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吊坠发威!
    第四百一十五章吊坠发威!

    听了肖遥的一番话之后,武惊天也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也没办法不严肃啊,这可是关乎到自己爷爷的生命,而且机会只有一次,即便他原本是个玩世不恭的性子,现在也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精神还得高度集中,生怕出现一丁点的纰漏,万一因为自己,导致炼丹失败,估计他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了。

    想到自己爷爷在病榻上的这几年,他几乎都没有睡过一次好觉,所以当他知道肖遥的爷爷是高峰之后,这在他的人命中又燃起了一道火焰,这是他希望的光,原本他的整个世界都快要黑暗了,也就是肖遥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道光。

    一道,灿烂的光!

    钻木取火,原本就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可不是电视上看着的那么简单,随便找两根干木棍钻几下就有火了?那也只是电视效果而已,不信的朋友可以随便捡两根木棍试试,嘿嘿,保证您手冒了,也没办法弄出点火苗。

    钻木取火,在角度,力道,速度上面,都有一定的要求。

    好在武惊天有过丰富野外生存的经验,否则现在一定会懵逼。

    没多久,火焰就出来了,而肖遥也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干草和木屑,有了小火焰之后,就立刻将药炉下面的火烧了起来。

    “接下来,就轮到我干活了。”肖遥长舒了口气,表情也是异常的严肃。

    不单单是武惊天非常的紧张,肖遥比起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将老爷子的病治好!

    简单的说,即便没有别人的嘱托,没有武惊天的希翼,他也不会放弃,因为那个老头,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想到这些,他深吸了口气,立刻运起体内灵力。

    如果现在是晚上的话,只要站在边上的武惊天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在肖遥的体内,此时正有一道道闪烁着金色的光,仿佛一根根细微的线条,正在被药罐吸收进去。

    一开始倒是也看不出什么,但是时间久了,就会发现肖遥的脑门上已经在慢慢往外渗透出汗珠,仿佛整个人就坐在火堆边上一般。

    “惊天,看火小了就家伙。”肖遥叮嘱了一句。

    “恩,好……”原本武惊天心里还有些好奇,为什么家伙这件事情要让自己来,不过当他看到肖遥此时的表情之后,瞬间明白了过来。

    “肖哥,你没事?”武惊天加了一把草,忍不住问了一句。

    肖遥转过脸看了他一眼,然后摆了摆手:“别管我。”

    说完这句话,他就闭上了眼睛,加快了体内元力的催动。

    其实这个时候,肖遥的心里也有一些苦涩,他觉得自己先前还是高估自己了,想要炼制出丹药,最起码还需要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在这一个小时里,他还得不停的运转着自己体内的元力。

    他开始发现,其实,生机丸之所以能算是仙丹,主要是因为一般的劲气压根没办法炼制出来,劲气能炼制出来的,也都是凡丹,想要炼制出仙丹,还得用上灵气,可是即便是整个华夏,现在也找不出一个拥有灵气的修炼者了,好在这生机丸也不算是仙丹,只能算是半仙丹,所以,肖遥就打算用一用元力,或许,能完成呢?其实,至于结果到底怎么样,肖遥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说,他有一定的信心。

    至于这种信心到底是哪里来的,他也不知道。

    不过一直以来,他都非常相信自己的自信。

    比如站在白脸书生面前,他有自信,自己能将对方击杀。

    站在长剑行的面前,肖遥依然不会露怯,因为他有一种莫名的信心,即便这个男人是诸葛焚天的徒弟,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因为他有这一种信心,所以他一路走到了现在。

    换句话说,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谁还能相信他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着。

    武培林等人,也都站在门口远远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肖遥和武惊天的表情,他们竟然都不敢走过去,似乎生怕自己往前走出一步,就会打扰到那全神贯注的两人一般。

    这就是一种简单的气氛感染。

    “爸,你说,肖遥和武惊天他们能成功吗?”严青忽然抬起脑袋,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小声问道。

    “恩?”严国强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皱了下眉头,忽然笑了起来,“能。”

    “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啊?”严青有些好奇了,她觉得,现在肖遥和武惊天可能都没有百分百的信心呢。

    严国强撇了撇嘴,看了眼肖遥和武惊天的位置,认真说道:“我还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毕竟我又不是什么医生,也不知道老爷子现在的具体情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信心——我的信心,是肖遥和武惊天给我的。”

    严青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这便不再说话了。

    武培林的拳头紧紧攥在一起。

    肖遥和武惊天在那里炼制丹药,他们也就在边上看着,一言不发。

    等到肖遥的身体都有些轻微颤抖的时候,他们也都变得紧张起来了。

    “只是熬药而已,怎么会这么累呢?”严青有些迷糊了。

    “不是熬药那么简单。”严国强语气颇为笃定,“这可能是一种炼丹!”

    “炼丹?”严青一阵哑然,“这个社会,还有人炼丹?那不是封建迷信的产物吗?”

    严国强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女儿,苦笑了一声:“咱们不知道,不代表这个世界就不存在,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我们不知道的,但是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着,比如,谁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摘花飞叶的高手呢?”

    严青若有所悟,点了点头,眼神中也闪烁着一道奇异之色。

    而另一边,肖遥早已经汗如雨下。

    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湿漉漉的头发,全部黏在了头皮上,一滴滴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滑落,只是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忽然变成了一团白烟,溶于空气之中。

    肖遥能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元力几乎已经接近干涸了,可是,药炉依然没有出现什么异相,这让他慢性着急。

    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在这么下去,恐怕不超过十分钟,自己身体里的元力就要被抽空了,到时候,不要说炼丹了,他能不能好端端站着,那都是两说。

    “妈的,炼丹可真不是一个容易活,怪不得大爷爷这一辈子都只炼制九品丹药,看来,即便是他,也未必有实力炼制出七品六品丹药了。”

    肖遥只能在心里吐槽,也只能越发的着急。

    武惊天抬起脑袋,看了眼肖遥,即便这个时候肖遥什么都没说,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肖遥内心中的焦躁,仿佛此时,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肖哥,抗住啊!”武惊天咬着牙,盯着肖遥,心里默默念道。

    肖遥的身体慢慢摇晃着。

    意识,似乎也正在一点点变淡。

    忽然,药炉下的火焰,闪烁着,仿佛有一道疾风吹过一般。

    “妈的,不行……不行,在这么下去,那就是半途而废,什么都完了!”肖遥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尖,让自己的大脑恢复了一阵短暂的清明,继续运转着体内的元力,仿佛恨不得将每一滴血液里的元力都榨干。

    肖遥的脸色犹如一张白纸,甚至连皮肤下面的青筋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武惊天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仿佛被一双大手紧紧握住了一般。

    他的脑门上也满是汗珠,甚至有些自责。

    他感觉,在这么下去,肖遥可能都会栽在这里。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爷爷,肖遥根本不会需要变成这样!

    看着那张狰狞的脸,武惊天内心无比痛苦。

    “肖哥,实在不行的话,就算了。”武惊天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此时,他也在做着心理斗争,虽然他很希望自己的爷爷能够恢复,活得长久一些,但是,他也不希望肖遥再继续冒险了。

    肖遥没有任何反应。

    武惊天说出口的话,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还能放弃吗?如果真的放弃了,不要说对不起武老爷子,即便是肖遥自己,都会感到后悔。

    什么都做了,难道到了最后这一步,自己就挺不过去了吗?

    想到这些,他只能凭空的呼吸着。

    就在他即将倒下的时候,忽然,胸口一团炙热,仿佛燃烧着一团火苗一般。

    “这是?”他猛地睁开眼睛,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胸口。

    那枚龙型吊坠!

    而此时,胸口上的吊坠,竟然闪烁着一道耀眼的金光,下一秒,那一道金光就直接冲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透过肌肤,滋润着每一条经脉。

    “恩……”肖遥满脸的享受,就像自己的身体是一块干燥的沙漠,此时忽然涌入了一大片清泉。

    忽然间,每一条经脉,都充斥着一股磅礴能量,他内心狂喜,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时间去想着那块吊坠的玄妙之处,赶紧再次运转着体内那一股能量,将其融入药炉之中。

    “希望能成功!”他不顾脑门上汗水,心中默念……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