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那一天能晚点来!
    第三百七十九章那一天能晚点来!

    和老爷子聊了一会,肖遥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的小说

    不过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却被武惊天的电话给打断了。

    肖遥对老爷子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立即接通了电话。

    “肖哥,你明天有时间吗?”武惊天问道。

    “明天?”肖遥一愣,问道,“这么着急吗?”

    “那倒也不是!怎么了,肖哥,你明天有事情啊?”武惊天好奇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直言道:“别说,还真有事情,明天我要去周家做客。”

    “周家?”电话那边的武惊天倒是稍微愣了一会,过了一小会,才小声问道,“周磊家?”

    “是,周磊过来邀请我的。”在肖遥看来,这也不算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嘿,周家那老爷子身体也挺好的啊,该不会是想截胡?”武惊天嘀咕着。

    “哈哈!不是找我治病的,不过找我做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明天应该就有答案了,这样,武兄弟,后天早上你来接我,我们这就动身。”

    肖遥也想好了,既然自己答应了武惊天,那就不能言而无信,老人的身体还是非常重要的,什么事情也都没有健康来的重要,所以,不管周家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都不能耽误自己给武惊天的爷爷治病。

    要说起来,武惊天也帮了肖遥不少忙,虽然肖遥没和武惊天说太多感谢的话,但是这一份人情,却还是记在心里的,当然了,肖遥想要帮着武惊天救治他的爷爷,也不再是因为人情了,当武惊天在破天峰上背着肖遥冲下来的时候,在肖遥的心里,就已经将武惊天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兄弟之间,又何必讲什么人情呢?

    “那好!”武惊天似乎也很是高兴,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武惊天的电话?”夏菩提笑着问道。

    “是他打来的。”肖遥点了点头,将手机装回了口袋里。

    “恩……要说最让我敬佩的,也就是武惊天的爷爷了,是个人物!”夏菩提笑着说道。

    肖遥稍微有些惊讶,在这个世界上,能让夏菩提说出这样话的人,可真是不多。

    “肖遥,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治好武惊天爷爷的病。”夏菩提的语气忽然变得郑重了起来,“他是一个时代的英雄!”

    肖遥望着夏菩提那张无比严肃的脸,重重点了点头,忽笑了起来,道:“老爷子,即便您不这么说,我也肯定会这么做的。”

    夏菩提叹了口气:“那就好。”

    “对了,老爷子,我跟着武惊天走了之后,也就不过来了。”肖遥说道,“等会我顺便给你写个药方,你一个星期喝一次,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夏菩提眼前一亮。

    肖遥的医术,他也是见识过的,确实很高明,其实在此之前,夏菩提就想过让肖遥看看自己的身体,但是一直忍着没说而已,现在肖遥主动说出来,夏菩提自然高兴了。他看重的不单单是那一个药方,更重要的是,肖遥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光凭这一点,就让夏菩提觉得,自己这一次确实没有看走眼!哪怕自己的孙子真的铁了心要和肖遥在一起,他也不会持反对意见的。

    如果让肖遥知道知道老爷子现在的想法,也不知道他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说不定还会主动收回自己先前的话呢!

    其实,肖遥到现在都没想好自己到底要怎么面对夏意星。

    夏意星的态度,已经表达的非常明确了,肖遥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跟着夏意星来到京都,因为这一次,夏意星确实帮了他很大的忙,也让他知道了很多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可以说,肖遥是欠下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也就是这个人情,让肖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在拒绝夏意星的时候,他都有些于心不忍,觉得自己挺不是个东西。

    如果自己真的对夏意星没有任何念想,又何必接受夏意星的帮助呢?现在事情都结束了,夏意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肖遥直接拒绝,这不是利用完人家之后一脚踢开吗?

    虽然肖遥明白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个想过,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觉得有些别扭。

    “肖遥,有些事情,不是可以勉强的。”夏菩提冷不丁说了一句。

    这把肖遥吓了一大跳,有些哭笑不得:“老爷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

    “哈哈!我要是会读心术,现在还会坐在你面前吗?早就被国家当成小白鼠,扔到实验室里做研究咯!”夏菩提本来就是个非常开朗的人,也忍不住和肖遥开了个玩笑。

    肖遥搓了搓自己的脸,那模样看上去也充满了无奈。

    “老爷子,你说的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真的在我身上了,我反而有些承受不住了。”肖遥苦笑道,“我宁愿和长剑行再打一次,也不想思考这些问题,实在是太累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她也不希望你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水到渠成就好。”老爷子说到这顿了顿,继而继续开口,“你这一次跟着武惊天走了,就真的不打算回来了?”

    “会回来,但是要过很长时间了。”肖遥笑着说。

    “秦家那边呢?”老爷子问道。

    肖遥没有说话。

    “你这是想要逃避啊。”夏老爷子笑道。

    肖遥倒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口道:“在我看来,其实这个时候逃避,反而是件好事。”

    “你说的不错,这个时候逃避一下,确实是好事,你和秦柔都能好好想清楚到底该怎么办。”老爷子点头,赞同肖遥的想法,“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毕竟里面还有一个感情线,这不是别人想参与,就能参与进去的,不过还是那句话,她做的已经足够的了。”

    “正如你说的,水到渠成嘛!桥到船头自然直。”肖遥笑着说道。

    夏老爷子瞪了眼肖遥,没好气道,“你这小子,还真是会灵活运用了,我这话刚说完,你就学去了。”

    肖遥则是得意的点了点头。

    晚上,吃完饭的时候,饭桌上的气氛忽然有些压抑。

    最后,还是夏朗行忍不住开口:“肖遥,听我爸说,你这是打算走了?”

    “是的。”肖遥点了点头,放下碗筷,看着夏朗行认真说道,“这段时间,还真是叨扰了。”

    “没事,这都算不上是叨扰,哈哈,说真的,肖遥,其实我们还要感谢你呢!这段时间,有不少人都来和我们夏家交好,其中还有一些是我们以前的对头。别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他们绝对不是冲着我们夏家来的,而是冲着你来的。”

    肖遥有些惊讶,最后赶紧摇头:“不不不,夏叔叔,您还是别把功劳放在我身上的好,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哎,年轻人嘛!就得有点血性,有点朝气,虽然年轻人低调一点是好事,藏拙也是一种内敛,但是你太过于低调了,就容易被别人看清了。”说到这,夏朗行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你只是想要做一个凡人,那这么做,对你而言确实好处多多,但是,你还需要进军京都,这个时间肯定也不会太长,你没有了锋芒,别人又怎么会在乎你呢?”

    夏菩提点了点头,说道:“肖遥,这一次,你夏叔叔的话可以听听,年轻人不想出风头,不是什么坏事,但是,也得分情况,既然已经决定走上这条路了,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你必须要告诉别人你有多么的强大,就像我们华夏,虽然一直都是礼仪之邦,可现在在国际上不也会做一些演戏,阅兵,展露一下肌肉吗?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欺负你。”

    夏朗行听了自己老爹的话,差点都被感动哭了。

    想要让夏菩提赞同他的看法,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所以现在,夏朗行就有一种成就感,都恨不得现在就举个广播到处宣扬宣扬。

    肖遥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老爷子说的对,我以后会注意一下的。”

    低调,内敛,都是他的那三位爷爷告诉他的,现在仔细想想,其实这些话放在自己的身上,也未必就是正确的,那三位爷爷之所以会选择低调,那是因为他们已经隐世了。但是自己不一样啊,自己这才刚刚进入这个社会,所以,那样的话放在自己身上,就未必合适了。

    “肖遥,我们出去走走!”夏意星也放下了碗筷,看着肖遥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他想要拒绝,但是拒绝的话却又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最后,他也只能点了点头:“好。”

    “那就走!”夏意星走到门口,穿上了一件白色的外套,走在前面。

    肖遥看着夏意星的背影,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等两人都走了之后,夏朗行又有些郁闷了。

    “哎,都说女生向外,这句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假,这和男孩出去可都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啊!虽然我们都不会反对,但是多多少少该问一句?”夏朗行觉得自己非常的委屈,他觉得,自己这个做爹的实在是太失败了,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呵护了这么多年,就要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被骗走了。

    养女儿,和养花是差不多的,舍不得她被风吹雨打,精心呵护了那么多年,看到落一片叶子都会心疼的想哭,可是现在好了,这花终于慢慢绽放了,自己还来不及欣赏呢,却发现那盆花已经被一个叫“女婿”的王八蛋脸盆抱走了,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女儿不由人,看开了就好。”夏菩提说道。

    夏朗行苦笑:“可是我这一时半会的还真看不开,我知道她会遇到一个比我更爱她的人,但是……我还是希望那一天能晚点来啊!”

    说到这,夏朗行不由自主动了情,眼眶微红。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