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看看喜脉
    第三百九十四章看看喜脉

    严青父亲的话,那也是一点都不夸张。..

    四百年的人参,确实不是用钱能买来的,在华夏,很多高官贵族都会准备一些人参,年份越老越好,家里老人行将木就的时候,将人参切成片,含在嘴里,那是足以吊命的!虽然时间不会太长,但是该说的,该交代的,都可以置办的稳稳当当,免得老人闭眼了还有些遗憾。

    这一次,严家将四百年人参让给了武家,等之后他们还想找到一颗四百年的人参,那就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毕竟,这确实不是可以用钱解决的,而是需要时间和机缘,时间不到,机缘不够,再多的钱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奇妙,前半辈子,很多人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拼命的赚钱,赚了几十年,等之后,身体熬不住了,不行了,有需要治病,最后前半辈子挣的钱反而都花在了药材和治病上面,所以,这就是一个死结,也不知道到底是为谁忙碌的,以前就有一个老医生说,现在的人啊,拼命赚钱,拼命赚钱,最后钱都变成了医院里的吊瓶,通过塑料管子,流进了身体里。

    四百年的人参难找,但是,八百年的灵芝,却不是很难找了,二零零五的时候,越南甚至还出现了一颗已经成长了数千年的灵芝,所以,以武家和严家的身份和地位,没想要找到一颗八百年的灵芝,并非难事。

    解决了人参和灵芝,剩下的药材,也都算是普通了,武家想要找齐上面的药材,并非难事,也不会花费多少资金,无需伤筋动骨的。

    “在建南市就有不少中药铺,这样,小天,下午你跑一趟。”武培林看了眼自己儿子说道。

    “武叔叔,让我和他一起去。”肖遥说道,“这药方上面的药材虽然不难找,但是很多都是需要野生的,如果是人工种植的话,药效将会大减,到时候反而容易出现纰漏。”

    “恩?”武培林闻言一愣,然后赶紧点头,他主要是抽不开身,否则的话,自己都想跑一趟了,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有些虎,心也不够细,真要被人糊弄了,少了些钱倒是小事,但是如果买了些不对的药材,误了老爷子,那可就是大事了。

    所以,如果肖遥愿意和武惊天一起去买药,那当然再好不过,只是先前,武培林虽然有这个想法,只是人家药方都开了,不好意思在麻烦肖遥了而已。毕竟人家舟车劳顿的跑过来,到了之后也没怎么休息就是吃了一顿饭。

    “肖小子,你大爷爷,真是高峰?”武老爷子笑呵呵问道。

    “是。”肖遥点了点头。

    武老爷子眯了眯眼睛,然后看了眼武培林等人,道:“你们先回去,我和肖遥聊一聊。”

    武培林和武惊天都有些诧异,不过他们也都点了点头,走出了院子,而严青和姜晓琳,自然也都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等所有人都走出去之后,武老爷子才再次开口了。

    “肖小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惊雷?”

    “……”肖遥脸色立刻就变了,看着武老爷子的眼神也充满了诧异,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他有些不敢相信了,这么多年了,老爷子都一直闭门谢客,几乎和外界断了联系,自然不知道自己打败了长剑行的事情,而武培林和武惊天显然也没和老爷子说过,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虽然肖遥没有回答,但是人老活成精,武老爷子一眼就从肖遥的脸上看出了答案。

    “以前我就知道了,现在惊雷肯定和高峰在一起,嘿嘿,今天你来了,倒是验证了我先前的猜想,放心,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即便是诸葛焚天来了,最上面的那位来了,我都不会说的,如果我想说的话,很多年前早就说了。”武老爷子说到这,又叹了口气,眼神有些迷离,似乎陷入了某一段回忆中,“再说了,我也欠惊雷一个人情啊!当年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哦?”肖遥好奇了,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嘿嘿,早些年我在越南,打了个小账,当初,弹尽粮绝了,我们那个小突击队,又被人给包了起来,也好在那个时候,你那个二爷爷甩着一把砍刀,冲进了人群里,救出了我们,哦,当初还有个男人,好像是国际上有名的杀手之王。”

    武老爷子说到这,肖遥就更加惊讶了,这位老爷子,竟然还见过自己的三爷爷?

    “哈哈,当初也就是他们两个人,一个硬碰硬,一个在背后放冷枪。那个杀手之王的实力也确实很强,每一颗子弹,都会打死一个敌人,两个人硬是将一百五十多个人杀的干干净净。”武老爷子说起这些往事也是一阵唏嘘,“只是后来当我想要去找你二爷爷的时候,他就已经隐姓埋名离开了江湖,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听闻他受了很重的伤,在此之前,我也了解到他和高峰的关系非常不错,前后一联想,我就认为,他现在可能和高峰在一起了。”

    “呵呵,武老爷子,为什么您没有认为或许我二爷爷已经死了呢?”肖遥笑着问道。

    “死了?!”武老爷子冷笑了一声,说道,“天底下,没有人能杀得了他!即便是那个诸葛焚天,不也只是打伤了惊雷吗?你以为他不想杀了惊雷?你以为他是故意放走对方的?他又不傻,惊雷只要不死,那他的生命就有危险,所以天底下最希望惊雷死的人,应该就是诸葛焚天了,如果当初真的有机会,他绝对不会让惊雷活着离开,号称华夏古武第一高手的诸葛焚天都留不下惊雷,天底下,还有谁能杀的了啊?”

    肖遥大笑:“我二爷爷如果听到你这番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也没有什么可高兴的。”武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你真以为,你和严青丫头的那些小手段就能激将到我?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了,惊雷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痊愈吗?”

    “您怎么就知道他没有痊愈呢?”肖遥微笑着问道。

    武老爷子笑着说道:“如果他真的痊愈了,现在早就出来,去找诸葛焚天了,他是一只老虎,不可能永远都生活在笼子里,现在看着,或许笼子对他而言,就一种保护,但是也同样限制了他的自由,他是惊雷,即便是这天,都容不下他,更何况只是一个小笼子呢?他如果真的恢复了,也不可能现在都没有露面了。”

    肖遥点了点头,心里越发的吃惊了,不得不说,这个武老爷子还是比较了解惊雷的,如果惊雷真的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实力,不需要任何人多言,早就拎着一把长刀杀到皇城找诸葛焚天算账了。

    这么多年了了,在惊雷的心里,一直都压抑着一团伙,时间的流逝,并不能将那一团火浇灭,反而会让那团火越烧越旺,等到压不住了,或者是金磊不想压了,那就是一个火山的喷发,非常可怕。

    “这都是我愿意相信你的理由,高峰和惊雷能看中的人,我还有什么不相信的理由呢?”武老爷子笑着说,“放手试试,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便我真的被你扎死了,也不会有一个人来找你麻烦的。”

    肖遥哭笑不得,一摊手无奈道:“老爷子您这话说得,我是来救人的,可不是来杀人的,您这话说出口,原本我的自信,都快被你弄没了。”

    武老爷子哈哈大笑,也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就不说了,我相信你有分寸的。”

    肖遥应了一声,坐了一会之后,就站起身走了出去。

    在四合院外面,武惊天,姜晓琳和严青还都在等待着,看到肖遥走出来之后那三个人也都立马迎了上去。

    “肖遥,我爷爷在里面都和你说些什么了啊?”武惊天似乎天生就是个好奇的人,别人放个屁,他都得去问问那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不告诉你。”肖遥笑着说道。

    武惊天翻了翻白眼:“有什么不能说的啊!”

    “你真想知道?”肖遥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狡黠之色。

    听肖遥这么一说,武惊天立马就变得激动了起来,他的那颗八卦之心,正在熊熊燃烧着,如果不从肖遥的口中问出个所以然来,他今天估计都睡不着觉了。

    “当然想知道了。”武惊天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希翼。

    “其实,老爷子还真没问什么,他就是问问我,你和姜小姐之间的关系到了哪一步,还让我找个机会看看,姜小姐的身上有没有喜脉。”肖遥敢保证,先前自己和武老爷子说的那些,武老爷子是绝对不会告诉武惊天的,即便武老爷子不打算对自己的孙子隐瞒,给武惊天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去找自己的爷爷问个清楚,所以,肖遥才敢满嘴跑火车的,反正这本来就没有个什么答案。

    肖遥这话一说,武惊天和姜晓琳的脸色都变得通红。

    “肖遥你瞎说什么呀?我和武惊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啥了啊,既然什么都没做,又怎么可能会有喜脉呢?”姜晓琳哭笑不得说着,眼睛也偷偷瞥了瞥站在她边上的武惊天。

    不过姜晓琳的话,却把武惊天给吓了一大跳,这个家伙还以为肖遥的一番话惹得姜晓琳生气了,毕竟女孩的面子都是非常薄的,而且,人家还是个清白女孩,这样的话,她怎么能接受得了呢?

    “晓琳你也别生气,我现在就去和我爷爷说说!”武惊天赶紧道。

    “别去!”肖遥和严青异口同声。

    他们两个都看着武惊天,而且眼神都一样——仿佛看着一个傻子一般。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