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解惑
    第三百七十八章解惑

    最后周磊强调的那一句话,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家宴,就是私人性质的,毕竟周磊的父亲和爷爷身份都非常特殊,他们的邀请,很容易让别人浮想联翩,最后这一句话,就是在重点告诉肖遥,这一次的邀请,和国家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周家私人性质的邀请而已。

    肖遥自然能听明白周磊最后一句话的含义,所以也点了点头,告诉周磊自己会意,将周磊送出别墅之后,肖遥也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感到头疼了。

    肖遥觉得,自己这一次似乎有些张扬了,他并不想这么快就走入那些人的视线之内,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再说了,肖遥自己也想低调,也想藏拙,可是,长剑行都已经挑战他了,即便他想要后退,也没有半点机会。

    那一战,肖遥更是没有办法后退,开什么玩笑,在那样的情况下选择后退,选择让步,那简直就是送死好不好?

    所以,肖遥觉得自己还是非常无奈的,明明想要低调一点,但是,却已经张扬了出去。

    不过,他本身也是一个豁达的人,既然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可想的,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步步为营的好。

    周磊走了没多久,夏老爷子就下了楼。

    “周磊来过了?”夏菩提看了眼肖遥,“先前意星跟我说的。”

    “恩,他来过了。”肖遥点了点头。

    “他来做什么呢?”夏菩提笑了笑,“该不会,是邀请你去吃饭?”

    肖遥有些诧异:“您都听见了?”

    “没有,你们谈话,我不会偷听。”夏菩提有些不高兴了,肖遥这么说简直就是质疑他的人品好不好?他可是夏菩提,怎么可能去做趴墙根那样的事情呢?

    肖遥尴尬笑了笑,不免有些好奇:“那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夏菩提笑了笑:“他这个时候来,除了想邀请你,和你交好之外,还能做什么呢?难不成,还能对你宣战不成?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再说了,你们两个之间也没有什么恩怨。”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夏意星也捧着茶杯赶了过来,见周磊都已经走了,只好将着茶杯的茶杯放在了肖遥面前。

    老爷子虽然也喝茶,但是他喝茶,从来都是自己煮茶,而且,更不会用玻璃杯。在他看来,用玻璃杯茶,简直就是对茶叶的侮辱。

    “意星,坐下。”夏菩提说道。

    “好。”夏意星坐在沙发上,看着肖遥问道,“先前周磊来说什么了啊?”

    肖遥看了眼夏菩提,耸了耸肩膀:“就像老爷子猜测的那样,周磊来邀请我参加他们家的家宴。”

    说到这,他又叹了口气。

    “家宴?”夏菩提倒是有些惊讶了,“看来,周家是想有些动作了啊!”

    “动作?”肖遥有些错愕。

    “周磊的父亲,你知道是谁吗?”夏菩提问道。

    “周望江。”肖遥说道,“上次听人说过一次。”

    “是的,他的父亲是周望江,下一届选举,周望江很有可能在往前迈出一步了,但是现在周望江还缺少一件东西。”夏菩提笑着说道。

    肖遥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吹开茶叶,抿了一口,然后看了眼夏意星,心里叹了口气。

    他怎么都没想到,茶杯里的茶水竟然不是开水,只能算是温水,那种苦涩的味道,肖遥都不想尝第二口了,他只能为这上好的茶叶感到心疼。

    夏意星尴尬笑了笑,她当然也知道肖遥皱眉的原因了,其实那一杯茶,是她故意而为之的,就是想要告诉周磊,老娘就是个连茶都不到的女人,所以你早早打消对我的念头,对你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只是没想到茶刚端来,周磊就已经走了。

    现在被肖遥这么一看,夏意星多少有些尴尬,不过也没什么都没说。

    “老爷子,我不明白,周望江缺少什么东西呢?他缺少什么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肖遥问道。

    “他缺少的,就是一个成绩单了,否则的话,他凭什么进入核心呢?周家需要这个东西,即便周老爷子还在,即便这都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但是他依然需要这个东西。”夏菩提笑着说道。

    肖遥对夏菩提口中的“成绩单”大概明白一些。

    他有些疑惑:“周家缺少成绩单,和我有什么关系?”

    夏菩提说道:“原本我也觉得,这和你没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周家都已经用私人身份邀请你了,那就肯定有关系了。”

    肖遥感觉自己的脑袋简直都要爆炸了,说句真心话,他是真不想和那样的人打交道,每说一句话,都要思索再三,如履薄冰,即便是和那样的人坐在一起,都会觉得浑身上下的不自在。

    不过现在,周家的“邀请函”都已经寄到肖遥的手上了,肖遥自然没办法拒绝。

    “他们想让我做什么?”肖遥问道。

    夏菩提哭笑不得,没好气道:“他们想让你做什么,我怎么知道?我虽然能猜到他们的目的,可是你让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哪有那个本事啊,你真以为我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成?”

    肖遥尴尬笑了笑,这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不过,我觉得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对你而言肯定都不是什么坏事,他们不会让你做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而如果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你就可以狮子大开口,漫天叫价了。”夏菩提哈哈笑道,“在我看来,和他们合作,肯定不会吃亏的。”

    肖遥深有同感。

    毕竟,现在肖遥只是一个武夫而已,哦,也是个中医,除了古武和医术,他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了,既然周家想要和肖遥交好,看上的自然也就是这两点,他们能从肖遥的身上得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但是肖遥就不一样了。

    周家在华夏是什么样的地位,他的心里也有个数,肖遥能帮着周家做得事情很少很少哦啊,但是,周家能帮肖遥做的事情却很多很多。

    而且,这一次他们之所以用私人身份邀请肖遥,这就是在告诉肖遥,答应你的事情不是国家的许诺,而是我们周家对你的许诺!

    这对肖遥而言,则更是一件好事了。

    “先不说这个了,等你去周家之后,一切自然见分晓,先前你去了秦家,感觉怎么样?”夏菩提换了个话题。

    听到老爷子说起这个,肖遥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也让夏菩提看的清清楚楚。

    “意星,去给我倒杯水。”夏菩提说道。

    “啊!好……”虽然夏意星知道,这是爷爷有意支开自己,可也没有半点办法,毕竟爷爷的话还是要听的。

    她站起身,这就离开了。

    “肖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不方便说?”老爷子慧眼如炬。

    肖遥苦笑了一声:“老爷子,别人说你是菩提心,可一点都不夸张,您还真是料事如神。”

    “哪有什么料事如神,我又不是什么相师,只是活得太久了,很多事情,看的都要比你们多了一些而已。”夏菩提可不想接受这样的恭维。

    肖遥叹了口气,看了眼老爷子,张开了嘴巴,但是最后又无奈闭上了。

    “看来,你这是真的知道些什么了。”夏老爷子可不会认为肖遥这是在秦家受到了什么委屈,开什么玩笑,在秦家,秦叨扰都不能将肖遥怎么样,别人还能将肖遥如何?再说了,秦家现在还有秦柔和秦鸾两位为肖遥保驾护航呢,秦家的那些小鱼小虾,就更加不可能翻出什么风浪了。

    所以,最后的可能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肖遥已经知道了什么,否则的话,肖遥此时也不会表现的如此失神。老爷子对肖遥的了解,甚至要高过先认识肖遥的夏意星。

    “老爷子,您这句话说出口,看来您也知道些什么了。”肖遥叹了口气。

    “我只是前不久才知道了,只是受人所托,一直没说而已。”夏菩提说道。

    “受人所托?”肖遥的脸色再一次发生了变化,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愤怒。

    他是真的愤怒了。

    至于夏菩提口中的受人所托,不用想也知道,夏菩提是受到了谁的托付。

    这就让肖遥更加不能理解了,如果不打算认回自己,那索性明说就是,何必遮遮掩掩呢?

    夏菩提看出了肖遥心中的想法,沉吟片刻,开口问道:“肖遥,你觉得秦柔对你怎么样?”

    “恩?”肖遥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认真道,“算是挺关怀的。”

    确实,从开始到现在,秦柔都非常在乎肖遥,甚至,她敢为了肖遥,站在秦叨扰的对立面,秦叨扰可是她的父亲啊!但是秦柔还是毅然决然的站在了肖遥的身后。

    肖遥受伤,秦柔会紧张。

    肖遥难过,秦柔会心疼。

    哪怕肖遥只是刚刚接受了长剑行的挑战之后,秦柔和秦鸾都会专门感到夏家来看望肖遥。

    他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他对情感也非常的敏感,他能感受到秦柔对自己的关怀。

    秦老爷子听了肖遥的回答,也满意笑了笑:“那就够了,你还有什么可困惑的呢?”

    “够了?”肖遥一怔,身体猛然坐正,眼珠子也迅速瞪大了一些。

    “是的,那就够了!”夏菩提语气也出奇的严肃,“你还需要什么?”

    肖遥恍神片刻,最后露出了一丝微笑:“您说得对,这就够了。”

    秦柔表现的已经足够无微不至的了,不敢秦柔嘴上说了什么,难道这还不足以表达什么吗?

    肖遥心情豁然开朗了许多,整个人犹如醍醐灌顶般。

    “多谢老爷子解惑。”肖遥郑重说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