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彭江来了
    第四百零五章彭江来了

    肖遥的话说完之后,电话那边就是一阵沉默了。..

    暗月组长都快要哭出声了。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认真说道。

    “什么问题?”肖遥愣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你可以问,但是我未必就会回答。”

    “恩……我就是想要找到,狂蛇那个家伙死了没有?”暗月组长问道。

    “死了。”肖遥说道。

    “那您能把他的尸体给我吗?我想鞭尸!”暗月组长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么一句话了,他说这番话可不是开玩笑,妈蛋,这个狂蛇简直就是疯了,他难道不知道在执行任务之前先去查探一番目标的身份吗?连逍遥一生都敢动手,再过一段时间,这个王八蛋是不是打算去弄死杀手之王了?到底是自己疯了还是狂蛇疯了啊!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已经彻底被毁了,他实在是没办法理解狂蛇的想法,那个家伙的脑子里装的难道都是大便吗?

    肖遥嘴角微抽,他觉得,那个狂蛇死的真的非常不值得。

    要知道,狂蛇之所以自杀,就是担心自己会在对方的各种手段下说出自己组织的秘密,却没想到最后反而落得这样下场。即便狂蛇是想要杀了肖遥的人,这个时候,肖遥都替他感到不值得了,如果让狂蛇知道现在他这个组长说的话,会不会从地底下钻出来报复。

    “行了,少跟我废话了,我现在就想知道,那个委托你们来杀我的人到底是谁。”肖遥说道,“如果你们不愿意说的话也没事,我会去岛国看望看望你们的。”

    “……”暗月组长赶紧说道,“不不不,您放心,不就是那个委托人的信息吗?您丢下来一个电子邮箱,我立马发给你!”

    “好。”肖遥丢下了自己以前注册过的一个邮箱之后,就挂了电话。

    差不过多了十分钟,邮箱里就收到了一份邮件。

    “恩……”肖遥看了眼邮件,上面的信息非常完整,不单单有委托人的照片,还有对方的住址,包括在华夏的身份。

    “白应龙,也是部队里的?那就难怪了,姓白的人还是挺少的。”

    没多久,武惊天就回到了房间里。

    “肖哥,事情都解决好了吗?”武惊天问道。

    “差不多了,让你父亲来一下。”肖遥说道。

    “恩?”武惊天看了眼电脑,脸色立刻就变了,“妈的,还真是白家啊,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哦?你认识这个家伙?”肖遥笑着问道。

    “当然认识了,这白应龙,也算是个少壮派,还是有些能力的,而且白家在华夏的势力也算是根深蒂固了,啧啧,看来这一下,就得变得复杂很多了。”武惊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他的样子就知道,现在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他能解决的了,具体要怎么做,还是得看武培林的意思,毕竟,现在在武家还是武培林说了算的,即便他心里愤怒,不开心,也轮不到他做出一些重要的决定。

    没多久,武培林就来了。

    他看到电脑上的信息之后,倒是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一般。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没有看到这些信息之前,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些答案,只是看到这些信息,他才验证了自己先前的猜想而已。

    “肖遥,谢谢你了。”武培林笑着说道,虽然他不知道肖遥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找到这些的,但是,他也不会去多问,对方先前都将武惊天给赶了出去,这也就说明,这样的方法在肖遥的心里也是个秘密,问出来了,只会让对方反感而已,武培林都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做什么事情都是要三思而后行的,如果他和武惊天的脾气一样,恐怕即便有武老爷子这一颗参天巨树在,也没办法走的多高多远了。

    想要在这条路上面混下去,光有胆气和豪气远远不够,必须还得有足够的智谋,最起码遇到事情之后,第一步就是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在冷静下来之后,才不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更不会做出一些自己以后会后悔的决定,这可不是小事,这些细节,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否则的话,很容易中了敌人的套,丢掉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武叔叔,你打算怎么对付白家的人呢?”肖遥笑着问道。

    武培林稍微愣了一下,有些尴尬了,不敢他准备怎么对付,这些似乎都是不方便告诉肖遥的。

    肖遥看出了武培林心中的想法,正色说道:“武叔叔,这不是你和白家的事情,还有我的事情,这一次他们想要杀的人是我。”

    武培林咳嗽了一声,表情更加尴尬了,他先前还真把这一茬给忘了,仔细想想也是啊!这一次,白家想要杀的人可是肖遥啊,即便肖遥的脾气再好,遇到这样的事情想要做到不气不恼似乎也是不可能的。

    “肖遥,你放心,等过段时间之后,我就能对他们下手了,只是现在,有些不方便,你没看到吗?即便是白家,也不敢直接对我们武家动手,只能曲线救国,从你的身上找突破口,现在白家如果出事了,不用多说,别人都会自然而然的想到我们身上。”

    说到这,武培林也叹了口气,明明都已经知道对手是谁了,却还不能对对方下手,这是一件多么憋屈的事情啊?

    肖遥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好,武叔叔,我明白了。”

    听肖遥这么一说,武培林也算是松了口气。

    毕竟以肖遥的能耐,想要让白家出一点小意外,似乎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这种紧要关头,如果白家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要背黑锅的很有可能就是武家了,武家那个时候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总不能真的祸水东引将肖遥给供出来?那样的事情,他们武家还真做不出来!

    毕竟,这一次肖遥招惹到白家,也还是因为他们武家的事情。

    忘恩负义,不是武家的行事作风。

    武惊天在边上,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老爹,你说等一段时间,这是要多久啊?难道等几年之后?”

    武培林狠狠瞪了眼自己的儿子,这个小王八蛋,人家肖遥都没有说什么了,这小子怎么还那么多屁话呢?要不是顾忌还有人在的话,现在他都恨不得一脚把武惊天踹出去……

    “算了,既然武叔叔这么说了,我也相信武叔叔能给我一个交代的。”肖遥笑着说道。

    武惊天点了点头。

    看着武惊天还有些感激肖遥的模样,武培林只能苦笑了一声。

    “这段时间”到底是多久,其实,武培林自己心里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是他最起码知道,这段时间肯定不会太短,而肖遥的这一番话,简直就是将武家给逼上了绝路。

    这是必须要给肖遥一个满意的答案啊!

    正在思考这些的时候,一个士兵又跑了进来。

    “司令,建南市那个彭局长来了。”

    “彭局长?彭江?”听到这个名字,武培林就皱紧了眉头。

    “妈的,他还敢来?”武惊天更是一阵火大,都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抓住彭江然后将其一顿胖揍。

    他觉得,自己先前在局子里的时候都已经够给的对方的面子了,这是怎么着,还打算不停歇了不成?

    “先把他请进来。”武培林开口道。

    “是!”那士兵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过身迈着正步走了出去。

    等他重新回来的时候,身后已经多了一个穿着便服的男人了。

    “彭江,你还来我们家,是什么意思啊?”武惊天看了眼彭江,眼神中都能喷出火焰了。

    “咳咳……”被武惊天这么瞪着,彭江也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其实对方现在的态度,也都在彭江的意料之中。

    他赶忙说道:“武少,您也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因为彭云的事情,我想登门道歉的。”

    “登门道歉?”武惊天冷笑了一声,说道,“登门道歉是假,兴师问罪告状是真?彭江,我已经够给你面子的了,做事情都有一个度,超过了那个度,就是过了!”

    武惊天这是非常直接的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只要彭江的脑子还算正常,就能听明白武惊天这番话里的意思了。

    “武少,不管怎么说,彭云都是我们彭家的人,他犯了错,我自然也得来认罚。”彭江不气不恼,继续说道。这一套说辞,都是在他来的路上就已经准备好了的。

    他还不单单是准备了一套说辞,而是准备了很多套,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到了这里之后武家人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如果能笑呵呵的解决了这件事情当然最好,如果得多花费一些功夫,他也觉得是值得的,谁让彭云是他的亲侄子呢?

    现在这个时候,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帮的上忙呢?总不能指望着彭云能自己走出这里!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