肖遥心情不好直接雷上去的。

    肖遥看见了这个年轻人,眉头也皱了起来不。

    “还真是冤魂不散啊!”他心里念叨了一句,转过脸看着那个男人,咳嗽了一声,说道,“是我撞的。”

    “……”唐少原本准备好了的台词,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先前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对方敢矢口否认,自己就立刻扬言下楼去砸对方的车。

    如果对方找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他也会立刻骂几句脏话出一出自己心里的怒火,可是现在……完全不该是这么回事啊!

    这个男人不但承认了,反而还是一副理直气壮地表情,这是什么情况啊?这未免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唐少简直都要被气哭了,因为他发现肖遥的脸上都没有半点羞愧的神色。好像对方撞自己的车,那都是自己活该似得,现在他才算是彻底的领悟到了什么叫“理直气壮”。

    “你撞我车了。”沉默了半天,唐少才重复说了一句,他觉得对方可能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是啊,我知道啊,就是我撞的。”肖遥点了点头,其实他的想法也很简单,虽然自己当时赶时间,但是追尾了确实就是自己的原因,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该怎么走程序就怎么走程序,毕竟对方恶意别车也有不对的地方。

    但是,在唐少听来这一切就不像是那么回事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实在是太嚣张了,嚣张到让人发指啊!不管他怎么听着,都觉得对方好像是在掐着腰告诉他:你的车就是老子撞的,你能把老子怎么着?

    反正,唐少就是这么觉得的!

    太气人了。

    太过分了!

    这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欺负啊!

    “行了,别摆出那么一副表情,要不是你别我车,我会追尾吗?”肖遥看着唐少那脸上的表情,就感到一阵郁闷,搞得好像他是个被自己欺负的可怜兮兮的小媳妇似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把他怎么着了呢!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唐少很是生气,以前他觉得自己都已经足够嚣张跋扈的了,但是见到肖遥之后,他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和眼前这个家伙相比较的话,以前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大善人啊!

    还是乐善好施的那种!别人唐少不知道,反正他自己马上都要被自己给感动哭了。

    “王队长,你们都听到了?这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唐少觉得自己和肖遥简直都说不通,索性转过脸对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警察说道。

    站在前面的那个警察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交警队的。”那男人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我知道,我又不是瞎子,你们走进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肖遥点了点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绝对配合,赔偿也不含糊。”

    “额……”王队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态度还是非常不错的啊!他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人家就已经表示非常愿意赔偿了,只是……这话怎么听着都有一股嚣张的味道啊!这就是财大气粗吗?

    “唐少,那你看?”王队长没辙了,只能转过脸看着唐少。

    唐少抓了抓脑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之所以找上门来,就是为了出口气,赔偿?他要的可不单单只是赔偿啊,毕竟他也不缺钱,只是单纯的想要出口气而已,对方给了钱,他拿了钱就走了,那算是怎么回事?这是出气吗?怎么感觉更像是上赶子收气的呢?

    “你以为,你赔偿就完了?”唐少咬着牙说道。

    听到这句话,肖遥的眉头也皱了起来:“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说出来,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炮似得。”他还真没功夫陪这些人在这扯淡,再说宋逸霖伤势还没好,需要多休息,原本肖遥就打算再给宋逸霖针灸一下,让他恢复速度快一些,却没想到这个叫唐少的家伙还带着交警队的人找上门来了,这人怎么就那么讨厌呢?

    如果让唐少知道肖遥现在的心中所想,肯定又会觉得自己委屈了。

    他还觉得肖遥讨厌呢!

    “想要怎么解决?简单啊,跪下,然后给我道歉,叫一声爸爸,然后我就原谅你了,你看怎么样?”说完这句话,唐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顺畅了许多,就像一只便秘,忽然吃了一颗泻药似得。

    肖遥脸色一沉,然后怒极反笑。

    “听你这么说的话,那就是不想和我好好谈了?”肖遥的声音冰冷,眼神看上去都有些恐怖,被肖遥用这种眼神直勾勾盯着的唐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原本他还想豪气万丈的说:“是,就是不愿意好好谈!”但是在被这样的眼神盯着之后,他只是张开了嘴巴,原本想要说的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你……你想怎么样?”唐少壮大胆子问道,“我可警告你啊,交警队的人可还在这呢,你还敢对我动手不成?”

    肖遥嘲笑道:“我也没说非得把你怎么样,更没有说要对你动手啊,咱们说话做事可都是得讲证据的,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就是诽谤我了,我要是心情不好,那可是可以告你的。”说到这,他还特意看了眼王队长,“王队长,我这么说对?”

    “是……”刚说完这个字,王队长就发现唐少盯着自己,又赶紧摇头,“不是……可是法律上确实有这么一条啊,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啊?”他都要哭出来了。

    “你……”唐少心口疼,他此时只能庆幸自己没有心脏病,否则的话,准得被气的死过去。

    “反正这就是我的条件,你就说答应还是不答应!”唐少缩了下脑袋说道。

    “不答应。”肖遥冷哼了一声,“要么直接开口要钱,要么就立马给我滚!”

    “……”唐少又缩了下脑袋。

    他觉得,肖遥实在是太霸道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