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你们就别想扎根!
    第四百零九章你们就别想扎根!

    肖遥并不了解陈鹏,但是他觉得,陈鹏和武惊天身上有很多的共同点,比如这两个家伙看上去都是那种豁达之人,有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藏着掖着,而且现在,陈鹏看着他的眼神也满是真诚,没有丝毫做作。的小说

    这倒是个不错的人,肖遥心里想着。

    他和陈鹏说着话,但是站在身后的那个刘滔,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陈鹏的身份,他还是知道的,而且这个酒店刚开起来的时候手续也都是他办的。

    原本他还想卡一下,但是这个念头刚刚存在,就被一个电话打消了。

    上面的吩咐倒也简单,就是说陈鹏的身份不一般,算是京都衙内,绝对不能刁难,在合理的情况下,就得大开绿灯,这说的都是官话了,简单点说,上面的意思就是说,陈鹏的身份不简单,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不管合理不合理,都一定要大开绿灯,否则的话,就是天塌下来了。

    对于这样的吩咐,刘滔当然不敢当成儿戏,于是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也都做的很漂亮,就是想要博得陈鹏的好感,只是,陈鹏对他压根就不感冒,无奈的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不简单,即便他心里有些郁闷,也不敢表现出来。

    现在陈鹏来了,而且还和对方相谈甚欢,这就在给他传递着一个消息,这一次,自己似乎是真的招惹到不能招惹的人了。

    “行了,鹏子,少废话了,你赶紧瞅瞅,你大哥我带人来照顾你的生意,结果现在还有人想要将我们赶出去呢。”武惊天呵呵笑道,将难题丢给了陈鹏。

    陈鹏微微一愣,转过脸瞥了眼刘滔和莫成飞,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刘局长,真是好雅兴啊,来我们这吃饭呢?”陈鹏说话的时候,已经朝着刘滔走了过来。

    看着迎面走来的陈鹏,刘滔的心脏都不争气的跳动了几下,脸色有些苍白,脑门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皮笑肉不笑点了点头,看得出来,此时他的表情非常的尴尬和僵硬,如果可以的话,估计这个家伙都想立刻转身离开了。

    至于莫成飞——开什么玩笑,现在他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帮着莫成飞出气呢?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恨不得现在就一脚踹过去,如果不是因为莫成飞的话,他也不会得罪这些人了。

    “陈少,您来了啊?”刘滔说道。

    “恩,我要是不来的话,怎么能看到您的官威呢。”陈鹏笑着说道。

    “……”刘滔没有敢接话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完犊子了。

    当陈鹏喊出那一声“武大少”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武大少,能让陈鹏称呼为大少的人,还能有几个?整个华夏,恐怕也就只有那一家了,更何况,这里就是建南市呢?

    一想到这些,他就恨不得一脑袋撞在墙上,要是能晕死过去就最好了,最起码,自己不需要在受这样的折磨了。

    “陈大少说笑了,我也就是个小副局长而已,能有什么官威啊,再说了,咱们也都是为老百姓服务而已,说的简单点,我们就是服务员,一心一意为百姓,怎么可能为自己争取什么私人利益呢?”刘滔苦笑着说道。

    “是这样吗?”陈鹏摆了摆手,“姓刘的,你也别和我扯淡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心里比你自己还要清楚,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可以得罪,你难道还没谱吗?嘿嘿,这一次啊,你是真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看到刘滔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了,陈鹏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啊,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要害怕什么,既然混在这个系统里,很多事情你也都能看得透彻,像你这样的人,在华夏一抓一大把,所以也不是你一个人倒霉的。”

    刘滔苦笑连连,他也知道,像自己这样的情况在华夏一抓一大把,但是,那也都是看着别人倒霉而已,和自己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现在自己要倒霉了,这和谁说理去?

    “陈大少,我能摆一桌酒席,亲自磕头认错吗?”刘滔说道。

    陈鹏闻言,脸色一愣,也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看你,感情我先前说的都是白说了嘛!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去安慰你了啊。”

    “……”刘滔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陈大少,武少,这也都是我的错,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瞎了眼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上有老下有小,再说我这过几年,估计也快到退休的年龄了,还烦恼两位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毕竟我一家老小还指望着我养活呢!”刘滔说话的时候,都已经带着哭腔了,他也知道,这两位一旦决定对自己动手,那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

    刘滔此时的做法,也让武惊天和陈鹏有些惊讶。

    “真是没骨气,男儿膝下有黄金,难道你父母没有告诉过你吗?”陈鹏脸色一沉,“还是说,你想用这样的方法威胁我?”

    刘滔赶紧摇头:“不不不,陈大少您说笑了,我怎么敢威胁您呢?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毕竟莫少……不,莫成飞是要来我们建南市投资的,我自然要做到我该做的事情。”

    “恩……”陈鹏点了点头。

    见陈鹏点头了,刘滔心里就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一般。

    “陈大少,您这是能理解小的的苦处了?”刘滔试探着问道。

    “能理解了。”陈鹏点了点头。

    刘滔心里欣喜不已,但是立刻又冷静了下来,他在想,陈大少怎么可能会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呢?对方一定在前面挖了坑,这是准备等着自己?

    “其实,我觉得你说的不错,你这么做似乎也没有什么错误,这都是你的职责所在,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借着这件事情怪罪于你的。”陈鹏笑着说道。

    刘滔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难道自己先前错怪陈少了?其实,陈少原本就是以为心地善良,懂得体谅别人的人?呜呜,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位还真是一位大善人啊!不行,等会自己一定要站起身给他们敬一杯酒!

    只是,他刚打算站起来,陈鹏的一句话,又让他重新跪在了地上。

    “放心,你想这么做,没有任何错的,所以,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及,不过,你以前的事情就得丢给纪委那边去查了。”陈鹏认真说道。

    刘滔都要给对方磕头了。

    这不还是想要自己的老命吗?

    他的那些家底,不要说他自己了,圈子里有些人心里都明白的,只是大家都是一个阵营里的人,而且那些人或多或少也都和他差不多,甚至还有一些,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怎么可能敢去举报刘滔呢?万一刘滔嘴巴不紧,把他们一个个都给咬了出来,到时候,倒霉的可不就单单只是刘滔一个人了。

    “陈少,您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刘滔问道。

    他的声音听着忽然有些冷了。

    “不是我做的绝,是你做的有些过了。”陈鹏叹了口气,“你自己去自首,这还是一件好事。”

    “自首?”刘滔苦涩一笑。

    即便自首,以自己以前做的事情,恐怕即便不死,也得将牢底作穿?

    他又不是傻子了,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些呢?

    “陈少,你不想让我活,我也不能让你活了!”说到这,他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了一道厉色,肥胖的身躯忽然朝着陈鹏扑了过去,这还真是一个灵活的胖子。

    不过就在他刚起身的时候,陈鹏似乎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出腿,一脚将刘滔踢飞了出去。

    那么庞大的身躯,就是被陈鹏一脚踢了出去!

    肖遥眼前一亮,仔细盯着陈鹏,刚才那一脚的力道,可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武惊天在边上给肖遥做着解释:“这小子从小就跟一个老师父练过,即便是我,也不能从他的手上占到便宜,身手确实不错。”

    肖遥点了点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在肖遥看来,这个陈鹏的身手,最起码已经到了问天境界。

    “找死。”陈鹏冷哼了一声,走到了刘滔的跟前,伸出手将胖子直接拎了起来,又是一拳砸了过去。

    这一拳砸下去,刘滔直接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哼,还真是狗急跳墙了,但是,你一只小土狗,跳墙了又能怎么样呢?”陈鹏拍了拍手,又拿起一块手帕擦了擦,很是嫌弃的样子,“妈的,这胖子身上都油乎乎的。”

    肖遥和武惊天都忍不住乐了。

    陈鹏的目光又落到了莫成飞的身上,说道:“你还不滚,等着留下来吃饭?”

    莫成飞刚打算转身离开,武惊天却开口叫住了。

    “等一下!”武惊天说道。

    莫成飞转过脸,看着武惊天,眼神中满是畏惧。

    “你叫莫成飞,对?嘿嘿,以前还是肖哥的对头,怎么着了,海天市待不下去了,就来我们建南市了?没门!以后不要想在建南市带着,否则的话,老子就带人把你场子给砸了。”武惊天说道。

    “恩?这小子还得罪过肖哥?”陈鹏也有些惊讶,然后冲着莫成飞笑了起来,“不单单是建南市,附近的几个城市,你们也都别想了,有我们陈家的地方,你们就别想扎根!”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