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汉白玉
    第三百七十四章汉白玉

    肖遥的行为,无疑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秦秋的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秦秋怎么忍?

    向来只有秦家欺负别人,什么时候开始,别人能欺负到秦家的头上了?

    “肖遥,你太过于放肆了!你立刻像秦秋大哥道歉,否则的话,今天我就让你走不出秦家!”秦伯仲站起身看着肖遥寒声说道。的小说

    他们进来来了这么一大群人,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讨回一个公道,准确的说,是想保住自己的利益。

    现在秦叨扰已经走了,秦家就只剩下亲柔和秦鸾两姐妹,谁还能保证他们的利益?谁敢说自己不会被秦柔秦鸾慢慢蚕食了?他们会害怕,害怕自己被踢出秦家,那个时候他们就一无所有了,由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谁也不想过回以前的日子,他们现在已经成为贵族了,怎么还能落魄呢?

    现在,肖遥是秦柔带来的,这让秦伯仲看到了突破口。

    肖遥看着秦伯仲,冷笑了一声:“你想找我麻烦?”

    “是……不是!我为什么要找你麻烦?我和你素不相识,我只是觉得你太过分了,你凭什么欺负我们秦家人!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秦伯仲怒斥道。

    他威风凛凛,义正言辞。

    他感觉自己现在越来越像秦叨扰了,就是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可惜的是,这是他的错觉。

    肖遥瞥了他一眼,然后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可以来打我呀。”肖遥一脸认真地看着秦伯仲说道。

    “……”秦伯仲张开嘴巴想要说几句自己先前已经想好了的威风凛凛的说辞,但是,这一张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真想一拳头砸在肖遥那张讨厌的脸上,但是他不敢。

    肖遥打败了长剑行,这在整个金都城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他带了两个保镖,但是他并不想让自己那两个保镖去找肖遥的麻烦,明知道自己的人不是肖遥的对手,这冲上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到最后,丢的不还是自己的人吗?

    所有人怒目相视,却又不敢往前迈出一步,好像他们只要敢往前走一步,肖遥就会冲到他们跟前砸出一拳一样。

    肖遥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但是他的眼神,却有这样的压迫力。

    “既然没有人说话了,那我就上去了。”肖遥笑了笑,背着手坦然上了楼。

    秦鸾和秦柔看着肖遥,脸上都带着笑容。

    这就是一股气势,一股天下之大谁与争锋的气势。

    他就背着手站在那里,一步步走在阶梯上,但是,谁也不敢多说一句废话。

    那一股无形中的力量,已经扼住了他们的喉咙。

    许久,肖遥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内,不知道为什么,秦秋等人竟然都长长舒了口气,心脏也不再像先前那样跳动的那么激烈了。

    “这个肖遥,欺负我秦家无人了!”等好半天,秦秋才开口说了这么一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他,现在肖遥都已经走了,你这么说是说给谁听的啊?你要是真的不高兴,真的很生气,可以现在就冲上去,找肖遥的麻烦啊!人家不是还没走吗?

    秦秋满脸通红,索性也不开口了。

    “既然你们都来了,那有什么想要说的,就抓紧时间说。”秦柔和秦鸾做到了沙发上,眼神扫视了一眼,开口问道。

    整个大厅也再次陷入了沉默,只有秦柔说话的回音在空旷的别墅里回荡。

    “怎么了,你们到这里,就是想要坐着喝杯茶的?”秦柔忽然笑了起来。

    她要感谢肖遥。

    这些人原本都是气势汹汹,想要兴师问罪的,但是,肖遥的出现让他们原本高涨的情绪迅速跌了下去,他们原本的气势,此时也都烟消云散了,每个人的眼神都在躲闪,似乎在害怕什么了。

    “如果你们都没话说了,现在就可以走了。”秦柔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

    “秦柔,我有话说。”秦秋再次站了起来,他看着秦柔和秦鸾,深吸了口气,端视着对方,虽然说枪打出头鸟,但是现在,在坐的这些人当中,也只有他的岁数稍微大一些,有资格站起来了。

    “说。”秦柔看了他一眼,稍微皱了下眉头,声音清冷。

    “我就是想问问,秦天涯该怎么办。”秦秋说道,“他被人欺负了。”

    “恩。”秦柔点了点头。

    秦秋心中怒火中少,他觉得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明确了,秦天涯是他的儿子,也是秦家的一份子,现在秦天涯都被别人欺负了,结果秦柔就一个“恩”字,这是什么意思?

    “秦柔,所以呢?”秦秋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寒芒,说话的态度也变得强硬了起来,“我们秦家,真的要被人欺负,要被人踩在脚底下了吗?”

    “你想怎么样?”秦柔露出了笑容,看着秦秋,笑着说道。

    “我需要一个公道!”秦秋朗声说道。

    “好!”秦柔站起身,望着秦秋,重重点头,“你说的不错,你想要一个公道,我就给你一个公道,从明天开始,公司的部分项目我也会开始接手,而你说的那件事情我也会彻查,如果问题是出在了秦天涯的身上,那我也绝对不会姑息。”

    秦柔的这句话说完,秦秋和秦天涯的脸色立刻变了。

    秦秋怒不可遏:“秦柔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给出一个公道罢了。”秦柔笑了笑,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

    那份坦然,别人是永远都学不会的。

    楼上,肖遥走进了秦柔的房间。

    他四下望了望,然后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了下来。

    这里是秦柔的房间,他总不能在这里翻箱倒柜的?

    那多不合适啊!肖遥毕竟还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

    “咦……”忽然,肖遥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眉头也皱了起来,他站起身,四下张望着,脸上的表情看着竟然还有些紧张。

    “这个房间里,似乎还有一股灵气?”他念叨了一句,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那一股灵气。

    上次肖遥突破到撼天境界的时候,气海都显些被自己体内的元力给撑爆了,也就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玉佩里的那股灵气窜入了自己的体内,这才有惊无险的突破到了撼天境界,虽然之后那块玉佩已经一点意义都没有了,但是肖遥也没有感觉到多么的可惜,毕竟如果不是有那块玉佩的话,现在肖遥即便没有死,恐怕也得成为一个废人了,他的心里只有庆幸,没有可惜。

    经历了上次的事情,肖遥对灵气的感知也敏锐了很多,就像现在他只是坐在了房间里,却已经能感受到了灵气一样。

    环顾了一圈,最后,肖遥的眼神落到了摆放在桌子上的小木匣子。

    “难道,这里面的东西就蕴含着灵气?”肖遥不禁心惊肉跳,但是一想,怎么说这也是秦柔的东西,自己打开似乎有些不太好,于是这刚伸出去的手,又立即缩了回来,表情也有些尴尬。

    在肖遥的心里,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最后,他深吸了口气,仿佛下定了什么主意一般。

    “咳咳,我也不拿走,就是看看,只是看看而已,应该也没什么?”肖遥在心里就是这么对自己说的,说话的时候,他已经伸出手,将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精致的沉香木匣拿到手中。

    先前肖遥也没注意,但是现在,沉香木匣入手,肖遥倒是深吸了口气,一股浓郁香味直冲心田,让他感到一阵心旷神怡

    沉香木还有一个名字,叫水沉木,在华夏也就是云南和福建两地居多,本草纲目中也有关于沉香木的记载,沉香木具有抗菌效果,所以,一些古书,字画,在尽可能的情况下都会用沉香木装载,可见秦柔对木匣里面东西的看重。

    而且,沉香木也是上好的药材,香味入脾清神理气,补五脏,化痰止咳,暖胃温脾,通气定痛,能入药,为药材之上等。

    而沉香木,也差不多能分为三个等阶,一种是如水即沉,一种是半沉半浮,最后一种,则是不沉于水了。

    肖遥对这些还是有过了解的,一眼就能看出,这个木匣所选用的沉香木,已经到了沉水等阶,简直是有价无市,珍贵无比。

    “这个匣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呢?”肖遥沉默了一下,伸出手,将木匣上的小锁扣轻轻叩开,打开匣子,一股充沛灵气就从盒子中迸发而出。

    “呼……”肖遥深吸了口气,捧着匣子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妈的,就这股灵气,恐怕都要比那块小玉佩里面的玉佩充沛很多,而且还更加精纯,我的天,秦家还真是到处都是宝贝了!”肖遥说完这句话,低下脑袋,朝着木匣里望去。

    在沉香木匣里,放着一块巴掌大的汉白玉。

    汉白玉其实就是一种大理石,用于很多建筑上,但是,现在肖遥手中的这块汉白玉,却让他隐隐察觉到不一般。

    去除灵气不谈,只是手中的这块汉白玉,就让肖遥感觉到不一般了,他仔细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奇怪了,按道理说,秦柔阿姨只是普通人,她肯定感觉不到这石头里的灵气,那为什么还要把这个当成宝贝一样放在沉香木里呢?”肖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手指一摸,忽然扣到了一个凹洞。

    将汉白玉翻了个身,肖遥发现,在这块汉白玉上,有着一个凹印,而这个凹印,让肖遥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肖遥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他敢保证,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块石头,但是,这块石头上凹印的熟悉感,又是做不得假的。

    疑惑了好一段时间,肖遥心烦意乱,伸出手揉了揉自己脖子,一股清凉入手。

    “咦……”肖遥低下脑袋,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整个人仿若醍醐灌顶般,茅塞顿开。

    他立刻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取了下来,握在手中,看了看从大爷爷那里拿来的吊坠,又看了看手中的汉白玉,准确的说,是看着汉白玉上的凹印,脑袋就像被一柄巨大的铁锤狠狠砸中了一般……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