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方便喝酒
    第三百八十六章不方便喝酒

    在听闻武惊天说肖遥就是他口中吹嘘上天的那个神医之后,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两个女孩脸色也都有些古怪了。..这也不怪她们,主要是因为肖遥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在肖遥和武惊天没来之前,那两个女孩都以为跟着武惊天回去的神医一定是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头,却没想到竟然是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年轻人。

    “武惊天,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个神医?”姜晓琳身边的女孩叫严青,她看了看肖遥,没好气道,“你该不会是被人骗了?”

    “小青!”姜晓琳皱了下眉头,“不准乱说话!”

    严青撇了撇嘴,反正想要让她相信这个小鲜肉是个神医,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严青,他不单单是神医,也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他。”在严青说完先前那一番话之后,武惊天还瞥了眼肖遥,见肖遥没有露出愤怒的表情,心里也松了口气,只是多少有些不高兴,肖遥的本事他可是见过的,而且肖遥还是高峰神医的弟子,医术绝对不会太差,严青刚才说的话,实在是太不尊重肖遥了,不要说肖遥了,即便是他自己,心里都有些别扭。

    “没事。”肖遥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严姑娘不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

    “切!”严青道,“那你真的是神医?”

    “不是。”肖遥摇了摇头。

    “哈哈!我就说!”严青得意道,“我这还没说什么呢,这小子就扛不住了,怎么着,是不是担心等会我们拆穿了你的身份,你就得倒霉了,索性现在就直接承认了啊?”

    “我只是说我不是神医,又没有说我不会医术。”肖遥有些好笑了,难不成他还得说是?还得一脸严肃的告诉眼前这个姑娘自己就是神医?那自己成什么人了啊!啧啧,难道这个姑娘连什么叫低调都不知道吗?不过肖遥说的也是心里话,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能被称之为神医的人,除了他的大爷爷,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了,即便是他自己,也配不上这个头衔!

    严青明白了肖遥的意思,只能狠狠瞪了眼肖遥,意思是等会本姑娘会让你露馅的!

    “肖先生,惊天,咱们还是先进去。”姜晓琳皱了皱眉头,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闺蜜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所以还是赶紧换个地方说话的好。

    “可以。”肖遥点了点头。

    四个人进了酒店里,而武惊天则找了个借口,先把姜晓琳拉了出来。

    等肖遥和严青先坐上电梯上去之后,武惊天才苦笑着说道:“晓琳,你今天怎么把这个姑奶奶也带来了啊!”

    姜晓琳叹了口气:“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但是,我也没想到这里遇到了小青,她非得留下来和我一起,我总不能把人往外面撵?再说了,小青虽然有些任性,但是人还是非常不错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人不错,我是不知道,可是这姑娘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啊?肖遥也没招惹她啊,干嘛一见到肖遥就跟见到贼似得。”武惊天苦笑了一声说道。

    姜晓琳笑了笑,旋即话锋一转,问道:“惊天,你不是和我开玩笑?那个叫肖遥的年轻人,真的是个神医?”

    武惊天得意一笑,道:“当然了!他还是我兄弟呢!”这句话他都已经重复第二遍了,好像能和肖遥成为兄弟,是他的荣幸一样。要知道,他这样的身份,在华夏想要和他交朋友的人可不在少数。

    “恩?”姜晓琳虽然知道武惊天没什么心眼,为人非常豁达和善,但也只是对自己的朋友而言,对于别人的话,他向来都是一副傲然模样的,能让武惊天这么看重,那个肖遥还真有些本事了。

    “晓琳,我知道你不高兴,但是你知道肖遥的师父是谁吗?”武惊天说道。

    姜晓琳摇了摇头,这也只是她第一次看到肖遥,怎么可能知道对方的师父是谁啊?

    “高峰!”武惊天吐出了这两个字。

    “高峰……”姜晓琳先是满脸疑惑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随即就立刻明白了过来,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四周望了望,这才小声说道,“就是曾经红墙里的第一神医?”

    “就是他。”武惊天点了点头,笑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相信肖遥了?而且,我也是亲眼见过肖遥施展医术的,非常厉害,这一点我绝对没有吹嘘,你要是不相信的话,等会上去了你可以让肖遥帮你看看。”

    姜晓琳点了点头,那模样看上去也有些激动了:“如果他真的是高峰前辈的徒弟,那医术想必自然了当了,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恐怕整个华夏都会受到震惊,到时候,一定会有无数达官贵人想着要和肖遥拉上关系的,哈哈,别的不说,就凭借这一个身份,他就可以成为各个家族的座上宾了。惊天,你确定他真的是高峰前辈的徒弟吗?”

    “当然了。”武惊天点了点头,说道,“晓琳,这个你无需担心,我可以肯定的。”

    “那就好,算了,我们还是先上去,免得肖遥和小青都等着急了,哎,让他们两个在一起,我都不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姜晓琳叹了口气。

    武惊天也赶紧点了点头,和姜晓琳一起走进了电梯里。

    包间里,肖遥满心郁闷。

    那个叫严青的女孩,一直死死盯着她,好像肖遥做过什么对不起严青的事情一样。

    “小子,你骗的了武惊天那个缺心眼的家伙,这可不算什么本事,这个世界上能把武惊天骗的团团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你想要骗的过我,那就太难了,哼!”严青说道。

    肖遥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无奈道:“严小姐,我们认识吗?”

    “当然不认识了。”严青赶紧否认,好像认识肖遥都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一样。

    “那我就搞不懂了,我们之间又不认识,你怎么总是摆出一副我欠你十万八万的表情啊?”肖遥摸了摸鼻子说道。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人!”严青咬了咬牙,“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这些骗子,我爷爷也不会死了……”

    说到这,严青的眼神稍微黯淡了一下。

    肖遥一阵明悟,似乎明白了什么,小心翼翼试探着说道:“你爷爷是死于庸医?”

    “差不多!”严青说完,又察觉到了不对劲,恶狠狠瞪了眼肖遥,道,“管你什么事情?”

    要说再次之前肖遥也有些生气的话,现在他心里的怒气倒是消了一大半。虽然严青没有明说,但是肖遥的心里也有了个答案,这个叫严青的女孩,她的爷爷很有可能就是死于庸医之手,所以,才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成见,这倒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这个严青的姑娘提起自己的爷爷眼神中都会流露出一抹神伤,什么都能作假,但是眼神这个东西可是绝对做不了假的,所以,肖遥相信这个姑娘绝对没有开玩笑。

    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亲人开玩笑不是?

    “这个行当鱼龙混杂,肯定会有一些老鼠屎,但是你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就认为全世界的医生都是庸医?”肖遥苦笑着说道。

    “我没有认为全世界的医生都是庸医啊,我只是认为你是庸医而已。”严青一脸认真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心里想着你还不如认为全世界的医生都是庸医呢……这还非得把他挑出来说,这不是欺负人吗……

    就在两人说到这的时候,武惊天和姜晓琳也走了进来。

    两人坐下之后,姜晓琳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就不一样了,肖遥自然能感受得到,至于理由他还真无从得知,看武惊天的模样,应该是先前他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武惊天对姜晓琳说了些什么。能让姜晓琳在这个短的时间内改变对自己的看法,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已经知道高峰和自己的关系了。这让肖遥有些无奈,他并不想到处宣扬自己和大爷爷的关系,但是又的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大爷爷的名字实在是太好用了。

    人的名树的影,靠着高峰的名字,肖遥相信,这个华夏还敢怀疑自己的人应该都不多了。

    “肖先生,不知道你要不要喝点酒呢?”姜晓琳笑着问道。

    “喝酒?”肖遥想了想,看了眼严青,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哼,胆小鬼,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严青说道,“男人不抽烟,活着像太监,男人不喝酒,活的像条狗,你这不抽烟不喝酒的,还算是男人吗?”

    肖遥哭笑不得,这都是什么歪理邪说啊?不抽烟喝酒只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好而已,到了严青这里,好像不抽烟不喝酒就不是男人了似得,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这姑娘灌输的思想,实在是太可怕了!

    “小青,不准胡闹!”姜晓琳也有些生气了,“你再这样的话,我就先送你回去了。”

    听姜晓琳这么一说,严青的脸色就稍微变了一下,赶紧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只是心里有些郁闷,武惊天那个傻大个能被人骗,这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和武惊天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武惊天虽然难以接触,但是一旦这家伙把别人当成朋友之后就毫无心眼了。

    但是姜晓琳不一样啊!姜晓琳可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怎么也会相信肖遥是神医这样的糊涂话呢?

    为了不被撵出去,虽然严青心里依然不满,可也不好表达自己的想法了,只能在边上生着闷气。

    姜晓琳叹了口气,看得出来,她拿自己的这个闺蜜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对着肖遥笑了笑表示歉意。

    肖遥也笑了笑,说道:“其实平常喝点酒,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今天的话不方便喝酒了,等会武兄弟还得开车,肯定不能喝酒,而且你们两位,这几天都不能喝酒,我总不能一个人自斟自饮?”

    听了肖遥的话,严青和姜晓琳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