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立了一功!
    第四百零一章立了一功!

    彭江训斥完彭云之后,转过脸看着武惊天,说道:“武少,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等会我就让彭云到武家磕头认错!”

    武惊天眯着眼睛看着彭江,什么都不说。的小说

    彭江被武惊天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难受,最后索性低下了脑袋。

    “彭局长,你很聪明,但是不要把你的这种聪明用在不该用的地方。”武惊天笑着说道。

    “……”彭江脸色稍微变了变。

    “到我们家给我磕头认错?呵呵,你是觉得,在我爷爷,我父亲面前,即便我心里生气也不敢做出些什么?如果你会这么想,那我告诉你,你错了!”

    彭江低下了脑袋,有些不敢去接触武惊天的眼神了。

    “彭局长,你想要把彭云带走,我就一定要让你带走吗?”武惊天盯着彭云,眼神如刀,“他得罪的人是我,该怎么处理他也是我说了算,你真以为我会给你这么面子?”

    彭江的脑门上都往外渗出了汗珠。

    在他看来,虽然这一次事情是彭云先挑起来的,但是现在武惊天这一行人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啊,何必非得紧咬着不撒口呢?这简直有些不合规矩了,可是,在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人家武惊天,凭什么就一定要和他讲规矩呢?

    说到底,武惊天还是个年轻人,比如,武惊天看出了这些,看出了他内心的想法,就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但是,如果是一个混迹官场的老狐狸,即便真的看出来了这些,也会装作不知情的。说到底,武惊天还是太年轻了。

    哦,当然了,也有一种可能,别人那是装糊涂,武惊天则是懒得装糊涂。

    在武惊天的眼里,他彭江又有什么面子可言呢?

    “武少,难道,真的要把事情做绝了吗?”彭江苦笑了一声说道。

    不管怎么说,彭云都是他的亲侄子啊!虽然彭江也不想得罪武家,但是有些话,他不得不说出来,否则以后他都没办法在家里抬起脑袋做人了。

    他的那些亲戚会怎么看他,他的弟弟会怎么看他,他的父母会怎么看他?

    那些人的目光不是彭江能承受得起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想要将彭云保下来。

    “彭局长,差不多就行了。”武惊天瞥了眼彭江,微笑着说道。

    只是,他这样的笑容,在彭江看来没有半点亲切感,反而让他感到了一股压力。

    武惊天说话已经非常客气了,人家如果想要说的难听一点,那就是一句话:“姓彭的,老子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别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

    反正武惊天话里的意思,在彭江听来就是这样。

    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但是再难看,也吓唬不到谁了。比如先前,武惊天就不会给他半点面子。

    “武少,我明白了。”彭江叹了口气。

    “将人给我带走!”武惊天沉声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就带着肖遥和严青姜晓琳等人一起带头走了出去,而剩下的那些士兵,则又将那个杀手和彭云押了起来,跟在武惊天的身后。

    等部队里的人都走了之后,吴松才开始表达自己的不满。

    “彭局,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吴松问道。

    “不然呢?”彭江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

    “我不服气啊!这是我们公安.系统的事情,和他武家有什么关系?大家都不在一个系统里,他这是什么意思?”吴松确实很愤怒,他是这个分局的局长,但是对方却带着士兵来将他局子里的警察带走,这简直就是往他的脸上抽巴掌啊!

    彭江看着吴松,眼神中满是厌恶。

    “先前人家在这里的时候,怎么也没听到你说这些?吴松,别把别人都当成白痴,你要是真有本事,我现在开车带着你去军区,你找武培林好好说说?”彭江嗤笑道。

    “……”听了彭江的话之后,吴松也赶紧选择了噤声,心里也有些郁闷,本来这件事情和他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即便武家真的要追究责任,最多也就是说他监管不力,除此之外还能把他怎么样呢?

    虽然这一次,武惊天打了他吴松的脸,但是,即便是彭江不也是被人家扇了一巴掌吗?

    那个彭云是彭江的亲侄子,但是武惊天给彭江面子了吗?

    彭江都已经开口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了,武惊天理他了吗?

    想到这些,吴松的心情都好了很多,反正自己家局长都被人家给打脸了,他受的委屈,有算得了什么呢?想到这些,他都想吹一声口哨了。

    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如果能在彭江的身上找一下优越感,吴松觉得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哼。”彭江冷哼了一声,他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复杂,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他的心里还在想些什么,不过不管想些什么,现在也都不关吴松的事情了。

    等彭江做了之后,吴松才舒了口气。

    “吴局长,咱们这下是不是完蛋了啊?”一个中年警察凑到了吴松的跟前,小声说道,“您这一次,可算是将彭局给得罪了啊!”

    “得罪?”吴松冷笑了一声,看了眼那个中年警察,说道,“你都能看得出来,难道我就看不出来吗?不过即便得罪了又怎么样,这个彭江还能不能在他的位置上坐着都两说呢!”

    那个中年警察听了吴松的话,倒是有些惊讶,眼睛眯了眯,问道:“您的意思是说,武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彭江?”

    吴松摇了摇头:“我能看得出来,武惊天不是那种喜欢秋后算账的人,既然先前他都没有太过于为难彭江,事后自然也不会去找彭江的麻烦了。”

    听了吴松的话,那个警察就更加的不理解了。

    “既然是这样,您刚才又为什么说……”

    “废话,我只是说武惊天不会找彭江的麻烦,我什么时候说过彭江不会去找武惊天的麻烦了?”吴松没好气道。

    那个中年警察满脸诧异,有些愕然:“吴局长,您这话的意思是说,即便武惊天不会找彭局的麻烦,彭局自己还会去找武惊天的麻烦?”

    “在我看来,就是这样了。”彭江点了点头,“想要让彭江不去管彭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彭江真的不在乎那个彭云的话,先前也不会还为了彭云找武惊天讨一个面子了,可惜的是人家武惊天压根就不打算给他留面子,他还能怎么找?”

    说到这,吴松就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愿意继续多说下去,转过身,这也就走进了办公室里,准备好好休息休息了。

    等吴松走了之后,那个中年警察的眼珠子才转了转。

    “嘿,这下,就变得有些复杂了。”中年警察笑呵呵说道……

    那个杀手和彭云,武惊天就都交给手底下人处置了。

    刚坐下,武惊天就开口了:“肖哥,那个男人真是个杀手啊?”

    “你觉得他不像个杀手吗?”肖遥眯了眯眼睛笑着问道。

    “嘿嘿,这个我还真看不出来,不过既然你说他是个杀手,那应该就是个杀手了。”武惊天笑了笑,随口问道,“不过,看那个杀手的样子,摆明了就是冲着你来的啊?肖哥,你最近这段时间得罪了谁?”

    肖遥听了武惊天的话,表情倒是有些尴尬了。

    “说句心里话,我这段时间得罪的人还真不少。”肖遥苦笑着说道。他这么说都未必正确,准确的说,从他下山之后,就一直都在得罪人了,这一时半会的,如果让肖遥想一想到底谁最有嫌疑,他也说不出来,因为他觉得,自己得罪的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和财力。

    武惊天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武培林也走了进来。

    “臭小子,你又做了什么事情了?竟然还把兵都给掉出去了,真以为部队是你们武家的了不成?”武培林有些气愤道。

    这刚进来,对着武惊天就是一顿训斥,毕竟私人使用部队力量,那可是大忌,如果被人捅上天去,武家在华夏的地位都有可能岌岌可危了。

    “嘿嘿,老爹,这一次的事情可真不怪我啊!”武惊天尴尬笑了笑,说道,“我保证,我没有做错一件事情。如果不是他们仗势欺人,找我们麻烦,我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了。”

    武培林看了眼武惊天,点了点头,没好气道:“说的都是废话,如果你就是耍脾气闹出这么一出的话,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吗?老子就亲自把你押上军事法庭了。”

    说到这,武培林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话说回来,老爷子说,你这一次算是立了一功。”

    “立功?”武惊天目瞪口呆,能不被家里人责罚,他都已经是捂在被窝里偷笑了,现在,自己老爹竟然还说自己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他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倒是肖遥听了武培林的话稍微点了点头,微眯着眼睛沉思片刻,许久之后这才缓缓开口:“武叔叔,听您这话里的意思,您是已经知道这一次是谁对我下手的了?”

    武培林惊讶看了眼肖遥,然后微笑着说:“也不能说确定,但是有了个大概。”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