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我想走,谁也留不下!
    第三百七十三章我想走,谁也留不下!

    挂了电话,肖遥也长舒了口气。..

    他转过脸,就看到了秦柔。

    “电话打完了?”秦柔看到肖遥挂了电话之后,也走出了屋子,到了院子里,笑眯眯问道。

    “恩,打完了……”肖遥尴尬笑了笑。

    “秦天涯的事情,我觉得我应该对你说一句抱歉,我也不知道,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们秦家确实没有给予他任何帮助,他的那些钱,都是楚辞穹给的。”秦柔说道。

    “楚辞穹?”肖遥皱了皱眉头,这个人他也见过,但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招惹他了,好端端的,对方为什么非得帮着秦天涯找自己的麻烦呢?

    这不是没事闲的吗!

    “这个先不说了,以后,秦家也在不会找你麻烦了。”秦柔说道,“即便是我父亲,也就是秦叨扰,现在都已经失踪了。”

    “秦叨扰失踪了?!”肖遥这下是真的吃惊了,他脸上的表情装都装不出来。

    他也想不明白,秦叨扰好好的为什么要失踪,难道他以为,自己会去找他拼命吗?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秦叨扰也不会害怕肖遥,他怕的是秦柔和秦鸾,这一次他做得太过了,他也清楚,现在回秦家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虽然秦家一部分的实力还是被他紧握手中,可是,这一次他触碰到了秦柔的底线,这一次秦柔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罢休的,即便是毁掉了整个秦家,秦柔也绝对不会往后退一步。

    秦柔无所谓,但是秦叨扰却不想看到秦家破灭,毕竟这是他们家的基业啊!无奈之下,秦叨扰犹豫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暂时离开,至于他去了哪里,整个京都市的人恐怕都不得而知了。

    跟着秦叨扰一起失踪的,还有秦家的管家,那个管家,也算是秦叨扰的心腹了,并且是个寻天境界的高手,有他在,秦叨扰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肖遥,对不起……”秦柔忽然说了一句。

    这让肖遥郁闷了一下,笑着道:“秦姨,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我没办法真的去报复秦叨扰。”秦柔苦笑着说道,“长剑行之所以会找你的麻烦,也是受人所托,而托付长剑行的人,自然就是秦叨扰了。”

    以秦柔的实力,想要找到秦叨扰,并没有任何困难,但是,她也不想去找秦叨扰了,或许现在这样的局面是最好的,让秦叨扰一个人在外面待着,这段时间,也足够秦柔将整个秦家彻底掌控了。

    到了那个时候,即便秦叨扰回来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没事。”肖遥笑了笑,“再说了,这都是我的事情,不需要您帮我报复的。”

    秦柔苦笑了笑,然后望着肖遥,正色问道:“肖遥,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您请说!”肖遥道。

    “如果你以后找到了秦叨扰,或者再次见到他,也不要报复他,可以吗?”秦柔目光殷切。

    肖遥沉默。

    不报复秦叨扰?

    其实,自己到底要不要报复,这个问题他也没想过,现在他倒是应该好好想想了,可以说,这一次,自己都差点死在紫荆山上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秦叨扰,就这么算了,肖遥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如果是别人提出这样的要求,肖遥肯定会置之不理,但是这句话从秦柔的口中说出来,肖遥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即便是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要告诉秦柔不可能,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是:“好,我答应你。”

    说完这句话,他也有些后悔,看秦叨扰的模样,似乎就是想一心致肖遥于死地,肖遥凭什么要放过他呢?可是现在话都已经说出来了,肖遥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

    肖遥的回答,也让秦柔有些惊讶,本来她都已经做好了被肖遥拒绝的准备。毕竟现在,肖遥还不知道他自己和秦叨扰之间的关系,即便知道了,也没有理由去原谅秦叨扰,但是肖遥还是答应了。

    “谢谢你……”秦柔忽然流出了眼泪。

    “秦姨,我不会再找他麻烦的,您别哭啊!”肖遥顿时着急了,其实,他和秦柔之间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更不要说有什么交情了,可是看到秦柔哭了,肖遥的心里就非常难受,整个人大脑都一片空白了。

    “不哭,我不哭,我就是高兴。”秦柔擦了擦眼睛,“要不要去秦家坐坐?”

    两人正说到这的时候,秦鸾忽然走了过来。

    “小柔,回家,秦伯仲和秦秋都来了,现在就在家里,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来找麻烦的,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楚辞穹。”秦鸾说道。

    “他们来了?”秦柔的脸色骤然变冷,说出口的声音都如同涂抹上了一层寒霜,“哼,想兴师问罪吗?也不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再说了,他们把楚辞穹叫来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们认为,我们秦家的时候,轮的上楚辞穹开口?”

    “但是他们毕竟来了。”秦鸾说道。

    “那就回去!”秦柔说到这,转过脸看着肖遥,脸上又是春风般的微笑,“肖遥,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们刚转过身,肖遥又开口了。

    “秦姨,你刚才不是还邀请我去秦家坐坐吗?怎么了,现在就不打算带我去了?”肖遥笑着说。

    秦柔转过脸看着肖遥表情有些错愕,犹豫了一下,道:“不是不打算带你去,只是家里有些事情……”

    “那我不方便去看看吗?”肖遥笑着说。

    “当然不是……好,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回去!”秦柔笑着说。

    “小柔,这……”

    秦鸾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柔打断了。

    “大姐,肖遥是外人吗?”

    秦鸾只能苦笑着保持沉默。

    这样的话,在肖遥听着就有些怪异了。

    自己难道不是外人吗?

    只是,他也没有问出这个问题,而是跟着秦柔和秦鸾走出了别墅,临走前也和夏菩提和夏朗行打了声招呼。夏朗行对此还是非常有意见的。

    等肖遥走了之后,夏朗行才冲着自己老爹抱怨道:“爸,你怎么能让秦柔和秦鸾把肖遥给带走了呢?”

    “为什么不能?”夏菩提看了眼自己的儿子,笑着说道。

    “哎……万一秦柔秦鸾用秦家哪个小姑娘把肖遥圈住了怎么办?您有不是不知道,秦家的那个秦眉,论长相可不输给咱们家夏意星啊!”夏朗行道。

    “滚一边去!放心,秦柔和秦鸾保证没那个心思。”夏菩提笑着说。

    听夏菩提这么说,夏朗行倒是有些好奇了。

    “爸,你怎么就这么有信心呢?”夏朗行好奇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夏菩提瞥了眼自己的儿子。

    “但是我想知道啊!”夏朗行小声说道。

    “真想知道?”夏菩提瞥了眼自己的儿子。

    夏朗行赶紧点头。

    “想知道你就自己去猜啊!”夏菩提说完就哈哈笑了起来,转身上了楼。

    看着自己老爹的背影,夏朗行是真的想哭了。即便您老人家是我老爹,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坐在奔驰车上,没过多久,肖遥就跟着秦鸾和秦柔回到了秦家的别墅。

    进了别墅里,在大厅里,已经坐着不少人了。

    “大姐,二姐,你们可算是回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起身,笑着说道。

    “你们来了啊?”秦鸾笑了笑。

    看他们打招呼的热情模样,肖遥的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原本他还以为,秦柔秦鸾这一进门就会有人发难呢,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样。

    “肖遥,你先上楼,左手间第一间屋子,就是我的房间,先进去待一会。”秦柔说道。

    “好。”肖遥点头。

    “站住!”就在肖遥打算上楼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忽然站起身,怒视着肖遥。

    肖遥停下脚步,看着那个男人,笑着说:“这位叔叔,有什么事情吗?”

    “我不是你叔叔!”男人冷哼了一声,“你就是肖遥?”

    “秦秋,你想说什么?!”秦柔脸色一沉,开口斥责道。

    秦秋转过脸,看了眼秦柔,目光有些不善:“秦柔,我还想问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带着肖遥来?难道你不知道,他是我们秦家的敌人?”

    “他是我们秦家的敌人?”秦柔笑了笑,“谁告诉你的?”

    “……”

    秦秋一阵语塞。

    确实,从开始到现在,也没人说肖遥就是秦家的敌人。

    但是,肖遥从一开始就和秦天涯是敌人,然后,又在京都和秦叨扰发生了一些矛盾,都这样了,难不成肖遥还不是秦家的敌人?不是敌人,还能是亲戚不成?

    他满心郁闷。

    肖遥瞥了眼坐在秦秋身边的秦天涯,顿时笑了起来。

    秦天涯似乎有些害怕肖遥,看到肖遥发现了他,立刻低下了脑袋。

    “你是秦天涯的父亲?”肖遥问道。

    “是。”秦秋点了点头。

    “那就难怪了。”肖遥点了点头,“那我算是你的敌人了。”

    秦秋目光阴冷,死死盯着肖遥。

    “秦天涯不是我的敌人,从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把他当成我的敌人。”肖遥认真说道,“秦先生,请问,你会把一个草包当成自己的敌人吗?”

    “放肆!”秦秋怒不可遏,“你说谁是草包?”

    “秦天涯。”肖遥很直白的承认了下来。

    秦家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肖遥的身上,没有一道是善意的眼神。

    除了秦鸾和秦柔。

    虽然在场的那些年轻人,都是打心眼里没把秦天涯当回事,但是不管怎么说,秦天涯都是他们秦家的人,现在,肖遥当着秦家人这么多人的面说秦天涯是草包。

    这不是打他们脸吗?

    “肖遥,你敢在我们秦家嚣张,就不怕走不出这个门吗?”一个年轻男人怒喝道。

    “不怕。”肖遥一脸坦然,“我想走,谁也留不下。”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