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死人不会说谎!
    第四百零二章死人不会说谎!

    要说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巧了。的小说

    肖遥这刚刚来到了建南市,连脚跟子都还没有站稳,竟然就有杀手已经在建南市潜伏起来了。

    在回来的路上,肖遥也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个杀手,真的是自己的仇家派来的吗?

    如果真的是自己的仇家,他们怎么就敢确定自己一定会来建南市呢?要知道,自己答应武惊天来建南市的事情,除了夏家的人之外,基本上就没人知道了,要说夏家透露出去的,肖遥肯定不会相信,首先人家夏家没有理由害肖遥,这一点,他自己也是百分百确定的。

    所以,对方是冲着肖遥来的,几率不是很大了。

    想了很久之后,肖遥想明白了一点,或许对方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是武老爷子!

    想要查出肖遥的身份,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而先前武培林到处找人求药,消息就自然而然走漏了出去,对方知道自己会医术,担心自己或许真的有办法能治好老爷子,索性就打算将自己弄死了。

    “肖遥,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虽然我还不确定幕后黑手是不是那些人,但是,他们是最有可能的。”武培林看了眼肖遥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也非常明智的没有继续问下去了,武家在华夏也是个非常庞大的家族,敌人一定不少。

    武老爷子还活着,他就是武家的定海神针,只要不发生意外的话,武培林一定能往前再走一步,而武惊天自己也能在京都混的风生水起,这显然不是武家的那些敌人想要看到的一幕,所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武老爷子离开这个世界。

    若不是因为肖遥出现,武老爷子想要撑几个月都难说了。

    可偏偏是这个时候,肖遥出现了,对方的目标自然要放到肖遥身上。

    哪怕他们并不认为肖遥有办法治好武老爷子,他们也不会让肖遥这个潜在的威胁存在着,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肖遥死掉!

    武惊天在边上听得云里雾里的,最后实在是沉不住气了。

    “肖哥,爸,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就听不懂呢?”武惊天急的抓耳挠腮了。

    “不懂就别问!”武培林瞪了眼武惊天没好奇道。

    “但是不问,不知道,我就浑身难受啊!”武惊天急了。

    武培林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告诉武惊天。

    “你太莽撞了,知道的太多,对你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今天在警察局里,你就完全没有必要非得把那个彭云带回来,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谁也不知道以后彭江到底会走到什么地步,你得罪了他,哪怕他这一时半会的没办法奈何你,但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了。”

    武惊天撇了撇嘴:“切,他能有什么招?他能把我怎么样?我一看他那副熊样就来气,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彭云那孙子,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凭什么他一句话就想要彭云给带走?”

    “其实,即便彭江真的将彭云给带走了,也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肖遥苦笑着说道。

    武惊天叹了口气,也没说话了。

    “哎,你啊,要是能有肖遥一般稳重,我们武家的未来也算是更加明亮了。”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以前,武培林觉得自己的儿子虽然有些虎,但是性格还是非常不错的,但是现在,他认识了肖遥之后,心理就发生了变化。

    他这是怎么看武惊天,都觉得不顺眼了。

    肖遥已经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

    武惊天哈哈笑道:“老爸,你说这些也没意思,我要真是肖哥,现在还能在这个家里带着吗?再说了,肖哥大爷爷是高峰神医,二爷爷是惊雷东方无言,我有那个优势吗?”

    “那你有的,肖遥也未必有啊!”武培林没好气道,“你这就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武惊天索性不说话了。反正说的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

    正在这个时候,先前那个上士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怎么会是?”武培林开口问道。

    肖遥看了眼那个满脸慌乱的上士,心里也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司令,那个杀手……”

    “那个杀手怎么了?”听上士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武培林也皱起了眉头。

    “那个杀手自杀了,一头撞在了墙上,我们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晚了。”上士满脸愧疚道。

    “自杀了?还是撞墙自杀?”武惊天听了吓了一跳,“我靠,这家伙未免也太有胆气了?”

    要知道,想要撞墙自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首先还得克服心理上的那一层恐惧,得有必死之心,否则,在最后一刻因为害怕减轻了力道,只会撞伤,但是却又不会死,那反而是最憋屈的。

    上士红着脸站在边上不敢说话了。

    毕竟那个杀手,可是武惊天亲手交给他的,原本还活蹦乱跳的,结果到了他的手上就死了,上士的心里也满是自责。

    看到武惊天和武培林都黑着脸,他的心里就更加惶恐了。

    “武叔叔,这件事情,倒也怨不上别人,如果人家已经抱了必死的心,别人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阻拦的。”肖遥笑着说道。

    那个上士向肖遥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他听得出来,肖遥这是在为他开脱。

    或许肖遥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说的也都是实话,当一个人下定决心想要自杀了,那谁也拦不住。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武培林摆了摆手。

    “是!”上士如释负重般长舒了口气,他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此时牢牢贴在衣服上,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难受,而武培林的这句话,也就等于不打算追究他的责任了,这让他更加感激肖遥。

    等那个上士走出去之后,武培林才冷哼了一声:“看来,这个杀手还真是够不一般的啊!哪怕是死了,也不打算说出自己的组织。”

    想要守住秘密,最简单的,最安全的方法,那就是死亡了。即便那个男人意志力足够坚定,能够固守本心,要死不说,武家也有能力从对方的口中套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比如催眠术,用催眠让对方在不知不觉中将心底的秘密说出来,以武家在华夏的能力,想要找到一个催眠大师,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武叔叔,人都已经死了,咱们也不需要想这些了,反正现在治好老爷子的病才是关键,我就不相信了,他们还敢冲进军区来对付我不成?”肖遥安慰道。

    武培林点了点头,眼神中满是狠厉:“哼,真以为那个杀手什么都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不管是不是按些人,这笔账我都要记在他们身上了!”

    肖遥并没有因为好奇非得去询问武培林他口中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该知道的,武培林自然会告诉他,不该知道的,肖遥问了也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给自己招惹祸端。

    这一点,肖遥看的还是非常透彻的。

    “哎,真是便宜那个家伙了。”武惊天也很是不高兴,先前肖遥和他客都差点死在那个杀手手底下了,结果现在那个杀手竟然就这么死了,这让他心里的怨气都没办法散发出去了。

    肖遥看了眼武惊天,笑着说:“人死债消,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既然你现在都已经死了,那也只能算了。”

    武惊天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肖哥,你说得倒也不错,我就是觉得憋屈啊!好不容易抓到了那个杀手,结果对方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死了,我们可是什么消息都没有问出来啊!”

    肖遥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也未必就是这样。”

    武惊天和武培林听了肖遥这句话,都转过脸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实际上,人死了未必就什么信息都得不到了,相反的,死人比活人还会更有价值,比如,死人就不会说谎了。”肖遥说道。

    武惊天听了肖遥的话只能狂翻白眼,这说的不是废话吗?不要说什么说谎了,那家伙都挂了,说话都不可能了好不好?

    武培林倒是有些激动了,问道:“肖遥,你还有办法?”

    肖遥想了想,说道:“武叔叔,我需要那个杀手的照片,越清晰的越好。”

    “照片?”武培林有些疑惑。

    “肖哥,你是打算给那家伙弄个遗照啊?”武惊天在边上听着直乐。

    “你先给我闭嘴!”武培林瞪了眼自己的儿子,“就不能让肖遥先说完吗?”

    武惊天满脸委屈,又不好多说什么了。

    “只要有照片,或许,还有机会找到那个家伙所在的组织。”肖遥说道,“当然了,我说的也就是有可能而已,也未必就真的能找到,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咱们的希望。”

    武培林虽然好奇肖遥能用处什么样的方法,但是既然肖遥都已经这么说了,武培林自然也不会犹豫什么,当下立即点头:“好,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等会就让人把照片给你送来!”

    说完,他就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