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患得患失
    第三百七十六章患得患失

    肖遥的心里原本就存在着一团火。..

    一团愤怒的火。

    只是,他没办法发泄出来,总不能冲着秦柔歇斯底里的怒吼?所以他只能先提前回去,然后自己安静一会,消化点脑海中的那些想法,一条一条捋清楚找到问题的根源,好好冷静冷静,想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好在,秦伯仲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比如他知道肖遥现在不高兴了,就立刻把脑袋凑过去,然后一脸认真地对肖遥说,不开心就揍我!我让你解解气!

    所以,肖遥还是很感激秦伯仲的。

    他愤怒了,对方怎么说自己,那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反正自己不要脸都已经习惯了。

    但是,他不允许任何人亵渎自己的母亲。

    “肖遥,你想干什么!”一个年轻男人冲着肖遥吼道,没办法,秦伯仲可是他的秦叔叔啊?

    “肖遥,你想死吗!赶紧放开他!”又是一个年轻男人开口了。

    肖遥转过脸,看了那两个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狠笑容。

    下一秒,他的身体就朝着先开口的那个男人窜了过去,然后一拳挥出砸在了对方的胸口。

    那个男人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身体就已经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砸坏了一张椅子,最后才落在了地上。

    肖遥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他再一次出手,拽住了第二个说话的男人,同样一拳挥出,将其砸飞了出去。

    “啊!”

    别墅里,哀嚎声不绝。

    “肖遥,你疯了!你敢在我们秦家打人!”秦天涯简直都看傻了,只是他这句话刚说出口,就立刻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在他开口的时候,肖遥就已经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去,同时伸出手,掐住了秦天涯的脖子,手臂稍微用力,秦天涯的身体就已经悬空了。

    “放开我儿子!”秦秋顿时着急了,他就站在秦天涯的身边,却来不及阻止肖遥的动作,因为护子心切,他立刻朝着肖遥挥出了手。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肖遥的衣服,对方就已经踹出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就像踢皮球那样,动作是那么的协调,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和谐。

    秦天涯的脸色涨得通红,他的身体都在颤抖着,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此时喘不过气,而是因为过度的害怕,被肖遥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盯着,他整个人入坠冰窖一般,从头发到脚指甲盖,都是那么的冰冷,仿佛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已经瞬间冰冻凝固了。

    他从肖遥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机。

    他毫不怀疑,肖遥现在这样的状态敢杀人。

    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但是,秦天涯也有些不能理解了。

    他还是比较了解肖遥的,相对于别人而言,他算是比较了解肖遥的了,毕竟在海天市的时候,大家就已经打过照面了。

    虽然那个时候肖遥就已经和他站在了对立面,但是那个时候,不管肖遥做什么,都是非常有分寸的,最起码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想要杀了他。

    “肖遥,快点放开他!”秦柔是真的着急了。

    这些人,都是秦家的人,虽然她也都挺讨厌的,但是如果真的死了,那这件事情就会被有心人无限放大,如果真的被捅出去了,即便是秦柔,也不一定就能保住肖遥。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秦柔,叹了口气,伸出手也将秦天涯给扔飞了出去。

    他转过脸,看着秦家的那些年轻人。

    他往前走了一步,那些人就全部站了起来。

    他再次往前走了一步,那些人索性都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们害怕了,也感到畏惧了。

    肖遥的脚踩在地上,没有半点声音,但是在他们看来,那每一脚,都像是踩在了他们的心脏上。

    痛苦不已!

    看着肖遥猩红的眼睛,那些人都有着短暂的失神。

    “我叫肖遥。”肖遥开口了。

    那些年轻人,都保持了沉默,心里大概都想着,谁不知道你是肖遥啊?

    “我是肖遥,如果你们想要报复,可以来找我,但是,如果你们第一次杀不掉我,我就杀了你们,这不是警告,这是一种威胁。”肖遥说完这句话,转过身,朝着大门口走去。

    他的速度很缓慢,每往外迈出一步,秦家人的心头都有一阵轻松,甚至他们都打算给肖遥开一个欢送会,这个家伙,最好一辈子都别来了!

    如释负重!

    秦柔和秦鸾看着肖遥的背影,表情都有些复杂。她们都想叫住肖遥,然后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却都没有开口。

    有些话,都堵在了喉咙里,想要说出去,很难很难。

    楚辞穹也看着肖遥,他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种复杂的神色。

    他觉得,自己依然小看了肖遥。亦或者说,肖遥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不是他还是那张脸,现在楚辞穹都该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难道,这小子真的换了灵魂吗?

    这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楚辞穹当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除了这么想,他也想不出别的可以解释的理由了。

    他总不能和别人想的一样,认为肖遥疯了?

    从秦家的别墅里走出来,肖遥走出别墅群,伸出手打了一辆车,等做进出租车里之后,肖遥报出了夏家别墅的地址,就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嘿,小哥,你挺有意思的啊!”开车的司机笑了笑,看上去可能是个话唠,就是个自来熟,都不去看肖遥的脸色怎么样,这都直接开口了,“我还是第一次看有人从别墅里走出来打车的,哥们,你这是咋了啊?”

    肖遥没有理他。

    他现在压根就没有说话的心思了。

    司机明智的闭上了嘴巴,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话多得罪客人。

    他也该庆幸自己有这种想法,否则的话,还真就说不定肖遥会不会一生气将他从车里踢出去。

    秦家里,死一般的寂静。

    先前,秦柔和秦鸾就像让别墅安静下来,但是他们都没有做到,毕竟她们的做法,已经彻底损害到了秦家那些人的利益,他们当然不愿意保持沉默了。

    他们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但是,有了刚才肖遥的那几下之后,那些人都闭上了嘴巴,依然心有余悸。

    他们只是有了杀人的心。

    但是,肖遥是真的已经将杀人的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这才是真正的狠人啊!

    以前他们都觉得自己已经是够不讲理的了,但是遇到肖遥,他们才明白什么叫善良的真谛。

    “如果你们现在都没话说了,就都可以走了。”秦柔冷不丁开口了。

    她这番话,打破了别墅里的沉寂。

    那些人看着秦柔,眼神都非常复杂,最后,一一站起身,将那些已经失去行走能力的人抬了起来,一起离开了秦家的别墅。

    虽然肖遥已经不再别墅里了,但是那种压抑的气氛,还是让他们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原本是兴师问罪,现在也只能是铩羽而归了。

    楚辞穹依然稳稳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你还不走?”秦柔有些生气了。

    “你干嘛总是想赶我走。”楚辞穹苦笑了一声,“我就那么招人嫌吗?”

    “是。”秦柔点了点头。

    楚辞穹无奈叹了口气,看了看别墅的大门,又看了看秦柔,最后说道:“说真的,我觉得肖遥身上的霸道和不讲理,可能就是遗传你。”

    听到这句话,秦柔的眼神骤然变冷。

    “行了,这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最起码对我们而言,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秦柔,如果你真的想要认回肖遥,现在就告诉他,难道你还等着他自己去挖掘答案吗?我想,如果以后等他自己了解到了真相,心里一定会不高兴的。”楚辞穹站起身说道。

    他说错了一点。

    比如,他就不知道此时肖遥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秦柔的脸色阴晴不定,听了楚辞穹的话,她的心里也有些纠结了,虽然她挺讨厌楚辞穹的,但是楚辞穹刚才说的话,却说到了她的心里,这个问题,她以前也想过,可现在最纠结的是,秦柔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也会有自己的害怕,比如她就会害怕,即便自己想要认回肖遥,肖遥会不会一口拒绝。

    如果肖遥知道了真相,他还没办法接受自己,会不会躲着自己,离开华夏呢?那样一来,秦柔反而会接受不了了,这些就是秦柔害怕的方方面面。

    楚辞穹看了眼秦柔,摇了摇脑袋,不再多说什么,迈开脚步朝着大门口走去。

    等楚辞穹走了之后,秦柔就像被人抽干了体内的精气神一般,瘫在了沙发上。

    “大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秦柔说道。

    “什么该怎么办?”秦鸾看了眼秦柔,笑着问道。

    “我该不该告诉他,他是我的儿子呢?”秦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秦鸾想了想,看着秦柔,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如果从我的角度出发,我觉得你当然应该告诉肖遥你和他的关系了,否则,以后等他自己知道了真相,他该怎么想?他会想,为什么你明明已经知道了你和他的关系,却绝口不提,我觉得,那个时候的他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秦柔叹了口气。

    秦鸾说的这些,秦柔自然也都很明白,但是她就是害怕啊!

    “小柔,我们说了什么话,或许都难以改变你的想法,所以,如果你不敢往前迈出一步,说不定肖遥就真的走了,到时候最后悔的人是谁,你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

    秦柔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大姐,你让我再好好想一想……”

    秦鸾望着自己的妹妹,也叹了口气。

    她也是一个母亲,秦柔现在的心情,她也能理解。

    这就是患得患失!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