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回江南!
    第四百二十章回江南!

    等路虎车都跑远了之后,唐少这才拨通了电话。()

    “喂?我是唐博文儿子,妈的,老子被人追尾了,车牌号是……不管你们怎么着,赶紧给我找到那辆车!”说完这句话,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唐少之所以敢嚣张,那也是有原因的,如果他是个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敢在马路上和别人较劲,当然了,如果他真的是普通老百姓,也没办法开上现在的这两宝马x5了。

    而另一边,肖遥带着李潇潇赶到了医院里,方海已经站在病房门口等着了,看到肖遥和李潇潇之后,就赶紧朝着他们赶了过来。

    “肖哥,嫂子,你们来啦!”方海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大口大口喘着气。

    “老宋呢?”肖遥皱眉问道。

    “在里面休息呢,这还没醒过来,咱们现在也不用进去。”方海说道。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肖遥沉着脸问道。

    方海苦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估计也就是今天,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这还是李秋月告诉我的消息,否则的话,估计我们都不知道呢。”

    方海说到这看了眼肖遥,赶忙继续说道:“不过肖哥你现在也别太着急了,事情也没我们想的那么糟糕,看那小子的情况,也没什么太严重的伤,好像只是被人打断了几根肋骨而已。”这要是被别人听去了,肯定会觉得方海就是个神经病,开什么玩笑,这都断了几根肋骨了,还不算是太严重的伤?非得缺胳膊断腿了,那才算是严重了不成?

    不过,肖遥听了方海的话,反而是舒了口气:“只是断了几根肋骨的话,还真不算太严重了,对了,是什么人伤了这小子啊?”宋逸霖的身手,肖遥还是知道的,一般人根本没办法奈何他,更不要说能打断他几根肋骨了,不用想也知道,这一次,老宋是遇到了硬茬。

    “我也不知道,不过李秋月似乎知道是怎么回事,先前她的情绪也不是很好,我也不好意思多问什么了。”方海这么说还真是说的太过于简单了,先前李秋月那样哪里是情绪不稳定啊,那是哭声都止不住的好不好?

    方海的脑袋简直都要爆炸了,他是最害怕见到女人哭的,这一点和肖遥倒是一样,所以先前面对着李秋月,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索性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免得又将李秋月悲伤地情绪无限放大了,那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宋逸霖这才醒了过来,肖遥等人也都赶紧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肖哥,嫂子,你们怎么都来了啊?”宋逸霖毕竟是个练武之人,身体的甚至,绝非是一般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即便是断了几根肋骨,在做了手术休息了一会之后,他的脸色也红润了许多,只是精神稍微有些萎靡,当然这也都是正常的。

    如果宋逸霖现在活蹦乱跳的,那才是真的奇了怪了。

    “你小子,怎么搞的啊?”肖遥说话的身后瞥了眼坐在床边的李秋月,这姑娘的眼睛到现在都是通红,估计先前真的是为宋逸霖留了不少眼泪。

    这也难怪先前方海不敢询问太多,不要说方海了,要是肖遥自己单独面对李秋月的话,估计也啥话都问不出来。

    “嘿嘿,肖哥,让你费心了,我没什么事情。”宋逸霖不好意思笑了笑,“都是自己家里的事情而已。”

    “自己家里的事情?”肖遥听了这句话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些古怪了,刚才他问的就是到底是什么人动的手,宋逸霖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这和直接回答也没什么区别,自己家里的事情,这还是宋家人动的手?

    这就让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要说肖遥了,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都露出了一副好奇的模样,他们也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宋家的人会忽然选择对宋逸霖下手,难道他们就不担心宋逆流发火吗?怎么说那都是宋逸霖的父亲啊!

    “肖哥,这都是我自己家里的事情,就不和你们多说了。”看宋逸霖说话的语气和样子,似乎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难以启齿。

    虽然肖遥和方海都想帮宋逸霖一把,但是现在宋逸霖都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也都不好说什么了。

    “好,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就赶紧吱一声,别说什么你的事情我的事情,大家都是兄弟,既然是兄弟,那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方海开口说道。

    宋逸霖笑了笑,重重点了点头。

    李秋月看了眼肖遥,先是张了张嘴巴,但是在她看了眼宋逸霖之后,又选择闭上了嘴巴,看来先前她还有些纠结,犹豫。

    “对了,肖哥,过两天我就得先离开海天市了。”宋逸霖说道,“我得回去一趟。”

    “回去?回家?”肖遥微微一愣。

    “恩,回家。”宋逸霖握紧了拳头,“那孙子欠我的,我一定要讨回来!”

    看模样,宋逸霖要回去,是为了报仇了。

    肖遥和方海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李秋月听到这句话就有些受不了了,她直接站起身,冲着宋逸霖大声吼道:“不行,你不能回去,我绝对不能让你回去!”

    “秋月,放心,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宋逸霖安慰道。

    “怎么不会有事情啊?这一次他都把你打得那么严重了,而且用的还是阴招,如果你现在回去,那不是自找死路吗?不行,说什么都不能让你回去!”李秋月原本就不是一个固执的人,虽然她有自己强势的一面,但是在宋逸霖面前,她就收起了自己的个性,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这一次,她的态度比起先前倒是大相径庭了。

    宋逸霖看了眼李秋月,深吸了口气,表情有些严肃,说话的声音听上去颇为沉闷:“我必须要回去,你知道的。”

    “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你都不能回去!”李秋月看样子又准备哭了。

    宋逸霖顿时感觉头疼。

    “嘿,老宋,你不老实啊,你藏着的也太多了?”方海冷笑了一声,“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们?”

    “大海,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

    “没那么多只是!”方海一摆手,怒道,“我把你当兄弟,所以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愿意揽到我的身上,但是你呢?你这遮遮掩掩的,算是怎么回事?原本我还只是以为你有些难以启齿,但是现在你的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了,你还不打算告诉我们,怎么着,准备下次再见的时候,让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虽然方海的话说着非常的不吉利,可现在肖遥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此时,他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肖遥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看着宋逸霖,说道:“秋月不让你回去,肯定有她自己的道理,这样,你把事情说出来,我们简单分析了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那你回去也就回去了,我们谁都不会多说什么,你觉得呢?”

    宋逸霖看了眼肖遥,只能露出苦笑,叹气道:“肖哥,你这么说的话,摆明了就是不让我回去了啊!”

    肖遥忍不住乐了:“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其实你心里也明白,这一次你如果真的回去了,非常危险对?”

    宋逸霖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那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回去,难道不能告诉我们吗?”肖遥正色说道。

    宋逸霖叹了口气,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爷爷生病了,大病,甚至有可能挺不过这一两个月,现在昏迷不醒,即便有的时候清醒个把钟头,脑子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二叔等人就联合起来,找我老爹的麻烦,逼着我老爹退下去,这一次打伤我的人,就是我堂哥带来的,不过那个和我交手的小老头压根就不是我们宋家的人,也不知道那个家伙从哪里搬来的救兵。”

    肖遥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等着宋逸霖继续说下去。

    宋逸霖也明白肖遥的意思,这也继续说了下去。

    “那老头的腿法非常厉害,我虽然能和他斗一会,可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十个回合,我就彻底败下阵来,这也就进了医院里。”宋逸霖说道。

    “你先给我打住,你这说的都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你为什么非得回江南啊!”方海揉着太阳穴问道,他觉得,宋逸霖被揍了一顿,是不是脑子也被打坏了,明明知道回去之后九死一生,有生命危险,却还想着回去,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宋逸霖转过脸,看着方海,眼神颇为复杂。

    沉默片刻,他沉声说道:“我爸爸,我爷爷,都还在江南。”

    “……”方海抓了抓脑袋,表情颇为尴尬,先前他还真是把这个给忘了,确实如此,宋逸霖的父亲,爷爷,现在还都在江南,还身处于虎穴中,他现在留在海天市确实是安全的,但是这也只是他一个人安全了而已。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