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准备施针
    第三百八十七章准备施针

    至于肖遥口中说的她们两个都不方便喝酒,可能武惊天这一时半会的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姜晓琳和严青却都心如明镜了。..

    两个人还都惊讶的看了眼对方,然后异口同声地说:“你今天也来了?”

    等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们又都确认了自己先前的想法。接着,她们两个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肖遥。

    严青心直口快,直接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肖遥,你这个死变态,你该不会偷窥什么了?”

    肖遥哭笑不得了。

    自己说不喝酒,也是为了她们好,怎么到了她们那边,自己就成为死变态了吗?要说这个世界上最委屈的人,他觉得肯定就是自己了,简直比窦娥还冤啊!

    “严青,你怎么骂肖遥啊?”武惊天有些不高兴了。

    “我当然要骂他了!他如果不是死变态的话,怎么知道……”说到这,严青也没有继续往下说,原本白皙的脸此时也红了大半,边上的姜晓琳虽然淡定了一些,可表情也有些尴尬了。

    武惊天抓了抓脑袋:“他知道什么啊?”

    “……”严青和姜晓琳都看了眼武惊天,那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似得。难道这说的还不够明显吗?这个武惊天竟然还没办法理解过来,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了,要继续往下说,严青也好,姜晓琳也好,她们肯定都说不出口了。

    “不知道算了!”姜晓琳瞪了眼武惊天没好气道。

    虽然武惊天很傻,很笨,但是姜晓琳却偏偏就喜欢武惊天,要说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武惊天对她很好,非常的好,这个直心眼的汉子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姜晓琳感受到他对她的喜欢,所以只能绞尽脑汁,时不时的还弄出几句毫无营养和韵味的情话,反而是这些情话,打动了姜晓琳。

    姜晓琳长得不错,非常不错,从小到大,身边都围着不少男人,什么样的花言巧语她没有听过,什么样浪漫的阵势她没有见过?反而是武惊天这种是直接的方式,让她感到了一股暖意。

    武惊天如果再聪明一些永远一些的话,可能现在他和姜晓琳都已经结婚了。没办法,武惊天虽然不是什么笨蛋,但是情商确实很低。

    肖遥的情商本来就很低了,但是和武惊天比较一番的话,那武惊天就是个正常人,而肖遥反倒成为爱因斯坦了。

    两个人之间的差别就是这么大,绝对不是开玩笑。

    姜晓琳毕竟是个女孩子,所以在很多方面还得保持着矜持,心里也只能暗暗责怪武惊天太笨了。

    武惊天郁闷了,他只是好奇询问了一下,怎么还被责骂了呢?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他觉得自己太委屈了。

    “肖兄弟,你们这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谜啊?”武惊天苦笑着问道,“我怎么就觉得自己听不懂呢?”

    肖遥尴尬一笑,冲着武惊天招了招手,然后小声说道:“这两位今天来了月事,所以不方便喝酒。”

    “月事?”武惊天还是没明白过来,这还扯着嗓门吼了起来,严青和姜晓琳杀人般的目光也再次落到了他的身上,武惊天还是不明所以,抓了抓脑袋,好奇想着自己刚才难道又说错什么了吗?

    肖遥也是哭笑不得,显些被武惊天给呛到了。

    “就是女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肖遥说道。

    “啊!”武惊天哈哈大笑,“你这么说我不就知道了嘛?感情晓琳和严青的大姨妈来了呗?这个我知道这个我知道,这还是一句广告词呢,就是那个舒适你的心扉,苏菲超强弹力贴身嘛!”

    “……”

    整个包厢,死一般的寂静。

    姜晓琳的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肖遥也低着脑袋,觉得这哥们还真是个奇葩。

    即便是严青,都觉得自己先前说错话了,肖遥肯定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变态的人啊!他再变态,能有武惊天变态吗?

    武惊天讪讪笑了笑,老脸通红,这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肖遥,你说,如果你不是变态,你是怎么知道的?”严青问道。

    这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肖遥看了她一眼,稍微皱了下眉头,这简直就是在质疑自己的人品啊?

    “我这才刚刚见到你们,之前一直来在这里的路上,我是怎么偷窥到的?”肖遥苦笑问道,其实还有一句糙话他没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人和武惊天的关系非常不错,肖遥恐怕就得毫不客气的问她们一句,你们都穿着裤子呢,我到哪看去?

    当然了,这样的话,是肯定不方便说的。

    听肖遥这么一说,严青和姜晓琳倒也反应了过来。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这第一,便是望,察言观色,你们两个人中泛淡红,腮微凸出,金门穴高鼓,不要说我了,稍微懂点中医的人都能看出来。”肖遥喝了口茶说道。

    姜晓琳和严青都瞪大了眼睛。

    “还有,严小姐,你这几天身体应该很不舒服,甚至还有痛.经?”肖遥问道。

    “恩?!”严青微微一怔,赶紧点头。

    边上的姜晓琳也说道:“肖先生说的不错,这是小青的老毛病了,每个月都是这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去医院里看也看不到,每次疼起来的时候,她都是满脑门汗珠脸色发白,用她的话说,就感觉肚子里有个绞肉机似得。”

    严青苦笑着说道:“即便是先前也是一阵刺痛,只是这么一会好了一些而已。”

    肖遥微笑着说道:“如果严小姐信得过我,不如就让我扎两针,如何?”

    “那就多谢肖先生了!”姜晓琳赶紧在边上说道。

    这也是见证肖遥医术的好机会啊!看来,肖遥也看出来严青和姜晓琳都对肖遥有些怀疑,这才想着露一手的。

    “等一下,你想往哪里扎?我告诉你啊,你可别想吃本小姐的豆腐!”严青红着脸说道。

    “……”肖遥一阵惊愕。

    这个女人在想什么呢?

    难道这个女人以为,痛.经就一定得扎那个地方不成?

    我的天!这个女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肖遥都要被气哭了。

    “严小姐你放心,只需要扎一扎腹部脐处就可以了。”肖遥哭笑不得道。

    “那!那不还得撩衣服啊!”严青使劲摇了摇头,“不要不要,就是想要占我便宜,哼哼,疼死了我也不给你看!”

    “……”肖遥有些生气了,“那就算了,先点菜。”

    肖遥又不犯贱,人家明显一副不相信他的模样,他干什么还得摆出一副非得帮对方治病的样子啊?热脸贴冷屁股这样的事情肖遥可不喜欢做,这不是明显的出力不讨好吗?

    “小青你说什么呢!肖先生肯定没有恶意的。”姜晓琳也看出肖遥的不满了,说来也是,他仔细想了想,如果自己是肖遥的话,现在心情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去,这明明是好心,结果到了严青这里,反而变成了肖遥是个猥琐男,就想吃小青豆腐似得,这简直就是对别人人格的侮辱啊!

    “切,人心隔肚皮,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别人怎么知道啊!”严青说道。

    “算了晓琳,既然严青不乐意,你也别说了。”武惊天沉着脸摆了摆手,如果不是因为严青身份特殊,又是他的朋友,武惊天早就已经翻脸了。肖遥可是他非常尊重的人,结果严青却一个劲找人家肖遥的麻烦,肖遥脾气好,不计较,这也就算了,肖遥提出帮忙医治反而热恋贴冷屁股了,这不是欺负人吗?

    这也就是肖遥,武惊天也想过了,如果自己是肖遥的话,早就冷哼一声不搭理对方了。

    “肖哥,对不起了,她就是这个脾气,你甭搭理她!”武惊天小声说道。

    肖遥笑着摆了摆手:“没事。”

    武惊天感激笑了笑。

    姜晓琳也皱了皱眉头,不再多言了。

    严青看到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再想想自己先前说的话,自己似乎确实有些过分了。只是想要让她服软说一些好听的话,她也做不到。

    沉默了半天,最后严青叹了口气,看着肖遥说道:“肖先生,那就麻烦你了。”

    肖遥微微一愣,皱了下眉头:“什么?”

    “你不是想要吃我豆……不是,你不是想要给我扎针吗?那我就给你扎一下好了!”严青现在也想好了,自己先前不是一直都怀疑肖遥吗?如果肖遥这银针扎下去,自己依然感觉疼痛的话,那肖遥摆明了就是个骗子,到时候即便自己不说,姜晓琳和武惊天也都会怀疑对方了,这正好合了自己的心意,免得到时候肖遥还耽误了武老爷子。

    肖遥微微一笑:“好。”

    他也懒得和这个小姑娘计较。

    严青红着脸,掀起了自己的衣服下摆,露出了肚脐处,其实要是在夏天,露脐装她也没少穿,但偏偏是这个时候,她总感觉浑身上下都别扭。

    肖遥走到了跟前,忽然响起自己的烈火针还放在车里,于是看了眼武惊天:“武兄弟,劳烦你下去一趟,把我放在车里的那个盒子拿上来,里面是我的银针。”

    “哦!好!”武惊天自然没有任何意见,赶紧站起身下了口,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个黑色的木盒。

    打开木盒,取出一根毫针,坐在椅子上的严青身体都颤抖了一下。

    “这一针扎下来,是不是能把人给扎死啊?”严青心里犯着嘀咕。

    肖遥也看出了严青心里的想法,笑着说道:“严小姐不用担心,只要穴位找得准,不会有什么感觉的。”

    “切,谁说本小姐怕了!”严青脸红的更厉害了,“赶紧来赶紧来,只要要不了我的命就可以了!”说话的时候她还故作镇定的喝了一口饮料。

    “严小姐,这东西你以后还是少喝的好,特别是这个时候,太阴寒了。”肖遥苦笑道,这个道理一般女孩都知道的,怎么这个严青就一副毫无顾忌的样子呢?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